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太上剑典 > 第一一零七章 界尊大人

第一一零七章 界尊大人

  ……

  此人名号蒋柏,乃是上一代中域之首,九亿年前一场神战,蒋柏被授予天命,入紫录天宫之中领悟了时间法则,最终被封为新一代的界尊。而他在成为界尊之前,便是居云松的师尊。

  蒋柏抬了抬眼皮,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九大帝首,看得众人不敢抬头。

  蒋柏道:“你们几个下了九帝浩天贴,还想在最后违信背义,你当天谴真的不会降临到你们头上?无知~”撇了撇嘴,蒋柏道:“上面有些事不是你们能够明白的,你们应该感觉到幸运的是,至今这浩天贴乃是为师掌管,若不是为师出现的及时,你们只要动了欧楚阳,到时候恐怕就铸成大错。就算为师出面,也保不住你们的小命。”蒋柏说的郑重,众帝首闻言面面相觑,冷汗直流。而蒋柏也不愿在此事上说太多,便言道:“此事已经过去,还好你们没有铸成大错,为师能帮你们瞒天过海,但只有这一次。你们也是走运,真正能够掌管这天与地的人有要事在身,哼,否则的话,还没等你们杀了欧楚阳的时候,便已经死于天谴之下了。”

  “好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神战在即,到时候紫录天宫大开,尔等对其中的事还不了解,我可以告诉你们,想要得到界尊之位,必须要达到高阶之境,没有这份信心,就别意想天开了。奉劝你们,这七百万年时间不长,最好好好的修炼。欧楚阳此人不简单,日后最好别碰他,不然出了什么事情,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水柔~”说到最后,蒋柏点到了水柔。

  水柔在天武界不可一世,就算自己的亲姐也敢暗害,可在蒋柏面前却很听话:“界尊大人。”

  蒋柏眸子一冷,一道寒芒闪过的时候,直接将水柔吓的跪倒在地:“你与慕婉晴的事,数亿载之前便应该有个了断,可至今没有什么结果,现如今有了欧楚阳插手,已经跟以前不同了。不可再寻她的麻烦,不然的话,无需欧楚阳动手,本座便先收了你。”

  水柔闻言,娇躯一震,不服道:“界尊大人,晚辈一直存有心魔,慕婉晴不死,晚辈的修为很难提升,到底什么时候才让我动手。”

  “想动手?神战之后再说吧~”蒋柏冷哼一声,慢慢站了起来,只不过他的心里还有一句话却是没有说出来。蒋柏比任何人都明白,此话说与不说都一样,以欧楚阳的实力,七百万年神战过后,水柔就算是想动慕婉晴,也没有那个能力了。这个心魔水柔能否自己破障,只能看她自己。

  不再理会水柔,蒋柏看了众人一眼,吩咐道:“马上给我回到你们的地方,潜心修炼,神战不开始谁也别出来搞些事端。还有,让你们手下人老实一点,毒泽沼林的逆天鉴,除了散修者之外,神、罪二盟不得插手。欧楚阳若是得了便得了,算不得什么。尔等可明白?”

  “是,界尊大人,晚辈明白~”

  话说到这个份上,再不明白不是傻子就是白痴了,现在摆明了,蒋柏明里暗里已经在警告他们,欧楚阳这个人不能动,就算是要动也必须要在神战打响的时候再出手,否则的话,定会有人出面收拾自己等人。

  想想就可怕,连蒋柏都忌惮的人物,究竟有什么样的实力和背景。如此说来,自己这些所谓的天武界最强者又算什么?

  暗自苦笑间,众帝首叹气摇头,待到他们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房中哪里还有蒋柏的影子。

  面面相觑了一眼,众人心里都明白,这次算是栽在欧楚阳的手里了,若想报仇将其欧楚阳格杀,只有等到七百万年以后了。

  无尽的星空隧道之中,空间风暴依然时而席卷着这片无边无限的星空,遇到零零落落的惨石,皆会吞噬一空。

  化身为微尘状的毒君塔正漫无目的的漂浮在这虚无飘渺又四处充满了危机的地方,任由空间风暴将其吹刮到一个又一个孤寂的角落。

  没有昼夜四季如常的毒君塔一片繁忙的景象。毒君府外影影绰绰皆是人影,这些人不断的从里到外的整理着各种各样的仙草灵材,来到造化神鼎外,便把一个又一个的灵戒放下,随后默不作声的回到过往心愿xiu炼。

