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八十五章兰若鬼事

第七百八十五章兰若鬼事

  第二天,李修远就已经备好了车马,准备出发,前往金陵城。

  向父母辞行之后,他路过新建的府邸时忽的想起了什么事情,带着身边的丫鬟下了马车,来到了新府的后院之中。

  “大少爷,这里还没有修建好,来这做什么?”小蝶问道。

  “我从京城带来了一朵茶花,一朵莲花,准备种在这里。”李修远道。

  说着他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朵盛开之中的白莲花,将其放在了后院的水池之中。

  “莲花姑娘,你的恶行深重,我打伤了你的根基,又封了你的道行,如果你能待在这莲花池内反省的话,千年之后你还是你,可以继续你的修行之路,若是你不愿意我送你去轮回,自己选吧。”李修远道。

  那朵白莲花落在池水之中,没有犹豫缓缓的想着池水中间飘去。

  “既然如此,那就好生在这里修行吧。”

  李修远没有理会这朵白莲话,然后又来到一处花圃,将一朵鲜艳的茶花种下。

  不过此刻这朵茶花却是萎靡不振,似要凋零的样子。

  “你在宫中枉死,魂魄寄生在茶花之中,我若这般送你去轮回的话并不是一个好结果,不如就留在这里修行吧,他日成仙成道,也好过在人世间颠簸流离。”李修远说着又道:“三姐,去把李善长喊来。”

  “李善长是谁?”

  “那人参娃,昨日我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李善长。”李修远道。

  狐三姐丢了个媚眼,扭着细腰就离开了,不一会儿功夫就抱着一个白皙微胖的胖小子过来了。

  “放开老子,放开老子,你这妖精休要放肆,可知老子是谁么?那郭北县李修远是老子的小弟,得罪了我你会死的很凄惨的......”人参娃奋力挣扎,显然被带来很不情愿。

  “嗯,你刚才说什么?”李修远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人参娃立刻眸子一缩,似乎见到了恶鬼,阎王一样,但随后脸色骤然一改笑嘻嘻道:“爹,您怎么在这里,孩儿给你磕头了。”

  李修远拍了拍他的脑袋道:“乖,给我往这里吐一口口水,今天我就不揍你了。”

  他指了指那萎靡的茶花道。

  人参娃在这威胁之下没办法只得往那茶花吐了一口口水。

  虽然他的道行被封了,可人参娃本质还在,一口口水就是人参精的一口药气,能让凡人白骨生肌,延年益寿。

  一朵寻常的茶花得到之后立刻便的蓬勃有生机,枝叶瞬间变的碧绿透亮,花朵盛开鲜艳,周围的花草感受到这股气息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这个花园在片刻之内就大变模样了。

  “给我。”人参娃伸出胖乎乎的小手道。

  “什么东西?”李修远问道。

  “仙果啊,我这一口口水吐出之后肚子饿了,你不给我仙果吃么?”人参娃道。

  李修远瞪了一眼:“还想着吃,在云崖仙人洞府的时候你吃了多少仙果了,也不看看自己胖成什么样了,还人参精,我看你就要长成一个萝卜了,以后就叫萝卜精好了。”

  骂归骂,他还是取了两枚仙果给他。

  “走咯。”人参娃得了仙果一溜烟的就跑走了。

  “小蝶,吩咐吩咐管家,这后院的花草好生照料着,尤其是这茶花和莲花,别让任何人捧,平日里浇浇水就行了。”李修远又道。

  小蝶点了点头,去给管家传了话。

  做完了这些琐事之后他方才在一队护卫护送之下,坐着马车,带着小蝶还有杜春花以及胡三姐离开了郭北县,前往金陵城。

  路上,李修远问道:“对了,吴非上次去京城办事回来之后去哪了?有段时间没见到他了。”

  “回大少爷,吴非他回望川山了,说是妻子待产,所以向老爷请了个长假,大少爷有事找他么?”马车外,一位护卫道。

  “是么?没事,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他妻子要生了么?这是好事,改日有时间去祝贺他一番。”李修远道。

  吴非也跟着自己做了不少事情,一段时间不在身边,到是有些记挂。

  回过头来,李修远又看着坐在马车内的三姐。

  三姐美眸微动,娇声笑道:“夫君看着奴家做什么?奴家又做错什么事情了么?”

