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11-112章
  刘二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自己今日在街上逛的时候,一个小厮着急的塞给自己一封信说是有事给天机子的,她还以为是天机子师父的旧识送来的,就怕耽误了天机子的大事,也没多想就将信件拿了回来。她哪能知道那封信是三娘写的啊,里面还是说要将小忆留下住一晚这种要命的话,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打死她她也不会接啊,现在倒好天机子的火气全冲着急来了,这件事也完全成了她的错了,想到自从小忆师父看了那封信,先是自己被骂了个狗血淋头,接着更是被修理的哭爹喊娘,刘二觉得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天机子此时那还顾得了刘二怎么想,对天机子来说她当姐姐的遇见这事还能冷静就不当人子了,尽然还敢露出委屈的神情,这不是明摆着找抽呢吗。那自己还客气什么。

  天机子都快被三娘这个不靠谱的给气疯了,自己是答应了三娘让她带乖徒儿回家见见父母,他也是好意想着乖徒儿既然认定了三娘,当然要给三娘的父母留个好印象了,可谁知道三娘那个不靠谱的尽然直接将乖徒儿留下来住一晚,且不说这住一晚之后,乖徒儿的名声怎么样,就说三娘的父母见到小忆一个男子还没成家就住到女方家里去心里是个什么响头啊,更何况还是一个人独去,身边连个长辈也没有,这不是给人明白白的把柄啊,糊涂,乖徒儿真是糊涂啊。

  想到这里,天机子哪还坐的住,当下就要收拾行装,到宋家去接乖徒儿回来。他才不会让人以为乖徒儿家风不严,不懂礼数呢。

  刘二见天机子风风火火的架势,忙上前阻拦道:“天机子师父。既然此时信已经送来了,那说明宋家都已知道。小忆要留宿的事了,若我们此时去接小忆回来,岂不是让人多想,如此会不会让小忆被三娘的父母不喜啊,小忆毕竟迟早是要嫁进去的,这要是留个坏印象,让小忆以后日子怎么过,岂不成了咱们的罪过。”最重要的是此时咱们再去。算是怎么回事。

  天机子狠狠剜了刘二一眼,眼中的冷意都能把刘二冻成冰渣。天机子心中不忿的腹议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坏印象说不得早就有了,这还未成婚就住到女方家去了,坏印象若这都不算那还有什么算。不过刘二此时的想法也对,若乖徒儿已经答应住下此时自己再去叨扰,别宋家人原本没什么想头自己去了反而让人想起这事,不行这样确实会将事情复杂化,想到这里,天机子对三娘更是恨得牙痒痒。怎么就有这么不靠谱的人呢。不过此时追究到底是谁的过失却是晚了,看着刘二那不提气的样子,天机子没好气的说道:“准备好行装。明日你与我去接小忆回来。”说罢,直接甩袖离去了,看着刘二的样子就来气,有这么当姐姐的吗。

  天机子的纠结三娘是一点都不知道就算知道想来三娘也是一点都不关心的。她此时正躲在被子里偷笑呢,想到忆忆就在自己家里住着,三娘就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这虽然不是自己和忆忆第一次同处于一个院子,可是今天可不一样,这可是自己家里,想到忆忆和自己一起待在自己家。三娘怎么想怎么觉得美,哪还有半点睡意。想到忆忆就在隔壁,三娘不免动了思绪。不如自己就去隔壁看看吧,免得忆忆一个人害怕(你确定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果然)她还没见过忆忆睡觉的样子呢,既然想到这里,三娘又是想做就做的人,当下就闪身出现在了刘忆所住的房间,看着忆忆甜美的睡颜,三娘就觉得自己的心平静的很,温暖的很,幸福感缠绕全身,上一世的伤痛都已消散一空了。

  嗯,奇怪怎么忆忆睡着了眼皮还动来动去的,仔细一看发现是里面的眼珠子在动,当下就明白原来忆忆在装睡啊,三娘眼珠子一转,将身体前倾,知道离忆忆的脸颊一只的距离方才停下,听着明显呼吸急促的声音,三娘邪魅的笑了,嘴巴快速的在忆忆的脸上轻触了一下,看着忆忆装睡的可爱样子,三娘在刘忆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捉弄的说道:“忆忆装睡的能力太差了。”说罢,直接闪身回到了自己房间,钻入被窝中,忍不住的偷笑两声,不一会就睡熟了。

