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八十二章 替天行道!

第八十二章 替天行道!

  “三柒,你说怎么办?”

  陆安之对这个贺婆子没有任何好感,她曾经不止一次劝说过自己,如果把三柒卖给王管事,能得一大笔钱,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睡美人,可以享尽天下之福。

  这种人,根本不是在做媒,帮有情人成天作之合,完全就是奔着媒钱谢礼去的。

  为了把媒事说成,贺婆子什么下三滥的勾当都干得出来。

  “你丧了良心做的那些媒,咱们暂且不论,毕竟那些人家也是为了钱,要把女儿卖掉,我只问你三件事!”

  三柒盯着贺婆子:“李家村李瘸子家的闺女,到底去哪了?”

  “我怎么知道?”

  贺婆子一脸委屈:“她不是疯了,自己跑进山里失踪了吗?”

  “可我怎么听说,是你故意散播风言风语,败坏了她的名声,让她嫁不出去,没办法,只能遁入山林?”

  三柒冷哼。

  “冤枉呀,天地良心,我贺婆子怎么能干这种事?”

  贺婆子哭了起来,泪水说来就来。

  其实就是她做的,利用这种手段,让别人惧怕她,明白说媒不找她媒婆子,那就别想把闺女嫁出去。

  “那咱们村东贺栓家闺女呢?好端端的一个姑娘,本来是跟了你去城里打工,怎么没几天就回来,然后上吊了?”

  三柒追问。

  贺家闺女长得好看,还善良,三柒刚来贺家村的时候,受了人家不少照顾。

  “我怎么知道?”

  贺婆子一脸苦相。

  其实她就是主谋,城里的孙首富喜欢吃未经人事的嫩草,所以贺婆子把贺家闺女骗进了城里。

  贺婆子这种勾当,已经做不少几次了,那些失了清白的女孩,不敢声张,不然名节败坏,要被十里八乡的人戳脊梁骨,一辈子嫁不出去,更惨的还要被浸猪笼。

  告状?

  贺婆子的顾客那都是上等人,有权有是有钱,就算状纸递上去,一年半载也没个消息。

  很多姑娘绝望中,破罐子破摔,听了贺婆子的花言巧语,随便找个人嫁了,毕竟自己不是完璧了,也没脸回乡下了,能嫁出去就谢天谢地了,还敢奢求什么?

  这一下,贺婆子又能赚一笔。

  “最后,你是不是打算把我哥给卖掉?”

  三柒走到了贺婆子身前,俯瞰着她。

  “我没有!”

  贺婆子叫屈。

  三柒没信:“如果我是凡人,没有证据,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但是,我现在是修士了,你做过也好,没有也罢,都不重要了!”

  三柒说完,飞起一脚,踹在了贺婆子的胸口上。

  砰!

  贺婆子后仰倒地。

  “哎吆,可疼死我了!”

  贺婆子大叫:“快来看呀,三柒要杀人了!”

  “你叫吧!”

  三柒并不在乎,走了过来,抬脚朝着贺婆子的嘴巴狠狠地蹬了下去。

  砰!

  贺婆子满嘴开花,牙齿都碎掉了,她想跑,可是刚爬起来,又被三柒踹在了脑袋上,滚翻出去。

  “杀你?那也太便宜你了!”

  三柒握住柴刀,直接砍过了贺婆子的下巴,把舌头都给斩掉了。

  “打得好!”

  有人喊了一嗓子。

  陆安之扭头,看到是贺铁家。

  “你瞎喊什么呢?”

  贺铁媳妇一把捂住了丈夫的嘴巴。

  “我看着解气不行吗?”

  贺铁拉开了媳妇的手:“咱们闺女眼看着都十六了,贺婆子已经上门好几次了,要给说媒,你说我敢答应吗?”

  “哎!”

  贺铁媳妇叹气,她也愁,因为贺婆子霸占了附近十几个村的媒婆市场,要是自己不答应,闺女的名节都要被污了。

  这可是有先例的。

  “不过以后不用担心了!”

  贺铁又伸长了脖子,朝着陆家张望,一脸的羡慕和后悔:“我早看出这对兄妹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可惜了,咱家闺女配不上人家!”

  “你就别做百日梦了,安之那么帅气的少年,选洗脚丫鬟都轮不到到咱家闺女的!”

