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医村之长 > 第112章 乱成一团

第112章 乱成一团

  马岩一走,那灵兽黄鼠狼就跑了过来。

  “这事是你干的?”陈铭觉得挺有意思。

  “他们想偷你练的药,在山里顶了一整天。可惜你没出去,他们没得手。”灵兽黄鼠狼说道。

  “我就算是出去了,家里也不是这么好来的。”陈铭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镇宅安家符可不是只吓唬鬼的。

  陈铭也不喜欢看热闹,没去看这三个倒霉蛋现在被整到什么鬼样子。

  但是村里还是有人跑过来,要让陈铭去给这三个人治一治。

  来的是马玉兵等人的家里人。

  “陈医师,玉兵从小跟你也玩得好。你就帮个忙,给他们治治。”马玉兵的父母早年离异,母亲外嫁了,父亲跑到邻村一个寡妇家里当牛做马,自家的小孩没人管。马玉兵还有一个姐姐马玉凤,比他大很多,老早就嫁了出去。就她还经常管一管这个弟弟,可是也管不住。马玉凤一听说弟弟被吓傻了,就忙跑过来求陈铭。

  “他要是得病,我给他开个药。可他现在得的不是病啊。他们几个被厉鬼寻上门,肯定是干了什么缺德事。这种事,谁敢去管闲事?你莫来害我。我可没这本事。”就算这三个人不是打他的药的主意,陈铭都不会给这三个人治。现在知道他们三个是因为想来偷自己的药被保家灵兽给教训了,更不可能去治这三个人了。

  马玉凤一听,立即急了,哭着跪在地上:“村里人都说现在只有你能够救玉兵。陈医师,求求你,救救我弟弟吧。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马玉凤,你求错人了,你求我没用啊。你得去找个和尚或者道士,他们对付鬼在行,我是个水师,只会给人看病。捉鬼不是我的专业啊。你霸蛮把我叫过去,我也奈何不了那个厉鬼,说不定把那厉鬼给惹恼了,她直接把玉兵给弄死。那我哪里负得起责?”陈铭坚决不为所动。

  马玉凤还没走,马当荣和汪贵两家也纷纷跑了过来,要求陈铭去看看。

  “刚刚我才跟马玉凤讲了,这事你们得去找和尚或者道士。他们捉鬼在行,我们梅山水师不管这个。我更是一个半罐水的水师,化个水都还勉强,哪里会对付鬼?你们赶紧去找人,在我这里纯粹是浪费时间。”陈铭只能想办法将这些人给哄走。

  “你看都没去看,怎么就知道治不了呢?”汪家人不满地说道。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就是治得了,也不会去治。你满意了吧?来来来,你们汪家人尽管冲我来!看谁怕谁!”陈铭不怕别人耍横。

  “都是一个村的,不用这样。陈医师,你还是去看看吧。”马金贵被马家人请了过来。

  “马支书,凡事都有个因果报应,他们干了什么事情,让厉鬼给寻了。我凭什么给他们去挡灾?他们三家又不是挨着邻着,可那厉鬼只找他们三家。你们别的哪家被那厉鬼寻了没?”陈铭没等众人回答,接着说道,“没有!和他们三家紧挨着的几家都没事,偏偏他们三家出了事。你们说,这厉鬼是不是瞄准他们三家来的?这种事情,放在你们身上,你们谁敢去管这闲事。马支书,你莫忘了,你们家也离得近呢,你来管这闲事,要是惹着了那厉鬼,晚上去你家闹腾,看你家受不受得住!”

  马金贵有些慌,细想一下,这事确实很邪门啊。那厉鬼绝对不是一般的鬼,这三个混账东西不知道干了什么事情,把这厉鬼给招惹了。

  “我就是过来看看情况。这事我也管不着。我现在也不是村支书了,村里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马金贵当即回了家,回到家里之后,在家里也是坐立不安,连忙让代春秀把小卖部的门给关了。

  “干嘛啊?生意不做了?你晓得我一天要赚多少钱么?”代春秀舍不得关小卖部。

  这一天下来,城里人来村里喝的都是矿泉水,一瓶矿泉水进价一块钱左右,卖给城里人三块。可以赚一两块。一天可以卖出几十瓶水出去,至少可以赚一百多。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商品,一天三百以上。一个月差不多近万了。这要是把小卖部给关门了,别人看到了这机会,抢了生意就麻烦了。

  “你个老娘们就死要钱,钱重要还是命重要?现在村子里闹鬼。玉兵、当荣家闹鬼,跟我们家隔着一个禾场。要是晚上再闹呢?”马金贵心虚得很。因果报应啊,他以前缺德事也没少干啊。就说那条路,真是缺德啊。

  代春秀也是变了脸色,白天看热闹的时候,她凑得比谁都近,却没往深处想。这厉鬼闹腾了一晚上,谁知道今天晚上还有没有续集?万一有呢?

