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58章 务必

第158章 务必

  高空万里无云,刺眼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古玄索性侧躺下来:“豪少爷如此深明大义,不枉费我与你掏心窝子。”

  西门豪目光一闪:“实不相瞒,我早已着手拉拢新道苗,可收效甚微,不求书少爷能助我一臂之力,至少日后不再相助西门飞。”

  古玄笑道:“豪少爷大可放心,此番回庄,我领到罡力境资源,就会出门游历数十年。”

  西门豪诧异:“我料到书少爷会游历,可你不等世祖出关后再离开?”

  古玄轻声感慨:“以我的低劣灵根,真不知该如何面对世祖,索性避而不见,正好灵渺宗有人要游历,就与他们同行。”

  西门豪思量少顷:“数十年之后,我若处在弱势,书少爷又当如何?”

  古玄连忙保证:“豪少爷若有需要,我自会暗中相助一二。”

  西门豪长笑一声:“有书少爷此话,我心足矣。”

  古玄忽然坐起,双目微眯:“咱们既然达成共识,我再多说几句。”

  西门豪不敢再怠慢,神色一正:“书少爷请说,我当洗耳恭听。”

  古玄凝重道:“我等已是修士,眼光宜放长远,豪少爷除了与西门飞争雄,还要提防外姓修士。”

  西门豪一挑眉梢:“嫡系派来的外姓修士?”

  “还有吕庄主。”古玄双目微眯,“你兴许有所不知,世祖当年闭关,并非修炼神通,而是疗伤。说句大不敬的话,若世祖有个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西门豪心念连转,表面回道:“世祖因伤闭关,我当年就有所意料。”

  “世祖闭关后,吕庄主所做所为,挑不出任何毛病,可若世祖有何不测,恐怕他就不会如此安分。”

  古玄单手探入大袖,取出西门舛的玉佩。

  “世祖曾说过,西门山庄当以西门为尊,绝不容外姓染指,暗中吩咐我盯紧吕庄主,一旦他有何异动,就捏碎此玉佩。”

  西门豪盯着玉佩,不禁眼角一跳,当年那场冲突,就因古玄拿此玉佩作文章,才会稳压他一头。

  古玄将玉佩双手递给西门豪,神色肃穆之极:“我已决意出门游历,本想将玉佩交给西门飞,可他尚在闭关,如今就交给豪少爷,还望你警惕外姓修士,一旦有风吹草动,就捏碎玉佩,告知世祖。”

  只要西门舛施法,就能知晓玉佩的大致位置,古玄才会交出玉佩。

  西门豪郑重接过玉佩,只觉得有千钧重:“倘若世祖出关,见到此玉佩,我当作何解释?”

  古玄道:“我会留书信一封,与世祖说明。”

  西门豪紧握玉佩,这才面露喜色:“多谢书少爷,我必不负重任。”

  古玄轻笑:“可还记得当年冲突,我利用此玉佩落你脸面?”

  “岂敢忘记?”西门豪神色一动,“书少爷当年那番话,似有警告之意,莫非世祖对我有微词?”

  “非也。”古玄摇摇头,“世祖曾说过,旁系要与嫡系斗到底,可当年就我和嫡系道苗斗得天昏地暗,其他道苗成缩头乌龟,世祖才会怒其不争。”

  “我明白了。”西门豪恍然大悟,“难怪书少爷夺舍重修后,依然精心栽培仆人,收集嫡系消息。”

  古玄大有深意:“你只要与嫡系针锋相对,必能让世祖侧目一二。日后山庄挑大梁的修士,只有你和西门飞,好自为之。”

  西门豪道:“书少爷一席话,如醍醐灌顶,令人茅塞顿开,多谢提点。”

  古玄轻笑:“豪少爷客气了,就此告辞。”

  望着西门豪驭剑远去,西门豪紧握双拳,目露精光,重新焕发斗志。

  ……

  古玄径直飞回书香院,木剑悬停在庭院,就见景休正在教小剂武学。

  四年多不见,小剂长高一大截,面容坚毅,颇有荀西当年风范。

  景休依然是当年模样,丝毫不见老态,浑身气息内敛,如同常人。

  一番招呼后,古玄收剑跳到庭院:“小剂已炼出内力,可喜可贺。”

  小剂挠挠头:“全靠景掌使教导有方。”

  景休呵呵一笑:“小剂下等资质,能在一年内成就内力,修炼颇为刻苦。”

  小剂谦逊道:“景掌使过奖了,少爷可要泡澡?”

  见古玄点下头,小剂连忙去吩咐仆役烧水。

  古玄坐在石椅上:“念力看不透景掌使修为,莫非已炼成虚劲?”

  景休压低声音:“自打庄主在书少爷修炼室布设法阵,在下闲来无事,就修炼虚劲,努力三年多,终于有所成就。”

  “恭喜景掌使。”古玄转而问,“看来庄主已得知我外出闭关?”

