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11章 闹鬼

第111章 闹鬼

  陈铭炼药的收获不小,院子里的坛坛罐罐都装满了,凡是能够找到得药材的方子,陈铭都尝试了一遍。刚上手,炼制出来的药剂品相不高,但至少也是中品以上,大多数是中品,少数也能够出上品。但是没有达到极品的。

  与普通的药剂比起来,中上品品相的药剂,药效也是非常惊人的。陈铭提供给附一的药剂,很多都是之前炼制出来的中品药剂。上品药剂也不单独给,直接混合在中品药剂里面。疗效比中品药剂要稍微好点。炼制出来的这些药剂,陈铭暂时也不打算用,等炼药手法熟练了,炼制出更多的上品以上的高品药剂出来,再混合到这些药剂中,提升药效。

  如果是陈铭自己用,倒是不用这样,就算是下品药剂,在陈铭手中,配合水法,也能够发挥出极品药剂的药效。

  陈铭炼药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炼好也好,炼得不好也好,都是波澜不惊。对于他来说,似乎都是很平常的事情。这种心态下,倒是能够心平气和,将自己的水平完全发挥出来。

  炼药最忌讳的便是心浮气躁,修炼也是。通过炼药可以锤炼意志,对修炼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陈铭修炼药上还是有一点天赋的,虽然只是炼制了几回,炼制出来的药剂的品相便开始逐步提升了。从一开始难见几次上品药剂,到后面普遍都是上品,甚至还偶尔出现极品药剂。

  祖师爷已经被打击得怀疑人生了。他那个年代,药材的品质肯定比陈铭手里的高出不少。毕竟再普通的草药都是出之于门派的灵田之中。品质比野生的只高不低。即便如此,他炼药炼了三年,也很少炼制出几回极品药剂,完美药剂,终其一生,也只碰到了一两回。

  可陈铭才接触炼药多久?便已经炼制出完美药剂了,极品药剂更是手到擒来。什么是天才,这才是天才。

  祖师爷年轻的时候自诩为修炼天才,炼药天才,可是跟这真正的天才一比,当真是气死人。

  陈铭炼药炼到了晚上十点多,便感觉异常疲惫,也幸亏是他的神识有了极大的提升,否则根本无法坚持这么长时间。

  炼药控制火候是比较困难的,只能用神识去控制药材,引导药材中的有效成分释放出来,并且将杂质祛除。时间一长,神识的消耗自然是非常大的。

  炼药完成之后,直接往床上一躺,很快便呼呼睡去。

  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三人各自回到自己家中。在家里看了一会电视,没一个电视能够看得下去的。倒不是电视剧拍得太烂,而是完全没有这个心思。小偷也有职业素养的,哪天出门,要是走空了,感觉浑身不得劲。今天就是这个情况,在山里蹲了一整天的点,结果偷了个寂寞。明明陈铭赚了那么多钱,可就是偷不到他半分,心里瘙痒难抑。

  马玉兵正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突然房门口一个白色身影一晃而过,当即就让马玉兵吓出一身冷汗。不过吓了一跳之后,他觉得应该是自己看花了眼,壮着胆走到门口,到处看了看,什么都没看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正当马玉兵准备回房间的时候,就在他床前,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那里。没有头!衣服里倒是鼓鼓囊囊的。

  马玉兵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个白色的身影却向着他走了过来。

  “啊!”马玉兵发出一声惨呼,裤裆一热,竟然是吓尿了。那白色身影在他身前一晃而过,仿佛一阵冷风刮过。

  马玉兵两眼一翻,直挺挺地后仰倒下,脑子砸在地上,咚咚作响。直接晕了过去。

  那白影从马玉兵家飘出,直奔马当荣家而去。

  咚咚,咚咚。

  “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敲门?”马当荣抱怨着打开门,可是门口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谁啊?晚上莫开这样的玩笑,人吓人吓死人!”马当荣大声喊道,他有些生气,不太喜欢被别人开这样的玩笑。

  可是没人跳出来,跟他说,只是开个玩笑。

  马当荣忍不住骂咧咧了几句,便准备关上门,结果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身影就站在自己身旁。这是一个没有脑袋的身影。

  “哎哟,妈呀!谁啊,开这样的玩笑。”马当荣一把向那个白色的身影抓了过去。

  可是,让马当荣没想到的是,他的手穿过了那个白色的身影,没抓住!不是没碰到,而是碰不到。手明明穿过了白色的身影,却抓了一空!

