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二百零一章 灯红酒绿

二百零一章 灯红酒绿

  苏州知府自从汤宗走后一直由钟同知负责,南直隶是朱棣的心头肉,不少大公番王都眼红江南,削尖脑子想来这风水宝捞块封地,永乐皇帝干脆一应回绝,连九府的知府一职长期空闲着。

  钟同知与李侍郎有旧情,晚上便拉着几个通判一块去繁华的阊门街上喝酒。

  空气中弥漫着潮湿,水漉漉的的青石板上倒映着红灯笼的光彩,衣着光鲜的才子佳人,把个大街挤得水泄不通,“要买栀子花,白兰花~”卖花姑娘的叫卖声,在夜空中此起彼伏,带着浓浓的吴侬软语,听着糯糯软软的舒坦。

  钟同知道:“张府丞,你是道地的本地人,你替愚兄点菜。”

  蒋通判道:“苏帮菜味道是甜中带咸,咸里有甜、炒制时讲究火候、颜色上浓油赤酱。”

  小舍点了:姑苏卤鸭、蟹粉豆腐、腌笃鲜、百叶结烧肉、银杏菜心。

  李侍郎道:“我看卤鸭换成烤鸭更合某人口味。”

  赵居任笑道:“算了,这地方烤不出那种乡村味。”

  钟同知道:“这也是,我看苏州的河鲜不错,像清溜河虾仁,松鼠鳜鱼。”

  李侍郎道:“钟同知,你来久了,也会不自觉的融入苏州小家碧玉的慢生活中去,这个‘慢’字并不是节奏变慢,而是苏州人懂得在生活中品尝。这种慢生活,是一种文化的生活,浪漫的生活。”

  小舍向白梅使了个眼神,白梅马上替大家敬上了酒。

  钟同知道:“今天我又去了白卯塘,这几年连续不断的加固,河床也稳定了。只要那不出现坍塌,致和塘就不会淤积。”

  赵居任道:“明天,我们坐船从娄门开始到昆山、太仓交界的草芦村,把致和塘上的港浦全都察看一下。”

  小舍道:“这河有一百多里,加上娄斜浦等30条支流如果驾船的话,恐怕二天都不够。”

  李侍郎道:“这好办,我们只需看河汊口附近的水田状况,没有倒灌就没问题。”

  谈着公事,这酒也喝得斯文,到了戊时了,李侍郎对钟同知道:“明天要早起,我看就到这吧?”

  王力和白梅几个送钦差大臣去下榻的府邸。小舍便径自回自已家中。

  门上挂着锁,小舍急了,这看门的王阿毛这么晚了,不在家,里面狗狗也没动静,小舍准备绕到后院爬墙进去,刚走几步小老虎从黑暗中狂叫着冲了过来,欢蹦乱跳的扑在他身上。小舍把它抱起捧在怀里,王阿毛来了。

  王阿毛道:“我在隔壁温女人家,这小家伙不安宁,我就知道东家回来了。”

  王阿毛摸索半天开了门,点好烛火,小舍见他衣服穿得干净,胡须也剪了,觉得好奇,便道:“这么晚,你在一个妇道人家干吗?”

  王阿毛红着脸道:“温女人女儿出嫁了,一个人孤单,便把我招得去一块过日子,我想这也好,有个伴,又能替你们看家,便自作主张定了。”

  小舍道:“王阿毛,还真有你的,老来还有个伴,我们这你不用操心,有空过来开开门窗,透透气就行,这狗你也先照应一下,如果不方便,我明日带乡下丈母娘那养。”

  王阿毛连声说:“方便,方便,这狗狗也乖,我又没小辈,便把它带身边,什么时候大人回来了,再讨回去。”

  小舍掏了些碎银给他:“这些先拿着,有了家也总有些开销。”

  温女人来了,向后挽起的头发上还别着朵白兰花,一见小舍便是问长问短,说了一大通,小舍也赠了些银子,权当贺礼。

  两人欢天喜地抱着小老虎走了。

  家里一下子冷清起来,家里弥漫着一股霉气,地板上斑斑点点的长着白瘢,张王氏出来时嘱咐过,把窗子打开吹吹,外面飘着毛毛细雨,小舍便稀开一条窗缝。洗涑干净了准备躺下。

  大门“咚咚”的响了,有人叩门,轻轻的,黑咕隆咚小舍有些骇怕,便提着柄剑下去,伏在门上细听,门外有轻轻的呼吸声,小舍道:“门外何人?”

  外面白梅道:“是我,弟弟开门?”

  小舍的心“呯呯”一阵狂跳,慌乱中把门打开,白梅便隐了进来,脸上带着湿湿的雨水,头发一甩,冰凉的雨水全洒在小舍脸上。

  白梅轻声道:“住宿床上都是臭虫,咬得姐姐身上痒痒的。”

  小舍道:“我刚烧了些热水,姐姐你先洗洗。”

  诺大的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俩,白梅就像到了自已的家,径自进了澡间......

  翌日,天还未亮,两人像偷儿似的一前一后出了大门,在小舍经常去的小吃铺吃早点。

  掌柜带着浓浓的苏北方言道:“张大人从南京回来了吗?听说皇上的大军追到长秀川,找到鞑靼人遗弃的大量辎重,一把火烧光了就回营了。”

  小舍道:“应该是,我在常州听了些,明军的搜索部队在回曲津这个地方用了新式的远程兵器,中军副将安远伯柳升命令部下使用神机铳打流窜的敌人,这射出的利箭,力大势沉能一箭击穿两个敌人,还有能力射死旁边的马匹。鞑靼名王以下一百数十人当场被击斃。”

  白梅道:“这武器是厉害,我在纪纲的地下密室见过,上面有不少机关,一般人还用不了。”

  ......

  早上去白卯塘的官船在细雨中,顺着水向东驰去,船舱里蒋通判也在说北伐大军的事。他轻轻的用手指弹着桌面道:“明军追到广漠镇阿鲁台老巢,因为水源少,天又热,六月十四日便班师回营了。”

  小舍道:“烧了阿鲁台的老巢,这下鞑靼人元气大伤,至少一二年恢复不了。”

  蒋通判道:“回来的路上,因为缴获了大量物资,一些叛变阿鲁台的朵颜三卫急红了眼,从深山里追出来,像猎犬一下紧盯在明军身后,想趁机劫掠些值钱的东西。”

  赵居任道:“打这种小快灵的队伍也费心思。就像牛皮糖一样缠着,你打他退,你退他打。”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