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一百十集.中了举人

第一百十集.中了举人

  媚娘道:“我这次来便是了解这事的真伪,如果你也这么说,那便是真的了。”

  小舍道:“前些天我亲眼见了的,错不了。”

  媚儿又搂着小舍,双唇相贴,唇舌相依,恣意温存缱绻,最后瘫软在小舍怀里,她偎他的胸口道:“舍,你替我洗些水,我想洗个澡。”

  小舍便去灶间点火烧水,火苗旺旺的,一会儿他便上楼去唤媚娘,没人作答,他笑道:“这么大的人了,还和我躲猫猫。”

  他一边急急唤着“媚娘”,一边在床底下,柜子里,甚至窗帘后,找寻媚娘的影子。

  卧内没有,他急忙下楼,见大门合上了,只留一道缝,看看巷子里,黑漆漆的如何见得了一个人影。他才明白媚娘肯定怕他伤心,使了个调虎离山计。

  小舍懊悔不已,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倒在床上,双眼盯着屋梁,如坠入云端一般。

  小舍懊恼的是自已没问媚娘孩子的事,他觉的媚娘之所以溜走,可能也担心他会问此事,媚娘为什么要隐瞒?难到他所见的孩子,真不是他的血肉吗?他的心如万箭刺中了一般疼,这一夜他失眠了。

  桂花飘香,到了九月十二号,按照朝廷科举规则

  乡试发榜日期大省在九月十五日以前,中省在九月十日以前、小省在九月五日以前,发榜日期一般选在寅日或辰日,因而又称为虎榜或龙榜,通称龙虎榜。又因为发榜时正值桂花盛开之时,因而又称桂榜。

  小舍向钟同知请了假,只身去了南京江南贡院,参加今年应考的学生,早就到了,附近的客栈都住满了。今年放榜的时间比往年迟了些,客栈的小二天天帮着去贡院打探。

  九月半那天,阳光明媚,秋风送爽,小舍一早便过了贡院的龙门,现里人头攒动,人人都朝向拥,好不容易挤到那榜前,张小舍三个字赫然在目,他揉着眼睛看了几遍,还排在第六名。虽然不是前三甲,但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值得满意的成绩了。

  放榜的第二天朝廷设了鹿鸣宴,宴请主考、学政、考官种中榜的新举人,以示恩荣。盛大的宴席开始,店堂内奏响《鹿鸣》礼乐之曲,随后有人朗读《鹿鸣》之歌。

  《鹿鸣》:“呦呦鹿呜,食野之苹”。“呦呦鹿鸣,食野之嵩”。“呦呦鹿鸣,食野之芩。”,小舍边上坐着个白眉老举人,他道:“鹿子发现了美食不忘伙伴,发出“呦呦”声,招呼大家一块享用,意思是有了功名不忘别人,行君子之风”。

  宴席的菜也有名堂:“鹿鸣翠谷”,“魁星荟翠”,“蟾宫折桂”,“喜鹊登梅”,诗情画意,令人浮想联翩,选得食材都是上好的山珍海味,造型也十分优美,学子们文质彬彬的,都不忍下手。

  宴会结束了,小舍知道今天肯定兴奋的睡不着,便约了个常塾的举人黄进,他比小舍年长,是第二回参加应考了,趁着星光灿烂,月光明亮,骑着雪龙马,连夜从京城回苏。

  这马一小时跑二十里必须休息,否则会跑死,从南京城到苏州差不多四百多里,到了常州,才一半路程,小舍心疼了,便在常州找了客栈住下,让女掌柜的多喂些粮草。

  这客栈离官道不远,但离热闹处还有一段路.

  常熟那黄进,是个有钱人的少爷,生性贪玩,拉着小舍出去溜弯,从南大街一直走到前后北岸。运河从这里流过,前北岸、后北岸,合称为前后北岸,是个一片三面环水的半岛,两人坐在岸边,看着江面的渔火,看着繁天星星,直到后背有点凉了,才回到繁华的去处.

  小舍见他在那灯红酒绿,传出靡靡之音的万春酒楼徘徊不停,知道这小子不安分了,朝廷有规矩:宿娼者一旦被捉,宿娼一夜,罚银七分,该银用于缉拿“帮嫖之人”。不但如此,还要带枷示众,多丢面子的事情,小舍毕竟是官吏,便拖着他回客栈。

  那公子不依不饶道:“贤弟,你累得话,请先回吧,我想进去消遣一下。”

  小舍道:“回客栈的路可否认得?”

  那公子道:“认得,我以前与爹爹来进货,经常来,你别担心我的,我不会胡来,喝些水酒便回。”

  小舍想:“这人想反正不是熟友,管不了他闲事。趁着天色尚早,去了双桂坊.

  这条街巷,非常繁华,商店林立,百货齐全。有个大饼摊房子简陋,门窗不雅,摊门口,却挂着个诗文,用框装裱好,上用娟秀小楷书:”麻糕乃是饼中王,天子不尝甚荒唐,圣上熟辨民食味,皇基永固定国邦。”

  小舍见那诗文怪怪的,别问那小桂芳,这诗谁写的.

  那小女儿长得有几分像红瑶,额前垂着流海,眼睛乌黑亮亮闪闪的,她见小舍长得俊美,羞答答的道:”前些日子,有个叫麻小姐的,来请小女洗裙衫,言明次日来取,随即离去。妈妈桂芳正欲取衣洗涤时,发觉裙衫口袋藏有一块灵珑透剔,光如水晶的白玉麻菇,这肯定是一件珍宝。”

  小舍道:”后来失主找到了吗?”

  那小桂芳点点头道:“我们娘俩在马山埠找到了这位麻小姐,麻小姐当然连声道谢,第二天来铺里买了不少饼,还说要把那白玉麻菇相送,我们没要,她就写了这诗.如今慕名来欣赏这诗的人特别多,而且看完后便带些麻糕果回去。”

  小舍笑道:”也许是位仙女,来助你娘俩了。”

  小舍和小姑娘扯了会,有些乏了,便买了些饼糕回客栈。早早的洗涑干净,躺在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到了半夜,有些口渴,便起来喝茶,见那铺上空着,暗自摇头:“这小子长相英俊,脂粉气十足,可能是风流场上的老手。”也没去理会,继续睡觉。

  到了早上,小舍被客栈的鸡呜惊醒了,看看那铺上还空着,便去马圈看看雪龙马,那马吃得圆滚滚的,精神饱满着,便要了些馒头和粥先填饱了肚子,准备一个人回去,突然来了两衙役,问黄进的行李在那?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