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六章 蜀山金顶念峨眉(求订阅)

一九六章 蜀山金顶念峨眉(求订阅)

  绕过北夏防线何其不容易,敌军此番布阵并没有集中于黑水池一点,而是以黑水池为中心,扇形布阵朝着东西两侧延伸开来,绵延近三千里。

  苏御他们从大同府城外出发,向东疾驰三百里之后,才到达石佛沟。

  石佛沟这条线,是最贴近于北夏大军外围的一条线,风寒做为东路领队,才会身先士卒,选择这条最危险的北上路线。

  这条路径原本是一条商路,途径北夏三镇一郡,两国虽然连年交战,但彼此间还是默许民间通商交流。

  未开战之前,这条商路是非常热闹的,北夏的良马会通过这条商路走私进入大乾,而大乾的盐铁茶器也会从这里流往北夏。

  按理说,北夏朝廷应该明令禁止战马流出,避免北疆军因此坐大,但关键问题是,你不拿良种马匹是换不到盐铁茶器的。

  好在双方朝廷都在有意的控制着走私流量,以避免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

  石佛沟做为曾经的一座商贸中转站,此时基本上也已人去楼空。

  苏御他们并没有进入石佛沟,而是沿着这条商线继续向东疾驰,期间但凡遇到北夏修士武者,必然是雷霆一击,绝不留下活口,甚至尸体都不会留下。

  军情重大,众人丝毫不敢停歇,一口气行进千里之后,终于抵达拐点位置。

  由此开始,他们将变向北上,绕过大军之后,再向西深入敌军腹地。

  也就是说,他们向东饶了一个大圈之后,目的地还是在黑水池以北,南庭王帐的背后。

  路程过半,真正的危机也将显现。

  此时,跟随在风寒身后的苏御心中一动,忽然低声道:“不对劲,前面不远有座大山,是一座漂浮在半空上的大山,”

  风寒闻言一凛,下意识的看向神识感应最强的窦老头,

  只见窦老头摇头道:“我并未察觉到,但苏兄弟绝不会随口就来,如果真的是浮空大山,多半是女魔念峨眉了。”

  “停!”

  风寒突然抬手,六人瞬间停下身形,隐藏在一片方圆仅有百丈余的小树林中,

  苏御见到众人脸色难看,好奇问道:“念峨眉是谁?”

  风寒咧嘴冷笑道:“是我们的一位老对手,此魔乃九境金丹修士,本是大乾蜀地人,出身蜀山剑派,当其任蜀山掌门之后,竟成功炼化蜀山金顶,致使蜀地灵气崩塌,地脉扭转,数州百姓流离失所,百年前被国师找上门刺瞎双目之后,不知所踪,直到八年前的甲子大战,我们才知道她成了拓跋女王的走狗。”

  孔渊沉声道:“怎么办?今次若是没有苏老弟,说不准我们已经撞上女魔了,蜀山金顶四处巡游,就算我们绕过去,其他人撞上了怎么办?他们的队伍里可没有苏老弟这么强的感应。”

  风寒呻吟片刻,道:“以咱们六人眼下的实力,想要击杀此魔,极不容易,好在我们靠着苏兄弟的感应,此刻已占据先机,只要偷袭时机得当,还是有机会的。”

  风寒是七品巅峰的小宗师境,与隋唐实力伯仲之间,孔渊七品远游境,窦老头是从八品跌下来的七品小宗师境,曲柔清曲婆婆是七品归真境,队伍中唯二的炼气士,苏御八境龙门境,蓝解语七境观海境。

  从六人纸面上的实力来看,还是完全可以一战的。

  在霞举洞天的时候,太子妃秦婉一干人之所以在商君手下吃了亏,一来商君本就是八境龙门巅峰的境界,又是蛟龙一属,所以自带体魄加成,二来商君术法诡异,而秦婉手下没有炼气士来破除术法,第三嘛,就是那口大钟了。

  世间修士炼化法宝,千奇百怪,比如宝钗,她的本命物是一柄炼化出小天地的油纸画伞,而女魔念峨眉的本命物,是整座蜀山金顶。

  风寒道:“看来小姐猜测不错,念女魔做为拓跋诺敏的走狗,轻易不会离开其身侧,此番却出现在如此蛮荒之地,可见是故意压阵于此,避免我方绕后查探,看起来,拓跋诺敏的王帐背后,肯定在搞什么鬼,越是如此,我们此番都需多加谨慎,定要刺探清楚,将军情带回去。”

  这时,苏御突然插嘴道:“宝钗和念峨眉,谁更厉害一点?”

  孔渊答道:“应是念峨眉,两人虽同属九境,但念峨眉成名时间更久,能从大国师手底下逃脱,足可见其修为深不可测,对了,听说苏老弟和宝钗交过手?可有几分胜算?”

