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九八章 要不......你自己来?(丢订阅)

一九八章 要不......你自己来?(丢订阅)

  又是一日深夜,残月高挂。

  秦广和慕容那边打打停停,看样子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而北夏大军东线,此刻却是乱了阵脚,原因有两个,

  一,那位又会放火并且还拥有一柄杀力极大仙剑的年轻少年,已然深入大军背后,笔直一线向西,杀穿数十道防线朝着王帐方向逼近,关键是,此子神出鬼没身法太过诡异,独孤阀聚齐高手几次围捕,结果连对方影子都没摸到。

  二,有一披甲大妖在军阵中横冲直撞,大肆吞食士卒战马,导致大军损失惨重,此妖肉身强横无匹,与念峨眉三番交手不落下风,对方身上原本的伤势,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消息传至王庭大帐,诸位大王纷纷请缨,想要派麾下大能前往绞杀此二贼。

  拓跋诺敏抬手一挥,制止下方嘈乱的声音,淡然道:

  “如今东西两线都发现了甲子营高手的身影,看样子他们似乎窥破我们的意图,想要孤军深入,刺探我方背后情形,呵呵.......可笑。”

  “西线目前由宇文阀坐镇,问题不大,不过为了万全考虑,司将军,你带着你麾下儿郎辛苦一趟,记住,一个都不能让他们过来。”

  王庭大将军司犁射起身走出,“必不负长公主所托。”

  在北夏,家族观念极重,围剿苏御的独孤阀,西线负责截杀项翦他们那一路的宇文阀,包括司犁射所在的家族,都是如同庞然大物的门阀势力,其内高手如云,非常排外,但也拥有极强的凝聚力。

  司犁射做为王庭大将军,正常情况下是不会离开王庭大帐的,但此番拓跋诺敏明显不打算和北疆军大动干戈,所以调走司犁射也就显得很正常。

  接着,只听拓跋诺敏继续道:

  “至于东线,有两个捣乱的狗贼,一个是九境大妖,一个是大概匹敌九境的龙门修士,都不太好对付,本宫原以为念峨眉压阵东线可保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出了问题,诸位此番莫要藏私,只管派遣麾下能人绞灭此二贼。”

  南院大王拓跋雄鹰起身道:“本王麾下苻人美,八品真武境,可杀小贼。”

  割鹿大王徐明达也笑着附和道:“那本王便让华安去前去斩妖。”

  连城大王瑞安不甘人后,道:“本王可请出云景宗万宗主亲自辛苦一趟。”

  平柔大王慕容五台道:“吾叔父慕容宝钟,有万夫不当之勇。”

  宝山大王平天官撇了撇嘴:“既然宝钗落在此子手上,自然当由万花宫出手救人。”

  他们口中的这些人,无一不是在北夏成名多年的大佬级人物,可见对苏御和温候是何等重视了。

  拓跋诺敏满意的点了点头,大袖一卷,“明日此时,我要此二人的脑袋出现在本宫面前。”

  “喏!”

  ........

  荒野之中,伫立着一座破败的驿站。

  陆陆续续有数十道人影进入驿站后院,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足足七八十人。

  为首几人却都是正值盛年的年轻人,独孤阀后起一代中的超卓人物。

  独孤无敌独自盘膝坐在中央,扫视着陆续返回的族内高手,见人差不多到齐了,这才沉声道:

  “我们已经有二十三人死在这小子手下,堂哥独孤龙神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想来也是遭了毒手,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要再管甲子营其他人了,全力缉拿此贼。”

  接着,一名书生模样的中年人走出来,道:“此子行进速度太快,我们已经失去了他的踪迹,不出意外的话,对方此刻还在我们前面,父亲单人坐镇前方,想来即将遭遇此子,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

  独孤无敌点了点头,正要起身,突然间脸色大变,

  “小妹呢?小妹在哪?”

  众人顿时骇然,赶忙审视周边,哪还有独孤鸾凤的身影?

  .......

  “小妹妹,我看前面那个老头和你长的挺像,是你什么人啊?”

  茂密的丛林之中,苏御盘坐在地,身边是一个模样秀气,妆容精致的少女,

  少女身上衣衫极为华贵,而且配饰极多,金玉璀璨,像是害怕别人不知道她很有钱似的。

  但是她现在全身受制,虽然能自由活动,但跑是肯定跑不了了。

  “小哥哥,我不认识那老头啊?你放了我吧,等我回去,必会在佛堂日夜祈祷,保佑小哥哥平平安安,我一弱小女子,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啦?”