  “没有,只是想劳烦三姐去青山一趟,将你家大姐送回去,回道给老丈人捎封信,”李修远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个白狐脑袋。

  虽然只剩下脑袋,但还活着。

  “大姐啊。”

  胡三姐看着这白狐脑袋,有些沉思起来:“这事情的确得去劳烦父亲一趟,好吧,交给奴家吧,奴家把大姐送回青山,至于父亲如何安排她那是父亲的事情,奴家也管不了了,不过皇宫之中发生的事情奴家

  会向父亲说明的,不能让公子蒙受不明不白的委屈。”

  说着,她取来白狐的脑袋,放进了衣袖之中,然后便化作红狐一跃而出,接着腾空而起,飞到了天上。

  “等事情办完之后奴家去金陵城找夫君。”

  三姐留下这句话之后便已经不见了。

  知道李修远现在能以正气退散鬼神之后,她心中并不担心路上他会遇到什么危险。

  这里可是扬州地界,敢在这里闹事的还没有。

  “对了,路过兰若寺的时候停一下,我要去那里烧一炷香。”李修远目送胡三姐离开之后又道。

  “是,大少爷。”

  “兰若寺,那不是小姐和少爷相遇的地方么?”一旁的小蝶眸子一亮,轻声道:“大少爷是去烧香还愿么?”

  杜春花道:“不过以前听村子里人说兰若寺闹妖闹鬼,寺里的僧人都走光了,现在已经是一座荒寺了,大少爷还是别去了吧。”

  李修远捏了捏杜春花的脸蛋;“你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现在兰若寺已经被李家出钱重新修葺了,还请过法师驱除过鬼怪,现在已经没事了,只是平日里不对外开放而已。”

  杜春花脸蛋一红;“奴婢还真不知道这事情。”

  兰若寺自从重新修葺之后里面除了原先的几座罗汉,金刚的神像还留着之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新的神像。

  有头戴面具,一身白衣,黑衣的两尊鬼神,有顶着牛头,马头的鬼神,也有面部狰狞的鬼王,以及李忠,铁山等人的神像。

  这里已经不算是一座佛寺了。

  更像是一座神庙。

  供奉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神。

  不过因为兰若寺闹妖怪的事情还没有完全平息,敢在这里上香的人还是少,只有一些不知情的外地人会来这里上香。

  当然,香客在这里上香并不会有什么危险,和其他的神庙一样。

  估计这里要香火鼎盛,得过上个好些年才行。

  负责打理兰若寺的是李家一些年长的老仆,以及几位上了年纪家中贫苦的老人,毕竟在这里守着兰若寺李家也会发工钱,可以给这些老人一个活计。

  李修远来到兰若寺之后带着两个贴身丫鬟转了一圈,算是故地重游了一番。

  “公子,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那大雄宝殿还在,不过佛像没了,小姐和奴婢就是在这里认识少爷的。”小蝶很开心,说着以前初次相识的事情。

  “是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李修远感慨道。

  只是建筑一样,其实兰若寺已经物是人非了。

  他此刻已经问到了周围有一股香火味伴随着清风吹了过来,这些清风盘旋在周围,像是护卫,士兵一样候着。

  虽然看不到,但李修远可以感觉到,这是兰若寺的鬼神到了。

  只是现在是白天,鬼神不能显现出来而已。

  “喵~!”