  距上一次出塔,已经有一百五十万年的时间了,欧楚阳一直闭门不出,天武界虽然把刺神的威名传的沸沸扬扬,可自从南谷蛮荒生死擂之后,刺神欧楚阳便犹如消失了一样,再没有出现在天武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就算是现在在毒君塔内,也是很少人见过宗主的形踪。

  一百五十万年,欧楚阳没有选择在过往心愿之中xiu炼。时间对于他来说并不紧迫,那飘渺的帝君之境离着太远,这并不单单的依靠勤奋便可以补足的。多半的时间还需要机遇,更大的机遇。

  三千大世界已经完全演化完成,这些年对天武界的游历,至使欧楚阳把三千大世界模拟成了天武界的样子,一花一草都形神俱似。而基于焚天诀的gong法特性,欧楚阳已经可以肯定,若要想达到帝君之境,除非去领悟空间法则,方才可以让整个三千大世界重归混沌。到了那时,初阶帝君是否能够阻挡住自己提升的脚步,亦未可知。

  从南谷蛮荒回来之后,欧楚阳便一言不发的扎进了xiu炼密室,甚至就连紫荆等人给他设下的庆功宴都没有参加。对于欧楚阳来说,战败了十大神皇根本算不得什么,早就能够与万宁交手的他,看似只有高阶神皇的境界,可真正的实力已经赶超帝君。唯独的空间法则还不完美,欧楚阳需要在正常的空间之下去领悟其中的奥妙。

  纯元厚土已经被欧楚阳移出,放在了过往心原,有着百倍时间流速的过往心原再加上王阵的幻灵大阵,五灵汇聚所产生的无限循息之力,使得纯元厚土已经达到了一座小山大小。

  这一百五十万年来,紫霄门的子弟进境如厮。不少人都已经达到了高阶神皇之境,人数足有半百,至于中阶神皇强者更是达到了三百余人。而其他能够晋升到神皇之境的强者也在全力的xiu炼之中,本来这种情况很是令人欣喜,可欧楚阳却不这么觉得。于得乎在达到了高阶神皇强者之境的众人无法参透空间法则的时候,欧楚阳下了一道命令。

  “凡是高阶神皇,不得再入过往心愿xiu炼,全部出去领悟空间法则。”

  欧楚阳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与不对,依他看来,想要提早的领悟到空间法则,必须要在同等的时空状态下方才可以。纵然是这个决定是错误的,离神战开始还有五百余万年,到时候再进去xiu炼也不迟。

  神皇、帝君,两大称号象征着武者xiu炼的两大鸿沟天堑,光是靠元气的积累不一定能够成就更高的神位。机遇、运气不可或缺。

  领悟空间法则,谈何容易?

  既然短时间内不能创造真正的帝君强者,唯有在其方面想办法:丹药、神器便是重中之重。

  “神皇强者皆有机会入神器阁挑选神器~”

  又是一条命令发出,紫霄门人高呼万岁。这么开明的宗主,的确不多见。与此同时,正是上述所见,紫霄门下百余丹师尽皆入得造化神鼎,全力炼丹。

  光是靠着收购九域各大丹坊的丹药还不行,一些高级的丹药还需要自己练制才可以。所以,整个紫霄门在神战打响还有着五百余万年的超长时间下,逐步展开了炼丹大计。

  鉴于此,曾经黄浪一边惊叹一边开玩笑的说:“兄弟,你这不是给九域打击,而是要创造一个丹之国度啊。”

  “丹国?”欧楚阳笑笑,不可置否。

  xiu炼到神皇之境,马上就在触及帝君,放眼整个天武,没有人会像欧楚阳这样,还在为敛财而劳心费力。还好紫霄门有个紫荆、有个邪鬼、甚至有个成天喜欢出谋划策的殷子易。这三个人聚在一起,无非是算计哪个神域的矿脉、哪个神域的丹坊,诸如此类。

  欧楚阳对于此事根本不会过问,精神已经下达下去了,他相信以紫荆三人的头脑绝对会比自己亲自去做强上百倍事实也正是如此。

  一百五十万载,时间的确不短,在紫荆三人的领导下,天武界九大神域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九大丹坊,这九大丹坊竖起的名字都不相同,为了掩饰紫霄的真实身份,全都由最忠心的勇武大陆飞升强者管理,更有甚者已经开始进驻了九域核心。

