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 > 第三十八章 灵葫界,七十二名额!

第三十八章 灵葫界,七十二名额!

  陆安之转头,看到的是一个做儒生打扮的少年。

  他穿着淡蓝色的盘领长衫,头戴四方平定巾,右手拿着一卷书,长脸,五官端正,有点小帅。

  注意到陆安之三人的目光,儒生少年拱手:“小生裴希白,这厢有礼了!”

  “俺叫皇甫唯一,看你长得不错,有空一起喝酒!”

  万人敌哈哈一笑,伸手便去拍裴希白的肩膀,只是人家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这小子练过!

  陆安之和三柒对视了一眼。

  “兄台,什么叫此女段位太高?”

  裴希白对于这些新鲜词汇,总是莫名的感兴趣,想明白其所以然。

  “你看她身上的紫衣,腰部和屁股这些部位,都是特别剪裁收拢过的,可以恰如其分的凸出曲线美,她甚至还化了淡妆,而且谈笑间,能照顾到身边每一个少年,让他们都不觉得自己被冷落了。”

  陆安之解释。

  虽然修真界不像凡人国度那么讲究男女大防三从四德,不要求女修士大门不出二门不入,但是公然和一群少年这么闲聊,也会被人侧目的。

  “她肯定是那种玩的很开放的夜店女王,而且她的鱼塘里肯定养满了鱼!”

  在南柯一梦中,陆安之见过这类女人,能同一时间将十几位备胎玩弄于鼓掌之上,心甘情愿撸小贷以供其享受奢华的名媛生活。

  “夜店?养满了鱼?”

  裴希白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意思?

  不过感觉好高端的样子!

  想学!

  “兄弟,说这些有甚意思?就问你一句,白给你睡,你睡不?”

  皇甫唯一果然肉大脑小,粗俗的可怕。

  “睡!”

  陆安之撇嘴:“掏钱的也行!”

  啪!

  三柒抬脚就踢在了陆安之的大腿上,一脸哀怨。

  大郎!

  你变了!

  “哎呀,闲着无聊,随便扯几句嘛!”

  陆安之赶紧解释,而后朝着万人敌和裴书生告罪:“抱歉,我妹妹生气了,我去安抚一下!”

  说完,陆安之立刻拉着柴刀妹闪人。

  “兄弟,有空一起喝酒!”

  皇甫唯一扯着大嗓门吼了一嗓子。

  “此子的观察力倒是不俗!”

  裴希白啧了一声,竟然能从衣着装扮分析一个人的性格,这少年,有点门道,看来有很大几率通过考核,成为我的师弟。

  巳时一刻!

  清石广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因为一块巨大的黑影,如山峦般,笼罩了这里,将阳光都遮挡了。

  一千五百二十位考生,抬起了头,然后便发出了惊呼。

  那是一艘威严与雄武并存的浮空法舰,长度足足一百丈,飞行起来,当真是遮天蔽日,宛若带来末日的上古巨兽。

  “是白鹭法舰!”

  有识货的散修子弟兴奋地喊了起来。

  小仙州八大豪门,都有这种浮空法舰,一般远征时,作为战斗平台使用,它可以搭载大量修士,并为其提供休息场所、补给、医疗等等用途。

  有没有浮空法舰,是豪门的硬性标准之一。

  白鹭号并不是飘渺宗最大的法舰,但是这已经让众考生震撼无比了,纷纷下定决心,一定要考入宗门,成为其中一份子。

  “等我有了钱,要打造一艘属于自己的专属法舰座驾!”

  陆安之垂涎。

  这玩意就是会飞的航母,等以后哪个宗门惹了自己,直接开着浮空法舰君临,灭了他们。

  白鹭号降落,放下了甲板!

  一位不怒自威的青年御剑飞起,出现在了法舰上方,俯瞰着众人:“我姓柳,名金水,是飘渺宗外门大师兄,也是负责本次考核的副考官,尔等排队依次上舰,有喧哗者,直接剥夺考核资格!”

  他的声音滚滚如雷霆,清晰地震荡在考生们耳边。

  “啊?不是在宗门内考核吗?”

  “这是要去哪儿?”

  “废什么话呢?赶紧上法舰!”

  考生们不敢怠慢,而且都想赶快上法舰,参观一下,于是有人推搡,只是很快,一道灵压真威便席卷了清石广场,让所有人仿佛食草动物遇上了霸王龙,直接蔫儿了。

  陆安之跟着人流,登上了白鹭号的甲板。

  就一个感觉,

  大!

  “尔等盘膝坐好,养精蓄锐,不得胡乱走动,如要上厕所……”

  柳金水高高在上的视线扫过了这些凡人,吐出了两个不近人情的字:“憋着!”

  ……

  眼看着法舰都要起飞了,马文还没回来,这让丁峰急得团团转,正纠结着是不是丢下他,自己先走一步,马师兄终于回来了,不过丁峰只看了他一看,惊呆了:“师兄,你这是怎么了?”

  马文的左眼缠着绷带,好像是瞎掉了,脸上全都是伤痕,本来就很普通的脸庞,此时更加丑陋了。

  “跌倒碰了一下!”

  马文一脸尴尬,他可不好意思说是被一个凡人少年给暗算了,不然他会成为飘渺宗有史以来最蠢的笑柄。

  “碰了一下能摔这么惨?”

