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三十七章 凡人不讲武德

第三十七章 凡人不讲武德

  “卑贱的凡人,我要宰了你!”

  马文气的浑身发抖。

  自己竟然被一个凡人阴了?

  简直是奇耻大辱!

  什么让自己还钱?

  什么龙珠?

  这都是一个个陷阱,人家的目标就是为了诱使自己主动去抢到那个‘做了手脚’的假龙珠,然后给自己一个狠的。

  淦汝娘!

  一个凡人,心竟然这么脏!

  马文好气!

  这就像玩游戏的时候,一个满级号被一个小号给杀了,还被嘲讽,这谁忍得住?

  没气到当场去世,也得把键盘吃了。

  “我怎么就中计了?”

  马文郁闷的吐血,这个杂役少年,不讲武德,偷袭我这个修士!

  其实马文承认,自己大意了!

  毕竟谁能想到一个凡人少年,能有这等手段?

  他果然有奇遇了!

  马文陷入了犹豫中,我是自己搞他,夺他的机缘?还是告诉柳金水,让大师兄出马呢?

  顷刻间,马文便决定去找柳金水,没办法,那个紫皮小巨人捏断飞剑的一幕,让他有些忌惮。

  ……

  陆安之哼着小曲,回到了青石广场。

  “大郎!”

  三柒看到哥哥,立刻跑了过来,上下一阵打量,确定没有伤势后,笑了起来:“成了?”

  “嗯,先收了点儿利息!”

  陆安之哈哈一笑。

  “你怎么做的?”

  三柒好奇。

  “我可是傀儡师,手工达人,我做了一个假龙珠,在里面埋了五张爆炸符,接着略施小计,让马文主动去抢,然后砰……”

  陆安之一脸小得意:“他就丢了一只眼,满脸血!”

  马文猜对了,这一切都是陆安之计划好的,不管暴怒悲愤,还是紧张慌乱,假装跌倒,丢了龙珠,那都是演技。

  事实上陆安之从头倒霉,除了最后计划得手,阴了马文的时候,开心了一把,其他时间,他的心情都平静的一匹。

  而且他比马文想的还要老银币!

  为什么去水池边?

  看上去是选一个开阔地,避免马文杀人埋尸,实际上水池中,泰壹千施展神通后,化作一滩金属液体,藏在了里面。

  一旦真的打起来,陆安之随时可以偷袭一波。

  “厉害!”

  三柒比了一个大拇指,大郎果然是厉害的!

  面对修士,都能弄瞎对方一只眼睛。

  “那当然!我这一波简直天秀,给个奥斯卡小金人没问题!”

  陆安之很骄傲!

  我不愧是仙王重生!

  找大师姐告状?

  陆安之压根没想过,毕竟报仇要亲手,才够爽!

  “只可惜,没能砍死他!”

  三柒摸着柴刀,有些遗憾。

  “先不说我没有完胜的把握,如果真的杀了他,人家飘渺宗还要我?”

  陆安之搂住了妹妹的肩膀:“放心吧,以后等我进了宗门,每天都去找他讨债!”

  “嗯!”

  三柒点头。

  宗门弟子之间有了矛盾,可以上生死台决斗,打生死战,但要是外人杀了宗门的弟子,可是要被讨伐的,不然大宗门的脸面何在?

  被人欺负了,就要翻一百倍的欺负回来,这便是修真界各大宗门最朴素的行为准则。

  除非打不过!

  “人这么多了?”

  陆安之踮起脚尖,朝着四周张望:“有值得注意的新人吗?”

  “有!”

  三柒抬手一指。

  陆安之看了过去。

  嚯!

  这大块头,身高超过一米九,肩宽腿长胸扩,肌肉虬结,将身上的武士服撑的紧绷绷。

  妥妥的一个万人敌身材!

  “谁家十五岁的娃长这样?宗门的审查官收钱了吧?”

  陆安之无语。

  参加入门考核,最高年龄十五岁,这都要审查的,可对面的那个大肌霸面容粗狂,虽然没胡子,可怎么看也是超龄人士呀!

  三柒摸索着刀柄,看向了大块头的脖颈,那里有一条像蚯蚓一样坟起的血管。

  管他多少岁,要是敢给大郎添堵,

  一刀砍死!

  大概是注意到了两兄妹的视线,这位肌肉猛汉看了过来,裂开大嘴,报以一个微笑。

  “兄弟,认识下,我叫皇甫唯一,看你长得如此清秀,我好羡慕,有空一起喝酒!”

  “抱歉,我只喜欢女人!”

  陆安之说完,担心这位大肌霸肉大脑小,理解不了自己的话,又赶紧补充了一句:“漂亮的!”

  “哈哈,兄弟不要误会,我也不喜欢男人,尤其是丑的!”

  万人敌觉得这个清秀少年很有意思,于是走了过来,想要深入交流一下。

  “你为何要强调一下丑男?”

  陆安之感觉这家伙在欲盖弥彰,还有你这么大嗓门干嘛?

