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229章 七皇子

第229章 七皇子

  “像什么样子。”傲娇的说了这么一句,刘忆就站直了身子,眼珠子一转,接着说道:“虽然这伤不能用药立刻治好,但到底还是喝些汤药,别真厉害了,也不知道那钉子上干不干净,三娘你在这等着啊,我这就去前面给你抓点药,煎好了给你送过来。”说完也不待三娘回答,就走了出去。

  三娘本来想拦的手,只得讪讪的放下了,要知道三娘可是最怕吃药的,如今刚刚拒绝过忆忆一次,三娘也不好再开这个口,只得咬牙认下了,不过光想想中药的滋味,三娘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反胃了。

  且不说三娘这边和刘忆如何玩闹,皇宫中七皇子的宫殿中,此时简直是一片狼藉,连一个可以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淑妃闻讯赶来的时候,看着坐在一旁,还有些气冲冲的儿子,以及跪了一地的奴才,直接被气了个倒仰,忍不住怒斥道:“小七,你这是做什么,还有没有皇子的风范,谁教你像个疯子似的将自己的屋子砸成这样,真是太不像话了。”

  刘澈闻言,倔强的看了自己母父一眼,也不说话,只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不过到底父子连心,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儿子眼中的委屈,淑妃又怎么可能看不见呢,当下心里就软了软,就势走到了刘澈的面前,无奈的说道:“不是母父要对你凶,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再说这宫中哪个皇子像你这样的。”说着看了屋子中的奴才又觉得不对,怎么能当着这些奴才的面给儿子没脸,又冲着跪着的奴才不耐的说道:“你们都退下吧,记得闭好你们的嘴。若是今天的事往外露出一个字,小心你们的脑袋。”说完眼中厉芒一闪而逝。

  跪着的众人此时哪敢抬头,都不停的叩头,只希望淑妃此时不要怪罪他们就好,哪敢有其他想头,更何况在皇宫里哪一个不是人精,他们既然被分给了七皇子。头上就贴上了七皇子的标签。若七皇子不好了,先倒霉的肯定是他们这些伺候的人,当下一个个都不停的说着:“奴才不敢”之类的话。那头更是磕的碰碰做响。

  淑妃此时也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大的气性,挥了挥手,先将这些人打发了出去,这才将儿子搀扶着坐好。又给刘澈仔细的整理了一番,才忍不住开口问道:“说吧。到底什么事,惹得你发这么大的火,现在人都出去了,有什么话和母父说说。要知道怒伤肝,你小小年纪就如此暴怒让我说什么好。”

  听到母父的话,刘澈当下就不乐意道:“哼。我都快被人作践死了,难道还不许我生生气。那我这个皇子当的还真窝囊,还不如不做呢。”越想越气,七皇子索性将那桌子上唯一完整的摆件的东西,又扔了出去。

  砰磅的声音,只把认真听着淑妃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淑妃直接狠狠的锤了儿子几下,才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是作死呢,说的什么胡话,这皇子是你说不做就不做的,更何况母父还在这呢,你就摔打成这样,真是欠教训,你的孝道呢,真是我平日太娇惯你了,你这性子也太厉害了,看来是要找几个嬷嬷让你好好学学规矩了,往日却是我相差了。”淑妃摸摸自己此时依然碰碰乱跳的心脏,这次可是真生气了。

  七皇子能在皇宫中这么得宠,除了生父是淑妃,位份够高,也没人敢小看他外,其本人肯定也不是个愚笨的,见母父是真的生气,也不敢放肆,只得小心的拉了拉母父的衣角,软软的说道:“母父,不是我要这样,只不过是有人作践我就算了,你和皇母也不给出头,现在倒好,弄得奴才都敢背后议论我,看我的笑话,这让我有什么脸见人。”

  原来,七皇子刘澈今天路过花园的时候见有两个奴才在那里嘀咕着什么,本也没太在意,谁知道却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在那里听来一会,谁知道竟然听到那两个奴才说自己被退了婚,皇母竟然不管,还要给那个什么叫三娘和别人赐婚,要知道刘澈因为是淑妃的儿子,又因为年幼,刘宏也一向宠爱,在宫里那几乎可以说是横着走了,听到这话如何能忍,当下就让人将那两个奴才给抓了起来,狠狠的打了板子,可是这么大的屈辱,刘澈又如何能忍,这不刚回了自己的宫殿,就将这砸了个一片狼藉,好在淑妃来得早,要不然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淑妃知道了缘由,心中也是暗恨,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不了解呢,最是个心气高的,如今听了这话怪不得闹成这个样子,只得劝解道:“我的儿,我也知道这件事上你受了委屈,都怪那些没颜色的奴才,这话也是能乱说的,等我告给你皇母之后,将他们都给打杀了,给我儿好好出出这口气。”

