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一章 扬眉吐气

第八十一章 扬眉吐气

  甲子科的新苗们吃过晚餐,便分道扬镳了。

  陆安之跟着一位王姓师兄,前往他分配到的宿舍。

  宗门有规矩,为了帮助新苗们尽快融入这个大家庭,以及增加师兄弟们之间的感情,所以宿舍都是每一科的修士打散了,混住的。

  “陆师弟,这便是你的住处了,地字八十七院,一百二十五号房!”

  王师兄当先,推门而入。

  “谁呀?进来不敲门?”

  一个中年人骂骂咧咧,从被子里抬起了头。

  “这位是今年甲子科的新人王,陆安之陆师弟,你们要多多照顾他!”

  王师兄吩咐。

  “啥?新人王怎么回来住大通铺?”

  中年人一脸懵逼。

  房间中,还有两个人,一个在冥想,一个在看书,闻言都扭头望来,满脸惊诧。

  王师兄没说话,毕竟揭人短遭人恨!

  “我资质比较差!”

  陆安之耸了耸肩膀。

  “能有多差?”

  中年人好奇:“日啖真元十转?”

  基本上十转以下,都是睡大通铺的名。

  “还少!”

  陆安之摇头。

  “五转?”

  那个看书的青年插话,看到陆安之还在摇头,忍不住惊道:“总不会是一转吧?”

  “就是一转!”

  陆安之无奈。

  哎!

  修真界唯天赋论,这个风气不好!

  三个室友目瞪口呆,

  一转生?

  竟然渣到如此抠脚?

  “那你是怎么当上新人王吧?纯靠运气?”

  中年人要好奇死了:“还有你们甲子科的其他新苗,连你也赢不过,也太菜了吧?”

  “我睡哪张床?”

  陆安之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里边第二个位子!”

  中年人说完,一看上面堆着自己的衣物,赶紧跳下地,准备收拾了一下,可是跟着又窜回到了被子中。

  因为他没穿衣服。

  陆安之惊呆了,这货不是在被子里做针线活呢吧?

  还有这环境,太糟糕了!

  虽然不至于有很重的气味,但是这个中年人显然是不修边幅的类型,说白了,这么大年纪了还住在大通铺里,前途早没了。

  就是混一天算一天了。

  算了,我还是先回家里住几天,等分院结束,就前往落日大沼泽,去攻略迅雷真人的那个洞府吧!

  “不用麻烦了,我这几天有事,可能不会回来住!”

  陆安之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溜掉了。

  “嘁!人家看不上这宿舍呀!”

  中年人撇嘴:“可惜他没得选!”

  冥想青年闭上了眼睛,继续修行,想要尽快提升实力,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

  看书青年也把目光放在了眼前的傀儡学典籍上,他在修炼上的资质不好,想要得到宗门重视,只能另辟蹊径,所以他选了研究傀儡术。

  陆安之直奔飞鹤堂!

  伙计看到陆安之,准备调侃一句,‘又来租千翼飞鹤,准备去撞机缘吗?’可是看到他身上穿着飘渺宗外门弟子的制服,他僵住了。

  转瞬,他便收敛了脸上的嘲笑表情,低眉顺眼不说,还赶紧低头,躬身行礼!

  “师兄!”

  伙计吓的话都说不顺溜了。

  其他伙计看到陆安之,一脸震惊,这小子竟然通过入门考核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真羡慕!

  在这里干活的伙计,要么是附近村落的村民,要么就是宗门内一些弟子的家人,总之都是资质太差,无法考进去的失败者。

  “我要租一只千翼飞鹤!”

  陆安之取出了十枚灵砂!

  “不用钱!不用钱!”

  伙计赶紧解释:“外门弟子每个月可以有两次随便使用千翼飞鹤的机会,不花钱!”

  “这福利不错!”

  陆安之终于体会到了成为飘渺宗人的好处,他刚签完字,准备离开,三柒也来了。

  “大郎?你不和师兄们彻夜畅谈,联络感情吗?”

  三柒意外,她现在已经是修士,可以学法术了,所以准备回家向鹿灵犀请教。

  “没意义!”

  陆安之摇头,修士的寿命与境界挂钩,像那些住大通铺的弟子,都是炼气期的杂鱼。

  等自己金丹了,他们不说白发苍苍,怕是也老的掉光牙齿,走不动路了,所以没什么好聊的。

  “倒是你,不陪着大师姐聊天?”

  在修真界,同一个师傅门下的弟子,那就是手足关系,非常亲,按理说,纪画扇会把三柒这个小师妹照顾的舒舒服服。

  “没意义!”

  三柒摸了摸柴刀,她不需要姐姐,只想要大郎。

  “你这心态不对!”

  陆安之皱眉:“我又不能陪你一辈子?”

  “为什么不能?”

  三柒不爽。

  “……”

  伙计们互相对视着,感觉听到了不得了的秘密。

  不过这对兄妹竟然都考过了?

  真是厉害!

  “走吧,路上聊!”