  苏御于洛阳干翻温候,老孔是亲身所见,但是因为温候涉及到了霞举洞天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在北疆张扬,只是告诉了秦清一人而已。

  因此,风寒等人并不知道,苏御有着匹配九境的实力。

  眼下骤然见到老孔这种态度,众人心里纷纷起疑,

  孔愣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龙门境和金丹境隔着一个大境界,你竟然不是问苏御是如何从宝钗手下逃脱,反而问他有几分胜算?

  这可是自己人,能不能不要玩那套虚伪的客气?你以为这是在官场,彼此胡乱瞎捧呢?

  苏御嘿嘿一笑:“宝钗现在在我手里。”

  “嘶~~~”

  众人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风寒左看看苏御,右看看孔渊,心里直发懵。

  也就是早已习惯了苏御总有惊人之举的孔渊,摇头苦笑道:

  “该不会也在你袖子里吧?”

  苏御点了点头,“想着拿她换战功,却不知道去哪换。”

  他们俩谁在说谎?没收到宝钗栽了的消息啊?

  “孔愣子,什么袖子不袖子的?”风寒问道。

  孔渊呵呵一笑,“别多问了,总之苏老弟不会说谎。”

  不会说谎个毛啊,他特么经常胡说八道。

  风寒知道孔渊不会在这种关头上开玩笑,虽然心里一时间难以消化,但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苦笑道:

  “苏老弟可真会藏拙,生擒九境修士,这比杀死对方还难,早知道,我刚才还研究什么偷袭战术?干脆苏老弟顶在前面,我们从旁策应就得了。”

  “不妥!”苏御皱眉摇头:“跟九境修士打起来动静太大,很容易引来其他人,这样一来会暴露我们此行的目的,所以在我看来,想办法将念峨眉引走方为上策。”

  风寒闻言苦笑道:“这一点我也知道,但关键是怎么个引法?咱们六人之中除了不知道苏老弟的底细外,其他几个就属风某身法最快,但我自认甩不脱念峨眉,一旦现身很快就会被追上,那引走一说也就无从谈起了。”

  “那就我来试试,”苏御道。

  “不妥!”风寒摇头:“此行将苏兄弟留在我身边,其实多少存了庇护之意,虽然现在知道风某实无此能力,但是小姐中意之人,风某又岂能让你轻易涉险?回去之后怕不是要被骂死。”

  “没事,我不用涉险,”苏御神秘一笑:“我现在身上还穿着游弩手的军服,我若露面,不也是暴露了行踪吗?”

  孔渊皱眉道:“那还有什么办法?”

  苏御小声道:“我自有办法,放心,我很惜命,你们不用替我担心,最多半个时辰我就回来。”

  说完,苏御已然消失,

  身形之快,风寒竟然完全没有感应到,只见他一脸诧异的看向孔渊,

  “你和苏兄弟最熟,难道就一点不担心吗?”

  “不担心,”老孔笑道:“咱们六个人里面,最怕死的就是他。”

  风寒一愣,一时无语。

  苏御施展缩地山河一直往西,百里之后,终于在一处平原上遇到了一支北夏大军,看人数在三万左右,

  之所以这次能估摸出个大概,是因为这支大军分作三个方阵,呈犄角之势遥相策应,一个方阵是一万人,刚好是苏御数数的极限。

  苏御袖子一甩,将一物扔在北夏军阵当中,然后转身就走。

  一时间,下方响起一声震天的怒吼。

  “恶心蝼蚁,找死!”

  数不清的弓箭朝着一道巨大的身影攒射而去,隐藏在北夏大军中的修士和武者,全部出手,

  大戟之下,北夏骑军成片的被斩成肉泥,精锐铁骑折损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苏御返回的路上,忽然间停下脚步,一脸惊讶的望向半空,

  残月之下,一团巨大的白色云团漂浮于半空之上,正以极快的速度飘向北夏军阵所在,

  渐渐的,云雾消散,露出隐在云雾当中的一座巍峨雄峰。

  山林水瀑,霞光环绕,山顶金光盎然。

  终见蜀山真面目。

  果然将念峨眉引来了,

  半死的温候对上念峨眉,谁更厉害点呢?

  苏御眼下可没有心思观战,迅速向小树林返回。

  风寒等人刚才眼睁睁的看着蜀山金顶浮空而去,心知苏御得手,心底除了兴奋之外,多少还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情绪。

  嫉妒?不太准确,毕竟是自己人。

  羡慕?我羡慕你个鬼啊?老子没那么大的心胸。

  “完事了,”苏御露面之后,小声道:“我们先等一等,确保其他几路弟兄有足够时间通过之后,咱们再走。”

  算了,这个头儿还是你来当吧,风寒点了点头,“可以,不过我要纠正苏兄弟一点。”

  苏御愣道:“你说。”

  风寒道:“你这年纪似乎不适合称呼我们为弟兄吧?风某虚长苏兄弟足足几十岁,以后还是叫我风叔合适。”

  “就这?好的风叔,没问题,”苏御痛快答应。

  风寒微微一笑,心里终于平衡了,修为没你高,辈分上压一压你总不过分吧?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