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 > 第109-110章
  哦哦哦,还忘了个天机子,三娘表示此人段数太高,短短几天内她被坑走n多好货,原来刘忆偷放进天机子饭菜中的药丸,虽然一开始天机子未有察觉,但是天机子是谁啊,她可是这个世间用药的祖宗,有什么能瞒得过他,等到感觉出好处来,当然就想知道问题出在哪,于是医药宗师天机子做了个十分没品的事,那就是跟踪了自己的乖徒弟,自然就发现了自家乖徒儿暗暗给自己饭菜放药丸子的事了,当然天机子没有打扰自己徒弟,直接找到了三娘,乖徒儿可是自己教出来的,有什么本事自己能不知道,这种药丸子肯定不是自己乖徒弟制作出来的,那还能有谁还用说吗,他当然直接找正主要了,所以三娘就被天机子这个吸血鬼狠狠的扒了一层皮,把三娘心疼的都快晕过去,为什么这么说呢,原来三娘为了让刘二姐试药的时候不漏破绽,也怕刘二姐发现不对,就事先将空间中的丹药都拿出来些,这下可好天机子来的时候也不废话,把屋子里所有的药瓶直接都打包了,还美其名说省的自己折腾了,他会给自己将药效都研究出来的,三娘当时的心都滴血了,那可是几十种丹药啊,一错眼的功夫都没了,自己也不能上前抢回来,只得强露装大方,待天机子将一切打包带走三娘整个人都蔫了,这次简直要来她的命啊,这天机子简直就是个土匪啊,三娘无时无刻不祈求着,让天机子服用了那些药效奇特的药丸子,这样自己疼痛的心好歹能稍稍舒服点。可惜直到如今还没有如愿,哎,自己是该感叹天机子的医术的确高明吗。尽然一个都没中招,其实三娘不知道,天机子也是见过刘二的惨状的怎么可能自己找死。所以他充分利用自己长辈的身份,压着刘二和自己的乖徒儿给将能分辨出来的都分出来。所幸大部分都是好分辨的至于不确定药效的他也用小动物试药了,原本是想找刘二的,可是早被揉虐一遍的刘二怎么可能答应,要知道天机子此时可没有解药啊,谁知道这吃下去会是什么后果,刘二不免想到那各种药丸的效用,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傻了才会再来一次。

  至于这些已经带着刘忆回家的三娘都不在意了。坐在宽敞的马车里,又有着忆忆的陪伴,三娘觉得自己没有用多长时间自己就到了家里,忙将忆忆扶下了马车,两人自顾自的走开了,陈掌柜伸出的手讪讪的收了回来,对三娘如此明显的区别待遇发出了强烈的鄙视,陈掌柜无奈的撇了撇嘴,算了,不和她计较了。

  到了家以后。三娘拉刘忆娘就往自家作坊跑去,在造纸厂里,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家人。忙给父母介绍道:“母亲,母父,这是忆忆,是你们未来的女婿。大姐,二姐已经见过忆忆了,忆忆这是我母亲,母父,大姐,二姐。大姐夫,二姐夫。小家伙们估计在家里呢,等回去我再介绍给你认识。”说完。拉着忆忆的手,怎么看怎么得意,大王氏,小王氏见状,就知道这个人以后就是自己的妯娌了,看其知书达理一看就是个好相处的,虽然容貌偏向女儿状,但是只要三娘喜欢就好了。

  刘忆跟着三娘的介绍,一一喊了人。

  宋母倒没觉得什么,毕竟在她心里还是希望三娘早日成家的,此时见这个女婿通身气派就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又知道是大娘好友的妹妹,就更高兴了,毕竟当日刘二对自家还是多有帮助的,且看刘二的为人,也知道她弟弟差不了。宋陈氏此时心里却有些不痛快,想到当日三娘提起这个人那高兴的样子,宋陈氏表示自己心酸了,自己把三娘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好不容易养的这么大,现在却有人在三娘的心里超过自己了,他怎么觉得自己就这么不甘心呢,不过想到女儿马上要科举了,不能让女儿分心。虽没说什么,但语态中难免有些淡淡,大王氏小王氏相视一笑,得又来了,不过想来自己妹婿会比自己当年更加难过吧,毕竟母父有多疼三娘他们还是知道的,不过母父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只不过嘴上叨叨几句罢了,他们俩可都是这样过来的,这事还真没处帮的,一会还是找个机会对妹婿提点两句吧,别到时候真惹得母父不痛快,看着三娘和妹婿的作态,两人表示这作态就得先改了,这不是明摆的在母父身上扎刺吗,看来回去得给自家妻主说一下,让她们劝劝三娘,这样妹婿嫁进来日子才能好过。

