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89-190章 事情解决

第189-190章 事情解决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还好,刘忆询问的人也是个热心肠,见刘忆拿着包裹,还以为是来投亲的,忙开口说道:“这位弟弟,我见你不像身患有疾的,又身带包裹不知道是来这药铺做什么呢。”

  刘忆也不隐瞒,直说是来找三娘的,又听母亲说那日三娘吐血应该好多人看到,刘忆也就不隐瞒了将三娘是怎么住进药铺,自己又是今日方知道来寻三娘的事说了起来。

  说来也巧,当日三娘出事的时候,这位小哥正好也在,听到这话也忙将当日的情景说了一遍,见刘忆面色惨白,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出话了,忙开口说道:“哎呀,都是我这张嘴,胡咧咧什么,弟弟快别想了,如今那人肯定早好了,对了这药铺后面有个后门,你要去的话,我领你去好了。”那人边说,便示意刘忆跟在自己身后,果然在房子的另一边有一个小门,周雨也不客气,咚咚咚的敲了几下,见有人来开门,周雨忙将刘忆的事情说了一下后,见那人进去通报了。方对着刘忆说道:“我本姓周,单名一个雨字,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喊我周哥哥好了。”

  刘忆忙开口说道:“周哥哥说的什么话,今日要不是周哥哥的话,忆还不知道要独自徘徊多久,对哥哥只有感激的,叫你周哥哥还是忆高攀了。”这话倒是不假,刘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的这位帮自己的人不简单,身上总有一种违和感,但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却也看不出来,不过想来对自己没有恶意,刘忆也就不善加揣测了。

  周雨笑着说道:“弟弟这是做什么,我不过是自谦一句,到引出来你这么多话。”周雨正要再说什么就见一个女子急匆匆的从门内走了出来。顿时吓了一跳,忙退后几步,该死的这万一要是自己和这女子靠的太近。被自己那个大醋桶知道,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呢。

  三娘原本是和周大夫坐在一起,准备等顾医正的消息,谁知竟然听到有人来报,一个叫刘忆的男子来找自己,哪里还坐的住。忙急匆匆的赶过来。见真是忆忆三娘忙开口问道:“忆忆,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看到三娘。想到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三娘糟的罪,刘忆再也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扑进了三娘怀中,哽咽的说道:“三娘,你都受伤了,那天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听说都吐血了。伤到了哪里,还疼不疼。”

  三娘在刘忆扑到自己怀里的时候,就注意到忆忆身后站了一人,不过奇怪的是那人在自己过来的时候就自动退开了几步,虽然当时她的注意力都在忆忆身上但也知道此人绝不简单,不过三娘在他身上没发现什么恶意。也就不多过问了。

  好笑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忆忆哭红了鼻子的样子。三娘很是无奈,若不是怕待会忆忆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搂搂抱抱恼羞成怒的话,她肯定不会去提醒忆忆的,不过此刻吗,三娘也只得开口打趣道:“忆忆啊,就算你再喜欢我,可这是大街上哎,会有人看到的。”

  刘忆闻言,忙吸了吸鼻子,偷偷的四处看了一下,三娘顺手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周雨,刘忆顺势看去发现刚刚认识的周哥哥在一旁惊讶的看着自己,刘忆的脸刷一下子就红了。他怎么就忘了周哥哥还在旁边呢,忙将三娘推开,后退几步,整了整衣冠,对着周雨尴尬的说道:“周哥哥,让你见笑了,我是太久没见到三娘加上她又受了伤才这样的,不是……那个……”刘忆越想解释越乱,最后都不知道他自己要说什么了。.

  三娘好笑的摸了摸忆忆的脑袋,看着忆忆此时的模样,三娘怎么看怎么可乐,不过三娘可不敢将自己的思绪露出来,要不然忆忆又该恼了,忙哄劝道:“好了,忆忆,这有什么的,不用太在意。”

  刘忆没好气的撇了三娘一眼,什么不用太在意,这事怎么能不在意呢。

  倒是周雨此时已经缓过神来了,微微一笑道:“忆不用解释,我都明白,毕竟哥哥也嫁人了啊,既然忆要找的人已经找到了,那哥哥就不打扰了,告辞。”说着也不理刘忆的挽留,独自离开了。待走到刘忆看不到的地方,只见周雨露出了一个神秘的笑容,喃喃的说道:“有意思,有意思,这世间可越来越有意思了。”此时散发出的气质和刚刚简直是判若两人。

