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27章 买下铁匠铺

第127章 买下铁匠铺

  “买铺子好啊。这个铁铺子我就白得了,将来就算不打算搞了这地基我也能够卖钱。我现在十五万买下来,将来说不定还不止值这个价。你老将来要是想回来,也可以到这铁铺看看。”陈铭笑道。

  张铣初一想,觉得陈铭说得没错:“你要买也可以,不能十五万给你,你就给十二万。别人也是出这个价。卖给你,这铁铺还在,我将来若是回来,还能有点念想,卖给别人,铺子就没了。”

  “还是十五万吧,本来就值这个价。我要是十二万买你的,别人戳我脊梁骨。你老现在卖铁铺,肯定是遇上了难处。不然你不会舍得卖。”陈铭可不能占这个便宜。

  张铣初叹了一口气,“我儿子那边确实遇到了难处,他在那边开了个饭店,才花了一大笔钱重新装修,结果赶上疫情爆发,亏损严重,现在马上要交一笔房租,不然房东就要收回房子了,之前投的装修的钱就要打水漂。我这里也凑不出多少钱,没办法才想到把这铺子给卖了,反正我也打不动了。”

  “要是钱不够,我手头还有些。”陈铭说道。

  “不用不用。加上这笔钱,差不多了。”张铣初连连摆摆手。

  在陈铭的坚持下,铁铺还是以十五万的价格买了下来。

  “张叔,你啥时候走,到时候我来送送你。”陈铭问道。

  “这两天就走,你事多,就别过来送了。我儿子开车回来,走高速,几个小时就到了。方便得很。”张铣初说道。

  “我弄了一些茶叶,今天来得及,没带过来。明天我给你送过来。茶叶我自己采摘自己炼制,味道不太一样。到时你好好尝尝。”陈铭说道。

  “那要得。明天过来吃饭。”张铣初说道。

  陈铭名义上是没有拜张铣初为师,但事实上,两个人还是有一段香火情。陈铭买下这铺子,不完全是为了报恩,也是为了延续香火情。再加上,他现在用的炼药炉,将来可能不够用,还得重新打造。有了这个铁铺,将来重新打造炼药炉就更方便一些。

  张铣初儿子张玉靖听说铁铺被人十五万买下来,比预计的十二三万多了两三万,心里很是高兴。

  “爸,要不我们那房子也卖了算了,反正你以后也跟着我们在城里待,这房子放这里就没多大用了。买了钱,我们去城里买个小户型,给你们住。城里买房子能升值,咱们大溪铺的房子放一百年,也不会涨多少。”张玉靖又打起了老房子的主意。

  张铣初眼一瞪:“你想都别想。老房子我以后还要回来住的。要不是你婆娘说要生二胎,我才不会跟你妈去城里帮你们带人!”

  “不卖就不卖,你这么大脾气干什么?做什么事不是还有个有商有量么?再说,你把房子卖给他,也算是你徒弟,不是卖给别人,你将来回来也可以到这里看看。将来,你们百年了,这房子还不是要卖掉的么?”张玉靖见父亲这么态度坚决,估计没什么戏,只好放弃了卖老房子的打算。

  张铣初气得半死:“我现在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卖房子了!你们两口子现在说得好听,我这房子卖了,钱全部给你。你们两口子要是不孝顺,我和你妈将来去那里落脚?去要饭啊?”

  “我和我媳妇是那样的人吗?”张玉靖说道。

  “还就是!”张铣初很不满意。之前将小孩放在家里,就是偶尔打个电话回来问问,从来不说给点生活费什么的。过年回来,也从来不给父母买点东西。好像给他们两口子带人是应该的。

  这房子,张铣初是绝对不会卖掉的。

  见父亲态度坚决,张玉靖也只好放弃。

  其实张玉靖并不是像他向张铣初说的那样,真的那么缺钱。这两年是因为疫情造成饭店停业了很长时间。但后面疫情控制住,饭店已经恢复营业很长时间了。生意确实差了一些,但还没到亏本的程度。张玉靖是借着这个机会想从张铣初手里,将父母的存款全搞到手。

  张铣初就这一个儿子,迟早这份家业也是要给他的,所以,张铣初也没去证实儿子的话。便将家里的积蓄全部交给儿子。然后在张玉靖的哀求下,把铁匠铺给挂了出去。

  结果张玉靖尝到了甜头,又把主意打到老房子上去了。

  张铣初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之前儿子回来说,只差多少多少,只要给他凑一点,可是现在买铁铺的钱加上自己之前的积蓄,加起来都有好几十万了。过年的时候,张铣初还听张玉靖和亲戚说起过,虽然疫情影响了饭店的生意,但是房东还是免了几个月的房租,后面疫情得到控制,饭店恢复营业,生意虽然比平常差一些,但还是很赚钱的。