  到家的时候,看见陈掌柜带来的慢慢一马车东西,宋母忙推让着,陈掌柜忙说道:“我和你家三个女儿都是好友,难道还不能给家里送点年货吗。”

  宋母此时却找不出半句反驳的话,只得将东西都接了下来,心想,到过年的时候,自家可要准备份回礼送回去。

  因为今天三女婿第一次来家里,所以宋母做主,今天下午就不做活了,一家人一起聚一聚,当然了也是为了欢迎陈掌柜的到来毕竟在宋母心中陈掌柜就是自家的大恩人,要不是她的帮忙自家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宋陈氏本来还有些不高兴,但是看到陈掌柜也准备马上去饭菜了,对于宋陈氏来说此时的造纸作坊就是自家的命根子,这停一天得损失多少银子啊,若是只有刘忆一人他还会觉得刘忆不懂事,不过陈掌柜也在那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宋陈氏和宋母一样,都觉得陈掌柜是自家的大恩人,这是没的说的。

  既然都说了下午歇着了,宋陈氏也不是那矫情的人,当下就带着大王氏小王氏进了伙房,还吩咐大娘和二娘两人分别去买些酒肉,也好招待贵客,别误会,在宋陈氏心里这贵客可只是陈掌柜一个人,看着自家三娘和刘忆紧紧握着的手。宋陈氏怎么看怎么不得劲,就连和两个女婿整治饭菜的时候也是闷闷不乐的,大王氏小王氏。也只能叹了口气,希望这个妹婿能早点明白吧。要不然即使母父是村子里数得上的和善人,恐怕这妹婿的日子也不会太顺心的。

  三娘只顾着高兴了,哪想的到这些事情,刘忆虽有所感觉但是毕竟没有到明处,他也不好对三娘明言,此时心中也不免有些惴惴,三娘的母父好像并不是很喜欢自己啊,难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直到吃饭的时候,刘忆才恍然大悟,看着只要三娘对自己亲热点,三娘的母父就不高兴,刘忆瞬间就悟了,原来是这样啊,想到这不免有些好笑,他也是被家里人宠大的,自然明白这是三娘的母父吃醋了,不过此时刘忆却也放下了不少。毕竟这种事从小到大他也经历不少,不过此时的主角由自己变成了三娘了,看着眼前熟悉的情景。刘忆心中暗暗好笑,三娘的母父真好玩啊,此时忐忑的心情不免尽去,对三娘的母父也生出了亲近之心,不得不说刘忆是聪明的,既然发现了问题,当下就改变了策略,首先对三娘的亲近,刘忆狠狠的在桌子下踩了三娘一脚。在三娘疑惑的眼神下,瞟了瞟三娘的母父。看着母父眼中的闷闷不乐,三娘瞬间悟了。见自家忆忆不认同的眼神,三娘满眼笑意的努努嘴,当下改变了方向,将自家母父喜欢的菜夹了个遍,只哄得宋陈氏嘴都乐歪了,于是在刘忆有心讨好,三娘用力卖萌的努力下,宋陈氏对刘忆的态度好了许多。

  大王氏,小王氏简直要竖起大拇指了,想当年他们费了多大的劲才哄好了宋陈氏,如今三娘几句话几样菜就把宋陈氏哄住了,两人对三娘的受宠又有了新的认识,这就是已经到了三娘喜欢的母父就喜欢的地步了吗。哎,这辈子他们是肯定比不上了,他们只希望自家妹婿能永远这么有眼力劲,不然恐怕日后有的闹腾了,毕竟谁都知道三娘是母父的命根子越是这样,未来妹婿才越不好做,这个分寸可一定要拿捏好,不过今天看来这个妹婿还不错嘛。

  这一顿饭在还算愉快的氛围下终于结束了,大王氏他们自觉去收拾了,刘忆原本也想去帮忙的,宋陈氏赶忙拦住了,虽然自己还是有些不痛快不过他还没有让第一次上门的未来女婿就帮自家干活的,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不是给三娘没脸吗。

