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八五章 头可断血可流(本书第一位盟主出现,感谢“Hjz666”大佬)

一八五章 头可断血可流(本书第一位盟主出现,感谢“Hjz666”大佬)

  (祝“Hjz666”大佬生活幸福,多妻多子,日进斗金,无病无灾,躺平一生。)

  这是李大力从未体验过的战斗,他从来没有想过杀人会这么简单,尤其是村里那些鬼物似乎也看不到他们。

  为了避免有北夏骑军落单,他指挥虎子等八人跨上战马分散在村子各个出口,将想要逃离出村子的骑兵逐一砍杀。

  实际上,漏网的不少,但都被苏御收尾斩杀了。

  一切结束之后,李大力带着人打扫战场,苏御则是在村子中央的碾盘坐下,将袖中的邢昭给放了出来。

  在大同府军籍处的时候,他就偷摸顺走了一套军服,

  被放出来的邢昭捂着要害部位,四下张望一番后,差点没认出眼前的苏御,

  “我说老弟,你怎么这身打扮?”

  苏御指了指扔在邢昭身前的军服道:“把衣服换上吧,今后也你也是这身打扮。”

  “呵呵.......我宁愿光着,我也不穿这身,”邢昭冷笑拒绝。

  呵呵.......是吗?

  吸魂大法!

  一缕阴魄从邢昭神魂中分离,被苏御收入乾坤袖。

  邢昭陡然一个激灵,一脸惊骇的看向苏御,“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苏御嘿嘿笑道:“为了避免老哥不听话,我收走了你三魂七魄中的其中一魄,只要你老哥在北疆杀够一千人,我自然会还给你,并且放你自由。”

  邢昭大怒,赶忙低头看着裤裆里萎靡不振的小弟弟,怒骂道:“你特么真够阴的,竟然吸走了我的雀阴魄?”

  雀阴魄主管人体那方面的功能,一旦受损,男人会导致不举,如果干脆没有了雀阴魄的话,身体会变得很虚,小弟弟除了尿尿,别指望它还能干别的。

  就是尿尿,他都是无力的,一旦顶风只怕会尿一裤裆。

  对于邢昭这种养了七个情人的好色之徒来说,等于要了他半条命。

  邢昭现在还是半死不活的重伤状态,所以苏御才能得手,巅峰时候,七品武者神魂稳固,他是做不到的。

  “一千人,对于老哥你来说,不难吧?”苏御笑着指了指周围,“你瞧瞧,才一会功夫,我们就已经杀了一百多名北夏骑兵,你邢老哥七品武者,我才让你杀一千人,你听到之后的反应不应该是:瞧不起谁呢?我要杀三千人。”

  “呵呵.......”

  邢昭冷笑连连,犹豫片刻后,弯身拾起脚下的军服,躲入隔壁废弃的屋子里换上。

  七品武者给自己打下手,苏御终于能体验一把秦大姐的感觉了。

  但邢昭这个人呢,不太靠得住,所以还是得用什么办法拿捏住他。

  换衣服的同时,邢昭从自己的储物法宝中取出几颗丹药咽下,只要调息几天之后,自己便可恢复。

  之所以背着苏御吃药,他倒不是想着阴苏御,而是怕苏御惦记他的药。

  换好之后,邢昭被烧光的头发的头顶上,也带上了和苏御一模一样的牛皮盔,

  浑身焦黑的皮肤只需日子静养,便可以完全恢复,七品武者就是这么强悍。

  邢昭没好气的负手眺望周围,一副武道宗师的语气道:“咱们可事先说好了,杀够一千人你就放我走,做人要讲诚信。”

  苏御笑道:“没问题。”

  接下来,自然有人发现了邢昭的存在,苏御知道这事没法解释,只能随口说这是自己的一位远房表哥,是个高手,如今也入伍了,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才一路跟了过来。

