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91-192章 再见陈掌柜

第191-192章 再见陈掌柜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这下周大夫也不敢多问了,忙直接开口说道:“既然都答应了,那咱们快走吧。”说着也吩咐药铺的伙计看好门户,就带着众人来到了离药铺不远的酒楼里。

  三娘抬头一看,只见大大的三个字“食为天”映入眼帘,眨了眨眼三娘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忍不住腹议道,自己和这食为天还真有缘,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食为天和陈姐姐有没有关系了。

  谁知,这人啊还真的是经不起念叨,这不是,三娘还没回神呢,就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一眼望去,不是别人,却正是陈姐姐无疑。

  三娘忙高兴的迎上去说道:“陈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咱们都好久没见了。”看着眼前比往日更加意气奋发的人,她都不敢认了。

  “呵呵,是啊,三娘现在可是大忙人了,在这里说话不方便,既然来了食为天那没说的,随我来,我们到厢房去,让小二的弄几个小菜,再备壶好茶咱们好好聊聊。”陈掌柜说完就拉着三娘的手往酒楼的厢房走,见三娘和其他人想跟着,也邀请众人一起去。

  众人来到了厢房,刚一入座,三娘就高兴的说道:“,陈姐姐,我刚想着这酒楼名叫食为天指不定和陈姐姐有什么渊源呢,说不定能见到陈姐姐呢,谁知刚想着这就见到了,还真是想着陈姐姐,陈姐姐就到了啊。”

  “胡说什么呢,你啊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别刚顾着咱们聊啊,三娘怎么不介绍介绍这几位给陈姐姐我认识认识呢。。”陈掌柜好笑的说道,也好奇三娘现在和谁在一起玩。

  三娘闻言,方明白过来自己的失误。忙开口说道:“陈姐姐,这位是济世堂的周大夫和她的夫郎,这是原本的太医院院正顾医正不过现在已经不干了。陈姐姐至于忆忆就不用介绍了,你也认识了不是。”待都介绍完了,三娘也顺势开了个玩笑。

  陈掌柜笑着应道:“呵呵,那是”一边说着陈掌柜和众人点了点头忙吩咐小二上菜后,又忍不住问道:“不过三娘,我到你过你家几次。都没见到你。怎么到了京城也不说来看看陈姐姐,是不是把我给忘了啊。”

  三娘顿了顿,忙尴尬的说道:“哪能呢。其实也不是我不想陈姐姐,主要是我来到京城之后,事确实是挺多的,这不是没顾上吗。”这倒也不是假话,来到京城后又是讨好未来的母亲母父,还要抽空学规矩,又去治了治瘟疫。也确实挺忙的。不过却也不是连去见客的时间也没有。

  陈掌柜听完也没说别的,不过简单“哦”了一下,其中意思不言而喻,虽知道三娘话中不实,但陈掌柜也不在意,毕竟三娘的性子她还是知道的。只是直直的看着三娘。直到她脸上挂不住了。才收回了目光。

  三娘冲着陈掌柜不好意思的笑笑,好奇的问道:“陈姐姐。怎么在这里。”

  拿起桌上的茶壶给众人俱都添了一碗茶后,陈掌柜才答道:“可是痴了,你没见这酒楼名为食为天吗啊,自然是姐姐家里开的。”

  三娘傻笑两声,也觉得自己问了蠢话,自己刚刚不是还寻思着么,忙补救的说道:“我也猜到了,我的意思是姐姐怎么有空来店里,姐姐不是想当官的吗。”难道没当成,又来招呼京城的生意来了吗。

  一看三娘的表情,陈掌柜就知道她想什么,拢了拢头发,没好气的说道:“乱想什么呢,家里已经给我谋好了个官职,,只不过还不到上任的时间,反正在家也是闲着,就来自家的产业巡视一下,也是巧了今日正好巡视到这里,要不是今日咱们碰见了,恐怕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见呢。”说到这,陈掌柜不免也有些伤感。

  “这是怎么说的,难道姐姐要外放做官去了吗。”三娘忍不住说道。

  陈掌柜一惊,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惊喜,能猜到自己的去向,也算有点意思了,丝毫没想到她自己已经彻底交了底了,既然有了官职又不在京城,不是外放那是什么。亏陈掌柜还暗自得意着。

