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28章 匠心

第128章 匠心

  张玉靖开着车,带着陈铭和张铣初将铁匠铺过户的事情办好。现在只要证件齐全,手续也简单,很快就办好了。陈铭也去银行把钱转给了张玉靖。

  张铣初一直脸色很沉,陈铭以为他是舍不得那个铁匠铺。

  “张叔,这铁匠铺我一直会保留在这里,不会拆的,你钥匙我也给你留一个,你回来随时都可以到铁匠铺看看。”陈铭说道。

  “好好。”但是张铣初依然开心不起来。

  “爸,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大溪铺?到了城里,在小区里多走动走动,我们小区里也有很多老人,每天一起打打牌,跳跳舞,也挺不错的。你习惯了,说不定让你会大溪铺,你还不肯回来呢。”张玉靖说道。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们给你把娃带大了,你还要把我们赶回来?”张铣初板着脸问道。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张玉靖连忙解释。

  “你不是这个意思,你老婆呢?你做得了你老婆的主?”张铣初哼了一声。

  张玉靖不说话了,他还真做不了他老婆的主。本来回来骗父母卖铁匠铺和房子,就是他老婆的主意。

  “你妈和我的养老钱现在都给你了,要是以后你老婆容不下我们两个,你说说我们以后的日子该咋过?”张铣初问道。

  陈铭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张铣初一脸不高兴了。只是这种事情,陈铭是插不上话的,清官难断家务事。陈铭只好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怎么可能?春喜不是这样的人。她虽然是小气了点,但心不坏。再说,就算春喜是这样的人,我怎么也不可能让你们回来的。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是寸步不让的。”张玉靖其实心里也在打鼓,虽然他也想从父母手里把钱全部捞走,倒也没有不给父母养老的心思。毕竟这是他的亲生父母。但是他老婆肖春喜是真的看不上他的父母,总是嫌弃他父母是小地方的人,又没有很多家产,更没有地位,不能够给他们工作上给予任何帮助。钱到手之后,肖春喜对父母的态度怎么样,张玉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张铣初其实也心里明白得很,但是看在儿子和孙子的份上,张铣初才会将养老钱和铁匠铺卖到的钱,一分不留地交给张玉靖。

  “陈医师,让你见笑了。”张铣初叹了一口气。

  “张叔,你也不要太担心。总不至于这样。”陈铭宽慰了一句。

  “对啊,爸。不至于。”张玉靖说道。

  张铣初没有再说话。

  陈铭在张铣初家吃了中饭,下午的时候,张铣初两口子就要随儿子去城里。陈铭看着他们坐车远去之后,才回了茶树村。

  茶树村村口的马路上横着几辆挖土机。看来是要在这边开始动工了。

  新公路早已经拉好线,地上也用石灰撒上了印迹。现在修路真的很方便,根本不需要人力去挖土方。只要钱到位,道路推进得飞快。

  马岩和陈永刚也围在那里看热闹。

  “陈医师,去赶集了啊?”马岩走了过来。

  “去大溪铺有点事。”陈铭说道。

  “以后这路修通了,去大溪铺就方便多了。”马岩说道。

  “方便个啥?我走路过去,走那条都一样远。你们看住点,别又搞出一条豆腐渣路来。”陈铭笑道。

  “这回是县里抓工程,我们管不了。”马岩摇摇头。

  “管不了不是不用管。你们盯紧点,别让他们搞名堂。你管不了,还不晓得去县里举报啊?”陈铭说道。

  “也是。以后两头,我们每天会派专人盯着。”马岩连忙去向苏沫曦汇报这个情况。苏沫曦已经在茶树村充分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彻底让马岩等茶树村本地干部信服。

  陈铭心道,这女人还真不简单。

  陈铭对修路没什么兴趣,看着天色尚早,便去了陈民安那里。

  “事办好了啊?”陈民安一只手举着一块放满瓦罐的木板,虽然上面摆的都是细活,重量也不轻,怎么说加上木板也有四五十斤重。

  “你这手劲算是练出来了。”陈铭走过去,在陈民安准备将手中的木板放下的时候扶住木板,方便陈民安放下来。这个时候是最容易失手的,木板稍微偏一点,一整块木板上的瓦罐都得砸光。

  “这算什么?以前窑里的师傅,随便拉一个出来,单手可以举起两个大水缸坯,一个坯没晾干的时候,几十斤重,两个足足一百多斤重。”陈民安将手中的木板放下,额头上还稍微有些汗珠。