  正在这时,只见一女子仿佛突然出现一般走了过来,对着周雨冷冰冰的说道:“雨,你又调皮了,还不随我回去。”话语虽然严厉,但是眼中却满是宠溺。

  周雨也仿佛知道似的对于此人毫无惧怕,还直接搂着来人的胳膊撒娇的说道:“妻主最好了,我只不过是无聊吗,你又天天忙的不行,我才出来玩的吗,不过既然妻主大人来找我了,那当然要回去了。”说完两人相视一笑,转眼间就不见了踪影,不过路上行人还是各自忙活着,仿佛这一幕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若是三娘在这里肯定大吃一惊,因为这份功力估计和她也不相伯仲了。

  而刘忆随着三娘到了三娘这几天居住的屋子里,先将母亲给的包裹递给了三娘,又将刘母的话一字不漏的转告了三娘,才怯怯的说道:“三娘,虽然母亲做的很过分,但是你别生母亲的气好吗。”

  三娘叹了口气,她算是知道古代那些君王为什么要没人不要江山了,忆忆用这幅样子和她说话,三娘的心早就软了,更何况她本就没打算对刘母做什么,不过就是心里隔了一层罢了,算了,以后只当多了个长辈孝敬罢了,该做的礼数她是不会短的,不过她也不会再过多暴露自己的实力的,免得哪日刘母真的算计自己。已经暴露出来也就不藏了。不过其他的东西吗,罢了就再暴露一两样给自己这个便宜婆婆吧,要不然明眼人都知道自己的意思了。

  看着眼前忆忆哭的凄惨的样子。三娘安慰的说道:“好了,快别哭了,刚刚不是还和我闹脾气吗,现在这副可怜的样子又做给谁看,我答应你了。”三娘一边说一边心疼的抹去刘忆脸上的泪水,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却没人知道了。

  刘忆抽泣了两下。听到三娘的话。忍不住问道:“真的,三娘其实你不用为了我特意这么做的,我只是给母亲递个话而已。”刘忆其实并不是想要让三娘一定要怎么样。她只想三娘高高兴兴的,并不想勉强三娘。

  三娘看着刘忆这幅小心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忆忆什么时候在自己面前都要小心了,忙点点了点头道:“没关系,事情都过去了,我不生气了。”只不过是心里有些远了罢了。三娘心中默默的想着。“好了,忆忆看这脸都成了小花猫了,这眼泪要是再不停下来一会这都得被淹了。”

  这话一出,刘忆再也忍不住的“扑……”一声笑了出来,狠狠的掐了三娘一把,没好气的说道:“人家都这么难过了。你还来逗我。”

  三娘也没答话。只是怜惜的将刘忆搂在了怀中,和刘忆的脑袋相互蹭了蹭。高兴的抱着三娘。

  且说皇宫这边,龙四终于将药材聚齐了,刘宏当下命人将顾医正找来,让她当场配置成药,也好试试这药方到底是真是假。

  顾医正先将药方上的药材煎成汤药,又小心的将皇上交给自己的一枚培元丹融入其中,这药也就配置成功了,看完成了顾医正忙将药汤献上,刘宏正欲服下,龙四一干龙卫哪里敢让,忙跪下劝阻道,“皇上,这汤药还不知道怎样呢,不如让人先试验一番再说。”哎呦,主子哎,这是药啊,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呢,万一喝下去出了什么事怎么好。那这大梁国可真要乱了。

  刘宏倒是觉得没什么,她虽然多疑,但是也相信刘宏绝对不敢骗她,更何况这是什么药,说起来功效可称逆天,刘宏怎么可能舍得将药汤给别人服了,当下也没理龙四的阻拦,直接一口将药都喝了进去。将药碗递给内侍,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变化,慢慢的刘宏明显感觉到身体里一股热流在自己身体里动来动去,那叫一个舒爽啊。若不是刘宏定力惊人,恐怕早忍不住呻吟出声了吧,舒爽的动了动身子,仔细听还能听到身上出来的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将什么东西打碎了似了,刘宏仔细感受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状,反而觉得现在自己的身子好的不得了,神清气爽,一点都没有劳累的感觉,就算刘宏身为皇上也忍不住啧啧称奇了起来。

