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杀手邻居 > 第八十二章 僵持

第八十二章 僵持

  俞哲没有多废话,直接把钱包打开,把全部的现金掏出来甩给了那个兜帽劫匪。

  被人威胁又不能反击,本就让他感到不爽,现在那劫匪竟然还想利用时暮落威胁他,更让他有一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他只是不杀目标之外的人,而剩下的事,并不在他的原则之中。

  劫匪被俞哲的气势镇住了,竟然发自内心的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

  他手里拿着钱,却不知如何反应。

  不知不觉间,门外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连绵的春雨不知何时才能停下。

  “钱已经给你了,我们能走了吧?”俞哲拉着时暮落站起身来,他已经不想再配合这“无聊”的“演出”了。

  除了那劫匪,同样震惊的还有另外几个瑟瑟发抖的人质,听完俞哲说的话后,谁也不敢吭声,店里寂静一片,只听得到门外劈啪作响的雨声。

  这个人是疯了吧?

  除了时暮落,所有人都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俞哲。

  “别动!”兜帽劫匪终于反应过来,慌忙中直接收起了“枪”反而拿出了刚刚的刀子,“退回去,不然我……”

  “不然?”俞哲皱着眉头反问,手搭在时暮落的肩膀上,把她往后拽了拽,他离动手只有一步之遥了。

  对于时暮落,兜帽劫匪的举动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那枪果然只是个玩具,毕竟人在受到威胁的时候,想到的总是要拿实质性的武器防身,那“枪”一点威力都没有,还是刀子来的更实际一些。

  但这荒唐的一幕也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毕竟作为“进攻方”劫匪竟然能被自己的人质吓到,还真是搞笑。

  就在这时,警察已经赶了门外,时暮落只感觉有些头痛,事件果然变得麻烦起来,并且如果这时候俞哲冲动的与劫匪动起手来,让警方看见人质殴打劫匪的其妙景象可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她连忙小声的说了句:“警察来了。”

  其实时暮落只是为了提醒俞哲,但在那劫匪看来,似乎是她的“挑衅”,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给眼前发生的无法解释的事,找了个“合理”的理由,他愚蠢的认为俞哲之所以有勇气反抗,不过是仗着警方已经赶到了现场而已。

  所以他顿时对俞哲爆发出来的压迫感少了几分恐惧,殊不知俞哲其实也没看到警方,一切都源于他本身的“气质”。

  尽管兜帽劫匪心中还是有对警察的害怕,但是已然做到这个程度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光靠这次抢劫,根本没有抢到足够的钱,等下去恐怕是个死,不如拼一把。

  于是他做了个一天中最错误的选择。

  只见兜帽劫匪一伸手,把离他最近的时暮落抓到身边,一把刀抵住了她的脖子。

  俞哲其实差一点拳头就出现在劫匪脸上了,只不过时暮落被抓过去的一瞬间,顺手按住了他的动作。

  即使是刀架在了脖子上,她也没太大的反应,毕竟比这危险的事,她经历过太多了。

  她看着俞哲,又用眼神瞟了瞟窗外,示意他不要动手,还有警察看着呢,千万别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俞哲只好忍了下来,默默收起进攻架势。

  兜帽劫匪误以为眼前的男人怕了,心中更加自信刚刚的想法,果然是这人是仗着警察“狐假虎威”而已。

  “这位先生,我觉得咱们可能有什么误会……”时暮落主动示弱,开始和劫匪说话。

  “闭上你的嘴!”劫匪的刀刃离她又进了几分,他缓缓的拖着时暮落向后退去,站在门边,一边看着外面的警察,一边挡着门,防止剩下的人逃跑。

  警方见状,不敢轻举妄动,把周围围了起来,以免行人经过造成误伤,一个看起来队长模样的人走了出来,把双手举在面前,示意他并没有携带武器,接着开始了劝说。

  “先生,请不要冲动,把人质放了,剩下的事咱们可以慢慢解决!”

  警察队长边说边缓缓向前移动,试探着劫匪的动作。

  “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劫匪情绪激动,威胁着挥舞了手中的刀,警察为了不激怒对方,只好又退回了安全距离。

  “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你需要什么,咱们可以商量。”第一套计划失败,警察队长只好尽量拖延时间,等着武警就位。

  “我需要钱!给我准备一百万!还有……还有让我走的车子!”劫匪开始漫天要价,殊不知他从警察赶到开始,就完全的没了逃脱的机会。

  “先生,车子我们马上为你准备,但是你需要的钱我们需要先向上级申请,而作为交换,能否把屋里的人质先放出来?”