  三娘也想到这一点,对于陈掌柜用欣慰的眼神看着自己三娘感觉十分不爽,这有什么好欣慰的,这点小事她随便想想就知道了,竟然能让陈姐姐欣慰,简直是侮辱自己的智商啊。

  正在这时,小二将饭菜端了上来,一屋子人俱都停了下来。待菜上齐之后,气氛也热络起来。

  听着三娘和陈掌柜的对话,对于这位陈掌柜的身份顾医正也猜到了几分,估计就是那位十几年离开的陈家二女吧,原本的京城四大才女之一的陈**,想到这顾医正更是震惊想不到三娘竟然连她都认识,看起来关系还不错。

  陈掌柜见顾医正盯着自己也没在意,也没在意,举起茶杯敬了一下也就过去了,众人也都互相敬过茶后就都开吃了,期间众人推杯就盏,很快就熟络了起来,一时间俱是欢声笑语。

  待用餐完毕,陈掌柜将众人送出酒楼,对着三娘笑着说道:“今日好不容易相见,却要马上分离,明日我就要去边关任职了,咱们姐妹相见也不知道在何日,如此望妹妹多多保重。”

  听到陈掌柜众人都愣住了,三娘焦急的问道:“陈姐姐,你怎么会去边关呢,我可是听说那里并不太平啊,而且……”后面的话确是没有咽在嘴里,没有说出口。

  三娘的担忧,陈掌柜又怎么会不知道,笑着说道:“三娘,姐姐此生志愿就是能为百姓做些实事,边关虽苦寒,但是相对的那里的百姓活的也更是艰难,我只希望凭我这一有用身,能让那里的百姓好过点,也是枉费我来这人世一遭。”

  看着眼前气质完全不同的人,三娘闭了闭眼。睁开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精光,对着陈掌柜说道:“陈姐姐志向,吾不如也。在此三娘也祝陈姐姐此去边关能够实现抱负,妹妹没什么能帮到陈姐姐的,只望姐姐能保重身体,不要过于劳累了。”说着三娘就上前,抱住了陈掌柜,好一会子才放开。

  陈掌柜看到三娘离去的背影。半天才缓过神来。不过此时却是轻松了许多,笑骂道:“这个宋三娘。”也就转身进了酒楼,还时不时的笑着摇头。

  一行人见饭也吃了。也就都回了药铺,因为顾医正要留在药铺里行医的缘故,周大夫两口子直接拉着其去商谈去了。

  而三娘也将忆忆哄着休息去了,而娘仔细探查了一下,发现这药铺确实没有探子以后,独自回了自己的屋子,关上房门。将房间中布上幻阵,这阵也没什么危险不过是让不论什么人进来,都能让她以为自己在睡觉后,就直接进了空间。

  三娘也是想着陈姐姐对她不错,更何况此去祸福难料,三娘实在不忍心陈姐姐出事。也想给陈掌柜多做些药丸子也好以防万一。也许有人要问三娘丹药那么多,随便送两瓶不就好了吗。拜托亲。陈掌柜可是皇上派去的啊,谁知道身边会不会有探子,要是被发现了那还得了,刚刚才闹出一个“培元丹风波”她可不想再引人注意了,仔细思考了一下,三娘绝对就给陈掌柜做些预防水土不服的,还有一些风寒之类的常见病,哦对了,还有金疮药之类的药丸,陈姐姐去的可是边关这刀剑可是不长眼睛的万一陈姐姐倒霉碰上了,不是还能保住性命吗。

  只见此时的三娘在空间里,拼命的将药材捣碎碾成粉末后配比后,搓成药丸子,虽然功效比炼出来的丹药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还不是怕被发现么,不过好在搓药丸子的水用的是稀释以后的灵泉,而药材也都是空间里产的,都蕴含着极强的灵气,比外面的那些药要强的太多,最后又将其放在阵法中将丹药中的灵气都收敛起来,就算修为比自己高的人也是察觉不到的,这样也是为了避免麻烦,毕竟今天见到带忆忆来的那个周雨就很是不简单,她可不想又无缘无故的被牵扯进什么奇怪的事情里。

  等所有工序都完成之后,三娘一看,自己都忍不住乐了起来,原来是三娘做的时候没有注意,此时方才发现自己做的药丸子估计得装几个包裹,看了看旁边的玉瓶子,三娘摇了摇头,就这种丹药装进这药瓶里,简直是糟践了瓶子了,看了看四周,三娘发现她用什么东西装都觉得,把东西糟践了,最后没有办法,三娘直接闪身出了房间,准备去外面买上一匹布,缝些小袋子,好将药丸子装起来,毕竟怎么样将各种药丸分开装吧,要不然就算将药都拿出去了,也不敢吃不是。

  三娘出了房间之后,也没和周大夫打招呼就独自一人上了街,此时的三娘对京城还不是太熟悉,一路问人来到了街角的一座不大的布店里,名字还不错,叫“织锦轩”,听人们说这间店铺虽不大,但是信誉却是极好的。