  “不急,慢慢来。”陈铭说道。

  “其实现在手劲大不大也不重要了。那些现代化的制陶企业里面,都实现自动化了。根本不用费力去搬。连进窑都不用搬动。人家窑里还有除尘装置,烧制出来的陶瓷一点灰尘都没有。釉面光滑得很。”陈民安很是羡慕那些制陶企业。

  “慢慢来,我们这个窑迟早也能够变成那样。”陈铭说道。

  陈民安摇摇头:“谈何容易。”

  将瓦罐坯摆好,陈民安又开始制作新的。

  陈铭也坐到他的那个转盘前,准备动手做瓦罐。

  “陈医师,你做的是什么呀?好像都是一样的东西。”陈民安问道。

  “就是专门用来装茶叶的。”陈铭比划了一下。

  “这个挺好,不过只适合城里人用,一个罐子装不了多少。”陈民安看着那个茶罐皱了皱眉头。

  “那可不一定。”陈铭说道。

  “那茶罐最多装一二两茶叶,咱们村里人喝的茶也,都是一把一把抓的,你这一罐子茶,还不够人一把抓的。”陈民安伸手在陈铭制作的茶罐坯里抓了一下,还真是只够抓一把的。

  “好茶叶谁给你一把一把抓啊?我给叔的茶叶,就是一点一点捏的。”陈铭比划了一下,“回头给你弄一罐茶过来,保准你喝一口茶,一天都不感觉到渴。”

  “那茶我喝过了,味道真是很不错。”陈民安有些回味。那种茶,谁喝了,都忘不了那种味道。

  “我那茶就不适合一把抓,你放多一点都是浪费。”陈铭抬头往陈民安那边看了一眼,“就得一点点撮。”

  “你那茶不是采的马家的那几棵老茶树的茶叶吧?咱们村里怎么会有那么好喝的茶呢?”陈民安随口说了一句,吓了陈铭一跳。

  陈铭心中暗道,你不去算命真是白瞎了这天赋。

  “那可不是因为茶叶好,而是我制茶的手法好。我用的是炮制药材的手法炮制出来的茶叶,还用炼药的方法炼制了一遍,将茶叶里面的杂质全部给清除了,那些好东西全部变成了易溶解的物质。所以,每次泡茶,一点渣都没有。”陈铭得意地说道,老茶树的事情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

  陈民安提醒了一句:“陈医师,有个事我得提醒你一下。你这茶叶千万别让别人知道。这茶太好喝了,难免不会让人联想到以前马家的贡茶。喝过那茶的人虽然没活的了,现在突然出现了这么好喝的茶,你猜村里人会怎么想?”

  “我随便他们怎么想。这茶就是我炮制出来的。他们马家人要是想不开,非要来烦我,我就让你们以后再也不敢来烦我。”陈铭说道

  “呵呵。”陈民安笑着摇摇头,继续自己手里的活。

  “我要是不来,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过得了。”陈铭问道。

  “一开始真不适应,不过习惯了就好了。你看着陶泥在手中千变万化,手上稍微一点变化,做出来的瓦罐样子就大不一样。就好像自己在创造一样。”陈民安很享受这种感觉。

  “是啊。就好像自己创造出一种生命一样。”陈铭说道。

  “是的,在我意识中,就好像感觉这瓦罐是有生命的,是自己把他创造出来的,然后培育它成长。我似乎能够感觉到它的愉悦。”陈民安说道。

  这就是一种匠心,真正用心去做一件事情。

  陈铭不懂什么叫匠心,但是他理解陈民安,当他画出天品符箓的时候,他便是将心神融入这天地之间,那一刻,他感受不到自己,感受不到天地,他已经完全与天地融为一体。所谓的天人合一。

  也许陈民安还做不到天人合一的地步,但是他已经在朝着这个正确的方向在走。

  陈铭连续几天都在窑里和陈民安做瓦罐,屋子里晾晒了一屋子的各种瓦罐。

  “这么做下去,要不了几天,我们就可以凑一窑瓦罐了。”陈民安擦了擦汗,一脸的兴奋。

  “销路你准备怎么解决?”陈铭问道。

  “之前苏支书倒是说要帮我解决销路问题。不过我还是准备先自己尝试一下。先开个网店,把这些瓦罐挂在网店里,看有没有人买。”陈民安倒是没有把希望全部寄托在苏沫曦身上啊。

  “这样也好。求人不如求己,说不定一下子就卖出去了。你这瓦罐做得挺漂亮的,上了釉,烧制出来,肯定更好看。”陈铭说道。

  “就是釉色太简单了。等以后搞来了彩釉,再想办法弄点好看的图案,应该还会更好一些。”陈民安对这一批瓦罐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