  感觉房中没有了别的气息,刘忆方才睁开了眼睛,羞恼的骂道:“真是个坏蛋。”想到三娘亲密的举止,刘忆脸颊滚烫,越想越是羞愤,三娘太不像话了,她怎么能这样,最重要的是,还故意说些让人羞恼的话,真是让人羞也不是气也不是,刘忆恨恨的咬咬牙,下定决心,明天一定让三娘好看。将被子捂到头顶,刘忆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第二日一大早,宋母就领着几个女儿外出做活去了,三娘可能因为刘忆陪在这里的原因,睡得很沉,直到天大亮才起了床,当然没有一起去了。

  而刘忆呢,昨天彻底被三娘扰乱了思绪,一夜都没有合眼,所以待三娘起来见到忆忆的样子简直吓了一跳,那简直是肉眼能见的憔悴啊,三娘见到还吓了一跳。忙上前问道:“忆忆,你这是怎么了。”可这句问话却收获了刘忆眼刀无数。

  刘忆没好气的瞪了三娘一眼,这么明显的丢脸的问题,他才不要回答呢,难道要告诉她,因为她昨天的作为,所以昨日自己失眠了吗,听到这话她还不知道怎么得意呢。

  见刘忆不理自己,三娘着急了,这到底是怎么了,昨日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是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受委屈了。忙问道:“忆忆,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说我给你报仇。”

  刘忆没好气的看了三娘一眼,羞愤的说道:“你昨晚上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

  三娘疑惑的看了忆忆一阵子,方才想到昨日自己做的事,欠扁的说道:“忆忆。你可不能冤枉我,我昨日乖乖在屋子里睡觉,可什么都没做啊。”眉毛一挑。眼中满是笑意,呵呵呵。忆忆,要是想让自己承认,就说你是装睡啊。

  刘忆惊讶的看着三娘,他从来都不知道三娘是这么的做人没下限,这种话她是怎么说出口的啊,有心想反驳两句,但是想到,三娘进来的时候自己是在装睡的。虽然三娘猜出了自己是在装睡,但是只要自己不承认,她能如何,但是今日自己说出她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岂不是等于承认了自己装睡,再说昨日她……,自己也没有反对,此时自己承认没睡,那自己岂不是羞死了。想到这,刘忆冷哼一声。再也不想搭理三娘了。

  三娘见刘忆真的恼了,忙拉着刘忆的手说道:“还真恼了,好了。昨天是我不对,我不该”

  还没待三娘说完,刘忆恨恨的踩了三娘一脚,没好气的说道:“说什么呢,没脸没皮的。”真是的三娘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想到昨日发生的事,刘忆脸更烫了,在三娘的腰间狠狠的扭了一下。

  三娘强忍着疼痛,讨好的看着忆忆。此时哪还能不知道忆忆是害羞了呢。却也不敢再逗,万一忆忆真恼羞成怒就不好了。忙好言安抚一番,方才将此事揭过。三娘拍了拍胸口,不免大发感慨,原来害羞的男人也不好惹啊,不过忆忆真是越来越“疼”自己了。

  三娘忙转移话题道:“忆忆啊,不如咱们去作坊里转转吧,我也好去帮帮忙。”最重要的是忆忆现在的两只禅功是越来越厉害了,掐在人身上真是让人毕生难忘啊,那可是不一般的“痛快”。

  见三娘说要去作坊帮忙,刘忆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就随着三娘去了作坊。

  反正离得也不远,不一会功夫也就到了。宋母见三娘尽然领了未过门的女婿来了,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这也太没眼力劲了,谁家能让未过门的夫郎来给自家做事啊,不过此时未来女婿在一边看着,她也不好太不给三娘脸面,忙提醒的说道:“三娘啊,怎么把小忆也带来了,这里用不到你们,三娘你带着小忆玩去吧。”说完直像三娘使眼色。

  可惜宋母的一番苦心注定白费了,你说三娘的感觉她是灵光的时候贼灵光,可是迟钝的时候那是比猪还迟钝,这不是三娘在不该迟钝的时候迟钝了,宋母说的话,她是半句都没明白,还不服气的回道:“母亲说的什么话,昨天不是还说忙得不得了吗,我还不是怕你们累着这是来给你们帮忙来了。”

  宋母此时抽死三娘的心都有,你说平时蛮机灵的一个孩子,怎么偏偏这时候,脑袋糊住了呢,你会所谁家能做出还没成亲呢,就叫未来的夫郎,来给自家做活了啊,那要是未来亲家知道了,还不说自家没礼数啊,这糟心孩子真是。

