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四十七集 交趾疟患

第二百四十七集 交趾疟患

  小舍刚抱着儿子出门,一顶小轿堵住了他的去处,他有些恼怒,刚想试问,轿内钻出了表妹云琦。

  小舍来京也有一年多了,和表妹也只见过一二回,云绮己从一个待嫁的少女变成一个双十年纪的少妇,丰韵娉婷,气质优雅,洁白的肤色,看样子并没有多多施妆。

  亮亮喊了声“姑姑”扑了上去,轿内又跳下个小女孩,云绮便一手抱一个到了小舍面前:“小舍哥哥,云绮终算又见到你了。”说着热泪也出来了。

  小舍抚着她的手背道:“都身为人母了,还像个孩子,哭什么?”

  云绮道:“我每次看见卖甘蔗,我就会想起在苏州街头送哥哥去衙门,哥哥像大人一样买了根甘蔗给妹妹吃,你说这甘蔗吧,能甜到心里去。”

  云绮的女儿叫甜甜,嘟着嘴道:“舅舅,我娘为什么喜欢吃甘蔗,爹说她有我娘一对小虎牙。”

  云绮打了她一下道:“别胡言乱语,告诉舅舅和亮亮哥哥,我们来干啥的?”

  甜甜道:“今天是甜甜生日,请姨姥姥一家到甜甜家去喝酒。”

  小舍道:“哦,这么大事啊,一定去。”

  云绮的突然到来,家里又热闹了,几个女的打扮了一番坐上轿子出门了,家里一下静了,小舍对留下守门的师父道:“我们可能会晚些回来,今天狗狗老是在吐,一会儿你带它去溜下,吃点草。”

  师父道:“我知道了,没事,你放心去吧,多吃点。”

  七月份,南京四周山地环抱,地势相当平坦。从海上吹来的东南风,都被山地挡住了,烈日当空,四野里没有一点风,老南京又骂开了:“这火炉城又要热死人了”。

  金纯和宋礼就这个时候回来了,会通河故道浚成,使运河畅通,南方的漕艘可以直达北方各地。这天下午皇上把他俩宣进宫去,说是有奖,小舍把他俩送进午门,自已在西掖门洞内候着。

  快到正午了,两个老头手挽着手,摇着纸窗,待意的从边门出来,小舍急忙牵着马上迎上去。

  工部在御道街边,两人和宋礼告别后往太平门外走,金纯道:“你这孩子又要辛苦了。”

  小舍道:“皇上又有圣旨给大人了吗?”

  金纯松了一下马缰道:“圣旨是给兵马金忠的,英国公张辅今年初第三次平安南,在月常江大破陈军,生擒其元帅,但是发生大量的疫病传染,皇上令金忠立马带药品前去援助,在随行人员中,除太医院御药局的,金忠还点了你,你明天一早去兵部报到,听从他的调遣。”

  小舍回家向家人一说,一家人都急了,如意道:“这打摆子病一染上就死人的。”

  张王氏道:“这金忠不该啊,自已去送死还找个垫背的。”

  白梅道:“你去求求金忠,能不能换个人去。金忠对你一直很好的,这次怎么晕了呢。”

  红瑶道:“少爷我抱着媛媛陪你去,孩子才几个月,总不能没有爹吧?”

  几个女人说着就抱着号陶大哭。

  师父道:“我以前在少林寺时,也碰到过,但也有人挺过来的,我有一张《治疟符》你带在身上,也许能除了邪气。”

  师父拿出那张符,一家人就像捞到救命稻草一样,心定了不少,生怕弄扔,让小舍抄了几张放身上。

  小舍道:“还没出发不碍事。”

  张王氏便一个巴掌打到他脸上:“早一天放,法力不同的。”

  小舍在外勇猛,在家就听门母亲的,知道娘打他是疼他,所以他捂着脸把符揣进了怀里。

  白梅突然道:“太太,我陪少爷去如何?少爷出门会顾不上自已,我可以盯着他。”

  张王氏担心着儿子,听白梅愿意陪儿子往火坑中去,心里着实感动,她道:“好是好,只是难为了梅儿。”张王氏的音调也软软的。

  如意道:“姐姐,郎君听你的话,我看行。”

  红瑶也道:“本来红瑶也想,只是放不下吃奶的媛媛。”

  小舍道:“不知金忠答应不?”

  白梅道:“金忠经常来我豆浆店喝豆浆,他知道我射箭爬野路功夫。”

  小舍到了兵部,以前在詹事府时经常去,看门的都认识,他便进了尚书房。

  金忠正和白发苍苍的太医院使商量着,他见小舍来便笑着道:“眼泡肿着,昨晚心惊肉跳的没睡好吧。”

  老太医使道:“这摆子病是厉害,但也别怕,只要不让蚊子盯着就没事。”

  金忠道:“我们见多不怕,这孩子经厉少了。”

  小舍道:“大人,交趾我去过,英国公张辅我也认识。”

  金忠道:“所以我在皇上面前推荐你,你说皇上怎么说你?”

  “说我是大臣们的跟班呗?”

  金忠忍不住的一笑道:“皇上可不这么说,王太医知道。”

  王太医道:“微臣们都喜爱他,寡人不喜欢的活,可有点不近人情了。”

  小舍满足的笑了,双手对俩人拱了拱道:“龙恩浩荡,谢皇上,谢大人们的栽培。”金忠道:“别谢了,一会儿太医院御医局的主事来,你和他去驿站核一下药品数量。”说着把一叠药单递给了他。

  这事十万火急,慰问大军全部走陆路。八十辆马车,五百名骑兵持刀护卫着。绵绵数里,声势浩大。

  白梅去过云南,对这一路熟悉,金忠让她和小舍与他同坐一辆四轮马车。

  马车跑得飞快,车颠簸的厉害,小舍问金忠:“大人这次怎么走的那么急,张辅不是打赢了吗?”

  金忠道:“你不知前因吧,自从去年皇上北伐回来,交趾的陈季扩就派特使胡彦臣来讨封,皇上就封他为交趾布政司布政使,他手下也给了都指挥,参政的职务。”

  小舍道:“这实际把交趾的权力都交给了他,陈季扩一个自封的安南国王,应该满足了。”

  “他是安南陈皇帝孙子,心里想着要当大明皇封的安南王,所以在交趾地区捣乱,甚至袭击大明的官兵,抢夺府署的物资。”

  小舍道:”肯定是趁张辅不在,所以才敢胆大妄为。”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