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零六章 时间逆转

第一一零六章 时间逆转

  ……

  时间逆转,正是时间法则的最高境界。

  远方天外,一道人影威严而立,六尺身高、长发须眉,白衫袭袭在轻风的吹拂之下发出瑟瑟的响声。

  老者威严的目光扫视全场,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然而只要看向老者双眼的,便不由自主的会产生一丝膜拜之感。这种感觉就连拥有着帝君实力的各大强者也不例,很显然,老者与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强者。

  看了半晌,老者陡然冷哼了一声,右手轻轻抬起,轻描淡写的挥了一挥。

  “嗡~”场内嗡鸣再起,所有人固化在原地的人,同时朝着南北两个方向飞退,轻飘飘的犹如风中之柳絮,任由那股不算强大但却无法抵抗的力量将他们送到数百米开外。

  重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居云松不敢停留,匆忙的降下身形于山巅顶峰恭敬的拜倒在地,口中高呼不止:“晚辈参见界尊大人。”

  有了居云松的带头,各大帝首纷纷效仿,兀自拜倒在地,高亢的呼唤了起来。

  紧随而至,那数以万计的武者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可连帝君强者都拜倒下来,他们也不敢再站在那里。

  一时间,南谷蛮荒所有人皆是以后辈之礼拜倒在地,场面之宏大,震慑寰宇。

  欧楚阳也不例外,这老者的实力明显已经达到与天同齐的地步,虽然只是单膝可也足以代表了欧楚阳心中对强者的尊敬。

  “都起来吧~”

  静待了片刻,老者终于发话了。

  众人纷纷站起,可就是没敢怎么抬头。没办法,界尊的威压绝不是所谓的帝君强者能够抵挡得了的,这还是老者没能使出半点元气的时候,若非如此,神皇以下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只听老者说道:“九帝浩天贴,承天地之法则,约众帝之誓,尔等既然请出浩天之贴,为何不去遵守天地法则?”

  这是一声质问,其意思自然是在问居云松等人的背信之为。

  居云松等人打了个哆嗦,汗如雨下,之前的种种已经被数以万计的武者看在眼里。这个时候再解释,根本就是强辞夺理。

  饶是如此,居云松也不可能甘心认罪,想了想赶忙回道:“回界尊大人,我等有罪,只不过刚刚我等并没有完全背信,盖是因为水柔与这欧楚阳之妻有着前仇,这才莽撞出手,还请界尊大人法外开恩。”居云松牵头,众帝君俯首称是,至于那水柔而是颤抖着娇躯说不出话来。

  罪盟一方,不管是候佩还是鲁豪等人闻言,暗自窃喜不已,现在他们终于知道,违背了这浩天贴有什么样的后果了。“居然引出界尊强者降世,这回有等神盟这些人受的了。”老者虎目轻扫,落于水柔的身上,鼻子里发出一声不悦的冷哼声道:“哼~,违背天地法则,自当受天威谴责。只不过神战在即,此次若重罚而等,于神战乃不公平之举。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若有下次,定不饶而等。”说着,老者大手一挥,一股狂风卷起,包裹着水柔那柔弱的身躯远远的抛于天外。与此同时,老者的声音再度响起:“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本尊今日命尔等回归各自府邸,神战未开始之前,不得再出九域。”老者话落,水柔不甘的看着欧楚阳,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当中。

  众武者见状,心下不由颤抖不已。“乖乖,这是什么实力,挥手间就连中阶帝君也得乖乖的从哪来,回到哪去,太强大了。”面面相觑着,纵然众武者有万千感慨也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将水柔送走,居云松等人寒蝉若襟不敢站起来,那唯唯喏喏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帝首之威。

  事情没完,惩治过九域帝首之后,老者的随后看向了欧楚阳,上下打量了许久,方才说道:“欧楚阳~”“晚辈在~”欧楚阳应了一声。

  老者语气平淡道:“汝在百年来格杀神皇天榜六十二名高阶神皇强者,至使天武界平衡有失,此罪不小。只不过本尊念你是受他人之唆使,也就不怪罪于你了。紫录天宫还有七百万载便可打开,汝在这段时间之内,不可再妄造杀孽。”“晚辈谨遵界尊大人法旨。”“恩。”老者点了点头,又道:“毒泽沼林数亿载无主,逆天鉴如今尚未出世,汝可于这七百万载之内整合泽林强者,好好管束,不可为祸天武。你可明白?”“晚辈明白。”欧楚阳颔首。“候佩~”说完之后,老者目光又转向了候佩。