  苏御呵呵一笑:“弱小吗?你拿剑刺我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少女甜甜一笑:“小妹以为哥哥是坏人嘛,但是我现在知道了,小哥哥是大大的好人,绝对不会欺负我这样的女流之辈。”

  苏御摇了摇头,从袖子里取出一碗热乎乎的阳春面,筷子一卷,挑着吃。

  这时,少女突然从地上爬过来,张开小口,朝着碗里吹气,边吹边笑道:

  “面很烫,小哥哥慢点吃。”

  求生欲很强嘛,

  苏御笑了笑,以筷子指了指前方道:“那老头修为不错,应该是八品了,但我完全有信心杀了他,既然他跟你没什么关系,那小妹妹呆会就瞧瞧,哥哥怎么杀那老头。”

  少女嘴角一抽,停下嘴里吹气的动作,缩了回去,看得出,眼前这小子多半猜到了自己和父亲的关系,而且对方一路杀来,不知多少高手都折在他手里,

  他手里那柄剑实在是太可怕了,修士的法宝经不住他一剑斩的。

  爹爹是独孤阀的顶梁柱,此番围剿就算失利也顶多受些惩罚,如果爹爹出了意外,独孤阀可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半晌后,她似乎想明白了,幽幽说道:

  “我知道你很厉害,也知道你没有吹牛,我叫独孤鸾凤,前面那老头是我爹,这样吧,你绑着我往前走,我爹见到了肯定不会再拦你,但是等你顺利过去之后,一定要把我放了啊?我还小,还不想死。”

  苏御呵呵一笑:“那你刺我那一剑,又该怎么还呢?”

  独孤鸾凤一愣,“我又没刺到你?我的宝剑都被你那怪火给熔了。”

  苏御摇了摇头:“事情不是这么论的,你没伤到我那是你本事不济,但是你主观想法还是想要杀了我的,对不对?虽然没有造成杀人事实,但你有杀人动机,所以嘛........你得赔我。”

  独孤鸾凤一脸一僵,一屁股坐在地上,

  赔?怎么赔?这小子到底想要什么?财物?不可能,对方这种境界,肯定对金银之物没有兴趣,

  既然不是求财,那就是.......

  沉默半晌后,这位独孤小姐也是真豁得出去,直接伸手解开襟口丝扣,动作熟练的解下腰带,脱去外衫,露出内里的贴身亵衣。

  不过这时候,她反倒停下来了,

  “我不好意思再脱了,要不........你自己来?”

  苏御哭笑不得,小妹妹啊,你还真放得开,不过为了活命这么做,好像也无可厚非。

  “你这脑袋是怎么想的?你觉得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会贪图你这样的美色?呵呵.......我对小馒头不感兴趣。”

  说着,苏御灵气化剑,食指指尖冒出一柄通透的灵气小剑,

  “你刺我一剑,我还你一剑,算是扯平。”

  接着,苏御一剑刺出,直接穿透对方左肩,带出一蓬鲜血。

  独孤鸾凤栽倒在地,脸色瞬间煞白,捂着伤口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苏御道:“你应该庆幸,你当时那一剑就是刺我左肩,如果是刺我胸口的话,你现在已经死了,既然要拿你当人质过关,你总得看起来惨一点才行。”

  说完,苏御一把拎起对方,掠出丛林。

  他这一路横闯直撞,导致体内灵气损耗巨大,苏御不愿意在还未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过度消耗。

  现在是一人作战,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

  值得庆幸的是,他这一番乱闯,拖住了独孤阀的主力,给其他人制造了很大的机会。

  他曾在好几处地方发现了同伴的身影,而他们很多人已经潜入了更深的腹地。

  一颗巨槐之下,一道身影负手而立,渊渟岳峙,气势不凡。

  苏御大大方方的拎着少女向树下走去,

  独孤靖面无表情的闪开一边,任由苏御通过,

  半晌后,他身形猛然拔起,跃至半空,将被远远抛来的幼女接在怀中,

  随手取出一粒丹药喂进独孤鸾凤口中,检查过爱女除了肩膀处之外并无其它伤势后,这位独孤阀主始终揪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

  “爹,都怪我太莽撞了。”

  独孤靖不愧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枭雄人物,闻言笑道:

  “这不怪你,此子修为之高,爹爹也没有把握将他留下,何况是你们?”

  独孤鸾凤扶着自己父亲,颤颤巍巍的站着,“此人究竟是谁?北疆什么时候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独孤靖叹息一声:“不出三日,此子身份将会传遍三军,人家既然饶了你这条小命,咱们不便再继续纠缠下去,我们现在去找你大哥他们,然后与念峨眉围杀那个九境大妖,希望能将功补过。”

  此时的苏御,早已远至百里之外,

  而同一时间,王帐方向,正有数道身影朝着东线飞速逼近。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