  三娘进去一看,就觉得这家店,估计还真不错,三娘仔细观察了一下,进这家店买东西的大多都是普通老百姓,还有几个人先挑好了布,说下尺寸,就放下银钱离开,言一会过来拿的。想来这家店的信誉不错,要不然人们也不会这么放心,要知道若是店里有欺瞒的现象,人们也不会这么放心。

  果然,马上就有一名四五岁模样的女孩子,过来询问道:“这位姐姐,你想要点什么啊。”

  三娘眨了眨眼,笑着说道:“小丫头,你才几岁啊,就会做生意了。”

  显然那丫头是个气性大的,见三娘叫自己小丫头,整张脸都有变成青蛙似的鼓了起来,明显就生气了,不过还是很有礼貌说道:“姐姐我不叫小丫头,我就寒书。而且我也不小了,我都七岁了哦。”

  听到这话,三娘更可乐了,看来小丫头还想当小大人啊,眼珠一转,三娘坏笑着说道:“哦,那个寒书啊,姐姐也不知道要买什么啊。怎么办呢。”

  “哎”寒书直接被三娘说愣了,不过想到这衣物一般都是男子负责,又开口说道:“那寒书给姐姐选好了。”说着就拉着三娘。对着墙上的布匹一一介绍的,只听到:“姐姐,这匹布是南边最流行的花色了,做成衣服穿在身上可漂亮了,好多人都拿这个做衣服呢,还有这个这是正宗的锦缎。你看是不是很漂亮。还有……”

  三娘再也忍不住“扑”的一声笑了出来,这孩子还真可爱,摸了摸寒书的脑袋。正欲再调侃两句,就听到自己后面有人说道:“这位妹妹,想要买点什么,孩子不懂事,你别介意。”

  三娘正要答话,就见自己面前的寒书高兴的喊了一声:“娘”就跑向自己身后,待三娘转过身来的时候。见寒书已经被来人抱在了怀中。

  三娘忙上前打招呼道:“姐姐说的什么话,寒书很可爱啊,小大人似的真是让人忍不住逗逗她,姐姐真是很服气。”

  那人听到这话显然更高兴了,开口说道:“妹妹快别夸这猴了,不然她就要翻天了。姐姐姓墨名琪。若妹妹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墨姐姐。”说完,墨琪又对着怀中的寒书。绷着脸说道:“寒书,答应过娘亲什么,怎么又胡闹了。”

  小寒书委屈的低下了脑袋,弱弱的说道:“我只是想帮母亲而已。”

  墨琪摸摸自己女儿的小脑袋,疼爱的说道:“寒书,店里的事母亲自己就能干好了,至于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读书,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读书的,如今你有这个条件就要好好努力,知道了吗。”见小寒书乖巧的点了点头,墨琪忙将寒书放了下来,嘱咐她到内宅练字去了。

  安顿好了女儿,墨琪才转身对着三娘子说道:“让妹妹见效了,妹妹想买些什么,这边请。”刚刚自己忙活了一阵,等闲下来的时候,竟然看见自己的女儿在那里一本正紧的招呼客人,不过显然女儿招呼的客人是个有耐心的,墨琪对其印象很好,这不一等手头忙完,就急忙过来了吗。

  同样,三娘对于墨琪的印象也非常好,忙开口说道:“姐姐,我想买能做成锦囊的布料就好。”

  “哦,妹妹是要做锦囊吗,姐姐店里就有卖锦囊的,妹妹不妨看看,放心姐姐绝对给你个实价。”墨琪忙说道,不说别的,就凭她对自己女儿的这份耐心,自己一定给个成本价。

  三娘仔细的想了想,确实,这做成锦囊自己一个人还不知道要做多久,就算有空间可以直接忽略了时间,但是能买现成的岂不是更好,遂点了点头。

  墨琪笑着领着三娘来到柜台前,从柜台下,拿出一个个的盒子,只见里面俱都是一个个的锦囊,端是各有千秋。见三娘看着满意,墨琪笑着说道:“妹妹挑吧,若有喜欢的姐姐送给你。”

  三娘笑了笑,促狭的说道:“既如此,姐姐就将这些锦囊都包起来吧,妹妹全都要了。”看着墨琪整个人都愣住了,三娘又加了一句:“当然了,不用姐姐相送,我全都买了。”