  丁峰不信:“而且你才离开多大一会儿呀?算上处理伤口的时间,淦,不会是那个小杂役干的吧?”

  “别瞎说!”

  “我没吃亏!”

  “凡人怎么可能伤到我?”

  马文否认三连。

  “……”

  丁峰本来也觉得这个猜测不可能,毕竟修士杀凡人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可是看到马文直接涨红了脸,尴尬慌张的神色犹如偷人的妻子被丈夫堵在了屋子里,他呆住了。

  还真是那个杂役干的?

  他凭什么?

  鸟大呀!

  “法舰要起飞了,快走吧!”

  马文催促。

  等到两个人上了白鹭号,还没喘口气,便看到大师姐纪画扇御剑飞来,降落在了甲板上。

  “大师姐!”

  师弟师妹们齐刷刷的低头问安,而且声音很大。

  因为她们都知道,大师姐对宗门弟子的精气神要求很高,可以弱,没天赋,但是不能懈怠。

  首先一点,讲话时,必须中气十足。

  “好,很有精神!”

  纪画扇赞许了一句,示意大家不用多礼。

  不少人抬头,望向了纪画扇,然后便被惊艳了。

  她真是极好看的,简直没有词汇可以形容她的美,天青色的宗门制服,穿在她的身上,相得益彰。

  尤其是一双大长腿,

  绝赞!

  如果是以前,陆安之面对着自己的暗恋女神,肯定很自卑,头都不敢抬,但是现在,他坦然自若的欣赏着。

  我可是仙王重生,

  要纳第一仙后为妾的男人!

  唰!

  纪画扇转头,看向了陆安之,剑眉蹙起。

  这小杂役,眼神好放肆!

  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男人们是无法抵御的,她也早习惯了被人偷看,但是这个小杂役,居然光明正大的看……

  好胆!

  纪画扇没有生气,反而欣赏这种男人。

  修士干的就是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的行当,要是畏畏缩缩,连个漂亮女人都不敢看,还修什么仙?

  啪!

  纪画扇挥舞竹剑,打在地上,发出了一声轰鸣的脆响。

  那些偷看他的少年们,立刻低下了头。

  陆安之没低头,不过移开了目光,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白衣仙姬鹿灵犀。

  后者的气质,还是要更‘仙’一些,

  不过我选老板娘!

  “小杂役,你叫什么名字?”

  纪画扇询问,注意到陆安之身上穿的是本宗的杂役制服。

  “大郎,大师姐问你话呢!”

  三柒提醒。

  陆安之立刻双腿微微叉开,站直了身体,双手背在身后,微微抬着下巴,朗声回答:“禀告大师姐,我叫陆安之!”

  他在古三彩石屋中学习傀儡术,休息之余,也会刷神机,看百科,其中有纪画扇的资料,不过不多。

  因为除了漂亮,以及是飘渺宗宗主的独生女外,她只修到了金丹大乘,连元婴都不是。

  对于一位仙王来说,元婴都是可以随手捏死的菜鱼烂虾,自然不会过多关注。

  那些简单的介绍中,写着纪画扇做事雷厉风行,有军人风范,并且喜欢打仗,至于指挥艺术如何,没写!

  “既来之,则安之?”

  纪画扇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眉头微微蹙起,温言勉励:“努力,我看好你!”

  顿时,有许多少年朝着陆安之投来了羡慕嫉妒的目光。

  啪!

  纪画扇又用竹剑敲了一下甲板,目光横扫全场。

  “在螳螂荒原,有一处峡谷,里面有一道位面裂缝,每隔一百二十年,会将小仙州和小千世界灵葫界,连通起来,你们本次的考核内容,便是进入灵葫界,在七天之内,带一只灵葫回来!”

  纪画扇声音清丽:“这可是一百二十年才有一次的机缘,你们可要抓住了!”

  就像种花家,每隔七十多年才能看到一次哈雷彗星这种天文现象,修士平时穿过那道位面裂缝,只会身死道消,唯有等一个周期一百二十年,穿过它,才能抵达灵葫界。

  “你们要切记,这条缝隙,只会维持七天,超过时间,你们便无法返回了!”

  纪画扇警告。

  甲板上,顿时响起了倒抽凉气的声音!

  不少考生,面露惧色。

  没办法,怕的就是这种生死试练,而且除了这些,灵葫界中有多少危险,都是个未知数!

  但取灵葫,肯定不会容易!

  “飘渺宗还有一个惯例,那就是每一届不管有多少考生报名,也不管最后多少新人合格,总之最多只收七十二人,你们如果在七天内回来,但是不在七十二人内,同样不会被录取。”

  纪画扇补充,不过说了也是浪费口舌,因为按照重生前的记忆,这一次考核,只有西门野,陆三柒,以及那个南宫莆田合格了。

  想到这里,大师姐又扭头,看了那个小杂役一眼。

  因为时间太过于久远,纪画扇记不太清楚了,但他应该就是陆三柒的那个哥哥,死在了灵葫界。

  可惜了!

  我还挺喜欢你回答问题时的样子!

  话说这种站立姿势,以后要不要推广下去?

  嘈杂声更大了,要知道这里可是有一千多人的,结果只要七十二个,这淘汰率也太吓人了吧?

  当即就有不少人打起了退堂鼓。

看过《不装了我就是仙王重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