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聊斋大圣人 > 第七百八十四章狐女变化

第七百八十四章狐女变化

  今夜,李家府邸灯火通明,附近酒楼,街道摆满酒席,宴请四方。

  这样的摆酒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中秀才的时候李大富摆了一次,朝廷封赏下来的时候摆了一次,进京述职又一次,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但每次李大富都乐此不彼。

  一副得意洋洋的姿态,拿着酒杯,四处敬酒,弄的那些乡绅,员外,县令受宠若惊。

  宾客吹捧,乡贤惊叹。

  李大富那肥胖的脸蛋笑的一朵花一样,至于李修远反而不那么重要了,他只是待在家中的大堂内陪着母亲,请了启蒙恩师孔生,还有皇甫公子,以及皇甫太公等一些亲朋,一起饮了几杯酒。

  “对了,李公子,那人参娃性子最近收敛了很多,顽劣之心大改,不过他毕竟身份特殊,要想彻底的融入寻常百姓的生活当中,当有一个身份,一个名讳,李公子您看要不要给他取个名,让他也好定个身份

  ,免得日后没有依靠。”

  宴席上,皇甫公子开口道。

  他上次受李修远所托教导那人参娃,这此便提起了此事。

  一旁的小蝶乖巧无比的替他斟酒。

  李修远举起酒杯道:“人参娃的事情多劳皇甫公子费心了,那小东西被我带来郭北县之后我一直很少去管教,一切都是皇甫公子在操心,在这里我先敬皇甫公子一杯。”

  他敬了一杯酒,皇甫公子连道惭愧,惭愧。

  李修远又道:“那人参娃和我有因果渊源,倒不如跟着我姓算了,以后我打算收他为义子,如果这人参娃懂得是非,得了学问之后不反对的话,至于名字,我到是想好了一个,就叫他善长吧,行善且长,李

  善长。”

  “李善长?好名字。”皇甫太公笑着抚须道。

  “对了,还有一事,下个月孔生要和小女乔娜婚配,不知道李公子有没有空来饮一杯喜酒?”

  “恩师要娶妻?这是大好的喜事啊,我怎么能不去。”李修远惊喜道,他看了看孔生。

  却见孔生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孔生只怕不知道的是,乔娜亦是精怪得道,此番嫁给他既是爱慕,也有借此机会躲避劫难的缘故,李修远虽心中知晓,但却也没有点破。

  两人恩爱就好,又何必点破身份,做棒打鸳鸯的事情呢。

  酒桌之上其乐融融,直到深夜才彼此散去。

  李修远带着几分醉意在小蝶和杜春花的搀扶下回房歇息了。

  只是在他没有注意的是,在他回去休息的时候狐三姐不动声色的跟在后面,妩媚的脸上露出了狡黠之色。

  翌日。

  阳光透过窗外,照到了床榻之上,时间已经不早了。

  杜春花衣着简朴,秀气的脸上白里透红,带着一丝红晕,她打了一盆水,端着铜盆来到大少爷的屋内,如往常一样准备服侍大少爷起床洗漱。

  “大少爷,时候不早了,该起来了。”她轻轻的唤了一声。

  李修远睡得很死,此刻迷迷糊糊的醒来。

  他听到杜春花的声音先是应了声,但随后就感觉身边不对劲了,这丫鬟刚进来,那自己身边的这两个贴身丫鬟又是谁?

  看了看一旁,却见小蝶卷缩在一旁,脸上红晕未褪,还在熟睡之中,

  而另外一旁竟是第二个杜春花酣睡着。

  “嗯?”李修远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端着铜盆进来的杜春花,又看了看一旁这个美人。

  一模一样?