  一切都只为了五百万年后的神战做着准备。

  暗流在天武界涌动,可怜有些自恃天赋、修为已达逆天之辈却不是自知。

  淡淡的暗金色元气在密室中弥漫,空气之中多了一丝异样的味道,显然这股元气已经精纯到了无以伦比的地步。

  “本源法则~,真是令人难以相信啊。”三千大世界当中,感受着空气中流动尽是本源元气的气息,易乾坤首次放声感叹道。

  “玄黄真气乃是太古之初,天地未开时最本源的气息,自从天地两界一分为二,幻化世界之后,从来没有人掌握过本源法则。也许只有界尊强者才能得知一二吧。”噬绝长叹了一声,他是想把心中激动的情绪压制下去,不会让自己太过去失态,可显然没有什么作用。

  “不会。”欧楚阳摇了摇头,道:“虽然当日在南谷上空,那位界尊并没有出手,可我能够感觉到,他领悟到的天地法则不是本源法则。”

  “连界尊也能够感觉到?”景连惊讶了。

  欧楚阳点了点头,慎重道:“没错,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的确如此。”

  易乾坤深吸了口气道:“那就恐怖了,空间法则、时间法则、本源法则,这三大fa则唯独最后一项法则最难领悟。可以说从来没见过任何人能够领悟这三大fa则。若是你能够将空间、时间两大fa则完全领悟,再加上本源法则,会变成什么样子?”

  “难以置信?”噬绝也是震惊不已,甚至连想都不敢再想下去。

  “可惜。”欧楚阳苦笑了一声道:“到时候为止,我现在施展空间法则还需要借助幻灵阵界,算不得真正的领悟啊。”

  景连笑了笑,安慰道:“错了。你以为阵界的最高境界是什么?还不是借助天地空间之势,做到不可能之事。这其中就蕴含了空间法则,只不过在之前并不算是罢了。也许你可以通过幻灵阵界与此处空间产生共鸣,借由此契机来充分感悟空间法则的力量,待到你真的领悟到空间法则的话。你便拥有了域的能力,那时,阵界也就无用了。”

  欧楚阳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一点欧楚阳早就想过。可借助阵界来感悟空间法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是那句话,需要机遇。

  xiu炼至高法则,完全要依靠对天地的感悟,这种玄妙的事情,也许灵光一闪、也许要经历数百万、数千万乃至数亿年方可。

  “依我之见,还是先领悟空间法则为重,至于我们三人~”易乾坤说着,看向噬绝与景连,说道:“反正也这样子许多年了,再过个千百万年又算什么?”

  欧楚阳闻言,不同意的摇了摇头道:“说来容易,我是担心,如果神战一过,这炎黄帝心根到了谁的手中,还说不定呢?”

  “你的意思是候佩会死?”噬绝三人闻之一愣。

  欧楚阳笑了笑道:“谁知道呢?我吩咐怜香夺走余珍换命傀儡的时候,已经把候佩拉下了水,估计着现在九大帝首已经知道,刺神刺杀神皇榜强者的事,是候佩搞出来的了。”

  “灭不了我,三位前辈觉得,居云松他们会放过候佩?”

  三人闻言,顿时忍俊不jin的笑了起来,一个个的指着欧楚阳道:“你这个鬼灵精,还有这么一手?恐怕现在候佩要气的骂娘了吧。”

  欧楚阳微笑道:“骂吧,含沙射影这一手,我还是会的,九大帝首都不是傻子,有的时候一两句话便已经让他们明白很多事情。哼~,候佩想让我成为他的挡箭牌,坐山观虎斗,哪有这么容易,既然要闹何妨去把事情闹的大一点。他不知道,自己在拉我下水的时候,同时也把自己绑在了一条船上。战吧~,再有五百万年,到时候将是天武界最热闹的时候了。”

  说完,欧楚阳转过身,看向易乾坤三人凝重道:“三位前辈请放心,你们不会等太久的,神战之前我一定让你们恢复原本的实力。别忘了,我与八大神域的事还没完,是水域。水幕城么?到时候我要让那变成血幕城。

  ……

  :。:

看过《太上剑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