  一只黑猫从一旁的屋顶上一跃而下,落到了李修远的面前。

  这黑猫浑身黑色的皮毛不带一丝杂色,光亮柔顺,眸子漆黑如宝石一般,此刻迈着步子走来,有种人的姿态,灵性十足。

  “这不是家里的小黑么,奴婢怎么说好些天都不见它,原来跑到兰若寺来了。”杜春花有些气鼓鼓道。

  小蝶也有些气愤道;“这猫养不熟,上回抓一只小白鼠满屋乱跑,还打烂了很多东西,最后那小白鼠还没抓到,少爷,以后再也不要养猫了。”

  “谁说养猫就是抓老鼠的,我养这猫不指望它抓老鼠。”

  李修远笑着蹲了下来,挥了挥手:“小黑,过来。”

  黑猫撇了杜春花和小蝶一眼,似有几分不屑之色,然后灵活的跑到李修远的面前舔了舔他的手心,一副乖巧温顺的样子。

  李修远将其抱了起来,摸着它的脑袋,滑过它那柔软的皮毛道:“最近乖不乖,没有欺负小白吧。”

  “喵,喵~!”黑猫眯着眼睛,享受李修远的抚摸,叫唤两声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就只有少爷能抱着它,它都不让奴婢碰。”小蝶瞪了那黑猫一眼。

  杜春花道:“以前我到是抱过几次,后来也不给抱了。”

  李修远笑了笑,却也不说多,只是抱着黑猫走进了大殿。

  大殿空无一物,神台之上本来供奉的是如来佛祖的金身,但是因为那树妖一闹,佛主金身已经没了,现在神台空着,一直没有新的神像立在这里。

  “是大少爷来了么?”一个声音突兀响起。

  却见神台的后面,一位身穿铠甲,孔武有力的汉子带着几分威严之气恭敬的迎了出来。

  “是李忠啊,你来的正好,下面关押的小鬼有些多了吧,我今日路过这里,有些东西该回到阴间去了,所以特意送了过来,现在我也打不开阴阳两界通道,也不能随时随地的找你了,回头我还要去扬州走马

  上任,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办完比较稳妥。”

  李修远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八本生死簿,将其放在了供桌上。

  是八本生死簿。

  李忠见此一惊:“大少爷发生什么事情了?好端端的为何说这话。”

  “没什么,我神权没了,变回一个普通人了,以后阴间就只能依仗你们去管理了,生死簿这东西别再弄丢了,好生看护。”李修远只给了生死簿,没有给判官笔。

  因为他觉得判官笔就不应该存在。

  改人生死,增人福禄的事情本来就是违背轮回常理,谁能保证这判官笔一直握在正直良善的鬼神手中?

  李忠想起了前些日天地之间发生的变化,阴间鬼哭神嚎的异象,此刻已经相信那一定是大少爷做了什么事情所影响的,只是自己道行浅薄,不能洞察这天地之间的大事而已。

  当然,不光是李忠,便是很多神明,仙人也不知道这番天地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只等岁月流转,他们自然能够品味到这番天地自从那日之后到底改变了什么。

  “是,大少爷,小的必定严加看管,绝不让生死簿有失。”李忠信誓旦旦道。

  李修远道:“这就好,不过这生死簿只有八本,还差一本,应当时机没有到的缘故吧,相信只要时机一到九本生死簿会再次凑齐的......我有预感这时间不会太久。”

  “行了,事情就这样了,你去忙吧,我现在一介凡人也管不了阴间的事情了,只能寄希望于你们了,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不敢让大少爷失望,还请大少爷放心。”李忠心中一凛,立刻道。

  李修远笑了笑忽的又想起什么,从鬼王布袋之中取出了一面镜子:“这是过去镜,我用不上了,以后就放在鬼门关后吧,路过的鬼见到这镜子之后就能知道自己死去的事情,七日之后送新鬼回家探亲的规矩

  就取消了吧,让他们看看镜子就行了,免得给你们增添负担,也给鬼神有了作乱的机会。”

  “这样一来就真是太好了,省的阴兵鬼差们抓一冤魂厉鬼得跑两趟。”李忠喜道。

  李修远想了想,觉得没什么事情再交代的了便李忠辞别了,然后带着小蝶和杜春花坐上马车,继续上路。

  路过忘川河的时候,河面之上那摆渡的船家依然神秘出现了,并送李修远等人过了河。

  过河之后,路过一个村子的时候,怀中的黑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叫唤了两声之后,一跃从李修远怀中跳了起来,跃出马车,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那黑猫又跑了。”小蝶就要去追它回来。

  李修远笑道:“让它去吧,该出现的时候它会出现的,不用担心,自家养的猫过再久也不会认生。”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