  马当荣当即吓出一身冷汗,但他胆子还是比较大的,壮着胆再次向那个白色的身影扑了过去,那个白色的身影根本没动,可马当荣再次扑了一空。

  那个白色的身影突然扬起看似空空的衣袖,向马当荣扇了过来。

  “啪!”

  马当荣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火辣辣的,刺痛刺痛。用手抹了一下,发现手上全是鲜血。

  马当荣跑到镜子前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自己脸上被抓出了三道血口子,口子很深,仿佛被什么利爪割出来三道很深的血槽。

  就在马当荣照镜子的时候,背后,那个白色的身影又扑了上来。马当荣连忙往旁边一滚,那个白色身影直接扑到了镜子上,并没有传来镜子破碎的声音,那个白色身影直接消失在镜子里。

  马当荣愣了半天,然后惊恐地大喊大叫着跑出了屋子。

  “有鬼啊!有鬼啊!”

  汪贵正在家里刷抖音,结果听到外面有人在大喊大叫,听起来,好像是马当荣的声音,正准备出门看看。结果开门的时候,发现门把手似乎被焊死了一般,怎么也转不动。

  “出了鬼了,刚才门还是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开不了了?”还好他家房子不止一扇门可以出去,他准备从后门出去。结果发现,后门也开不开。

  这一下,汪贵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一扇门打不开倒也没什么稀奇,但是两扇门同时打不开,除非是别人故意整人。

  “莫开玩笑啊!大晚上的,别无聊了!”汪贵以为刚才马当荣是故意在外面喊,然后又和别人把他们家的门给拉住,让他开不了门。

  可是,马当荣的喊声还没有停下来,似乎离得蛮远。

  “谁啊?别开玩笑了!”汪贵走向房间,想去房间窗户看看,到底谁在外面搞鬼。

  可还没走到房间门口,房门突然砰地一声关上。刚才可是一点风都没有,根本不可能将房门吹得关起。

  汪贵走得很快,一头撞在了门上,撞得脑袋直冒金星。

  用力推了推房门,发现平时还有些摇晃的门,今天却如同沉重的铁板一样,根本推不动。

  这下,汪贵有些背脊发冷了。房门是不可能有外人进来关上的。就算是有人故意来吓唬人,也不可能将门关得这么死。

  汪贵又跑去大门口,想打开大门,可是大门紧闭,根本就推不动。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屋顶上飘落下来,白色的长裙还飘飘荡荡。

  “鬼啊!”

  汪贵吓得魂飞魄散。

  砰!

  汪贵家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那个白色身影从大门飞了出去。

  马当荣与汪贵两家的动静,把全村人都闹腾了起来。不过没人同情这两个人。平时在村子里就劣迹斑斑。这种人实在不值得同情。

  第二天,村里人才发现,不光是马当荣和汪贵家,马玉兵家也闹了鬼。

  “这三个短命鬼缺德事做多了吧?要不然鬼只找他们三个呢?”

  “就是啊,肯定是扒别人的坟,被人家找上门来了。”

  ……

  村里人议论纷纷。

  陈铭倒是村子里最后一个知道的。马岩去了陈铭家一趟。

  “陈医师,你今天又在家里炼药啊?你可不知道,村里出大事了。”马岩说道。

  “出什么大事?”陈铭还以为村里人打架了。

  “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他们三个家里都闹鬼了。马玉兵现在一直在发烧讲胡话,马当荣也是疯疯癫癫的,汪贵好像是吓傻了。他们脸上都有三条抓痕。好像是野物利爪抓的。村里老人说那是鬼爪。”马岩说道。

  “是吗?这三个家伙总算有报应了。”陈铭笑道。

  “要不要去给他们看看?”马岩问道。

  “别,我也不是什么人都给看病的。这三个家伙病倒了岂不是更好,那鬼算是做好事了,为民除害!别人时候兔子不大窝边草,这三个王八蛋专门祸害同村人,我要是去给他们治病,还不被村里人骂死啊?”陈铭才不会去给这三个家伙看病。这还是陈铭压根不知道这三个家伙在打他的主意,如果知道了,陈铭不光是不会给他们看病,还要去落井下个石。

  马岩知道劝不动陈铭,心里也是巴不得那三个家伙更惨一点。他只是不过是因为苏支书说得找人治一治那三个人,才到这里来找陈铭。

  苏沫曦对村里的情况略有所了解,但对马玉兵等人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不知道这三个人有那么坏。还想着劝这三个人回头是岸。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