  大王氏和小王氏也忙向刘忆表示你现在是客人,哪能让客人干活的,待到来日进了门,还怕干活有人拦着你吗,只把刘忆羞得满脸通红。

  三娘心里想着以后哪能让我的忆忆干活,到时候找两个佣人就是了,她可舍不得,三娘白净的双手变得粗糙了,她娶忆忆可是回来享福的呢。不过这话她可不能说出口,今天这一幕也终于让三娘开窍了,明面上护着夫郎可不是好事,不管啥事,明面上都得站在母父这边,至于暗地里怎么做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吗。得亏宋陈氏没有读心术要不然还不得气死。

  饭后,小王氏带着孩子们家去了,其他的人都坐在屋子里,陈掌柜首先开口道:“宋姨,最近家里还好吧。”

  宋母高兴的直点头,现在一家人齐心协力的,劲都往一处事,一派兴家之像,虽然三娘不在,自己心里有些遗憾,不过孩子既然要走仕途,做老子的自然支持,她也希望孩子能有个好前程,日后也能帮衬几个侄子不是。“好好好,现在家里有事忙活,又有银子赚,哪有不好的呢。”

  陈掌柜见宋母说的真心,也就不多问了,毕竟宋家的家底自己还是知道的,买地的银子是自己垫上的,分给三娘的银子也是自己送到宋家的,只是看着大娘、二娘问道:“怎么样,这段时日累不累,若是忙不过来,我调两个小厮过来帮你们,放心都是家生子,绝对信得过。”其实若不是知道姐姐对三娘没了想法,她也不敢把人调过来,不过此时既然姐姐已经表了态,自然就不碍了。

  大娘二娘眼睛一亮,两人一致认定这是个好主意,至于放人之心,两人摆摆手。她俩和陈掌柜做生意这么久,还不知道陈掌柜的为人,再说了。这生意里陈掌柜还占着分子呢,她能坑自己吗。这一想,两人忙说道:“那就有劳陈姐姐费心了,说实话,虽然家里忙的过来,但是这活却得从早做到晚,我们倒没什么不过我母亲和母父,还有夫郎们确实挨不住。”

  三娘这是第一次见大姐们喊累,忙着急的问道:“大姐。既然忙不过来,怎么不告诉我,我也好回来帮忙啊。”三娘顿时内疚了。

  大娘没好气的撇了三娘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哪都有你,一边玩去。”真是太不懂事了,不知道母亲和母父就盼着她出人头地呢吗。

  三娘萎靡的坐了下来,对于自己没帮到家里心里很不舒服,刘忆见状忙拍了拍三娘的手安抚着,见三娘还是恹恹的,宋母摸了摸三娘的头。安抚的说道:“傻孩子,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考上科举,那才是帮了咱家的大忙了。”

  三娘真的很想说。她现在就能考得上,之所以待在陈姐姐家,完全是因为陈姐姐怕自己太过世俗,会与世家子弟相处不来,而招到排挤罢了,可是又怕母亲为这再为自己担心,三娘想了想叹了口气,罢了反正此次陈姐姐也会安排人来,家里也就轻松了。过去的事也不提了,自己往后还是要多关心家里。反正自己这次回来,过年前是不会再到镇上去了。凑这段时间在家自己就多多帮忙吧。

  陈掌柜点点头,“既然,宋姨你们都没意见,那我明天把人带来,宋姨你们看着挑,挑好了,我好将她老子娘的身契都送来。”

  宋母忙摆摆手,赶忙说道:“别别,那个来两个人帮忙就好了,用不了这么多。”这样下来得有多少人,自家可养不起,再说了自家也有人能干活,只是需要人帮把手,让自家人轮流歇歇就是了。

  陈掌柜忙解释道:“宋姨,事不是这么说的,这造纸可是您家的兴盛之本,我虽能把人调过来,但是也怕那有的黑了心的,将所见所闻露了出去,到时候岂不是没脸见您,若是您将她一家老小的命都捏在手里,才能制约住她啊。”哎,看起来自己还得费点心,给三娘家讲解讲解这用人的事,要不然万一被这奴仆给卖了岂不冤枉。

  宋母听到这话心里还是不舒服,别说宋母就是大娘,二娘听了心里也不是滋味,在她们心里有人来给她们干活,她们给银子就是了,哪里想过这把别人的命捏在手里,她们都是老实的庄户人家,难怪想不通。

  陈掌柜见状,叹了口气,“既然你们不愿这样,若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先将人派过来,至于身契还在我的手里,你们看怎么样。”希望她们不会答应,要不然自己以后可有得忙了。

