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一八四章 你们过来啊(求订阅)

一八四章 你们过来啊(求订阅)

  苏御他们眼下已经越过了黑水池,一路上遇到不少往北的游弩手,大家见面之后,也只是远远的打个招呼,便各做各的事去了。

  出了长城之后便是一片荒漠,纵深达三百里,李大力说,这地方最早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随着两国不断交战,这里的林木被北夏那边砍伐殆尽,为的就是开辟出足够骑兵发挥的战场。

  再向北疾驰二十里之后,李大力示意大家放缓速度,把招子都放亮一点,注意观察四周。

  苏御骑在马背上,神识全面展开。

  长城之外,地域广袤,以前曾听秦大姐说过,北夏的国土的面积大概在大乾的六倍以上,而且人口密度也更高,分作南北两大王庭。

  常年与大乾交战的是南王庭,由北夏皇帝拓跋英雄的姐姐,拓跋诺敏坐镇,南王庭控制着北夏南部二十七个州,其中势力最大,分别是南院大王拓跋雄鹰,割鹿大王徐明达,连城大王瑞安,平柔大王慕容五台,宝山大王平天官。

  李大力说,据前线探子回报,他们眼下所处的位置再向北,应该是连城大王瑞安的中军所在。

  路过一处破败的村落,李大力打出一个手势,示意大家绕村一圈,确认荒村之中没人后,今夜便先在里面躲几个时辰。

  其实苏御一早就知道里面没人,但是有其它不干净的东西。

  绕村一圈之后,十人进入村庄,找到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将马栓在隐秘角落,带上套嘴,避免战马胡乱嘶鸣引发动静,

  几人躲在二楼上,由三人放哨,其他几个取出干粮饮水补充体力。

  黑水池周边的地形,已经被几人牢记于心,但地图毕竟只是地图,所标注的大多只是一些重要地形的大概位置,算不上绝对精确,像苏御他们眼下落脚的破败村庄,是不会被标注在地图上面的。

  苏御靠坐在角落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手里的干饼。

  秦广与慕容一战,是慕容惊鸿提出来的,两大巅峰武者的对决自然是光明正大。

  但是底下的人可不会这么想,正所谓兵不厌诈,北疆这边派出游弩手北上刺探,也是为了试探,两人大战之后,连城大王瑞安的大军会不会借机南下,趁着秦广受伤,直接来一个夺帅。

  至于秦晖那边,有没有阻止慕容惊鸿活着离开的打算?这就不是苏御一个游弩手能知道的了。

  至少目前为止,苏御他们并没有发现北夏探子的踪迹。

  而他们的任务,是要确认连城大王瑞安的大军到底在什么位置,最好能刺探到,大军具体的布阵形势。

  毕竟二十多万人不可能挤在一个地方,肯定是会分散布防的。

  十人开始轮流放哨,两个时辰之后,他们会离开这里继续往北。

  苏御察觉到,村庄内有不少孤魂野鬼,起初时,或许是因为他们十人身上杀气重,才没有过来找麻烦。

  但眼下,随着围拢过来的亡魂越来越多,已经有鬼物开始进入哨子的视野。

  “娘希匹,老大,这村子不对劲啊,你看那是什么?”

  李大力本来睡得就轻,闻言猛地起身,来到阁楼破口位置向外张望,

  “特么的,这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说着,李大力从腰间拔出军刀,“箭矢数量有限,大家尽量用刀。”

  北疆的的一应军械当中,都淬炼有雨花石,具备斩妖能力,只是分多寡而已,精锐大军中的兵器,淬炼程度更高,而游弩手因为兵种的特殊,淬炼的雨花石最是精粹。

  其实妖魔鬼怪这种玩意,也是就在清河县不常见,放到大乾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稀罕。

  这些孤魂野鬼,身上衣服破烂不堪,像是一群行尸走肉,看样子应该都是荒村中原先的百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整个村子的人被尽数杀戮,有了怨气和不甘,自然便恋栈不去。

  李大力他们这些人,倒也是不害怕这类玩意,但奈何数量太多,

  “咱们下去,保住战马,不可恋战,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村子。”

  众人纷纷应声,正打算跳下阁楼时,

  苏御忽然抬手:“等一等。”

  众人讶异回头。

  苏御脸色凝重道:“村北方向来了一支骑兵,人数在百人左右。”

  “放屁!”李大力怒道:“百人骑兵的马蹄声我怎么可能听不到?”

  苏御笑道:“骑队距离村子还有两里地,你当然听不到,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下去突围,只怕还没离开村子,就会被这支骑兵包围。”

  骑兵在遇到这种可以设伏的荒村,绝对会游走外围观察,到时候李大力他们闹出的动静肯定会被发现,介时骑兵肯定不会贸然入村,只要躲在外围一轮攒射,李大力他们肯定死翘翘。

  当然,有苏御在,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李大力虽然不解苏御怎么可能听到两里之外的马蹄声,但还是谨慎的跑下楼,耳朵贴在地上,静静的听着。

  听地是一门技术活,不是耳朵好使就能听到的,这门功夫在军伍之中,也是老卒传小卒,一代一代传下来的。

  半晌后,李大力面无血色的起身,跑上楼蹲下,盯着苏御道:

  “小苏,你是怎么听到的?”