  这种事情只能看别人的热闹,看着是蛮起劲,但是让别人看热闹就不是一回事了。

  “我这就去收拾东西。”代春秀心中暗道,要说老谋深算,还是自家老马。

  马金贵一家往外面跑,把村里别的人家也吓了一大跳。尤其是跟那三家相邻的,一个个往外面跑了。甚至连和那三家不相邻的农户,也坐不住了。村子里本来就是一些老人小孩,还有妇女,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没几个。

  流言传起来,是很恐怖的,不光是茶树村的村民像逃荒一样往外面跑。就连邻近的几个村,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慌之下,也往外面跑。

  家里有车的开车,没车的推个板车。

  流言越传越厉害,后来有人说,鬼王巡村,人畜不留。大溪乡几个村的村民最后全部涌到了东化县县城。

  苏沫曦知道的时候,再去阻拦村民已经晚了。

  “马岩,你赶快和李从刚组织民兵赶紧劝阻老乡们不要忘外面跑,我和陈永刚去追回外出的村民。”苏沫曦自然知道村民这么跑到县城去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可是流言这东西,一旦被传递了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苏沫曦虽然开车追上了一些本村的村民,可是任凭苏沫曦好说歹说,村民们死活不肯回村。

  “现在村里闹鬼闹得那么凶,玉兵他们三个都差点没命,你还劝我们回去,安的是什么心?你这当官的,就是不管村民死活。”村里人怒斥道。

  “陈叔,这世上可没有鬼。马玉兵他们三家所谓的闹鬼,我觉得是认为的可能极大。可能是谁针对他们三个,故意吓唬他们而已。我听人说,他们三个昨天傍晚在小卖部买了酒喝,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如果有人趁着他们醉酒,装鬼吓他们,他们肯定看不出来。”

  苏沫曦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没人愿意为了苏沫曦的推测回去冒险。

  “苏支书,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今天是去走亲戚。走亲戚又不犯法,你说对吧?”

  别人这么一说,苏沫曦就没办法了,他可没有权利限制村民的人身自由。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村民慢慢地走向远方。

  事情还没完。

  马玉兵等人的家属可不肯罢休,他们不能够眼睁睁看着自家人不死不活的啊。他们不敢拿陈铭怎么样,就抬着这三个人去了运动康复中心。

  “老乡们,我们这里只治运动损伤之类的骨科疾病。这种疾病你们应该送到精神科去。他们应该是受了刺激了。”吴玉明自然不敢随意接病人。

  “你们这是医院!来了病人你们也不接是怎么回事?瞧不起我们农村人啊?你们要是不接,就别想在我们村里继续待下去!”马玉凤想通过逼迫运动康复中心的医生,间接逼陈铭出手。

  但是这一招对陈铭显然是不管用的。运动康复中心搞不了就搞不了,他反而省事一些。现在运动康复中心,病人越来越多,搞得他越来越不自由了。

  运动康复中心被围,吴云明只能向苏沫曦求助,另外又打电话给医院。

  苏沫曦只能匆匆赶回来,在路上就联系李从刚赶紧带领民兵队去阻止村民围攻医院。

  而附一那边立即打电话给东化县招商办。直接威胁要放弃在东化县的投资计划。

  东化县招商办立即将情况汇报给县里,县里领导们一个个暴跳如雷。第一时间赶往茶树村。茶树村的问题不解决好,附一的项目就有可能黄掉,附一的千万级项目一旦黄掉,县里肯定会有人被追究责任。

  还没出发,一个更不好的消息传了过来。大溪乡上千村民逃往外地。麻烦大了!

  在茶树村村里村外一团乱麻的时候,陈铭完成了一天的炼药任务,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一下了。

  陈铭家的房子比较偏僻,与村中心离得很远,所以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来告诉,陈铭是一无所知的。

  不过,村里的喇叭很奇怪地在平时不该响的时间段响了起来。

  陈铭很是奇怪,走出家门,一听广播内容,也不由得惊愕万分,乐呵呵地冲着老黄鼠狼说道,“你惹上大事了!”

看过《医村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