  且不说一个锦囊也就是装十几粒药丸子,这些好不定够呢。

  墨琪整个人都傻住了,呆呆的问道:“妹妹,你要这么些锦囊做什么用啊。”不是墨琪好奇,只是谁一下子买这么多锦囊,不过都是买一两个就尽够了。

  三娘见了可乐,好笑的说道:“装药,哎呀姐姐别问了,姐姐算算总共多少银子,然后帮我包起来就好。”

  墨琪也只当三娘是开玩笑的,只当是不愿意说,毕竟谁拿锦囊装药丸子啊,忙帮着三娘把所有的锦囊都装了起来,数了一下正好100个,虽然其中价格有些差别,不过墨琪也没在意,直接问三娘要了50两,把那些零头都免了。虽不赚什么钱,但也不会亏本。

  三娘点了点头,从空间中取出五十两交给了墨琪,拿着装着锦囊的包裹,和墨琪告辞后,也没心思逛街了,就直接回去了,毕竟她还要把药丸子都装起来不是。

  这次三娘也没有把包裹放在空间里,而是直接拿在手上,毕竟她们刚刚引起了皇上的注意,虽然她可以肯定,现在肯定没有人监视她,但是小心些总是没有错的。

  待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三娘又一次进了空间,将每样丹药分类装好,直把锦囊都装的满满当当的才作罢,至于剩下的,反正暂时也没什么用就都收在空间里了。

  做完一切,三娘又取了两粒保安丸装进了药瓶子里,这药丸也没有什么逆天的地方只是能保人四五个时辰不死罢了,才闪身出了空间。又取来纸笔将各种药丸子的功效作用分别写于纸上,又将装着一样丹药的锦囊绑在一起,以免弄好了。看着装的满满的100个锦囊,三娘终于稍稍放了心,将东西都装在一起,也有一个大大的包裹了,三娘满意的点点头,她现在就等时辰到了,也好去把东西送给陈姐姐。

  刘忆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三娘包了一个大大的包裹,好奇的问道:“三娘,你收拾这个干什么。”

  对于忆忆,三娘从未隐瞒过,忙将她知道陈姐姐要去边城后不放心,所以给准备了这些药的事,说了出来,也告诉忆忆她和陈掌柜约好了,太阳下山的时候自己就到食为天的后门把东西交给她。

  刘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倒也应该,陈姐姐往日对你也多有关照,你这么做也算对得起这份情分了,不过你都准备了些什么药丸子,给我瞧瞧。”毕竟刘忆也是医术超群,自然对这些感兴趣。

  三娘忙将自己的包裹放到忆忆的身前,打开来,一样一样的药丸子递给忆忆。

  刘忆笑着接过,一一看过后,也满意的点点头,知道都不是凡品,笑着说道:“三娘做事齐全。”

  听到夸赞,三娘整个人都乐歪了,那胸脯都挺得高高的,十足的高傲样,把刘忆都给逗乐了。

  三娘看了看天色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对着刘忆说:“忆忆,时间也不早了,我现在就去食为天把这些东西给陈姐姐送过去,虽然别的事情上可能帮不上忙,这个还是可以的。”说着就将东西一收,就要离开。

  刘忆忙给拦了,笑着撒娇道:“三娘,带我一起去,好不好。”一边撒娇,还一边摇晃着三娘的胳膊,只把三娘的心都看化了,哪能不答应,忙拉了忆忆两人一起来到了食为天。

  果然两人刚到了一会,就见陈掌柜从食为天的后门走了出来,三娘忙笑着迎了上去,将包裹往陈掌柜怀里一塞,笑着说道:“陈姐姐,这是我送给你的临别礼物,希望你喜欢了,我知道陈姐姐估计也有需要收拾的地方,如此我就不打扰了。”

  “哎,三娘,怎么这么快就走,进来坐一会子吧。”见三娘这就要走,陈掌柜忙开口挽留道。

  三娘摇了摇头,对着陈掌柜微微一笑道:“陈姐姐现在应该很忙的,我就不打扰了。”

  刘忆也忙着开口道:“是啊,陈姐姐,我们也该回去了。”

  陈掌柜见留不下两人,自己也确实比较忙乱,也只得无奈的说道:“既如此,我也就不留你们了,路上小心。”

  三娘点了点头,带着刘忆匆匆的离开了,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陈掌柜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时从后门出来了一辆马车,陈掌柜直接坐了上去,在车厢内打开包裹,看着那药效丰富无比的药丸子,陈掌柜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她虽然能理解三娘的好意,但这应该算是另类的诅咒吧,她又那么倒霉吗,需要这么多药,不过陈掌柜虽然貌似抱怨,还是将包裹紧紧的抱在怀中,对三娘那是怎么想怎么熨帖,不愧是自己的好妹妹啊。(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