  听到这话,刘澈更恨了,当下就不客气的反驳道:“你打杀他们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是胡说的不成,要我说,要打杀也将那个叫什么三娘的一并杀了,方解我心头之恨。”说到这里,刘澈赶忙拉着母父的胳膊,撒娇的说道:“母父,不如你和皇母去好好说说,将那个三娘好好收拾一番,也算给我报了这羞辱之仇了,母父好不好,好不好嘛。”

  淑妃看着儿子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何尝不想给儿子出了这口恶气,但是昨日就听说这三娘,不止将这造纸的秘方献了上来,更重要的是她连钉板都滚了,也算是有个教训了,只得给儿子解释道:“小七啊,不是母父不心疼,那个三娘已经得了报应了,昨天你母亲依然让她滚了钉板,估计十天半个月都下不了床呢,更何况她还把家里的进项都献给你皇母了,你皇母那人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既然得了这个三娘的好处,那自然是要护着她的,若是她这段时日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母亲也丢不起这人不是吗。”

  这番话,刘澈并没有反驳,只是低下头说道:“母父,我知道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淑妃本想再劝一劝,但是见儿子不想再说,想着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又安抚了两句,也就退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又吩咐身后的人道:“春嬷嬷,去将小七摔坏的东西让人都给补上,把屋子再收拾收拾,记住把那些在场的嘴都捂严实了,今天这事不许露出一点风声,若不然出了什么事,我可只找你说话。”说完也不待人应答,就离开了,淑妃可是要抢在别人之前将这事说给皇上听,要不然让别人在皇上耳边搬弄了是非,万一皇上厌弃了小七,那可就不好了,要知道这得宠的皇子和不得宠的,区别那可大了去了。想到这淑妃忙又疾走了几步。

  要知道这宫里的事,别的人或许瞒的了,可皇上是肯定瞒不过的,还不如乘势求皇上将这件事给压下来,虽然淑妃自己也有本事将这事压下来,但是到底是比不上皇上的。

  而此时的淑妃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他一向认为乖巧的儿子,会给他惹出多大的祸端。

  这不,待淑妃走了以后,刘澈也只是坐在那里不成出声,春嬷嬷到底是淑妃身边的老人,不一会的功夫就将一切收拾妥当了,见七皇子直愣愣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只得躬身一拜,留了几个内侍在殿外伺候,其他人都被春嬷嬷拉去教训了。

  待殿中只剩下七皇子一个人的时候,只听到一阵“呵呵呵”的冷笑声传来,听起来就让人浑身发寒,循声望去,只见此时的七皇子脸上满是阴沉,半晌才只听到他淡淡的说了一声:“来人。”

  门外两人立马跑了进来,恭敬的说道:“奴才拜见主子,主子有什么事请吩咐。”

  对于这两人,刘澈也不细看,只是吩咐道:“去将,刘强给我找来。”

  那两人抬头偷偷看了看主子,见其满脸阴沉,也没敢细问,应了声“是”之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出了殿门,其中一人忙摸了摸脸上的冷汗,才开口说道:“云哥哥,你说咱们主子这是要做什么,那刘强可是……。”

  “快闭上嘴,这话也是你说的,不论主子要做什么,也不是咱们这些奴才能够多嘴的,好了,你在这里好好待着,我这就去找刘强来。”说完,方云就要离开。

  但是云正哪里肯让,忙抢着说道:“这点子小事,哪用的着云哥哥亲自走一趟,不如让弟弟去吧。”方晴在宫里待的时间也不短了,哪里不知道这种事情最是要命的,以主子此时的脸色,恐怕是要出岔子的,但是主子的话又不能不听,就算告诉淑妃,他们两个都落不下好,既然如此,他宁可自己承担,云哥哥一向待自己甚好,时常护着自己,他可不想云哥哥出事。(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