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吾命不由天 > 第159章 舍得

第159章 舍得

  西门山庄的罡力境资源存放在藏道阁二楼,由外姓修士薛敏坐镇。

  对于古玄的到来,薛敏不再像上次那般板着脸,反而微微一笑。

  自古礼尚往来,古玄也客气地表明来意。

  由于吕彪事先打过招呼,薛敏直接询问古玄要领取的宝物。

  古玄有备而来,早已和王莽商议过,对于所领宝物脱口而出。

  薛敏很快取来宝物,一把金色长剑,一面灰黑色龟壳盾牌,都是下品纹器。

  还有三个中品储物袋、罡力境丹药和符箓。

  依王莽之意,古玄逐一打开玉瓶,使得薛敏眼中闪过不悦之色。

  玉瓶中的丹药无误,可据王莽估算,所有宝物的价值顶多五千灵石。

  古玄暗自冷笑,却没有发作,平静地收起宝物,只在离开时,朝薛敏比出五根手指头,不言而喻。

  薛敏微微错愕,没想到西门书刚进阶罡力境,就对物价如此了解。

  正想辩解几句,可古玄已走下楼梯,薛敏转而轻哼一声,暗骂了一句。

  与此同时,薛敏耳中响起吕彪传音:“薛护法,你已不适合坐镇藏道阁。”

  走在楼梯上,王莽传来心念:“整整两千资源被贪墨,你都没有计较,这可不像你的性子。”

  古玄暗叹:“当初献出战利品,本就有还资源的心思,何必计较这些?”

  王莽由衷感慨:“自古人情最难偿还,何况你这些年可没少索取。”

  古玄还有一次领取真力境资源的机会,就到一楼领了大量养力丹。

  一楼的坐镇掌使依然是西门意,古玄与他足足传音交流了两个时辰。

  ……

  走出藏道阁,就见道场有不少人在练武,一位陌生教练正在教道苗武技。

  古玄停下脚步:“看来李护法尚未出关。”

  “那可未必。”王莽有异议,“据老夫观察,李醒闭关前积蓄雄厚,只冲击罡力境中期无需多久,且去问问。当年那份秘术,最好能得到,有大用。”

  古玄疑问:“李护法在西门猎场得到的秘术?”

  “正是。”王莽稍微解释,“那份秘术有助于逃跑,关键时刻能保命。”

  教练一身黄袍,罡力境初期修为,嫡系派来的外姓修士之一,见到古玄走来,连忙点头示意。

  王莽轻笑:“这些年接连展露强大战力,看来外姓修士都不再小瞧于你。”

  古玄缓缓走到近前,含笑道:“不想新一代道苗竟有六人。”

  黄袍教练道:“西门道苗四人,外姓道苗两人。”

  六位道苗见状,纷纷停下修炼,偷偷打量古玄。

  黄袍教练索性手指古玄,隆重介绍一番:“这位西门书上人,是山庄的风云人物,战力熊熊,真力境就能对阵罡力境。”

  西门道苗都知道西门书,纷纷露出崇敬之色,只有外姓道苗神态茫然。

  古玄在真力境击杀过不少罡力境存在,却没有单独对战过,视为遗憾之一。

  其中一位男道苗,眼珠子一转,忽然上前一步,恭敬行礼:“在下西门野,见过族叔。”

  古玄打量西门野一眼,神色微动,连忙传音:“令尊是否西门台?”

  西门野无法传音,当即微微点头。

  古玄再次传音:“问道盛典后,令尊是否有奖励一颗唤灵丹?”

  见西门野再次点头,古玄这才面露微笑:“你既然称呼我为族叔,也该送你一份见面礼。”

  话音一落,古玄从储物袋取出一本书册,封面写有“七杀秘籍”四字,当年由仆人轮流抄录而成。

  “此暗器手法颇有独到之处,最后一式更为世祖亲传,你且拿去修炼。”

  西门野双手接过书册,眸光晶亮,浑身激动:“多谢族叔厚赠!”

  其他道苗心生羡慕,这才心思活络,想着行礼。

  可古玄已目光微转,望向黄袍教练:“不知李护法可曾出关?”

  黄袍教练恍然:“李护法月前就出关,成功进阶中期,并没有外出。”

  古玄拱手道:“我去拜访李护法,就此告辞。”

  待古玄驭剑离去,黄袍教练趁机训示:“李护法正是上次教练,所教道苗已闭关冲击罡力境,书上人虽自个修炼,可两次试炼皆由李护法率领,这厮常常引以为傲,尔等当好生修炼,给本教练争口气。”

  ……

  古玄径直飞到三阳居,木剑悬停在石台上方。

  三阳居就三间屋舍,坐西朝东,故得此名。

  王莽探出念力:“李醒在会客室独自饮酒。”

  想起李醒的真性情,古玄面露微笑,取出两颗玄机丸,甩手飞旋而出。

  玄机丸撞到墙壁,纷纷裂开,黑烟滚滚而起,很快就笼罩屋舍。

  “混账!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此地撒野!”