  在一旁竖耳聆听的候佩闻言,心中不由一抖。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近百年来的杀孽,绝对是他一手促成的,难不成要治罪于我?候佩想着,冷汗悄然的流了下来。

  哪知,老者并没有怪责于他,而是提醒道:“兽域之乱仍未平定,你这个兽域帝首还有很多事要做,搞些小手段,为免贻笑大方了,该做什么,不用本尊告诉你吧。”“这~”候佩胆战心惊的低下了头,老者说的没错,兽域之事还在处理当中,真正的兽域之首是需要认可的。可候佩至今没有做来。而对于这无事不知的界尊大人,纵然他想隐瞒,现在看来也不太可能了。所以,候佩赶忙恭敬的回道:“晚辈晓得,多谢界尊大人指点。”“恩~”老者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道:“此事已毕,欧楚阳晋升神皇天榜首位,与九域之仇怨一笔勾销,日后尔等不得互相寻仇,滋扰生事,有何过节,神战之后再提。都散了吧。”“谨遵界尊大人法旨。”众强高呼,待抬起头来的时候,天空中还哪有半点界尊老者的影子。

  居云松等人纷纷站起,没再说什么,带着各自的人马赶回九域。

  鲁豪等人兴奋欧名,围着欧楚阳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大抵是在感叹欧楚阳领悟了空间法则,此外更是因为有界尊出面。欧楚阳这七百万年可保无恙。居云松他们胆子再大也不会找欧楚阳的麻烦了。至于七百万年以后~,鲁豪从来没有担心过。现在的欧楚阳就已经达到这种地步,七百万年以后,还有谁敢去找欧楚阳的麻烦。

  闲聊了几句,众人一轰而散。欧楚阳并没有回到毒君塔,他安排了万宁先回去之后,便随着鲁豪、陆云等人一同前往兽域。

  候佩提出的条件只完成了两件,还有两件尚不自知,这件事还需要尽快办好,欧楚阳决定就在神战打响之前,必须要将易乾坤三人复活,以增实力。

  南谷蛮荒一役最终以刺神欧楚阳全胜而完结,届时,欧楚阳的威名再次响彻天武界。

  神战即将打响,天武界所有人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其实在之前,一些小的势力还在寻找庇护,以求挺过神战而不死。刺神的威名传出之后,无数武者开始奔赴毒泽沼林。

  为什么?

  很简单,有了刺神欧楚阳这个名头,再加上那仅在神皇之境便可以与帝君一战的实力,毒泽沼林将是他们最好的安身之地,况且欧楚阳为人重义,成为他的部属,远比成为神盟的手下要强太多了。可目前欧楚阳形踪不定,就算是投奔也找不到门路。所以,不少人抱着欧楚阳会回到毒泽沼林的想法,提前的为自己做了打算。

  于是乎,继南谷蛮荒生死擂一战之后,毒泽沼林立马成为了整个天武界最炙手可热的势力。几乎数以万计的散修者都准备投在欧楚阳的麾下,以应对七百万年的神之一战。

  三日后,兽域万兽谷。

  还是候佩的密室,今日人员倒是不少,凡是有着帝君之境的强者都到了这里,而通天悬阁的洛神和九路天宫的王阵也随同而至。

  众人面色喜悦非常,不断的在唏嘘之中为欧楚阳打气助威。

  候佩脸色不怎么好,可也没表现出来什么,依旧那副不苟言笑的毛脸,冷眼扫视着众人,半晌过后,终于在自己面前的缚灵鉴上前下了第三条要求。

  差人将缚灵鉴递到了欧楚阳的面前,欧楚阳接在手中打开一看,不由眉头一皱。

  鲁豪等人不明所以,只不过看着欧楚阳脸色不太好看,皆是看向了候佩。

  候佩也不说话,斗酒灌入喉中,只等着欧楚阳的回答。

  欧楚阳看了半晌,慢慢的抬起头来,托着掌心中的缚灵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费解,看向候佩。

  候佩抹了抹嘴,道:“第三个要求,目的就是那里,没错,此行远比你刺杀神皇榜上的神皇要危险百倍,但这并不是本帝为难于你,本帝知道这个条件对于你来说有点困难,可也没办法,这件事本帝也处理不了,只你拜托你了。”“拜托?”欧楚阳森然一笑,并没有因为候佩突然转变的语气而对他的看法改观,相反,候佩的为人更令欧楚阳感觉到不忿。