  张铣初脸色沉了下来。

  “你的饭店真的维持不下去了?”张铣初沉声问张玉靖,眼睛死死盯着张玉靖。

  张玉靖有些慌乱,眼神漂浮,根本不敢跟张铣初对视。张铣初明白了过来,他儿子果然在骗他。

  “爸,我骗你干什么?自从疫情爆发之后,停业了那么久,现在虽然正常营业了,可是生意冷淡,不仅赚不到钱,反而每天要贴不少钱下去。”张玉靖说道。

  “真是这样吗?之前你还在发朋友圈,说你们饭店生意火爆。甚至比疫情发生之前还要好。”张铣初说道。

  “那是偶然现象。并不是天天都那样。”张玉靖有些慌,他知道被父亲怀疑了。

  “哼!”

  陈铭第二天送茶叶过来的时候,碰到了张玉清。

  “听说你们茶树村那边发展得越来越好了。将来说不定会到你们村里去开分店。”张玉清说道。

  陈铭笑道:“那好啊。我们村里肯定会非常欢迎。现在游客是越来越多,凡是还没有一家饭店。”

  “陈医师,你莫理他,这家伙最喜欢吹牛。”张铣初连忙将陈铭拉到一边。

  “我哪里吹牛皮。要不是疫情,我想开十家饭店都没任何问题。”张玉靖说道。

  “张叔,我给你带了罐茶叶。”陈铭将手中装着茶叶的小陶罐交到张铣初手里。

  “你这是什么茶叶?”张玉靖问道。

  “不是什么好茶,就是我从山里采的茶叶,自己手工制作的。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陈铭说道。

  张玉靖一听是陈铭自己制作的茶叶,立即没有了什么兴趣。从张铣初拿过陶罐打开看了一眼,立即皱起了眉头。陈铭炼制出来的这茶丸子卖相不是特别好。而且香味完全被锁住了,即便凑到鼻子前,也问不出太大的茶香味。

  “在外面,经常会有人给我送一些名贵茶叶,喝惯了好茶,咱们老家的这种茶,喝起来一股难闻的烟熏味。主要是工艺不行,你就算是野生茶叶,也加工不出什么好茶叶出来。”张玉靖显然是在贬低陈铭的茶。

  “你喝不喝得惯有什么用。这茶又不是给你的。我的茶,你碰都别碰。”张铣初说道。

  “不碰就不碰,谁稀罕。”张玉靖巴不得不用去尝那土制茶的味道。

  陈铭也听得出来张玉清的意思,但懒得和他计较,毕竟是张铣初的儿子,陈铭也不想张铣初尴尬。

  “张叔,这茶你泡的时候,不需要放一整颗茶丸下去,太浓反而喝不出什么味道。每次你只需要捏这么一点,就够泡一壶茶了。”陈铭提醒道。

  “放这么一点,能有啥味道?”张铣初觉得陈铭说得太夸张。

  “我给你泡一杯你尝尝看。”陈铭从陶罐里从茶丸上捏了一点下来,放到张铣初的杯子里,然后冲了一杯温水。很快那一点茶叶便完全融入到水中。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茶的颜色比起一般的绿茶要更加清凉浓郁。

  张铣初喝了一口,立即口舌盈香,一股说不出的舒爽味道。仿佛这一杯茶就把他全身的经络给打通了。

  “嘿!真是好茶!陈医师,你这茶真的是自己弄的啊?”张铣初惊喜地问道。

  “是啊。从山里采的野茶,自己随便制作的,也不懂炒茶,就用炮制药材的手法炮制了一下。没想道味道还不错。”陈铭说道。

  张玉靖听着,心里有些不屑,觉得陈铭是没见过世面,没喝过真正的好茶。大溪铺这小地方,怎么可能产什么好茶?能够解渴的都是好茶。

  “张叔,你将来要是喝完了这些,打个电话给我就是。我给你送过来。”陈铭说道。

  张铣初遗憾地说道:“我们今天晚上就走,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

  “没事,到时候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给你寄过来。”陈铭说道。

  张铣初拉着陈铭去了铁铺:“走,铁铺的事情,我给你交代一下。”

  铁铺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张玉靖都懒得起身跟过去看。

  张铣初带着陈铭到了铁匠铺,将里面的东西都给陈铭清点了一下,铁匠铺的钥匙也交到了陈铭手中。再去房产局过一下户,这铁匠铺就算是真正属于陈铭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