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八十一章 劫匪与人质

第八十一章 劫匪与人质

  /

  兜帽劫匪情绪暴躁,看到已经没钱可拿之后,一把将那个可怜的小收银员推到在地上,高高的挥起手,想要发泄心中的情绪。

  然而,握着刀的手突然停在半空,不住地颤抖,接着那兜帽劫匪嚎啕大哭,声音十分凄惨,甚至让旁人产生了一丝同情,哭着哭着,他缓缓地把手收了回去。

  “我就说吧,他什么都不敢做……”

  时暮落和俞哲小声的嘀咕着,一个人对一件事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光从面相和动作上来看,她就已经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小收银员可吓坏了,连滚带爬的冲进人堆之中,抱着头瑟瑟发抖。

  兜帽劫匪,胸口快速起伏,虚汗顺着脸庞流下,他似乎也很迷茫接下来要怎么去做。

  “心里素质这么差,竟然还学别人打劫,还不如赶紧逃吧,一会警察来了,就更没办法收场。”

  时暮落开始胡思乱想,如果让她来作为抢劫者,一定能把计划做的更完美,最起码不会抢着一半,自己先崩溃了。

  不过她可不想真的做这种事,风险大收益低,搞不好按照她的坏运气,被劫持的人中会有三四个像俞哲这样深藏不漏的“高手”,没有武器的话,她可不是对手。

  当然,没准就算有武器也打不过。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周围,同样被劫持的人加上他俩总共九个,但都是些老幼妇孺,真正能算的上是“精壮男子”的只有俞哲一个。

  其实只要俞哲出手,这件事很快就能平息,除了那个劫匪估计也不会有人受伤,只不过任何一件可能会惹人注目的事她都不想做。

  安静吃瓜看戏,只要火烧不到身上,那一切都与她无关。

  兜帽劫匪迷茫了一阵,把刀收了起来,举着那把时暮落早就看穿的玩具枪,故作镇定的站在人群面前。

  “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他大吼着说道,枪口指着一个老人的脑袋。

  老人本就不利索的手因为害怕的颤抖而更加不灵活,刚掏出钱包就掉在了地上,捡了几次都捡不起来,旁边的小孩七八岁的样子,大概是他的孙辈,哇哇的哭了起来,抱着劫匪的腿,央求他不要伤害老人。

  时暮落看的出,兜帽劫匪不出所料的动容了,一个在情绪如此不稳定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良知的人,恐怕真的是经历了什么无法想象的巨大变故,才沦落至此的。

  兜帽劫匪尽力的不去看那孩子的眼神,捡起钱包,却发现里面都是些零钱,加起来也不足百元,他心里更加绝望,但还是把钱全塞进口袋,随手把钱包摔在地上。

  他接着用同样的方法用“枪”对准了第二个人。

  第二个人看起来学生模样,还穿着校服,于身边另外两个人似乎来自同一所学校,大概是约好一起放学回家的小姐妹,结果却不幸的遇到这种恐怖的事件。

  “对……对不起……我们没有钱……”

  三个小姑娘抱在一起,眼含泪水,其中一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对着兜帽劫匪抽抽搭搭的说道。

  兜帽劫匪并不相信,直接把她们的书包抢了过去,东西全都倒在地上,一样一样的翻找。

  但显然几个小姑娘并没有说谎,零星几块钱加起来还不如那个老人手里的多,最值钱的也就是她们的手机了。

  但是像这种不容易变现的东西,那劫匪也并没有打算抢,他急需大量的现金,其他东西对他没有用处。

  时暮落在心里偷笑,这兜帽劫匪也是倒霉,明明都鼓起勇气.抢劫了,结果被抢的人却没有任何价值,他这抢一圈下来,估计还没有老老实实搬一天砖赚的多。

  她也是不怕被抢的,毕竟知道今天的目的,要买的都是些动辄上万的东西,所以就只带了两百块的现金备用,其他的都刷卡解决。

  若是劫匪想要抢,大可让他把现金拿去,毕竟她时暮落也不差这二百块,就当是破财免灾了。

  她转头又问了问俞哲,估计他的想法也差不多,并没有带太多的现金,不过还是确认一下比较好。

  “诶!你带了多少现金?”

  “一万。”俞哲不知道时暮落在想什么,只是顺口回答道。

  “???你带这么多现金干什么啊喂!”时暮落充满了疑惑与震惊,满脑子都是问号,俞哲的想法,果然还是有她无法预测的时候。

  “不是要买东西吗?我特地去银行取的。”俞哲依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认真回答时暮落提出的问题。

  刚刚在典当行里的俞哲果然是假的吧!