  陈掌柜的希望没有成功,只见包括三娘在内的宋家人连连点头,还大赞这是个好主意,陈掌柜扶额叹息,这些人的神经到底有多粗啊,她们也不想想这些人帮她们干活,身契却在自己手里,那她们会听谁的,辛亏自己没有坏心,要不然还不把她们吃的渣都不剩。其实这是陈掌柜多心了,若是别人宋母怎么会这么放心,不得不说这还是陈掌柜平时会做人的过。

  见事情解决了,一家人都很轻松,陈掌柜此时见天色也不早了,就提议告辞了,待喊三娘的时候,三娘忙说道:“陈姐姐,这快过年了,我想在家里待到年后再回镇上。”

  陈掌柜点点头,理应如此,“那你在家待着吧,反正我明日还要来这里,那刘忆我就带他回去吧,三娘放心我会照顾他的。”

  三娘看了看刘忆,讨好的说道:“呵呵,陈姐姐,忆忆当然是留在家里了,你回去帮我和刘二姐说一声。”这可是好不容易的独处机会,三娘当然不会放过了。

  陈掌柜觉得自己头都快大了,想了想天机子那恐怖的战斗力还有三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样子,陈掌柜忙拒绝道:“这可不行,那刘忆的师父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我小命都没了,这事肯定不行。”虽然三娘是自己的妹妹,但是自己也不能不要小命啊。

  三娘忙安抚道:“陈姐姐说的什么话,这样吧,我书信一封,你找个人送过去就好了。”

  陈掌柜见三娘说道这份上了,只得勉强的点点头,更是下定决心回去的时候直接让人送到店里就赶快回来,完全不用交到本人手上,可别真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三娘见陈掌柜答应了,忙将信件写下封好,交予陈掌柜,高兴的跑到刘忆身边了,看着忆忆欲言又止的神情,三娘忙可怜兮兮的说道:“忆忆,咱俩好久好久都没有两个人在一起了,就陪我玩一天吧。”呵呵,这一招肯定行,忆忆可最舍不得自己受委屈了。

  果然,忆忆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虽然明知道三娘是装的,可是刘忆自己就是狠不下心。三娘在背后摆了个大大的y,脸上还是继续保持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刘忆好笑的使劲拧了三娘的脸颊一下,看着三娘捂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还装”

  三娘冲着忆忆讨好的笑笑,陈掌柜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得拿着三娘的书信离开了。

  不过此时两人的耍闹都被宋陈氏看在眼中,看着自家的三娘完全被女婿拿捏在手中,不得不说宋陈氏的心情并不太美妙,不过想到这事未来女婿第一次上门,也只得忍耐了下来。自去安排刘忆的房间了。

  晚间,宋母想到白天三娘的作为,怎么想怎么心里不舒坦,忙摇醒了自家妻主。

  只见宋母睁开眼睛,无奈的问道:“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做什么呢。好不容易今天能偷个懒,快歇着吧,明天可没这么轻松了。”

  见妻主又要睡过去,宋陈氏说道:“妻主啊,你看今天咱家三娘可是完全被人拿捏在手里了。”

  宋母无奈的坐了起来,看着自家夫郎完全没有睡意的眼睛,明白了,今天不让他发泄了,自己也不用睡了。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你真是瞎操心,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咱家不都这样,我不也是被你拿捏在手心。”

  宋陈氏没好气的说道:“说什么呢,一大把年纪了,还没个正紧,我现在说的是三娘的事,扯到我身上干什么。”不过想想自己确实是这样,不免有些讪讪。

  “怎么不一样,好了,咱宋家就是这传统,你都是这么过来了,可不许做那拿捏女婿的事,要不然三娘夹在中间得多不好受,别给咱三娘找不痛快。”宋母怕自家夫郎想不通,忙正色的说道。

  宋陈氏忍不住的嘟囔着:“我就是觉得咱家三娘亏了,咱家三娘多好啊。”

  宋母没好气的说道:“你个死老头子,快睡吧,大半夜的整这个幺蛾子,就算要配不上,也是咱家三娘配不上别人,快别嘚嘚了。”

  宋陈氏看着妻主尽然没理自己,尽然自顾自的躺下了,宋陈氏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愤愤的躺下了,自家妻主怎么不理解自己呢,他家三娘多好啊,什么人配不上啊。

  不说宋家如何,此时的刘家天机子都快气疯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么不靠谱的事,这个三娘尽然真的干的出来,我家乖徒儿的名声啊,看着此时刘二的眼神都能刮出刀子来。(未完待续)

  ps:谢谢芸静的打赏,猪头的老公双手接下了。求推荐,求收藏,求粉红票。

看过《随身空间之悠闲农家》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