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301章 血食

第301章 血食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出言呵斥的居然是放正堂,更是问道:“本土司问你,怎么只有你们这些人来?者继荣什么时候起事,相应我们的行动?”

  “呵呵...土司大人,不要这么生气嘛,贫僧可没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你可不能将所有的火发在贫僧的身上。”

  在火把的照射下,王和尚依旧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僧人的装扮,不仅没有给他增加丝毫慈悲的气质,反而使得他那满脸的笑容显得是那么的奸诈。

  “至于者公子,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望各位也不要太过着急,想必土司大人也知道,者公子的父亲者浚,为人非常的迂腐,对于明朝可谓是死心塌地,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者公子根本就抽不开身,无法起事。”

  王和尚虽然说得模糊,有搪塞应付之嫌,但糯猛和放正堂都读取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不禁对望一眼的同时,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浓浓的忌惮之色。

  虽未蒙面,对于罗雄知州者继荣的狠辣程度,已经有了一个认识。

  这是想大义灭亲啊!

  “哼~希望者继荣能够尽快的解决那个大麻烦。”

  放正堂冷哼一声,但语气已经有了明显地改变,客气了许多,转而换上了一副笑容,朗声对着勃利多客气道:“伯爵阁下,不用这么生气,虽然高黎贡山的水系众多,地形复杂,对于你们而言,不熟悉地形的情况下,很难抓住那个黄毛小子。”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里也算是我茫施土司的地盘,对于这里的地形极为的熟悉,想要抓住这几个身受重伤的外来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亮那几个黄毛小子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放正堂顿了顿,转而看向了糯猛,笑着继续说道:“别人不知道,难道糯猛首领还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

  “咳咳——”

  糯猛轻咳了一声,想要缓和一下有一些紧张的气氛,进而故作轻松地接话道:“伯爵阁下,土司大人确实是有这个能力,他的族群就在腾冲东南面,两者距离很近,只要土司大人发动全族的人力,想要捉住那个黄毛小子,或者找寻他们的踪迹,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然而,话虽如此,但糯猛却没有点明一点,找人是需要时间的,他们这些人有这么多的时间吗?

  毕竟,这里是大明的境内,距离腾冲城很近!

  勃利多的神色明显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的愤怒,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舔了舔嘴唇,脸上再次浮现出了不加掩饰的贪婪之意,有一些突兀的说道:“本伯爵可以不要那头魔兽,但那小子归我了,尽可能地活捉。”

  一时间,众人有一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勃利多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

  而且,还做出了相当大的让步,只是想要一个俘虏。

  可是,勃利多的那些属下却是嘿嘿笑了起来,配合着他们的那张血盆大口和獠牙,显得笑容是那么的诡异,就连喉结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听得令人头皮发麻。

  “好久没有碰到这么美味的血食了。”

  刹那间,随着勃利多说出这句话,还有他的那些属下吞咽口水的声音,众人顿时就反应了过来,明白了勃利多为何转变如此之大?

  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

  这是看上了张静修的身体。

  确切的来讲,是看上了那个黄毛小子的一身血肉,其中所蕴含的血精,也是一个修炼者的全身精华所在。

  放正堂等人都是干笑一声,却也没有接话,实在是感觉心里膈应的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们也算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但还是属于人类的范畴,还有着最起码的人性,对于这种生食人肉,喝人血,总是过不了心里上那道坎。

  还做不到这种非人类的变态事情。

  隐隐间,本能地和勃利多他们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心里的防范之心大盛。

  不过,即便如此,但糯猛等人还是乐得如此,勃利多有着这样的转变,如此一来,就少了一个人争夺灵兽,在他们眼里,才是最具有价值的东西。

  而且,这个东西还可以不断地升值,有着巨大的潜力。

  天色蒙蒙亮,一处河流的浅滩旁,热气蒸腾,越是靠近泉水的中央,热气就越浓郁,温度就越高,更有咕噜咕噜的水泡从水底冒出。

  这是一处温泉。

  “嗯~我这是在哪里?”

  张静修幽幽地醒来,整个人趴在浅滩之上,半个身子都在水里面,仰面朝上,呢喃自语之时,缓缓睁开了双眼,努力地坐直了身体。

  “嘶——好疼——”

  在做起来的过程中,张静修只觉得全身的每一处都传来了那种伤口撕裂的疼痛感,忍不住连连吸了一口冷气,以此缓解疼痛到极点的敏感神经。

  此时的张静修,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混混沌沌,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思维更是一片模糊,就连视线也变得有一些模糊起来,扫视着周遭,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小玉,小黑,你们在哪里呢?”

  张静修虚弱的声音在平静的温泉上空响起,轻轻地呼唤着,虽然有着咕噜咕噜的冒泡声,却并不影响张静修的呼唤,然而,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放佛是一个世纪一般,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张静修慌了,一颗心不自觉地紧张了起来。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这种不安的情绪愈发的强烈起来,目力所及之处,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张静修的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两者不会是遭遇到了什么不测了吧?

  尤其是秦良玉,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体内的灵力近乎于枯竭,处于一种非常危险的境地。

  莫说是受了重伤,就是没有受伤,这么一个小女孩,孤身在深山老林之中,也是非常的危险。

  小玉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吧?

  随着脑海里产生这个念头,张静修这种不好的预感就越来越强烈,此时的他,就好像是被人浇了一碰冷水,刹那完全清醒了过来,脑子变得清晰了,视野也一下子变得清晰和宽阔起来。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