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万界自由佣兵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小骨是我们的妹妹,你跟我们却没有任何关系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小骨是我们的妹妹,你跟我们却没有任何关系

  见白子画沉默不语,并未回答她的问题,慕曦微微有些尴尬,温柔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欧阳飞为了化解尴尬,故意对慕曦道:“夫人,关于白道友的执念问题,他心里有数,自有主张,就不必我们多操心了。”

  说完,欧阳飞重新看向白子画,道:“若白道友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回去了,小骨还等着我们帮忙呢!”

  白子画这才回过神来,忙伸手道:“且慢……”

  “嗯?道友还有何见教?”

  白子画沉吟了一息,深深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在下的生死劫……就是小骨。”

  “什么?”

  欧阳飞与慕曦欧静妍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惊愕之意,欧阳飞脸上更是浮起一丝明悟之色,“原来如此,这么说,小骨口中的墨冰大哥,就是道友你?”

  白子画叹息着点了点头,慕曦凝眉道:“难怪在我们要为小骨解除禁制时,尊上会那么急的把我们叫走。”

  欧静妍接口道:“可是我们已经答应要帮小骨解除禁制,话都已经说出去,难道现在又告诉她无法解除?”

  “这……”白子画闻言一滞,颇感棘手。

  却见欧阳飞面无表情的道:“不可能的,我不会对小骨食言,既然答应了她,就一定要办到,她是你的生死劫,你何尝不是她的生死劫?”

  “她的执念是喜欢墨冰大哥,换言之,她喜欢的是你,在你内心深处,也绝对是喜欢小骨的。”

  “你无须强行否认,因为这就是生死劫的初期体现,你就算骗得了别人,甚至骗过自己,却骗不了我这个已经经历过生死劫的人。”

  “你们两个,无论谁能放下执念,生死劫都能得以化解,但是以小骨的性格,要让她放弃执念,简直比登天还难。”

  “她固然十分单纯天真,甚至有些傻乎乎的,但是她骨子里,却是那种韧劲十足,执着到执拗,一旦认准了一件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人。”

  说到这,欧阳飞瞥了白子画一眼,接着道:“当然,你也是,不过说白了,小骨才是我们的妹妹,而你跟我们,却没有任何关系,我考虑问题,自然是站在她的立场。”

  “你明知她是你的生死劫,却没有杀她,这虽然是因为你的自信,你相信自己能化解生死劫,但我们还是十分承你的情。”

  “化解生死劫的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你愿不愿意去化解,那就是你的事了,但是我明确告诉你,我们会尽全力帮助小骨,除非她自己放弃,否则,我不允许任何外人来干扰她。”

  “而对你,我只有一个忠告,不要刻意去抗拒,那样,只会让你们走到‘生与死’那一步,让生死劫应验。”

  “我曾用尽一切办法,想要逼慕曦离开,想要让她放弃,但是我越抗拒,反而让她离我越近,害得她遍体鳞伤,所幸我不再抗拒后,情况反而有所好转。”

  “子欲避之,反促遇之,凡事顺其自然,既来之,则安之,这才是生存之道,在下言尽于此,剩下的,道友自己考虑吧!告辞。”

  欧阳飞说完这番话,便径直转身离去,欧静妍立刻跟上,慕曦再看了白子画一眼,最后说了一句:“尊上,我这有一句话,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绝情之人,是没有资格守护有情众生的,也守护不好。”

  说完,不理会白子画那微变的脸色,亦转身跟上了欧阳飞的脚步,向花千骨的方向行去。

  白子画怔怔的看着三人背影,静修千年的道心,在听了欧阳飞与慕曦的这番话后,已经失去了淡然。

  绝情之人,没有资格守护有情众生,也守护不好……真的……是这样么?

  ……

  “小骨。”

  “哥哥,你们谈完啦?尊上呢?”

  花千骨奇怪的看了看欧阳飞几人身后,不见白子画,不由有些奇怪的问道。

  欧阳飞若无其事的道:“他回去歇息了,不出意外,他明天应该就会返回长留,找众派掌门商议关于十方神器的事,来吧!我先为你解除禁制。”

  “哦!”

  这次没有什么意外,花千骨闭上双眼,欧阳飞伸出剑指点在花千骨眉心,念力涌入其脑海,将她脑海中那个蒙蔽她记忆的小禁制给清除了。

  霎时间,与墨冰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花千骨的心头,而墨冰的相貌,也清晰的显现在脑海中。

  “啊……墨冰大哥是……竟然是……”花千骨猛然睁开双眼,满眼的震惊与不可思议,神色变幻不定,无意识的团团转,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墨冰大哥居然是尊上,这……这可如何是好?

  “你那个墨冰大哥到底是谁呀?”欧静妍故作好奇的对花千骨问道。

  花千骨目光闪烁的看看欧静妍,又看了看欧阳飞与慕曦,吱吱唔唔却不肯说出来。

  欧阳飞体贴的摆摆手,笑道:“小骨不想说,肯定有她的苦衷,丫头你就别问了,等什么时候小骨愿意告诉我们,她自然会说的。”

  花千骨感激的看了欧阳飞一眼,苦笑道:“嫂子,姐姐,不是我有意隐瞒,但我现在真的不好说。”

  慕曦温柔的道:“不好说就不说,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墨冰,那就努力去追求,总之,不要让自己留下遗憾。”

  花千骨脑子有些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道:“谢谢嫂子,我……我会好好想想的。”

  欧阳飞看了看天,道:“天色不早,我们还是回去吧!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跟我学剑了。”

  “好。”

  ……

  回到蜀山派,花千骨鬼使神差的来到白子画的房间外,在门口举了好几次手,却始终没有敲下去,就这么愣愣的在门外站了半晌。

  最终,她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让自己看上去没什么异样,定了定神,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

  “笃笃笃”

  “尊上,你睡了吗?”

  然而敲了几次,都不见有人回应,花千骨诧异的轻轻一推房门,却发现门没有上闩,她步入房间,并未发现白子画,却在茶几上看到了一张纸条。

  花千骨疑惑的拿起纸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小骨,我有要事需即刻返回,先行一步,你不必急着回长留,且好好跟欧阳道友学法,他是一个良师,跟他学习,必受益终生。”

  花千骨看完纸条,脸上浮起了一抹开怀的笑意,此时记忆中,从她进入长留以来,白子画对她的教导与关怀,尽数涌上心头。

  “尊上是关心我的,就跟墨冰大哥一样,太好了。”

看过《万界自由佣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