  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

  三柒也甜甜的笑了起来,很是人畜无害,但是别在腰后的柴刀,被她悄无声息的握住了。

  皇甫唯一走到陆安之上前,看着他清秀的面容,一时没忍住,便张开双手,想来一个熊抱,表达热情。

  唰!

  陆安之刚想拔剑,三柒的柴刀已经带出了一抹银光。

  “兄台,这是弄啥咧?”

  陆安之眼睛眯了起来。

  “啊?不好意思,你长得过于英俊,让我情不自禁!”

  万人敌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发,赶紧赔笑道歉。

  陆安之嘴角抽搐,还说你不会武功……啊不,是不喜欢男人?

  “俺娘说了,俺长得丑,不好找媳妇……”

  皇甫唯一解释。

  “那也不能找男人呀!”

  旁边有人插话,结果引起一阵大笑。

  其实这位万人敌也不算很丑,五官都有,正常能看,就是刚生下来的时候,可能产婆没抱稳,让他脸朝下摔在了地上。

  “不是,俺娘说,多跟眉清目秀的男人做兄弟,一般这种男人身边,不缺女子,随便漏一、两个出来,俺就不愁媳妇了。”

  皇甫唯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

  陆安之惊呆了,还能这样?

  话说你这尺寸,没人想和你做同道中人!

  “俺娘是不是很睿智?”

  皇甫唯一一脸得意,然后还偷瞄了三柒一眼,只是旋即便撇了撇头。

  “你这啥意思?”

  陆安之皱眉了,不爽了。

  三柒尽管一身布衣,还为了工作方便,剪短了头发,但是容貌美丽,性格活泼,就这一会儿,已经有很多少年在偷偷地打量她了。

  “俺喜欢大的!”

  皇甫唯一绝对是肉大脑小,就不知道这话得罪人。

  三柒黛眉一挑,便要拔刀,剁了他!

  她不怕被说,但是当着大郎的面,

  不行!

  万一让大郎讨厌我了怎么办?

  “妹!”

  陆安之赶紧摁住了三柒的手:“他无心的,别砍!”

  皇甫唯一情商不高,完全没察觉到他说错话,得罪了三柒,还自顾自的和两兄妹聊天,同时看到有人看他,便咧嘴一笑,招呼人家一起喝酒。

  “大郎,这样不行,和这个家伙在一起,太引人注目了!”

  三柒提醒。

  飘渺宗三年一届的入门考核,内容总是变化,但不管如何,考生都应该尽量隐藏自己,等到关键时刻爆发。

  现在就被很多人看到了,很被动的。

  “皇甫兄,我看到一个熟人,去打个招呼!”

  陆安之也想低调,便找了借口,准备躲开这个大肌霸。

  “同去!同去!”

  皇甫唯一抬头张望,很是期待:“陆兄如此清秀英俊,想必你的朋友长得也不赖吧?”

  “……”

  陆安之服气了,这位也太自来熟了,好在他还真有几个朋友,毕竟外门的小杂役还是很多的。

  “重八,准备的如何了?”

  陆安之喊了一嗓子。

  说实话,这个名字很土气,一听就是在家里排行老八,但是陆大郎在南柯一梦中看过很多明朝小说,知道这是一位位面之子的名讳,所以对这个名字,不能直视。

  可偏偏,这个和他同龄的少年也姓朱,而且也有一张鞋拔子脸,下巴长的能插死人。

  “兄弟,你这相貌清奇呀!”

  皇甫唯一感慨:“俺娘说我丑的惊世骇俗,可我看你也不差!”

  “呵呵!”

  朱重八习惯别人说他丑,也不在意,只是今天有三柒在,让他的脸色不太好,不过对方这么大块头,他也不敢顶嘴,只能岔开话题。

  “小安子,你看那边!”

  朱重八朝着北边努力努嘴。

  一大群少年围在那里,乖巧的像一群泰迪犬,中间是一个身段高挑的少女,她穿着一袭紫衣,眉目如画,俏脸含春,顾盼间,一双桃花眼,波光流转,让少年们瞬间觉得,春天来了。

  又到了交配的季节!

  “她长得好好看呀!”

  朱重八扭头看了一眼三柒,两个少女,风情不同,这让他纠结了,于是用手肘捅了陆大郎一下,苦恼的询问:“如果让你选一个做妻子,你选谁?”

  陆安之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朱重八叹气,鞋拔子脸上全是失落:“也对,咱们这种低贱的杂役,怎么配娶她们为妻?”

  “不是,我翻白眼,是说这种问题,小孩子才会去选择。”

  陆安之攥了一下拳头:“我当然是全都要!”

  “啥?”

  朱重八傻眼了,皇甫唯一也是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陆安之,你这么贪的吗?

  不过就凭你这张脸,还真有可能。

  羡慕!

  啪!

  三柒嘟着嘴唇,抬脚就踹在了陆大郎的屁股上。

  “妹,把刀放下,我说着玩的!”

  陆安之赶紧解释,又岔开了话题:“不过此紫衣女段位太高,大家还是要尽量远离!”

  “此话何解?”

  一个声音,突然插入,打断了陆安之。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