  警方极力想要把更多的人质先从危险之中解救出来,于是表面上先给一个含糊的答案,方便进行“等价交换”。

  “你应该听他们的。”

  劫匪还在纠结如何回复警方的话,却被时暮落突然插嘴说道。

  “不关你的事!”劫匪粗暴的说道。

  “这么多人你根本不好控制,还会分散你的注意力,我相信警方不会因为绝大多数人质的获救而放弃我,所以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劫持我,那其他人便无关紧要,放了他们反而减少了你的压力。”

  时暮落用最细微的声音和劫匪说道,为的就是不让警方听到。

  其实她并不是关心其他人质的安全,毕竟唯一一个和她有关系的人,又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去应付任何事,她只是想把所有碍事的人质都赶出去,这样她就能单独和这个劫匪“聊聊人生”了。

  那劫匪思索了一阵,似乎觉得时暮落说的有些道理,看着警方,点了点头,随后向后退去,把门口的位置留了出来。

  “你们,出去!”劫匪朝着人群说道。

  那些人质显然不敢动弹,面面相觑了一阵以后,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一边看着劫匪的侗族,一边慢慢的向门口走去,直到走出门,才快步尖叫着跑向警方。

  而俞哲是个例外,他杵在原地,依旧眼神凌厉的盯着劫匪。

  “你也滚出去!”劫匪见还有一人,于是下令说道。

  “把她放了,我留下给你当人质。”俞哲绝对不可能把时暮落留在危险的地方,而自己离开的。

  可劫匪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提议?俞哲看起来比他要高,身材也强壮不少,要不是手上有个女人作为威胁,单独比试,他绝对不是对手。

  所以与其把一个“炸弹”留在身边做人质,绝对不如在手上控制一个纤细柔弱的女人。

  “放心啦,不会有事的。”时暮落给俞哲一个眼示,让他先走,这样的情况她一个人足以应付。

  俞哲极不情愿的往外走,但是他选择相信时暮落。

  大部分人质进入安全区域的同时,特警队已经就位,随时准备抓住时机营救最后的人质。

  附近的位置上,狙击手也已经架好了枪,尽管击毙劫匪是营救的下下策,但是,也要以防万一。

  “先生,你要的车已经在送过来的路上了,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吗?你说清楚的话,我们或许可以帮你解决麻烦。”

  警察队长继续开始劝导,人质谈判最完美的情况就是劝说劫匪主动投降,虽然又些难度,但是本着尊重每一个生命的原则,他一定要尽力去尝试。

  第一步就是稳定劫匪的情绪,听他“诉苦”。

  但是兜帽劫匪一言不发,这让谈判有些陷入僵局。

  “赌博还是毒品?”时暮落轻声问道。

  劫匪心里一惊,“你在说什么?”

  “我只是猜测你为什么需要这么多钱而已。”时暮落慢条斯理的解释道,“难道你家里也有急需钱救命的病人?我想不是,你刚刚有说过,你需要钱是为了救自己,所以我才猜测是这两个可能。”

  “你……”劫匪一时语塞,无可反驳,手上的刀有些颤抖。

  “呐,先不说这么多,你要是想活命就按我说的做咯。”时暮落尽量咬着牙齿,控制嘴唇以最小的幅度开合,压低声说道,她不想让警察看到她正在与劫匪交流。

  “我凭什么听你的。”劫匪并不相信时暮落的话,认为她只是想乞求放过而已。

  “啧,整间便利店靠外的墙面都是玻璃,你看见对面的那栋楼了吗?没猜错的话狙击手已经潜伏在里面了,考虑到咱们两个的站位,右边二层第三个窗户是最好的狙击点,一旦你有任何打算伤害我的动作,他们一定会选择击毙你。”

  劫匪沉默了,脑子变得有些混乱。

  面前的警察似乎也在说些什么,嘴一张一合的,但是一个字都没有进入劫匪的耳朵,他脑子满是这个“人质”的话。

  “我该怎么做……”劫匪妥协了,姑且相信一回。

  “眼睛盯着门口,向后退,一直到角落里,然后坐在地上,货架会挡住狙击手的视野,他们在找狙击点就只能是咱们的正前方的位置了,可由于我挡在你面前,他们便不会轻易开枪。”

  劫匪照做了,门外的警察并不清楚情况,看着他的动作,只觉得营救似乎变得更加困难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劫匪发现按照时暮落的方法,似乎果然安全了很多,他惊讶于为什么一个人质会帮他逃离警察的行动。

  “帮你?”时暮落轻笑道,“我只是帮我自己,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我面对悲惨命运的苦中作乐吧。”

看过《杀手邻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