  宋陈氏见妻主不行了,忙上前说道:“行了,你带着小忆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呢,再说小忆来者是客,我可没听说这客人给主人家干活的,你要是实在没事就带忆忆去村子里逛逛,再说这点事也没多少,你陈姐姐不是说今天送人来吗,咱家也不在乎这一天。”哎,宋陈氏看着妻主的样子无语了,孩子听不懂你就照实说啊,这样打哑谜还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这不是全都解决了。

  三娘觉得母父说的有礼,的确,陈姐姐马上就送人来了,自己帮不帮忙都差不多,当下也不纠结了,高兴的说道:“那母亲母父你们好好干,我和忆忆回家给你们做好吃的去。”说完不待母亲和母父反应,拉着忆忆的小手,高兴的退了出去。

  宋陈氏看着瞬间消失的三娘,叹了口气,心酸的说道:“生个女儿有什么用,这还没成婚呢就已经是别人的了。”

  宋母好笑的看着自家夫郎吃醋的样子,安抚的说道:“好了,好了,昨天发了一夜牢骚,还没发够呢,快干活吧,虽然今天就有人来帮忙了。但是咱们自己也不能偷懒了。”

  宋陈氏眼角一挑,看着自家妻主没好气的说道:“谁偷懒了,还不许我和闺女说两句话啊。”

  宋母无奈的点点头。连连附和着自己的夫郎,别三娘两个没出什么事。自己先后院失火了,那才真是冤枉啊。

  中午时分,陈掌柜坐着马车来到了这里,当然了后面还跟着两辆马车。

  就在此时,三娘已经置办好了一桌好菜,又和忆忆两人将饭菜都摆放好了,宋家人吃的都很香甜。陈掌柜乘机也也送了四个家奴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不速之客。

  天机子刚来到这里只觉得哪哪都不顺眼。房子这么小,自家乖徒儿原本的房间就比这一座房子大了,再看这吃的用的都是什么,自家乖徒儿就是随自己在山上哪几年也没受过这个罪啊,不过面上还是不显得率先和宋母宋陈氏都寒暄了一下,“哦,抱歉冒昧来访打扰了”

  宋母忙回道:“哦,没什么,多吃点,三娘其他不行。但是这做菜得手艺可是真绝了。”宋母高兴的炫耀着。

  天机子脑上得青筋不受控制的跳动着,身为一个女子,做饭得手艺好是值得炫耀得事吗。那不是很丢人得吗,是了自己承认三娘很优秀,但是做饭真不算啊。恩,难不成这算是她的缺点,生为女子却喜欢男儿的事,恩,如此说来,好像也说得通啊。恩不错,自己也终于发现她的缺点了。她就说嘛,怎么可能有人比自己厉害呢。那是不可能得,哈哈哈。

  天机子为终于找到了打击三娘得事情。此时的心情可是不可同日而语啊,顿时觉得天也蓝了,水也清了,这家很不错了。

  宋母见天机子露出满意的神色,方招呼众人都坐下。三娘见天机子和刘二姐尽然都来了,天机子这种神态是什么样子,明显是不满吗,三娘得眼刀狠狠的飞向刘二,怎么能把他带来呢。

  看到撒娘得表情,刘二想死的心都有了,此时她真的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先不说昨日在家里被天机子骂了个狗血淋头,一大早就被托来了这里,而且带路的也不是自己啊。好不容来到这里看三娘的架势,自己还是个不受欢迎的,想到今日早上自己的遭遇,刘二表示自己真的受伤了,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啊,她怎么就这么不遭人待见了呢。难道自己变丑了吗,不会啊,今早上她被天机子师父骂过后,还专门照了照镜子还是原来玉树临风的脸啊,要有多帅气就有多帅气啊。刘二忍不住自恋的想

  宋母呵呵笑两声,忙招呼起来用饭,不过陈掌柜带来的那四个家仆说什么也不敢和陈掌柜坐在一桌,宋母见状原本想再给几人置办一桌,让陈掌柜给拦了,陈掌柜只是向宋母问清伙房在哪里,就吩咐四人自去置办了。见大家都看着自己,陈掌柜忙说道:“没事,没事,这是家里的规矩,若是她们犯了我是没什么,但是被我姐姐知道,她们就要去刑堂走一遭了,所以不用管她们,她们自己会弄好的。饿不到她们的,咱们吃咱们的。”这几个可都不是普通人,都是有功夫底子的,也是怕有个万一可以护着宋家人。