  苏御笑道:“当然是用耳朵。”

  此时一旁的虎子见到李大力脸上的表情,瞬间意识到苏御只怕是说对了,只见他一脸紧张道:

  “老大,真有一支百人骑队冲着村子来了?咱们的人都在北上,没有南下的啊?”

  李大力不愧是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卒,此时倒也沉得住气,只见他点了点头,沉声道:

  “多半不是咱们的人,我们已经来不及出去了,大家都藏好了,不要发出一点声音,小心这支骑队在外面攒射咱们,大家伙都把弩箭取出来,等他们进村之后,听我指令。”

  “是!”

  从此刻开始,众人大气都不敢出,猫在隐蔽位置,手持弩箭一动不动。

  而外面那帮孤魂野鬼,此时也非常奇怪的四下散去,让众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事实上,是苏御施展了一叶障目,彻底将他们的气息掩盖,这才导致那些孤魂野鬼失去目标。

  苏御气定神闲的靠坐在角落里,小声说道:“如果来者是敌,那就是大家捞军功的机会,只要你们呆会听我的,我保证这份军功都是你们的。”

  “你特么给我闭嘴,再敢说话,我先宰了你,”李大力低声怒斥一句,

  他倒不会真的宰了苏御,只不过都这种时候了,苏御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话,让他心头一阵起火。

  不就是耳朵好使吗?耳朵好使的多了去了,你小子等着,这次要是能活下来,我特么把你屁股打开花。

  苏御当然不会介意,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李大力什么性子他倒也大致摸清楚,刀子嘴豆腐心嘛。

  而且你是头儿,我是兵,骂我两句也是应该的。

  不多时,一阵剧烈的马蹄声传入众人耳中,从蹄声的密集程度判断,绝对不下百人。

  还是新兵蛋子的李小年,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额头上冷汗连连,紧紧抓着手里的寸弩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而反观李大脑袋,一双腿都开始打颤了,脸上的表情形容不上来,大概是那种“妈,孩儿不孝,不能给您老人家尽孝了。”

  骑队分作数股,开始入村,速度缓慢,马上骑士手持劲弩不断的观察着周围环境。

  这时,有几人打出手势信号,发现了李大力他们拴在破巷中的战马。

  骑队开始分散开来,朝着二层民楼包围过来。

  离得近些之后,李大力终于看清楚了,是北夏骑军,不是前锋探子,而是实实在在的披甲骑兵。

  他顿时心凉了半截,完了.......这次死定了。

  这时,苏御以心语传声,给身边九人同时传去了一句话,

  “我给你们打个样,让你们瞧瞧战功应该怎么赚,一百个人头足够咱们逛窑子了。”

  说着,苏御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

  接着,楼外不断的传来惨叫声,战马嘶鸣声,怒吼声还有辱骂声........

  李大力他们几个好奇之下,躲在房子的破口处向外张望,只见苏御大大方方的走在街巷中,见人就砍,而那些骑兵像是完全看不到他一样,只是一味的惊慌躲避,根本不知道敌人到底在哪。

  而且苏御身法奇快,这边杀几个立即就会换个地方再杀,短短一会功夫,一个人将一支百人骑队杀的人仰马翻。

  “这小子特么是个高手啊,”李大力惊呼道,“至少都是四品武者了,亲娘嘞,我李大力何德何能,手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兵?”

  这时候,苏御突然又返回了楼上,神出鬼没的,把李大力他们吓了一跳,

  “瞧见没,你们就学着我这样,只管大大方方出去杀人,他们看不见你们的。”

  苏御说完,没有一人吭声,都是像看到鬼一样,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盯着苏御。

  “你们看我干什么?倒是出去杀啊?难不成指望我一个人?我要都杀了,战功算谁的?”

  李大力喉结一动,咽了口唾沫道:“他们真的看不见我?”

  苏御笑道:“别说看不见,你现在就是喊破喉咙,他们都听不到,不信你试试。”

  李大力犹豫了一下,一脸狐疑的来到破口处,望着外面早已乱了阵脚的北夏骑军,小声说了一句:

  “李大力爷爷在此,有种你们过来啊?”

  苏御无奈道:“老大,窑子里姑娘叫床的声音都比你这个大。”

  李大力傻乎乎一笑,刚才苏御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身边有这么一个猛人,他心里多少有了点底气,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之后,冲着外面喊道:

  “龟孙子们,爷爷在此,速速过来受死。”

  片刻后,李大力惊喜转身,“他们真的听不到啊。”

  “是吗?我也试试,”李小年趴在洞口边上,朝着外面大喊道:“十里坡村小英雄李小年在此,北夏小儿谁敢一战?”

  半晌后,破败的小楼里一下子沸腾了,人人拔出军刀,准备下去大干一场。

  李大脑袋终于不再发抖,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慢吞吞的走下楼,解开裤裆,用他憋了很久的一泡尿滋润着墙角的野草........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