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28章 相见

第228章 相见

  可惜三娘只顾着自己傻乐,没有注意到这些,所以她注定悲剧了,刘忆已经决定了,等三娘这伤好了之后,一定让三娘付出“代价”,哼,竟然敢笑自己,不过既然“酬劳”都已经付了,刘忆自然是不肯吃亏的,忙又问道:“三娘,皇上到底说了,你快说啊,再不说我可真恼了啊。”

  三娘闻言一笑,这会子又不还臊了,不过三娘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就开口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皇上答应给我们赐婚罢了。”说完还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也不想想当初听到这话时候自己有多兴奋。

  “哦,不过是皇上给咱们赐婚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三娘你说什么,皇上答应给咱们赐婚了。”刘忆原本听到三娘说什么不是大事,只当三娘逗自己的,直到自己复述了赐婚二字,才忍不住激动了起来,不过眼中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只得眼巴巴的看着三娘,希望能够再验证一番。

  三娘看了看刘忆呆萌的表情,当场就乐了,这下倒是直接重重的点了点头,还高兴的说道:“当然是真的,这事我还能胡说不成,所以啊,你也别着急,只管回家等我去提亲就是了,想来那时候的圣旨早已下了。”

  刘忆当下就不乐意了,谁急了,他可是一点都不急的,转了转手指,才不服气的反驳道:“我可不急。”

  “好好好,你不急,我急还不成吗。”说完,三娘还顺势起身,站在了刘忆身前。怜惜的摸了摸刘忆的头发,眼中满是情谊。

  刘忆只是眼神一触,就慌忙移开,只怕自己此时已经烧红了脸。

  正在两人情意绵绵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咳嗽了两声,两人慌忙移开了眼神,朝发声处看去。只见周史氏此时笑意盈盈的看着她们。刘忆觉得自己的脸上更热了。

  别说刘忆,就是三娘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同时心中也忍不住后怕。怎么一高兴,又忘了戒备了,被人闯进屋子都不知道若是个有心的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三娘也知道自己若是当了官。想要谋算自己的不在少数,如今也是该准备起来了。

  不过还是先应付过眼前这出才好。对着周史氏三娘也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开口道:“婆父来这什么事。”

  周史氏看着两人此时闪躲的样子,好笑的说道:“本来是有的,不过既然小忆在这里。我也就没事了。”说完,看着两人的眼神满是打趣。

  这下三娘更不好意思了,只得玩笑的说了一句:“让婆父见笑了。”说完也微微的低下了头。倒是未在多说什么。

  周史氏微微一笑,对于三娘说的话也不在意。只是看着眼前的两人,越发觉得相配,看了看自己,别说两人就是周史氏自己都觉得自己多余了,他本就是来看看三娘有什么帮忙的,不过如今既然三娘的未婚夫都来了,他也就不在这里讨嫌了,看着两人此时有些窘迫的样子,笑着说道:“好了,想来三娘有事也不需要我这个老头子待在这里,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亲热了,我这就出去了,哦,对了小忆啊,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来屋子里找我,我就住在东厢房的主屋啊。”说完,周史氏难得大笑着离开了屋子,幸好此时周大夫不在这里要不然还不知道紧张成什么样呢,毕竟周史氏肚子里可是有孩子呢,这么大笑,周大夫估计又要胡乱紧张了。

  直到周史氏走了好一会,刘忆都没有从羞怯的情绪中回过神来,还是低着头,坐在一旁,三娘见此也有些好笑,忍不住逗弄道:“母父,你怎么来了,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刘忆闻言,猛然起身,紧张的说道:“母父,怎么来了,母亲怎么能让你出来。”随之,刘忆四处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父,反而看到了三娘躲在床上偷笑的样子,哪里有什么不明白的,当下就不客气的将三娘好一顿捶打,嗔怪的说道:“好啊,三娘,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骗起我来了,看我今天怎么修理你。”说着,那拳头不停的落在三娘的身上。

  不过看着三娘扭来扭曲笑着闪躲的样子,就知道这拳头到底有多“重”了,再看那拳头砸中三娘的时候,三娘反而笑的更大声,刘忆这下可是真恼了,索性背过身子,坐在床沿上,也不与三娘嬉闹了。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忆忆独自生者闷气,微微一笑,将自己的脑袋伸了过去,小心的说道:“真生气了。”话音刚落,就见刘忆已经将脑袋转到了另一边,明显是闹起了别扭,三娘好笑的摇了摇头,又将脑袋移到了刘忆的另一边,要知道,此时的三娘可是躺着的,如今要移动,那可是如同毛毛虫似的爬动着走呢,那模样要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刘忆虽然没有回头观看,但只要想象那个样子,嘴角也露出了笑意,对于三娘故意逗弄自己的事也就稍稍忘却了一些。