  时暮落腹诽,向这种听不出语气,回答直来直去的俞哲大概才是正常的,刚刚怕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了身,才会作出那样“帅气”的举动。

  “行吧……这一万块要是被抢了,你不心疼啊?”时暮落叹了口气,换做是她,一万块被抢,咬咬牙也就算了,问题是联想到俞哲之前拼了命完成个委托,不过三万,这一下抢走一个任务的三分之一,怎么想也咽不下这口气。

  “其实……还好吧。”俞哲这次仔细的想了想才回答道。

  一万对于他来讲确实算多,但事实上他对于“钱”这方面看的很开,遇到时暮落之前,他每个月的花销很少,基本上除了日常的柴米油盐也就没有什么了,所以入行四年,单单存下的钱也有百万,被抢走一万也不能算是特别心疼。

  只不过如果不是被拦着,他绝对会狠狠揍劫匪一顿,钱也不至于被抢,但时暮落说的确实有道理,这种情况,还是伪装的像个普通人比较合适。

  劫匪神经紧张,也没注意到时暮落与俞哲的窃窃私语,直接朝着下一个人过去,动作如之前一样,用“枪”指着第六个人的头。

  第六人是个中年妇女,一头的短发烫成细碎的小卷,手里提着一个保温饭盒,身上背着个用布手工缝制的挎包,从衣着与相貌来看,家庭应该并不富裕。

  大概是因为年龄的缘故,身材已经走样,强装着镇定,但脸颊上的肉正在有规律的颤抖着。

  尽管害怕,但是面对兜帽劫匪的动作,依然面露难色,久久没有动作,也不说一句话。

  “把钱拿出来!”劫匪又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震得周围刚刚停止哭泣的小姑娘又流出了眼泪。

  那妇人依旧没有动作,眼神闪躲,死死的抱着那个布包,嘴唇紧抿。

  见人就没有反应,兜帽劫匪直接伸手去抢那个袋子。

  妇人哇哇乱叫,和那劫匪撕扯起来,很快就滚在了地上,也顾不得形象,直接拳脚一同乱划,又是抓又是挠,誓死也要保护袋子,这样的动作别看毫无章法,但是一时间让劫匪确实无法近身。

  兜帽劫匪急了,浑身上下被妇人搞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他顿时血涌上头,一把将妇人从地上拎了起来,直接一巴掌扇在她脸上。

  妇人一个发懵,袋子便被劫匪抢去,她连哭带喊的想要抢回来,但发现已经没了力气,无法撼动劫匪分毫。

  劫匪粗暴的扯开袋子,翻找了一番发现里面竟然有五千块钱,他的表情似乎有些如释重负,总算见到多一点的钱了。

  妇人见状,哭嚷的更加大声了,顾不得站起,半跪在地上,拉扯劫匪的衣服。

  “求求你别拿走……那……那是我丈夫救命的钱啊……求你……医院那边已经在催了……”妇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劫匪听后愣了一下,甚至把钱放在口袋里之前还有一丝丝犹豫,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一横,将钱尽数收起。

  “求求你……”妇人依然不死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希望劫匪能够把钱还给她,“我丈夫没有这些钱,可能会死的……”

  “我没有这些钱,或许一个小时后就会死!”兜帽劫匪恶狠狠的说道,用手将妇人往旁边一推,不再理会她。

  现在只剩下那个刚刚躲进人群中的小收银员,和时暮落俞哲二人了,劫匪上前一步,直接朝着离他较近的收银员而去。

  这家店并不属于小收银员,他只是个来打工的学生,最近刚刚发了工资,但总共也就几百块钱。

  他根本没经历过这种恐怖的事件,自然也看不出顶着他头的枪是假的,只求保住性命,于是颤抖着将这一个星期的工钱全部拿了出来。

  劫匪没再刁难他,装好钱便向着时暮落二人走来。

  他看出面前两人的关系,所以目标直接定在时暮落身上,他知道只要威胁了女人,那男人也只能乖乖就范。

  可他没想到,刚刚有了举“枪”的动作,俞哲立刻迅速的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腕,眼神一下子变得凶狠起来。

  尽管听了时暮落的话,知道那把枪是假的,并且也被一再叮嘱不要动手,但俞哲看到时暮落被威胁,还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她的安全。

  “你……你干什么!松开手!不然我开枪了!”兜帽劫匪反倒被俞哲吓了一跳,,手里的“枪”差点拿不稳,但是还是发挥了全部的底气,大吼道。

  “把你的武器放下,我们照你说的做就是了。”俞哲语气低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几个字,像一匹意图进攻的狼,充满了危险又极度恐怖。

  劫匪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体竟然先于思想作出了反应,等他意识过来,手已经放了下去,整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