  刘宏对于自己身体的变化,也是欢喜不已,抬头一看,却见龙四竟然看到自己的样子呆在了当场,龙四一向规矩仔细,今天是怎么回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沉声叱道:“龙四,怎么这么没规矩。”

  龙四闻言,忙跪下请罪,妈呀这药也太管用了吧,刚服下去,陛下明显就年轻了好几岁,而且看起来还有继续年轻势,真是吓死个人哦,害的他都忘了规矩竟然直愣愣的盯着皇上的脸看,这可是犯了忌讳的啊,忙开口道:“陛下恕罪,小的实在是太惊讶了,皇上真的变了好多,这药太管用了。”龙四答话也很是纠结,变年轻这几个字眼是不敢说的,要知道什么叫变年轻,这不是隐射原本皇上不年轻嘛,这话说出来,当下是没什么事,但是万一哪日皇上想起来,哪有自己的好果子吃,他是忠心,但还没有忠心到没有自己的小心思被陛下咔擦掉的地步,要知道为皇上而死他绝对当仁不让的,被皇上赐死他可是死也不要的,什么,为什么,拜托前者充分显示出自己的价值,后者简直是污了自己,你想啊,什么才会被皇上赐死,当然是罪人了,他又不傻,干嘛要让皇上记自己一笔。

  刘宏听了这话,也知道,龙四不敢欺瞒自己,忙命人取铜镜来。待内侍送上铜镜,刘宏忙取来照了起来,见到铜镜中自己往日的容易。即使身为一国之主,刘宏还是忍不住的激动起来,是真的,返老还童真的是真的,此时刘宏主意到不只是自己的脸仿佛回到了从前,就连自己的手也是光滑细腻了许多。更重要的是此时刘宏觉得此时她身上真是无处不好就连往日身上的旧疾都不知所踪。她又如何能不高兴,此时的刘宏也顾不得维持自己威严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声说道:“顾爱卿,此次立了大功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朕今日就成全你一番。”

  顾医正闻言,哪有不应,忙跪下谢恩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微臣别无所求,只希望皇上能准许微臣辞去医正之职。回家与师姐一起经营医馆,以完成当日师父的遗愿,望皇上成全。”说着,顾医正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咚”的一声脆响,在此时寂静的宫殿里。清晰可闻。

  刘宏此时的眉头皱的死紧。本来开心的脸此时也完全黑了下来,刘宏从未想过这个顾医正在自己身边几十年今日竟然如此不识趣。竟然说了这么这么扫兴的话,看来是真的有此心了,罢了,既然自己已经开口了,不论是因为什么看在她给自己献了如此神丹的份上就给了她这个恩典吧,只不过她也算第一个求恩典求到这个的,冷哼一声,刘宏开口道:“既如此,脱下官袍,留下官印将事情交代清楚了你自去吧。”说着挥了挥手,意思明确的很。

  顾医正赶忙趁势问道:“陛下,草民要将事情交代给哪位大人。”

  见顾医正已经改口自称草民,刘宏顿时不喜,这么迅速是怕自己反悔吗,不屑的说道:“龙四去喊郝太医过来。”龙四忙应命而去。

  不一会龙四就领着郝太医两人匆匆而来,郝太医忙拜见皇上,被刘宏挥手阻止了,直接说道:“郝太医,自今日起你就是太医院医正,如今就随她去将事情交接清楚,至于任命的圣旨,朕明日自会颁下。”说罢,直接甩袖离去,显然是真恼了连顾医正的名字都不愿再叫,直接用她代替了。

  郝太医压抑着心里的喜意,起身对着顾医正客气的说道:“顾医正,麻烦了。”话虽客气,但是言语中已经多有催促之意。

  顾医正也不在意,毕竟是人之常情吗,换了她估计也是一样的,开口对着龙四说道:“还请内侍大人,得空问问陛下寄放在草民家中的东西什么时候取回。”说完,就和郝太医离开了。至于一直跟着皇上的龙四为什么会留下来,却是因为顾医正给拦下的,她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出口,皇上会恼怒,但是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就不会放弃,就像当日非要如皇宫当御医不可一样。

  胡思乱想间,医药司已经到了,顾医正也不矫情,将官服换下,腰牌,官印俱都交给了郝太医,并且也将医药司的重要记录也一并交了上去,见没什么错漏,对着郝太医一抱拳道:“郝太医一切都交给你了,如此我就告辞了。”