  欧楚阳道:“戮魂谷,上古圣兽埋骨之地,兽魂聚集之地,候佩大人真的是看的起欧某啊。”此言一出,众人闻之色变,尤其是鲁豪,根本无法忍受的怒哼了一声道:“哼~,老猴子,你自己得不到历代兽魂的传承,却是想让欧楚阳帮你去取兽尊神牌,有些过份了吧。”酒未动,鲁豪周围元气却是涌动不停,显然因为候佩此举,鲁豪也是动了真怒。

  兽域传承有个很是苛刻的规矩,但凡想要成为真正的兽域之首,必须要在神战之中胜得一次胜利,之后才会在戮魂谷中受到八大兽魂的认可,被赐予兽尊神魂与撑天玄棍。然而候佩此人的确不走运,上位至今,经历了数次神战,每一次都被神盟打压的抬不起头来,大猿一族候佩有十三子,皆是先后死在神战之中。别人算不了什么,而候佩最疼爱的最小一个儿子却是死在了居云松的手里。所以一直以来,候佩对神盟、居云松,甚至是整个天武界都憎恨不已。当然,也包括八大兽魂。若不是对方一直不给自己传承,早就得到最后一层的传承**大猿心法的修炼法门了。

  经过鲁豪一番低语,欧楚阳对此事多少有了几分了解,而越听到后来,却是感觉到候佩用心的叵测。“利用自己来取兽尊神牌,恐怕只有候佩能够想的出来吧。”欧楚阳撇了撇嘴,问道:“既然候佩大人都无法得到众兽神的认可,怎么知道欧某去便可以?”

  候佩道:“戮魂谷有个规矩,但凡想成为兽域帝首之人,不但要闯八兽魂阵,更要在神战之中取得胜利。兽魂阵对本帝来说不算什么,早就闯过不下数次,可唯独这神战至今未取半点建树,本帝已经等不及了。既然本帝取不得,你却可以。”龙王帝君接了过来道:“戮魂谷与兽域不同,那里接待人类,但凡有人能够进入其中,可以挑战三大兽魂,只要通过,便可以满足人类一个愿望。”说着,龙王帝君伸出一根手指道:“是任何一个愿望哦。就算是你想要兽尊神牌和撑天玄棍也可以。”欧楚阳闻言,思忖了一下,问道:“这八大兽魂都是什么实力。”“当然是帝君~”霜羽撇了撇嘴道。

  候佩接了过来:“准确的说,应该是中阶帝君。”“中阶帝君?”欧楚阳嗤笑了一声,喝下一口烈酒,丝毫不隐晦着道:“看来候佩大人没有什么诚意啊,大人觉得欧某现在可以与中阶帝君交手?”

  候佩摆了摆手,断然道:“这与本帝没有干系,只要你完成了这个条件,最后一个对于你来说,再简单不过了,到时候,炎黄帝心根,本帝双手奉上。”“有没有时限?”“没有~”“神战之后也可以?”“可以~”“好~”欧楚阳一拍桌案,站了起来道:“我答应了,告辞~”说着,欧楚阳便欲离开。候佩也没有挽留,远远的说道:“欧楚阳,本帝就在兽域等着你的佳音了。”没有回音传来,显然欧楚阳很厌恶候佩。

  欧楚阳离开,鲁豪等人也不愿留在这里,纷纷起身告辞。当然,到得此刻,鲁豪四人对候佩的看法更加的恶劣。说是把他看成了敌人也不为过,反正不再是好友,若不是同一阵营。鲁豪等人已经有心将候佩踢出罪盟。

  罪盟的人可以有血案、有杀孽,但绝不能不重义。候佩就很自私,不是托付性命之人。

  罪盟一方小小的聚会只是为了欧楚阳能够得到炎黄帝心根而往前迈了一步。他们却是不知,如果在神盟中域古界城之中,一个大人物正在坐客。“师尊~,欧楚阳此人不可留,为何不让徒儿将他擒下?”居云松弯腰躬背,神态极为的恭谨,虽然他面前的师尊来头不小。

  上方一名老者稳坐如钟,长发须眉,正是那在南谷蛮荒之地出过的界尊大人。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