  贺铁媳妇心说我都馋他呢。

  三柒打够了,又挑断了贺婆子的手筋脚筋,正准备说话,陆安之开口了。

  “从今以后,贺婆子想活,就只能在十里八乡乞讨,谁要是救她,谁就是我陆安之一生之敌!”

  陆安之这话是说给街坊四邻听的。

  贺婆子想死,也得在偿还完了她的罪孽之后才行。

  鹿灵犀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这对兄妹:“有没有觉得自己像个替天行道的大英雄?”

  “并没有,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罢了!”

  陆安之神色平淡,进了屋子,找到菜篮,掀开上面的被单,发现老乌龟还没死,只是依旧昏迷中。

  “我倒是希望天道别给我们做英雄的机会!”

  三柒神色落寞,那些被伤害的姑娘们,可没有再来一次人生的机会。

  “习惯吧,凡人世界也好,修真界也罢,哪怕到了天荒到老,这种事情都不会断绝,我们能做的便是问心无愧!”

  鹿灵犀安慰。

  “我觉得你像个智者!”

  陆安之称赞。

  “是吗?那不如快讲一个故事奖励我一下?”

  鹿灵犀眨着充满灵性的大眼睛,渴望地看着陆安之,近十年没听过这个少年的小说,她已经快要疯了。

  “你先教三柒法术!”

  陆安之提要求。

  “嗯?听你的意思,不准备学?”

  陆安之意外。

  “贪多嚼不烂,我先把剑术练起来!”

  陆安之这杂鱼资质,真元数暂时上不去了,学了法术也用不了,不如专心练剑。

  “也对,你是剑豪,在剑道上肯定更有才华!”

  鹿灵犀打量着陆安之:“你日啖真元多少转?”

  “一转!”

  陆安之很无奈,他现在好怕听到这个问题。

  “多少?”

  鹿灵犀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转!”

  陆安之重复。

  “……”

  鹿灵犀目瞪口呆,你居然只能日啖真元一转?

  完了!

  你这人生废了!

  真是白瞎了你的剑豪天赋呀!

  砰!

  三柒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你们怎么都这种态度?一转真元怎么了?要死了?我哥哥一定会成为仙王,名震四大部洲!”

  “在修真历史上,从来没有一转生成为仙王!”

  鹿灵犀想劝陆安之趁早放弃修仙,去做一个富家翁,享受人生算了,可是看着这个少年并不气馁,眼中依旧充满希望的神态,她突然不舍的打击他了。

  算了!

  我想办法帮他延续寿命吧,不然要少听多少好故事呀!

  “那就让我来做第一个咯!”

  陆安之看似轻描淡写,但是心中更加的坚定了自己的目标,不仅要做仙王,还要做第一仙王!

  “三柒,我先进史前石屋练剑去了!”

  陆安之将上古彩陶摆放在炕上,然后进入。

  “你的资质为什么这么差?”

  彩子唉声叹气,新主人不管心性还是智慧,都非常赞,可是这资质真是让人没法看!

  “连你也这样?”

  陆安之皱眉,越发的不服输了。

  我的未来如何,不是你们说了算,而是由我的努力来决定的!

  唰!

  陆安之拔出萝卜丁,开始演练四季弹剑歌。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胸膛中,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要迸发而出,但是总差那么一丢丢。

  “你呢?”

  鹿灵犀看向了三柒:“多少转?”

  “五十二!”

  三柒报上了她的真实数字:“可我觉得,我依然不如大郎,如果搏命厮杀,死的绝对是我!”

  “五……五十二?”

  鹿灵犀根本没听到后面那句,她直接被这个数字震撼到了:“你知道东胜神洲日啖真元的记录,是多少吗?”

  “五十二,但那家伙是一个妖修,人族修士根本不承认的,所以三柒,你刷新历史了,你说不定会成为仙后!”

  三柒没搭理她,盘膝坐在了炕上,开始冥想!

  别说仙后,我就是成了神灵,我也是大郎的妹妹!

  史前石屋中,没办法凝练真元,但是可以锤炼剑技,毕竟这种功夫,就是日复一日的重复,没有捷径可走。

  第一年,

  陆安之一遍又一遍的演练四季弹剑歌,将这些招式变成了肌肉记忆,变成了本能。

  他翻看了仙王日记,又通过百科,查找了不少剑豪的履历,知道他们早期,都会以培养剑感为主。

  说白了,就是让剑变成自己的第三只手!