  “顾医正放心。”既然人都要走了,这点面子郝太医还是愿意给的,毕竟虽然人走茶凉,但是给句好话也不妨碍自己什么不是吗。

  顾医正拱了拱手,转身走了出去,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色,顾医正知道她这辈子想要进来难了,想到自己刚进皇宫时的跌跌撞撞,荣升医正时的意气奋发,顾医正抬头眨了眨眼睛,疾步离开了。

  一路心思的来到师姐的医馆,自后门进去后,见三娘领着一个男子和自家师姐坐在一起,顾医正方收起了思绪,笑着说道:“这位是”

  周大夫见自家师妹回来了,忙急匆匆的问道:“师妹,你回来了,事情怎么样了。”自从这培元丹惹出了事端,这两天她的心就没放下,好不容易自己师妹回来了,当然要问个明白。

  自家师姐的心思她又如何不明白,顾医正忙开口说道:“师姐,放心吧,那药方起了作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也已经辞了官,以后咱们师姐妹又能在一起治病就人了。”说到这,顾医正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毕竟能和师姐在一起治病救人也是一件美事。

  “好好好,这样就好,师妹既然你已经辞了那官职,咱们也老了,如此就让咱们在以后的时间一起完成师父的遗愿吧。”周大夫高兴的说道,后来想起师妹一进门就问到刘忆的事,忙高兴的将师妹带到了刘忆面前,高兴的介绍道:“来来来师妹,这位你还不认识吧,他叫刘忆是三娘未来的夫郎,今日是听说三娘在这里特地来找三娘的。”

  顾医正猛然一惊,想到当日自己就是将三娘放在了刘家的门口,惊异的问道:“莫非你就是那刘家嫡子刘忆。”这事不能不让顾医正吃惊,毕竟三娘的家世她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当日三娘在刘家下车,她也没多想,只以为是在这里借住的,虽然也对三娘怎么会有这种亲戚,但是想到三娘的师父是天机子,她也就释然了,因为据他所知刘家的嫡子就是拜在了天机子门下,却想不到竟然是这个缘故,三娘居然是刘家的媳妇,要知道刘忆可是刘家嫡子,就算被退过婚,名声损失了一些,那也不是三娘能娶到的,更何况,当时的情景谁不知道是吴家没理,这道不免让顾医正深思,三娘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让刘家允婚。

  刘忆忙起身行礼道:“家母正是刘忠信。”不过却十分好奇,眼前是何人,如何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三娘见刘忆疑惑,也起身介绍道:“忆忆,这位原本是太医院医正,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

  刘忆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这样说让人家怎么下得来台,忙打圆场道:“顾医正不要介意,三娘没有别的意思。”

  顾医正对刘忆点了点头,随之苦笑了一下,却也明白这三娘的气是还没消呢,只得开口说道:“不介意我叫你小忆吧,我此时已经不是医正了,不介意的话你就喊我一声顾姨吧,虽然三娘一直喊我师姐顾婆母,但是说实话我和师姐虽然是一个辈分,但是年纪还是相差很大的。”此时的顾医正也难得开了个玩笑。

  “顾姨,三娘这次受伤,多谢你们的照顾了。”刘忆也不矫情顺势说道,刚刚和周大夫的谈话中,他可是知道了,三娘受伤的时候,人家可是来医治过三娘,虽然最后还是三娘自己治好了自己,但是人家这份人情得领。

  顾医正忙摆了摆手,三娘这事她可不敢居功。

  周史氏好笑的说道:“好了,好了,事情好不容易解决了,咱们可得好好庆祝一下,这几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说到这里,猛然想起这事就是自家妻主的师妹闹出来的,此时自己说这话可不是让师妹不自在,忙讪讪的住了口。

  倒是顾医正不在意得说道:“师姐夫不必特意避讳,发生这事确实因我而起,这样吧,今天由我做东,请大家出去吃,以补偿大家这段时间担惊受怕的。”

  周大夫也怕三娘不应,给师妹没脸,毕竟这两天,三娘可是怨念很重啊,忙先应和的说道:“好啊,既然师妹开口,那我可要吃个够本了。是不是三娘”,不过看着三娘不接这茬,周大夫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最后只得尴尬的笑了两声。

  还是刘忆看不下去,狠狠的掐了三娘一把,才让三娘点了点头,也算给周大夫一个回应。(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