  漏洞百出的说辞。

  李大力因为见识过苏御的手段,现在对上苏御时,心里多少有点虚,虽然用屁股想要知道苏御是在满嘴胡扯,但也没有开口揭穿。

  毕竟苏御说了,他这个表哥在军中有门路,这趟回去之后,有办法让上头把他编入咱们一火,所以说不定以后就是自己人了。

  何况苏御那个表哥,看起来.......确实.......和别人不太一样。

  正常人被烧成这副样子,只怕早就进棺材了,但苏御这个表哥不但好好的,甚至还有点.......对!有点特么的瞧不起人。

  嘚瑟毛啊嘚瑟?你都这副鬼样了。

  李大力他们拢共从一百零三具尸体上找到一百零三块北夏军牌,其中有一名旅帅。

  按照大乾军制,一名旅帅的脑袋值五百两银子,正牌骑兵是十两银子,缴获的一应兵器不算钱,但战马算,一匹战马就是二十两银子。

  北夏不缺战马,但大乾缺。

  也就是说,他们这一火人今晚的收获,除了军功之外,还有三千五百九十两银子。

  李大力在军中混了一辈子,都没赚过这么多钱,这要拿去逛窑子,那都得点楼里最靓的妞。

  接下来要考虑的,是谁来将战马运送回去。

  一般出现今晚这样的情况,游弩手可以分出人手护送战马返回,剩余的则继续完成任务。

  十人里面马术最好的叫李三炮,不得不说他们这一火真是捅了李家窝了,全特么姓李的。

  之所以叫三炮这个名字,是因为这小子家里有四个姐姐,等他出生的时候,他爹高兴坏了,心想着家里终于有个带把的了,兴奋之下,在院子里放了三个炮仗,于是就有了李三炮这个名字。

  李大力让三炮带头,领着四个人将战马运送回去,这其中就有李大脑袋。

  因为李大力发现,这小子特么的晕血,刚才一个人没杀,就只在墙角里吐了。

  赶马这种事情,是技术活,还好三炮这小子以前在马厩呆过,懂这里头的道道,知道该怎么干。

  他先从俘获的战马中挑出几匹头马,然后一跃而上,脖子上挂满了军牌,咧着一口黄牙冲着众人道别之后,扬鞭去了。

  等他们走后,苏御笑着看向邢昭,

  “好了,邢.......咳咳,表哥,把村子里面的这些不干净的东西都清理下。”

  邢昭现在已经认命了,这小子能无声无息抽走自己的魂魄,鬼知道他还有多少下三滥的招数,正面打自己也打不过,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对方信守承诺。

  “杀这些玩意,算不算人头?”邢昭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苏御笑道:“你说呢?”

  “呵呵........”邢昭冷笑一声,身形一闪,杀鬼去了。

  刚刚服了疗伤药,效果显著,虽然还没有痊愈,但杀一些亡魂小鬼还是简单的一批。

  李大力目瞪口呆的望着苏御这位烧焦的表哥,只见对方手中两支峨眉刺如灵蛇出动,刺、穿、挑、拨之间,那些鬼物瞬间灰飞烟灭。

  “好快,好强,好厉害,”李大力由衷赞叹道:“小苏,你这表哥怕不得是五品武者?”

  苏御笑着点头,“差不多吧。”

  这兄弟俩这么厉害,怎么会来军中当个无名小卒呢?李大力满肚子狐疑。

  苏御见状,笑呵呵对众人说道:“今天的事情大家不要外传,只管跟着我混军功就行了,总之我不是坏人。”

  李大力赶忙哈哈笑道:“这话说的,能杀北疆贼子的,那肯定是自己人,我可没乱想啊。”

  刚才还怒斥苏御要一刀宰了他,现在态度直接来了个大转弯,李大力此时对苏御的景仰,如滔滔江水。

  因为他知道,就苏御这身功夫,早晚能在军中闯出个名堂。

  “苏哥,传我一手真本事呗?”李小年一副舔狗的样子,嘻嘻哈哈道。

  苏御下意识道:“你根骨不行。”

  小老弟,我实在是不会教啊.......

  李小年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我爹说我是天纵奇才,怎么到你这根骨就不行了?

  是我爹错了,还是你错了?

  不大会功夫,整个荒村的鬼物被肃清,李大力他们经过这一番变故之后,早已没了体力,但是又不敢继续在村子里待下去,于是盘算着离开这里,找处隐秘地方歇息一阵。

  苏御直接来了句大可不必,然后让“表哥”到外面守着,他和李大力等人只管继续休息。

  苏御表哥的能耐,众人是见识到了,心想着既然如此,那么就趁这功夫养养体力再上路。

  众人依然躲上原先待过的二楼,抓进时间休息。

  邢昭盘坐在一座屋顶,开始打坐疗伤,心里则是在思念着身在洛阳的七个情人。

  雀阴魄必须拿回来,不然我以后如何面对诸位美人?

  头可断,血可流,小弟弟不能丢。

  :。: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