  雷霆般的声音响起,李醒单掌一摄,会客室房门洞开,随即一拂大袖。

  一张符箓从中飞出,凌空化为一团狂风,将迷烟吹得一干二净。

  古玄落地收剑,朗朗出声:“恭喜李护法进阶,区区贺礼,还请笑纳。”

  “老子还是首次见到黑不溜秋的贺礼。”李醒一招手,“你小子来得及时,且尝尝大欣皇朝的灵酒。”

  古玄大步走进室内,自个在旁边坐下。

  李醒取出玉樽,握着酒葫芦,小心翼翼地倒上一樽,仅有七分满。

  “这灵酒可是宝贝,若非进阶中期,值得庆贺,我都舍不得喝。”

  古玄捻起玉樽,仔细一瞧,酒色火红,毫无酒香。

  轻呷一口,灵酒入喉滚烫,竟化作一小团灵气,直达下丹田,融入罡力中。

  “妙酒!”

  古玄目光发亮,忍不住一饮而尽,只觉得肺腑如火烧,畅快无比。

  李醒介绍:“灵酒单独设品,此酒名为烈炎,仅是中品灵酒。传闻中的极品灵酒,只要饮上几口,就能恢复你的罡力。”

  王莽出声:“这厮没有虚言,极品灵酒堪比灵乳,可惜已在修行界绝迹。”

  古玄敲敲桌面:“如此好酒,一樽岂能过瘾。”

  “所谓事不过三,你小子只能再饮两樽。”李醒继续倒酒,“何事到访,速速明言,不要绕圈子。”

  古玄直抒胸臆:“当年猎场试炼,李护法得到一份秘术,今日特来交换。”

  李醒放下酒葫芦,随意瞅了古玄一眼:“山庄一干道苗,老子看你最顺眼,叫声李兄,秘术白送你,无需交换。”

  古玄捻起酒樽,洒然一笑:“李兄,满饮此樽。”

  李醒只饮了一小口,就取出一张灰白兽皮,放在桌面,推给古玄。

  此兽皮正是当年杀兽试炼,在西门猎场得到的,上面载有《泣血遁》秘术。

  李醒交代:“此秘术为魔道血遁术,颇为诡异,你可以修炼,但少施展。”

  古玄郑重收起兽皮,笑道:“以李兄的性情,我若称谢,等同于废话,就回送一块火离晶。”

  说话间,古玄掏出一个储物袋,念力裹出一大块火离晶,单手拖住。

  李醒接过火离晶,打量几眼:“若是其它宝物,我兴许会拒绝,可火离晶与功法相和,能炼制上品纹器,就勉强收下。”

  “李兄中意就好。”古玄捻起酒樽,自个饮一口。

  李醒收起火离晶:“以你的灵根和心智,应该不会窝在山庄。”

  古玄点下头:“我已决定长期在外游历。”

  李醒边倒酒边问:“打算去何处游历?”

  古玄轻笑:“且去其它皇朝转转,但愿有机缘。”

  依王莽的建议,古玄会去南洋境游历,只是碍于当前局势,不好明言。

  李醒郑重道:“我的气运自个清楚,可当年带领道苗试炼,两次都有收获,思来想去,应该是你的气运。此番出门游历,你小子必能满载而归。”

  与李醒交流挺久,古玄才驭剑离开。

  ……

  古玄没有马上返回书香院,在低空驭剑飞行,俯视西门山庄。

  王莽调侃:“瞧你满脸眷念,舍不得此地?”

  古玄暗叹:“前辈休要胡说,毕竟在此修炼多年,未来将记忆满满。”

  王莽意味深长道:“或许……西门山庄未来能成为潜龙之地。”

  古玄一挑眉梢:“前辈似乎话里有话?”

  王莽轻笑:“老夫口无遮拦而已,目前安心修炼便是,切勿想入非非。”

  古玄没有深究,因为已飞到沏湖,大安岛石塔尽在咫尺,西门舛在里面闭关。

  古玄本想迅速离开,可飞过小息岛时,却被柳掌使叫住:“书少爷?”

  待古玄凌空停下,老眼昏花的柳掌使,才确定没有看错,颤颤巍巍道:“书少爷,大概一年前,呆瓜的印记为何突然消失?”

  古玄微微一愣,随即悲伤道:“本少爷当初遇到强敌,呆瓜不幸战死。”

  柳掌使长叹一声,老态龙钟的脸上黯然伤神。

  古玄连忙飞走:“兴许小晴在沉睡期间,自行清除体内印记。”

  王莽推断:“寻常灵鹤压根难以做到,定然与小晴的血脉有关。”

  ……

  直到夜幕降临,古玄才回到书香院,仆役已做好两桌丰盛佳肴。

  厨房和膳房都有餐桌,几个仆役挤在厨房,古玄、景休和小剂同桌共食。

  古玄开启两坛灵酒,先去厨房餐桌,和仆役对饮一杯,告知即将游历之事。

  用餐过程中,古玄除了拉家常,还对景休和小剂交代了一些事情。

  :。:

看过《吾命不由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