  景休点下头:“书少爷当年离庄月余,庄主就传音相询。在下依书少爷吩咐作答,庄主并未起疑,还暗中布阵,替书少爷隐瞒。”

  古玄不禁将念力探入修炼室,果然见到一层黄色光罩:“庄主有心了。”

  景休续道:“庄主昨晚又给在下传音,叫书少爷一回来就去见他。”

  “那我即刻前去。”

  古玄先走进书房,写了一封留给西门舛的书信,才驭剑飞往灵知园。

  ……

  木剑临近灵知园,古玄耳中响起一道传音:“本庄主在池塘垂钓,直接驭剑前来,无需走前门。”

  吕彪果然坐在赏亭垂钓,见到古玄飞来,开门见山道:“外出闭关并无不妥,可当初不该瞒我。”

  古玄跃到赏亭边,收起飞剑,满脸苦笑:“世祖尚未出关,嫡系虎视眈眈,在下不敢有丝毫大意,还望庄主海涵。”

  吕彪转而评价:“以你的灵根潜质,能修炼出如此罡力,颇为难得,今后只怕举步维艰,莫要灰心。”

  “多谢庄主赐教。”古玄直抒胸臆,“听景掌使所言,庄主找在下有事?”

  “且坐下说话,确实有事找你。”吕彪一挥大袖,从中飞出一面蒲团。

  见古玄盘坐在蒲团上,吕彪缓缓道:“莫首辅近日颁布一项历练任务,要求有上等潜质的所有男道子都要参与,你虽非道子,却被莫首辅亲自点名。”

  古玄双目微眯:“此举显然非同寻常,庄主可知是何任务?”

  “任务不得而知。”吕彪动了动鱼竿,“莫首辅多半想鉴别应劫者身份,可知何为应劫者?”

  “略有耳闻。”古玄随即苦笑,“就在下这灵根,如何会与应劫者有关?”

  吕彪轻笑:“由于你当年探索秘地,莫首辅才会亲自点名,前去历练一番也无妨,你刚进阶罡力境,正好磨炼战力。”

  “今时不同往日。”古玄轻叹,“在下本想回庄领取资源,就出门游历,如今既有历练任务,待任务完毕,在下直接远行。”

  “哦?”吕彪瞟了古玄一眼,“不等舛兄出关,再出门游历?”

  对西门豪说过的借口,古玄再重述一番,随即取出一封书信,双手捧着:“在下愧对世祖,无颜相见,此信有劳庄主转交。”

  吕彪接过书信,直接收入储物袋:“按照惯例,你得去萃山祠堂祭拜,并留下本命符,我毕竟是外姓,不便带你前往。西门棋有参与历练,你可先到萃山,顺便与他同行。”

  “若独自前往,该去何处?”古玄解释,“在下不想遭受西门棋嘲讽,至于祠堂祭拜,此行若能保命,再去一趟嫡系。”

  “昔日倒没发现,你小子还挺固执。”吕彪轻笑一声,“斯家主只说,三日之内,赶到廓州卧龙谷,逾时不候,后果自负。”

  古玄郑重道:“在下谨记,必准时赶到。”

  吕彪挥挥手:“闲话少叙,自个去藏道阁领七千资源,即刻出发。”

  古玄站起,双手一拱,恭敬道:“在下告退。”

  ……

  驭剑飞出灵知园后,古玄转而在地面步行,暗中与王莽交流:“前辈……”

  王莽出声:“莫首辅亲自点名,不得不参与,唯一的顾虑,并非应劫者身份,反而是迷蒙虫。”

  “我与小阴交流过,小阴并非夺舍和寄舍,而是与蚀阴虫元神融合……”古玄忽然反应过来,“嗯?前辈是指晶华果?”

  王莽凝重道:“正是,贺威等人必定会参与,若迷蒙虫肆意吞食晶华果,势必会暴露,不可不防。”

  古玄心里一惊,连忙朝迷蒙虫传出心念,先讲明事情前因后果,再恳求不要吞食其它晶华果。

  迷蒙虫沉默良久,才传来一股善意的情绪。

  如同回庄途中的交流一般,迷蒙虫似乎不会传心念,只传情绪,古玄却能明白对方表达的意思。

  古玄颇为欣喜,连忙传心念:“呵呵,小阴已同意,到时不会胡来。”

  “那就好。”王莽转而问,“你是否会趁机击杀西门棋?”

  “良机难寻。”古玄搓搓脸颊,目露精光,“即便只为击杀西门棋,我也会参与历练任务。”

  王莽道:“老夫只能拘禁西门棋元神三个月,嫡系若得知西门棋陨落,立马怀疑到你头上,得从长计议,如今局面大好,能让西门世家继续蒙在鼓里。”

  古玄朝两位恭敬行礼的下人点下头,暗叹:“到时看情况,反正游历之前,务必要击杀西门棋!”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