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七章 一直如此,一直很猛(求订阅)

一九七章 一直如此,一直很猛(求订阅)

  北夏军阵所在,距离苏御他们藏身之地足足百里之遥,那边的动静肯定是看不到的。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足足等到清晨日升,才从小树林里出来。

  苏御脚程最快,亲自跑了一趟那边,想瞧瞧温候和念峨眉打成什么样了。

  入目所见,真叫个惨啊......

  遍地的尸体,战马盔甲散落一地,血流成河死伤无数,却不见温候和念峨眉的身影。

  只是略一打量,苏御基本估算出来个伤亡数字,至少四千人。

  至于剩下的北夏大军跑哪去了,苏御不知道,也没必要继续追下去了。

  “念峨眉已经不在这里了,咱们走,”

  返回之后,苏御和风寒等人一起北上,

  据风寒描述,此地往北一百五十里左右其实就可以转向向西,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再多走五十里避开敌军外围,以策万全。

  接下来一路向西,就是此番行程中最危险的一段路程,因为此时大家已经深入北夏腹地,期间会经过北夏南境的几座大城,

  遇到的除了北夏高手以及军队之外,还包含有平民在内,滥杀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未免行踪暴露,几人潜入一座村子,偷了一件衣服给苏御换上。

  其他人都是便服,就苏御还穿着游弩手的军服。

  换了一件庄稼户打扮,苏御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庄稼户,像地主家衣食无忧的白净儿子。

  白天里,众人不便全力施展身法,只好走走停停,好在几人修为实在太高,又刻意分散保持距离,所以并没有引起那些巡逻士卒的丝毫怀疑。

  大乾与北夏所使用的的都是通用语言,虽然各地方言有异,但大体上区别不大,所以苏御他们就算开口问路,也不会被人怀疑。

  路过北夏割鹿洲南境最大的罗浮城时,他们本没打算入内,但是城墙门上高高吊起的一具尸体,使得风寒几人目眦欲裂。

  几人强忍着悲痛混杂在城外官道人群中,暗中以心语传声交流着。

  “霍青他们那一队已经出事了,看样子只有毛钧兄弟遭了毒手,其他人恐怕仍在西进。”

  “一队暴露等于全队暴露,现在北夏这边一定已经组织了大批人手搜捕,烈开和姚宗道他们只怕迟早会被发现,怎么办?”

  “没办法,我们眼下不能与他们汇合,容易被一网打尽,毕竟我们现在人手单薄,越分散我们才越有机会。”

  “说得对,我们此番行动为的是获取军情,一人死换得百人生,死得其所,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儿女情长。”

  “唉.......看到毛兄弟的尸体被暴晒城门,我们却没办法将他的尸身带回去,我这心里真特娘不是个滋味。”

  “等我们返程的时候再想办法夺回尸体,现在动手容易打草惊蛇。”

  苏御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城墙上吊着的那具尸体,便收回目光,虽说自己从没有和毛钧说过话,但此刻心底还是有些黯然。

  毛钧这个人,和老孔同是七品远游境,还是倪坤的拜把子兄弟,属于光头疤脸霍青那一队的。

  能在霍青等人手下杀死本身修为便很强横的毛钧,可想而知,敌人不可小觑。

  众人在一番心与交流之后,得出一个结论。

  六人再分散开来。

  风寒等人常年与北夏军打交道,长相特点已不是秘密,既然毛钧已经出事,那么北夏那边势必会联想到是甲子营高手出动。

  以此针对的话,前路之险可想而知,六人若是继续聚在一起,一旦遭遇地方高手围捕,只怕会团灭。

  单人行动的话,成功突围的希望更大。

  众人商议妥当,于罗浮城外分别。

  老孔临走时,特意嘱咐苏御一句:“千万小心。”

  “知道了,你也是。”

  苏御将风寒口述的西进地形图牢记在心,直接施展缩地山河术法,以遥遥领先于众人的速度,快速西进。

  .......

  炎阳高照,路边的一座茶棚内满是歇脚的客人,

  此处地界干旱少雨,饮水也就变得弥足珍贵,这座茶棚靠着一口水井,专做茶水生意,收入比起城里的商铺还要强上不少。

  可惜今天,老板的生意只怕是做不下去了。

  不知何时,茶棚周围出现了不少陌生面孔,这些人一看装束便非同凡响,其中甚至有人披着将军甲。

  修士武者总计三十余人,将茶棚团团包围,内里的茶客受惊之下,纷纷出逃。

  包围茶棚的这些人,并没有为难这些茶客,而是任由他们四散逃离。

  而此时的棚内,除了老板和三名茶小二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个面容冷冽的中年人。

  中年人背后缚着两个长长的包裹,看形状应是兵器之类,此时仍在不紧不慢的喝着碗里的茶。

  在他颚下的胡须上,隐约能看到几处血迹。

  棚外,披甲将军哈哈一笑,持刀进入棚中,招呼小二上茶之后,在中年汉子对面坐下,

  “烈兄,咱们有八年未见了吧?”