  对于三娘此时的伏低做小,也就顺势笑了起来,伸出右手,指了指三娘的脑袋,好笑的说道:“你啊,怎么老是这么一副样子。”

  三娘笑了笑说道“我这副样子有什么不好,天天哄着你开心,就是以后我也天天哄着你。”说到这,三娘猛然想到当初答应给家里寻找活计的事,忙又开口道:“对了,忆忆这次将造纸的秘方送了上去,虽然家里也可以继续做,但想来这生意是有很大影响的,我这又想了两个活计,你看看再帮我买几个人要是有庄子的话也买两个,好给咱们多积攒些家业。”说着,从空间中,将身上所有的银票都取了出来,交到了刘忆手上,才接着说道:“我身上就这么多了,最近也不能出去,若是不够了,你再和我说,我再想想办法。”

  “你说的是什么话,正好母亲还让我给你带了银子来,你放心不会不够的。”说话间,刘忆已经将包袱拿来,将银票取了出来,三娘也没细看,估摸着怎么也有几万两银子,忙将刘忆的手给按住了,这才说道:“忆忆,这银子我不能要,你还是收起来吧,听我的若是银子不够我会想办法挣来的,这些银子我却是不会用的。”

  刘忆仔细的看了看三娘,见三娘不像在说笑,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过来,想来那次母亲将三娘赶出家门的事,三娘到底是还没有释怀,要不然以往三娘哪有对是“谁的银子”这种事上心过,虽然知道缘由,但是刘忆到底忍不住落寞,委屈的说道:“三娘还是没有忘却吗,母亲当时也没有也是一时糊涂,此时依然悔悟,三娘又何必一直介怀。”

  三娘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忆忆,我如此做非是为了我一人,你要知道如今刘家毕竟不是你一个儿子,以往也是我浅薄了,若是我用了刘家的银子,就不说母亲母父不说,但你的那些兄弟姐妹呢,要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都在一个屋檐下呢,若她们知道了,咱们以后在她们面前岂不是要先矮一头,不说别的,就是她们指桑骂槐,冷嘲热讽,咱们也不能说是什么,因为我确实用了刘家的银两,这是事实,她们就是再过分我也只能忍着,所以这银两你还是拿回去吧,以后也不要再随便拿出来了。”

  刘忆将三娘的话仔细思虑一番,良久才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却是我相差了。”刘忆这话却是说的真心,自己的兄妹中,出了二姐刘二对自己颇为照顾之外,其他众人对自己不过是面子情,甚至还颇有不如,如今因为三娘的原因母父又怀有身孕,她们的多年谋划成空,恐怕是恨毒了自己和三娘,自然不会给自己和三娘好脸色看,若是真的知道自己拿着刘家的银子贴补三娘,只怕那话语是更加难听,自己倒是不怕,只是三娘毕竟是个女子,自己又怎么忍心让她受此委屈。如今看来往日却是他自己相差了,当下也不多话,刘忆只是将银票放进了包裹中,再将包裹仔细的收好,就连其中的衣衫也没有拿出来,尽然银子都收起来了,这衣衫索性也不给三娘了,是在没必要为了一件衣衫,再让三娘受了委屈,毕竟既然是阵线房的人做的,家里是必有记录的。

  三娘见忆忆将包裹又放回了远处,自己给的银票也收进了空间戒指中,才在床上躬身说道:“多谢夫郎理解,三娘再次拜谢了。”说完双手握拳,不停的上下晃动着。

  刘忆听到三娘说到拜谢,又见此时三娘也是半跪姿势,深怕三娘是来真的,毕竟三娘对礼教也不算太重视,可是刘忆毕竟是世家出生,若真让未来妻主跪了自己就算没人知道,他也不能心安,正欲阻拦,谁知却看到三娘只是耍笑,顿时“扑哧”一声,自己也笑了出来,实在是三娘此时的神态太可爱了,委屈的神态,搞笑的动作,不论谁看到,恐怕不论是谁看到,都会忍不住被逗乐了。(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