  陆安之取了千翼飞鹤,载着三柒,飞向了山下的贺家村。

  白管事应酬完,醉醺醺的回来了。

  飞鹤堂就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在这里,他是太上皇,可以为所欲为,随便打骂那些伙计。

  白管事迈过门槛儿,看到这些伙计竟然聚在一起聊天,这像什么话?他立刻抄起一根藤条,劈头盖脸的就抽了过去。

  “我让你们偷懒!”

  一边打,还一边骂。

  “老爷,别打了!”

  伙计们都哭了,可惜没用,等到白管事打够了,心情爽了,他才罢手。

  “说吧,你们在讨论什么?”

  白管事坐了下来。

  一个伙计比较乖巧,赶紧上茶,顺便禀告:“陆家兄妹都通过入门考核,正式成为外门弟子了!”

  “啊?”

  白管事揉了揉太阳穴,醉酒让他的脑子不太清醒:“谁?”

  “陆安之和陆三柒呀,就是王管事一直想娶了做小妾的那个少女!”

  伙计说完,白管事手中的茶碗,咔嚓一声就脱手摔了。

  “淦!”

  白管事的酒,瞬间醒了一半,这对兄妹厉害了呀,他赶紧想了想,自己好像并没有把要睡那颗嫩草的心思表现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继而,他又笑了起来。

  哈哈,王管事这下惨了!

  修士可都是不吃亏的主儿,听说王管事一直骚扰那对兄妹,人家不报复才叫怪事呢。

  等着看好戏咯!

  “对了,去,给我备一份重礼!”

  白管事伸手,将钱袋掏了出来,丢给了伙计:“去药堂,人参鹿茸什么的,挑最好的买,钱不够了,记我账上!”

  哎!

  早知道这对兄妹如此有出息,我应该提前投资的。

  伙计们看着这个钱袋,羡慕妒忌恨的要死,这里面少说上百两,可白管事还觉得礼不够重。

  这就是成为飘渺宗弟子,不,应该说成为修士的好处!

  凡人都会想法设法巴结的。

  ……

  贺家村,茅草屋前。

  千翼飞鹤刚刚降落,陆安之就是一声暴喝:“什么人?鬼鬼祟祟!出来!”

  “你个臭小子,我一个老婆子可不禁吓,要是出个什么好歹,你得赔钱!”

  贺婆子骂骂咧咧,从篱笆墙下钻了出来。

  她知道这对兄妹很穷,不然的话,肯定会趁机躺倒,勒索一笔。

  没钱,弄几个鸡蛋也行。

  “赔钱?我还想问你躲在我家院子外,是不是想偷东西呢?”

  三柒骂了一句:“滚!”

  “哎吆,你年纪小小,脾气就这么大,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也就王管事肯娶你做妾了!”

  贺婆子趁机说媒。

  王管事答应事成以后,给十两纹银,所以贺婆子有事没事就会来陆家转一圈,尤其是这几天,天天来。

  因为他知道陆家兄妹去参加入门考核了,要是失败,那这桩婚姻基本上就稳了。

  毕竟嫁给王管事,可是改变未来人生的唯一途径了。

  所以贺婆子天天诅咒这对兄妹失败,至于今天躲在篱笆墙下观望,是因为她发现陆家这破茅屋内还住着一个女人,虽然只是瞄了一眼背影,没看到脸,但是贺婆子凭借几十年说媒的经验,便知道那是个漂亮的女人。

  独一无二。

  这也意味着可以卖个天价!

  “呵呵,你再去问问王管事,我敢嫁,他敢娶吗?”

  三柒冷笑。

  “有什么不敢的?”

  贺婆子还踮着脚尖,往屋子里瞅:“话说你家来亲戚了?那个白衣女人是谁……啊?”

  说到最后,贺婆子变调了,直接惊叫出声,因为借着暗淡的月色,她终于看到,陆安之和三柒身上,穿着飘渺宗外门弟子的制服。

  对于他们这些凡人来说,这身衣服,就代表着漫长的寿命,强大的实力,尊贵的地位……

  “你……你们考核……过了?”

  贺婆子声音发颤,嘴巴哆嗦。

  “是不是很失望?”

  三柒冷笑。

  噗通!

  贺婆子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使劲地磕头:“恭喜两位成为修士,从今以后,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陆安之和三柒都没说话。

  贺婆子抬起头,舔着脸,奉承道:“王管事什么东西,猪狗一样的玩意,有什么资格娶三柒?”

  “你之前还说,王管事是三柒的良配呢!”

  陆安之讥讽。

  啪啪啪!

  贺婆子挑手就抽了自己几个耳光:“那是我有眼无珠,口无遮拦,两位,你们都是修士了,何必与我这卑贱的凡人一般见识?不如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贺婆子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这对兄妹如此有出息,打死我也不敢来说媒骗婚呀!

  不,我要不是看王管事给钱多,我早把三柒说给我孙儿了,这样我贺家不就飞黄腾达了吗?

  淦!

  老婆子我做了一辈子的媒婆,竟然看走眼了!

  后悔!

  难受!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