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章 风雨烈塘寨

第二百章 风雨烈塘寨

  几个人分两桌坐定,店堂里挂着宫灯,隔着窗能看到河里晶莹闪闪的灯彩,映成串串似的在大运河里,与岸边船上。灯火相映交辉。李侍郎道:“这和京城秦淮河一样,隔窗可见枕河小屋和往来船帆,只是没那琴音歌声。”

  诸同知道:“那是那是,小地方如何与天子的皇城比。”

  因为急着赶路,鸡一叫,李侍郎便催着众人起床吃早饭。

  烈塘寨在常州附东面的长江边,有水兵驻扎在那,赵居任道:“这还是宋朝群守李嘉言开烈塘河时的工地,因为在江防要地,所以当地人叫烈塘塞,那里芦苇深深,野味特别多,有一年我还在那吃过农家用火烤的野鸭。”

  李侍郎道:“你这老兄真有吃福,到那都能找到好吃的。”

  赵居任竖着食指左右摇晃着道:“一个人连享受都不会,你还指望他能吃苦?”

  李侍郎指着赵居任笑道:“这老头,狡猾,骂人都带哲理,我便斗不过你,一会儿看你吃得了什么苦。”

  诸同知道:“看来李侍郎这寨子去得熟了啊。”

  李侍郎道:“夏尚书比我还熟,他都能说出现在的寨主姓曹,从江阴移民过来的。”

  诸同知收了一下马缰道:“听说是三国曹魏的后代。”

  在马队殿后的王力问小舍:“你念书多,你知道曹魏是干什么的?”

  小舍略微想了一下道:“曹操知道吧?”

  白梅道:“我都知道三国有个大王叫曹操。”

  小舍道:“他儿子曹丕,代汉后便称为“魏”。因为他这个皇室姓曹,所以称“曹魏”。

  王力道:“那这个寨主应该很傲气的,辛亏我们是钦差大臣的护卫,要不还不侍见呢。”

  小舍道:“我们去看水情与他何干?”

  王力道:“我在想,钦差大臣去,他会满寨子人出来

  迎接,又是敲锣打鼓,又是跳舞唱歌的,最后摆满酒席,上面有赵大人说的野鸡野鸭和莲藕。”

  白梅吃吃的笑道:“王力你晚上做梦,白天也做啊?”

  后面几个卫兵也笑了,有个和王力差不多年纪的道:“王大人,说不定寨主还有个千金小姐待嫁呢,叫张府丞给你做个媒,你便在这入赘当姑爷算了。”

  雨又下了,离开了渔村,前面便是芦苇遍地的滩涂,路愈加难行,赵居任毕竟有些岁数,马在泥泞的小道上颠簸,他脸色也紧张起来了。一会儿便落在了李侍郎后面。

  李侍郎笑道:“老赵,会享受的人,吃苦的时候到了吗?”

  赵居任戴上了斗苙,支撑着摇晃着的身体道:“原本不是这种路啊。”

  李侍郎道:“前年就改走这里了。这烈塘寨搬家了。”

  赵居任道:“这临江的多好,为什么搬啊?”

  常州知府的典史道:”前年这一带狂风大作,寨子和树木全都被吹走,紧接着暴雨骤至,庄稼全被洪水吞噬一空,烈塘寨成了水寨,老人小孩和妇女来不及逃走,溺死了一半。以后,烈塘寨及沿江一带的小寨,集体向南迁移了二里路,迁移到一个大村庄,现在叫魏村的地方。”

  赵居任道:“哦,难怪往南走,该死的老天,别把那老寨主刮走,咱还惦记着他的香香嫩嫩的烤鸭呢。”

  前面河堤上响起了锣鼓声,老寨主果然热情,冒着雨亲自来迎。

  李侍郎拱手道:“曹寨主,先不忙,咱们去看你那定海神针。”

  所谓定海神针,便是竖在江边的一根粗壮的大木柱,柱顶雕着个牛,柱四周用木头做了个四方的架子围着。

  曹寨主白发白须,暗纹的青缎子长袍,头戴六瓣西瓜帽,佝偻着背,声音倒是十分洪亮,他笑道:“自从立了这牛柱,这江水再也爬不上这牛尾巴上了。”

  小舍看那柱上,刻着不少印记,和后世的水文标尺一样,上面还用红漆写着年号。

  李侍郎道:“看看四周水泽天国一样,水位还是没前两年高,看来你们寨子还是选对了地方。”

  说是寨子,其实是一个江边高墩墩,寨门用木头支着,上面挂着魏村两字牌匾。

  一进寨便是飞檐翘角,粉墙黛瓦的祠堂。老寨主的屋子便在祠堂后面,用竹木筑起的大客堂四壁用芦蓆围着,柱子上挂着成串的红灯笼,虽然简陋,江面弥漫过来的白雾,缠绕其间,也有几分仙气。

  寨子有一百多户人家,沿中间石块筑的小道,或高或矮,错落有致的分列两边,绿荫掩盖,花草锦簇,宛如人间仙境。

  客厅两端摆着十八般兵器,诸同知道:“这个村军户不少,大多数人家都习武,一般坏人强盗是进不了这个村子的。”

  老寨主道:“永乐三年,张士诚的旧部从江对面过来,几十个人,被我们打得只剩三人,而且都是带了伤逃走的。”老寨主拍着胸脯又道:“别看我七十来岁,打七,八个倭寇强盗不在话下。”

  寨主老婆插嘴道:“尽吹牛,这两天天气潮湿,腰腿病犯了,躺在床上尽哼哼。”

  曹寨主抚着白须道:“这是酒喝少了,今天钦差大臣李侍郎来了,我高兴,我要开戒畅饮了。”

  李侍郎朝赵居任看了一眼,对寨主道:“曹寨主,今天下午我们还得赶无锡,酒留着下回喝吧。你们这不淹,我也可以回去向太子交代了。”

  赵居任道:“这比吃烤鸭还香。”

  老寨主拍着大腿道:“完了,见到你们一高兴,把烤鸭的事忘了。”

  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赵居任笑得最厉害,看着他好不容易止住笑,诸同知便道:”曹寨主,他们来得路上都吃过了,你就别客气了。”

  无锡水情比常州还要平稳,第二日,李侍郎的马队就赶到了苏州城。几个月没回来了,小舍觉得自已心一下舒畅起来,闻着满街飘逸的茉莉花清香,他也顾不得体面,把衣袖卷起,半立在马上,任由凉风冲荡着他的身子,王力道:“张府丞,看你这么开心,今晚把大人们按排妥了,我们好好的喝一盅。”

  白梅道:“好啊,买些酒菜,去张府丞家中,我也要喝个痛快。”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