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明末最后一个神仙 > 第300章 天无绝人之路

第300章 天无绝人之路

  明知事不可为,但张静修依旧不愿意放弃,还想要进行最后的争取和努力,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阵水流的声音传来,张静修的话音戛然而止,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一指某个方向,有气无力地说道:“小黑,去那边看看——”

  这一刻,张静修的脑海里浮现了一抹灵光,心中已经有了计较,想到了逃生之策,却还不是很有把握,还需要最后的确认。

  似乎是察觉到了张静修的心思,也知道了目的地并不远,麒麟幼崽这一次没有再狂奔而行,而是缓缓地向前走去,保持着矫健而稳定的身形。

  即便如此,四蹄每走一步,也相当于寻常武人的纵身一跃,足足有两三米的距离。

  随着小黑放慢了脚步,身形变得更加平稳,不再那么的颠簸,原本虚弱的张静修,神色明显缓和了许多,就连呼吸也变得均匀起来,不再那么大口喘着粗气。

  哗哗哗....

  波光粼粼,水声是那么的悦耳,使得张静修激动地呼吸都变得急促而沉重起来,一颗心不禁砰砰直跳。

  水流声越来越大,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小黑驮着张静修就来到了一个小河旁,水流非常的湍急,不时有漩涡产生,在河流里打着转。

  不难猜测,这个小河的水流下面还存在着暗流。

  呼——

  张静修深吸了一口气,尽管神情带着病态的凝重,但丝毫掩饰不住他那淡淡的兴奋之意,就好像是看到了逃出生天的曙光,看到了一抹希望。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张静修的心里这样叹息着,满心欢喜,脸上挂着心有余悸般的庆幸。

  “太好了,小黑,咱们就借助这水路逃生,凭着这湍急的水流,不仅省去许多赶路的体力,还能掩盖住咱们身上的气味,就算那些狼人有着哮天犬的鼻子,嗅觉灵敏无比,也别想再发现咱们的行踪,这条河流可是有很多的支流。”

  汪汪汪....

  似乎是在配合着张静修的话语,小黑颇有灵性的一阵狂吠,似在回应一般。

  “好了,时间无多,那些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小黑,咱们下水吧,一点也不能再耽搁了~”

  说话之间,张静修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向着水里跳去,可是,一阵冷风吹过,吹得他一个激灵,身体随之打了一个寒颤,脱口道:“好冷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等张静修反应过来,小黑已经跳了下去,缓缓地顺流而下,神态很是轻松,没有一点的负担之感。

  “呵呵...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张静修轻轻扶额,尴尬地一笑,进而继续喃喃自语道:“小黑可是神兽幼崽,虽然身体体内的规则有一些不完整,有一些类似于畸形儿,但毕竟是神兽,又怎么可能畏惧这河水的冰冷呢?驮着两个人在水里游,比吃饭还容易。”

  不得不说,借助着水流,再加上小黑的四支蹄腿的轻轻滑动,波动水流,赶路的速度一点也不必在路上狂奔的慢,隐隐还要快上许多。

  片刻之后,睡过去的张静修,在小黑的驮运之下,就消失再聊漆黑的夜里。

  很快,几乎是张静修的身形刚刚消失在夜色中,一阵急促而纷杂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越来越大,紧接着,几个黑影连连跳动,以放正堂、糯猛和勃利多为首的几人,就已经站在了河岸旁,神色难看而复杂地看着湍急的水流。

  “该死,这些中国人真是狡猾,居然想到了这种办法逃避本伯爵的追踪,借助水流掩盖他们身上的气息,现在根本就闻不到他们身上的气味儿。”

  显然,黑夜里虽然看不清为首三人的相貌,但从话里的内容不难判断,中间的那个大发雷霆之人就是勃利多,非常气恼地看着水速极快的河流。

  “该死,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反而还损失了好几个得力的手下,这次的买卖可真是亏大发了,他们一定是发现了狼人的特点,嗅觉极其发达,否则的话,这么冷的天,也不会使用这种方法逃生,近乎于一种自杀。”

  看着气急败坏的勃利多,此时哪还有一丝伯爵应有的风度,放正堂就和糯猛彼此对视了一眼,后者更是安抚道:“伯爵阁下,不用这么气恼,那个小子从水路逃遁,不一定是发现了你的神奇手段,凭着一个气味就可以千里追踪目标,这不过是他们运气好,误打误撞上了。”

  “而且,经过咱们数日的围追堵截,联合围杀,那个少年早就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那个魔兽也该是精疲力尽,如此情形之下,才不得不借助水路逃遁。”

  “只要行动够快,分成两路人马,应该很容易就能在上游或下游不远的地方将其抓获,毕竟,这天寒地冻的,他们在水里根本就呆不久,否则的话,非得冻死在河里不可!”

  闻听此言,再一看湍急的河流冒着寒气,勃利多就已经相信了糯猛的这些话,神色渐缓,不禁喜上眉梢,但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被放正堂毫不客气地给泼了一盆冷水。

  “两位,你们可能有所不知,这条河叫作九龙江,别看它不大,但却是四通八达,不单单是水流湍急,还有很多的支流,再加上与槟榔江和大盈江交汇,莫说是只有现在这么一点人,就是叫来更多的人,也是于事无补,无异于大海捞针,恐怕很难搜查到他们的行踪。”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勃利多的神色有一些阴晴不定,斜看着放正堂,隐隐有一些不满,是那么的不甘,恨恨地更是说道:“那个人斩杀了我的族人足有五六个,受伤的也不少,我们狼人一族本就是人数众少,现在有损失了这么多,如何让本伯爵向族人交代?”

  就在这时,随着气氛变得僵持,三人相持不下之时,突然响起了一个爽朗的话语。

  “呵呵...三位,何必这么动怒?彼此都是盟友,又不是生死大敌,何必这么剑拔弩张的?”

  “王和尚,别在这里站着说话不腰疼,死的又不是你们的人。”

看过《明末最后一个神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