  “大少爷,怎么了?”杜春花见到李修远这般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道。

  “没,没事。”

  李修远此刻立刻道:“对了,昨夜晚上你去哪了?怎么不在屋子里。”

  杜春花道:“昨日奴婢睡偏房了,大少爷不是说让小蝶陪着就够了么?”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李修远看着一旁这个和杜春花一模一样的美人,哪里还弄不清楚什么情况,他顿时咬牙切齿起来:“三,三姐,别装了,赶紧给我起来。”

  是法术。

  一定是三姐趁自己喝醉施了法术,迷惑了杜春花也迷惑了自己。

  难怪昨夜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原来自己的枕边人突然换了一个。

  “哎呀,夫君早啊。”胡三姐睁开眼睛醒来,娇声笑道。

  想到昨晚种种,她又羞又喜,这冤家总归还是落到自己手中了,这下总不能吃干抹净,翻脸不认人吧。

  “起来再说。”李修远嘴角一抽道。

  片刻之后,三人坐在桌前,彼此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僵硬。

  小蝶却是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似乎这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到是杜春花显得拘谨,不安,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等着李修远的责骂和训斥。

  胡三姐一副慵懒妩媚的样子,撑着脑袋一脸媚笑的看着李修远,一副我就这么做了,你能那我怎么办的姿态。

  “三姐,说吧,为什么要这样做。”李修远一脸复杂道。

  “奴家现在可是夫君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始乱终弃啊。”狐三姐撒娇的道,转移话题却是不正面回答。

  李修远嘴角又一抽:“昨晚你施法迷惑了杜春花还有我,这事情是可对?”

  “昨夜夫君真勇猛,小蝶你说呢。”胡三姐娇嗔了一眼道。

  小蝶脸蛋红成一片,支支吾吾的低着头不敢看人。

  “三姐,你知不知道这闹出这事情会带来多大的麻烦。”李修远吸了口气又道。

  胡三姐嘻嘻一笑,摸了摸小腹道;“奴家怀孕了,应该是个儿子,夫君我们的孩子以后叫什么名字好?”

  李修远终于受不了,站起来道;“三姐,才一夜而已,哪有那么容易怀上。”

  如果不是胡三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他听到这话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成了接盘侠。

  “我是千年狐精,有没有身孕一下子就能感觉到,自身气息的变化是不会有错的,若非才一日,若是再过个两三日,便是男女,什么时候出生,奴家都能知晓。”胡三姐得意洋洋道,为自己这本事感到有些

  骄傲。

  “.......”李修远感觉她的话兴许是真的。

  而此刻一旁低头不语的小蝶忍不住问道:“夫人,那奴婢呢?奴婢有没有动静。”

  “你嘛.....”胡三姐迷着媚眼笑道;“还差点火候,别急,以后有机会的,我算过了,你命中是有子的。”

  这话说的小蝶满心欢喜,芳心怦动,带着几分羞涩时不时的看向李修远。

  “那我呢?”杜春花小心翼翼的问道。

  胡三姐又一副神棍的样子道:“嗯,你可比小蝶强多了,夫君真会选女子,没有一位是不会生育的,这大概就是夫君你的福报吧,以后李家开枝散叶,指日可待了,咯咯。”

  说着又娇笑了起来。

  李修远感觉拿三姐已经没有了办法,他现在没有了道行这狐女已经无法无天了,谁也压不住她。

  “我出去一趟。”

  他感觉这里已经没办法待了。

  “夫君,你去哪。”胡三姐道。

  “去写信,还有准备车马,明日去金陵城见青娥,和她说这事情。”李修远硬着头皮道:“顺道写信告知老丈人胡汉,说一说你我之间的......私情。”

  “父亲那边就不用写信了,下回让父亲来喝我们孩子满月酒就行了。”胡三姐喊道。

  李修远走的更快了。

  胡三姐笑的很开心,她就知道只要这层关系越过之后,这冤家不会不负责的。

  不过这事情却是有些委屈他了,以后大不了自己加倍补偿好了。

  下午时分。

  当李修远写完书信之后心中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一路经历这么多,若是对这三姐没有喜爱之情那肯定是自欺欺人的,只是因为是青娥三姐的缘故这层身份摆在这里,让他迈不过这道坎而已。

  现在米已成炊,也就只能将错就错了。

  :。:

看过《聊斋大圣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