  黑衣汉子正是烈开。

  他们这一队也撞上了北夏高手围捕,奈何敌方人手太多,厮杀之时不占任何上风,

  不得已下,他做出了和风寒一样的决定:大家各自散开,独自行动。

  而烈开自己,为了拖住披甲将军这一队人马,给大家提供足够的逃离时间,故意将这队人引至茶棚。

  死他一个,能活四个。

  “敢单挑吗?”烈开持碗冷笑道。

  披甲将军呵呵一笑:“烈兄开玩笑了,就眼下形势,我实无和你放对的必要,我知道你们甲子营的都不怕死,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生擒你,烈兄只管安心饮完这壶茶,我再送你上路。”

  烈开嘿嘿笑道:“八年前就是个孬种,现在还是,独孤龙神,你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哈哈,”披甲将军仰天大笑一声,“活下去的孬种,总比死掉的好汉要强,烈兄放心,剩下那四个,已经有其他人赶去追捕,他们和烈兄不过就是前后的事情,黄泉路上应该能碰到。”

  烈开双目一眯,已然准备拼死。

  “小二,上茶。”

  “愣着干什么?我说上茶。”

  “嘿!你这小二,我又不是不给钱?”

  当的一声,苏御将一锭银子拍在桌子上,就在烈开邻桌坐下。

  事实上,茶棚老板和三名小二根本就没有看到苏御,也没有听到他说话,

  一叶障目。

  烈开自打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心中顿时大怒,苏老弟啊苏老弟,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特么逞什么英雄好汉?

  原本已经打算拼命的他,因为苏御的突然出现,只好暂时作罢,脸上装出一副完全不认识苏御的样子,心中却是飞快思索着,如何将这些人引走。

  “你特么滚一边去,凑尼玛的什么热闹?”烈开以心语传声怒骂道。

  苏御像是完全听不到一样,手腕一转,将仙剑和光同尘拍在桌上,像是自言自语道:

  “一共三十三个人,修为还凑合,杀你烈大哥应该是搓搓有余,但我杀他们,也是举手之劳而已,所以,别又是特么又是尼玛的说脏话,小场面。”

  披甲将军自从苏御进来后,目光就一直落在他身上,尤其是见到那柄一看便极不寻常的佩剑,更是心中暗暗警惕,此刻骤然听到对方报出己方人数,心知是敌非友。

  他赶忙起身,拔出腰间佩刀。

  “好家伙,还有一个送上门来的。”

  苏御呵呵一笑,随手弹出一粒白色火焰。

  什么叫障眼法?

  我不想让你看到的,你就看不到,而你看到的,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

  披甲将军根本没有看到苏御的抬手动作,自然也就不知道正有一缕白色火焰临近眉心,

  然后,一穿而过。

  身体连带盔甲,逐渐消融。

  其他人连援手都来不及。

  “枪打出头鸟,没听过这句话?”

  苏御冷笑一声,长身而起,仙剑随之而动,

  烈开只觉一阵眼花缭乱,瞳中除了剑光还是剑光,

  片刻后,苏御在他对面坐下,笑道:“好了,烈大哥现在可以继续赶路了。”

  烈开嘴角抽搐,环目扫视周围,三十多名高手眨眼间被苏御杀个精光,尸体连残渣都没有剩下,

  这.......

  “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八境修士有这么猛?”

  苏御一点不谦虚的笑道:“一直如此,一直很猛,呵呵........”

  烈开忍不住笑了,翻白眼道:“少特么在我面前装蒜,对了,你不是和风寒一队吗?他们人呢?”

  苏御道:“我们这队眼下也已分散,独自行动的话目标小,不易被发现。”

  “确实!”烈开点了点头:“我们这队撞上了独孤阀的高手,对方人手太多,迫不得已才散开的,刚才你杀的这个叫独孤龙神,不入流的,独孤阀其他人都不简单,你遇到的时候小心点,”

  “我怎么小心?”苏御道:“他们又没在脸上写个独孤阀三字,我怎么知道谁是谁?”

  烈开一愣,这小子特么的.......嘴巴挺欠啊?

  当初在清河县的时候就应该和隋棠一起收拾收拾他,现在想收拾,特么收拾不了了.......

  “额.......这个,总之你躲着点就好了,对他们来说你是生面孔,尽量不要与人动手就好。”

  苏御摇了摇头,眯眼笑道:“不,只有我顶在前面,一路在前开道,吸引更多注意才能给你们提供机会,所以........我打算一路杀穿。”

  烈开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开口阻拦,只听见一声“扯呼”,苏御已经从他面前消失了。

  这小子特么的.......现在这么嚣张的吗?

  不过.......

  我喜欢!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