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一百十一章 怒杀野和尚

一百十一章 怒杀野和尚

  小舍见官差上门,知那花萝卜小子惹祸上身了,便问公差:“两位小爷,黄少爷他怎么啦?”

  那年长的衙役道:“黄进犯了事,昨晚在万春酒楼把诸同知家公子打了,现在关牢内。”

  小舍吃了一惊,忙道:“我是苏州府通判,与你们府衙诸同知认识,烦请两位带我去看看他。”

  衙役听小舍报出了名头,便带着他去了那牢房。

  黄少爷道:“昨天和施思思喝多了,惹了诸公子,没想到对手是个很有靠山的,看来一时半会回不了常熟了,麻烦哥哥带个信,让家人来打通下关节,爹爹是虞山镇有名的黄员外,一打听便知。”

  小舍道:“黄兄别急,让我先去见了诸同知再说。”

  说话间,诸同知带着鼻青眼肿的儿子来了,一见小舍便问黄进是什么人?

  小舍道是刚中举的秀才,父亲在苏州有些名望,与我结伴回家。

  诸同知道:“即然是举人,按祖训是可以免刑罚的,但作为戒律,赔偿是免不了的,”

  小舍道:“同知大人,怎么个赔偿?”

  “你我即然是同僚,且我犬儿也有错,各打五十拍,赔些看病抓药的钱吧。至于赔多少,兄弟你说了算。”

  小舍便去问那黄进,小员外不缺钱,只要能回去,使多少钱子都行。

  小舍便让拿出二锭银子,给了同知,算作赔礼。

  黄进出了牢门,酒早已醒了,对小舍千恩万谢。连客栈的钱也抢着付了。二人便离开了常州,骑着马回了苏州。

  过了两天,这黄进也挺能知恩图报,带了一些常熟的贵重礼物及几只叫花鸡上门致谢,两人便成了兄弟。

  ......

  这日上午,张小舍随上司钟同知去了几个员外家,说是去吴江的路上经常碰到强人,货物抢了不少,那里属羊捕头管辖的地块,小舍便把羊捕头叫来问询。

  羊捕头道:“已经抓了好几个,但是那水系纵横交错,四通八达,而且芦苇丛生,那强人一般抢了,等我们赶到便钻进芦苇深处,我们船又少,很难逮到。”

  小舍见羊捕头说得也有道理,便如此这般吩咐一番。

  吴江出丝绸,城里的商家大户都去那进货。这日天色将晚,秋风萧瑟,官道上尘土飞扬,几辆驴车“咯吱咯吱”拖着满载的货物一路往北。

  宝带桥下月亮的倒影在水中摇曳,那赶驴的哼着:

  “月亮月亮荡荡,姊妹姊妹双双。

  大姐配了上塘,二姐配了下塘。

  三姐配了海滩上,四姐配来配起无人要。

  爹爹转来寻人家,寻着洞庭山上第一家。

  方砖皮皮石子家,歪角水牛养两排。

  大小米屯堆不光,爹爹看自哈哈笑。”

  那小二郎哼得正起劲,猛听见官道边,有人在黑处喊一声“起”,一条绊马绳凭空升起,那驴儿也没叫唤,车便倒了。

  月光下,见几个赤着双臂,持着砍刀的人冲将上来。

  领头的就是张小舍的冤家,夷亭土匪头儿“野和尚”,光着头,坦露着满是胸毛的上身,扬着九环刀大笑道:“好货色,兄弟们上。”

  那赶车的小伙把蒙面扯掉:“野和尚,来得正好,我是张小舍,速速缴械投降,饶你狗命。”

  野和尚大吃一惊,道一声:“不好!”便带人往河边逃,河边原来停泊的船早已不见了踪影。

  驴车上火光冲天,几十名巡捕把他们团团围住,弓箭齐发,一下射倒了七,八个。野和尚只能往桑树林中逃去,新来的腾飞,蒋正,速度奇快,一下把他围住。

  野和尚武功也有上进,那刀舞得飞快,腾飞两人拼足功夫,紧缠不放,野和尚且战且退,跳上了一处坟地,居高临上。两人攻不上去。

  小舍道:“弓箭手,射了他,这种人恶贯满盈,留不得。”几箭上去,野和尚即是铁铸的也挡不住,一会便打成了马蜂窝。

  小舍命令手下,把那贼人尸体和几名活捉的小土匪带回城中,第二日,野和尚的尸首便悬在葑门城墙上示众。

  这一下把强盗的气焰全灭了。吴江几个员外,见除了心头大患,做了匾额,上书“为民除暴”,敲锣打鼓的送到府上。

  小舍中了举人,又立了战功,名利兼收,那钟同知也对他另想相看,有什么事都先与他商量。

  这天同知让小舍一块去狮子林寺拜访姚广孝,小舍想道衍和尚鼓励他上进,也应该去面谢他一番,两人进了寺院门,门子道:“大人去了穹窿山,今日也许不回了。”

  两人便上了城西郊那山,雪龙马毕竟是匹宝马,上坡奇快,金同知根本追不上他。

  到了山顶,秋天的山岭,满山都是火红的枫树林。那枫叶,红的耀眼,红的热烈,刚到新建的道观,两锦衣卫便挡住了去路,小舍便亮出了身份,锦衣卫人道:“道衍和尚不在。”

  小舍见那道观里竟然有穿黄色僧服的人进出,那锦衣卫却不阻拦,心里好生奇怪,便故意道:”来都来了,能否让我们烧柱香再走。”

  锦衣卫道:“我问了方丈再说。”

  一会儿锦衣卫人出来道:“烧香可以,但不准进殿。”

  金同知道:“你一个人进去吧,我在门口等下,给马喂些粮草。”

  小舍便进了去,那殿堂飞檐翘角,龙脊上做了几尊先圣的雕像。小舍便点上香,团拜四方,眼睛也不闲着,见耳门外有两人眉清目秀的僧人,正在窃窃私语,小舍装着游客的闲情,便凑近些试探两和尚:”师父,请问这殿堂供那尊菩萨?

  俩人中一位年长些的道:“我只知道了,这里是青松子炼丹升仙处,后来又有茅盈、茅固、茅衷三兄弟在这修道成仙,属道教茅山派的道院。里面供玉皇大帝,其它就不清楚了。”

  小舍察觉这两和尚也是云游而来,为什么被姚广孝视为坐上宾,除非是大臣以上那种级别的,难道是建文帝一起的应能,应贤?他怕以后姚广孝生疑,不敢久留,赶紧退了出去。

  钟同知突然道:”我想起了,姚广孝回京与内阁首辅解缙在编永乐大典了。”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