  宋家人毕竟是庄户人家出生,心里难免有些不自在不过见陈掌柜和那四人都没意见,也就罢了,忙招呼众人用饭,天机子因到底三娘的长辈在也不好此时给三娘没脸,毕竟,自己这样做,送几人心里毕竟留下隔阂,到他日,岂不都应在忆忆身上,也只得暗自忍耐,尝了一口饭菜,顿时惊艳了,忙与食物奋斗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吃,不过怎么还是这么好吃呢,看在这么饭菜这么美味的份上他一会等三娘独自一人的时候再教训她吧,到时候自己也好下手一番,幸好来时就听陈掌柜说,宋家人要去作坊做工的,这不是正好吗,要不然自己还不一定真忍的下去。天机子不知她们到底去做什么,却也是陈掌柜故意为之,毕竟这里面的牵扯太多,天机子随时刘忆师父,陈掌柜毕竟不太了解,比较机密的事自然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天机子好不容易等到宋家人都去忙活了,只剩下三娘和刘忆两人,压抑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开口骂道:“你有没有脑子啊,把小忆接来拜见父母我有阻拦过你吗,你倒好,既然还留着我乖徒儿住一晚上,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让你父母怎么想他。”

  三娘心里忍不住的嘟囔着,你是没拦着,但你可没少剥削我啊,不过这话三娘却是不好说出口的,要不然这意思可就变了,忙解释道:“忆忆这么好,我父母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对他不好,天机子师父你真是想多了。”三娘并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天机子气的胸口不断的起伏着,被三娘的强词夺理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刘忆见状狠狠的瞪了三娘一眼,忙安抚着自己的师父,好不容易天机子平静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乖徒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也是个傻的。”就算你认定了她,也不能什么事都听她的啊。

  三娘见天机子真气着了,态度也不由得软了下来,毕竟天机子年纪也不小了,万一真气出个好歹来,岂不是自己的罪过,赶忙说道:“师父,此次是我欠考虑了,下次不会了。”

  天机子没好气的说道:“我不是你师父,话也别说的这么满。”哼,你服软了,我的气可还没消呢。

  刘忆见师父如此,忙说道:“师父,三娘下次不会了,你就原谅她这一次了。”

  见自家乖徒儿,此时还像着她,天机子无奈的说道:“忆忆,我是为你好,你要知道聘者为夫奔为侍,你这样是要让人看低的。”

  师父的话重重的砸在了刘忆的心上,刘忆的脸上瞬间煞白,这话他怎么会不明白呢,在世家大族里,这种事并不少见,三娘的父母是不是也是这样看自己的,那三娘的母父看自己的眼神,难道不是因为自己与三娘太过亲近,而是觉得自己不庄重吗,此时的刘忆越想越绝望。

  三娘事情不对,忙将刘忆抱在怀中,紧张的问道:“忆忆,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

  刘忆抓着三娘的衣襟,仿佛抓着一丝曙光似的紧张的问道:“三娘,你母父是不是觉得我轻浮,所以不喜欢我了,怪不得他对我冷冷淡淡的,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三娘没想到刘忆尽然是因为这个,好笑的说道:“母父对你冷淡是因为什么,你还不知道啊。”

  刘忆方才想起,自己放了三娘的手,三娘母父对自己的态度好了许多,也就明白了过来,再不钻牛角尖了。

  天机子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家这个看着豁达的徒儿,尽然这么容易就钻了牛角尖,这幸亏没什么事,要是出了事自己还不得后悔死啊。

  天机子咳嗽两声,因出了刘忆这一事,天机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让刘忆今日就随自己回去,虽然她知道宋家礼教并不严苛,但也不想让自家徒儿在宋家留下坏印象,就准备今日就带刘忆回去。

  刘忆也被师父说的话震住了,此时心里还有些不自在,见师父要带自己回去,什么话也不说就答应了。原本自己只是高兴能和三娘在一起,却将这事给忘记了,自己果然是昏了头啊。

  三娘见忆忆要走,虽然不舍,但也没有阻拦,从天机子和忆忆的话中也知道,自己做的确实不合适,既然天机子要帮自己补救,那自然听她的。不得不说亲你自作多情了,天机子如此绝不会是为了你啊。(未完待续)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