  第二年,

  陆安之开始分出元神,操控灭霸傀儡和自己对战,就像左右互搏似的。

  最初,他总是手忙脚乱,可是经过了三个月的适应后,他已经可以打得有来有回了。

  这么做,还让陆安之有了意外收获,那就是元神再次壮大,并且傀儡的元神操控技巧,更加娴熟了。

  第三年,

  已经培养出剑感的陆安之,开始去感悟四季弹剑歌中的剑意,要是一个普通少年,肯定想不到这么做,但是陆安之不同,他在南柯一梦中,有几十年的人生经历了。

  并且作为一个文学青年,他还看过很多经典名著,擅长总结反思,不然根本无法理解作者的想法。

  因此练剑时,陆安之也总下意识去揣摩创出这部剑诀的那位无名剑圣的心态,只有解其意,才能领悟其精神内核,然后施展出来。

  终于,陆安之在小有所成,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修炼的时候,离开了史前石屋。

  茅草屋中,有星光洒落。

  “大郎!”

  三柒听到动静,立刻睁开了眼睛。

  正百无聊赖爬在桌子上发呆的鹿灵犀立刻坐直了身体。

  “你总算出来了……啊……”

  鹿灵犀有些惊诧。

  仅仅三日不见,为何这个少年的精神状态变了这么多?

  不止元神强大了,他的眼神,顾盼间,似有剑意激荡,虽说之前陆安之顿悟了庖丁解牛,但是说实话,鹿灵犀没觉得这小子像剑豪,但是现在,已经有那么几分气质了。

  那个上古彩陶,看来是个好宝贝。

  “你买那么多东西干嘛?”

  陆安之看到墙角堆着三根猪腿,几扇羊肋排,一簸箕花生、豆子,墙上还挂着大蒜。

  “都是街坊四邻送来的,我说不要,他们不听,放下东西,磕了头就走了!”

  三柒也很无奈。

  这些人都是被贺婆子欺负过的,自己太弱小,无法复仇,所以看到贺婆子被陆家兄妹收拾了,于是心怀感激,送来了礼物。

  “宗门里有什么事吗?”

  陆安之坐了下来,鹿灵犀很乖巧的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

  “没!”

  三柒摇头,其实有,那就是宗门里已经传遍了,本届新人王是一个一转生,因为托了妹的福,所以已经被斗战堂内定了。

  都怪纪徵明,那天非要说一句‘你想进什么堂院,尽管和我说!’,哥哥本来靠本事,可以进去的,结果现在这么一搞,大家都觉得他走了后门。

  “我已经好几天没听故事了!”

  鹿灵犀小声嘟囔,很委屈。

  “好吧,今天给你们讲一个《甄嬛传》!”

  陆安之也需要休息一下了。

  他原本以为鹿灵犀不会喜欢这种宫斗剧,没想到她却听得津津有味,陆安之几次想停下来,去睡觉,可是都被她拦住了。

  “再讲一段嘛?”

  白衣仙姬撒娇。

  “天都快明了,再不睡我就猝死了!”

  陆安之拒绝,躺到床上,倒头就睡。

  这三年,他真是累坏了。

  三柒帮陆安之盖好了被子。

  “他很拼!”

  鹿灵犀是过来人,所以一看陆安之那个状态,就知道他吃了很多苦。

  “我哥心里,其实憋着一口气呢!”

  三柒叹气,她知道,一旦哥哥回到宗门,听到了那些流言蜚语,即便有实力也不会进斗战堂了。

  中午的时候,陆安之醒了,骑上千翼飞鹤,前往长乐坊,他在石屋中这三年,休息的时候,顺便把答应老板娘的八音盒和深田傀儡做了出来,现在该交付了,然后打算看看有没有赚钱的生意。

  还有花魁也必须安排上了,等攒到第一笔钱,便去喝个花酒,听个小曲,见识一下!

  很快,长乐坊到了!

  陆安之在坊外的兽栏寄存了千翼飞鹤,看到别人的珍禽异兽坐骑,他有些羡慕。

  决定了,

  等分院结束,拿到洞府,就去弄一匹高大上的稀有坐骑,这便像跑车,骑出去有面子。

  陆安之直奔爱马百货,不过走到一家叫无尘的剑道馆前时,被一个正在发传单的女剑侍拦了下来。

  “在本剑道馆有比赛,打赢了就能赢钱,贵客要不要来试一试?不下场也没关系,可以下注,搏一搏,说不定飞剑变法舰哦!”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