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乡村小吏在大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禅堂深处

第二百三十六章 禅堂深处

  医官道:“这位大人是因风痰所致,所以其脉以浮缓,没见沉小急实,病情深入的表现,所以也不用开药,休息一下便无恙了。”

  蹇义道:“我想也是,应该没大碍了,再说也吃了自家的秘方良药。”

  医官走了,蹇义对杨典史道:“麻烦你和知县说一下,就说我老蹇已经没了胃口,让他叫下面人送些便饭来就行。”

  杨典史去了,蹇义叫王力几个也跟着去,先吃饱了再说。

  人都走了,蹇义坐定了,抚着胡须道:“他们能演戏,咱爷俩也能演,演得比他们还真。”

  小舍头一回听蹇义称咱爷俩,心里一暖,拱手道:“是大人演的好,下官是真拧痛了。”

  蹇义道:“你这小子,没外人了还装,小心我拧死你。”

  王力在门外喊了,小舍开了门,杨典史带厨师把饭菜送来了。

  杨典史道:“大人们饿了,你们先用餐,小人在门口候着。”

  蹇义道:“典史莫走,陪老爷我再吃些。”

  杨典史乖顺的挨着小舍坐下,蹇义喝了口萝卜汤道:“典史,老爷我问你,酒馆有什么人?”

  “除了,李侍郎,庞指挥和姨太,张知县,于县丞,于提举,仪征盐引批验所姜大使,还有王员外,蒋员外,还有个商人叫不出名字,是山西的大盐商。”

  “呵呵,人才济济,这两个员外有什么来头?”

  “说是员外,其实也做盐商,王员外与张知县是儿女亲家,蒋员外的公子娶了于县丞的千金,于县丞与于提举又是叔伯兄弟。”

  蹇义道:“官商勾结,难怪要出问题,这种死老虎,让庞瑛去对付,一挤就穿帮了。”

  杨典史道:“泰州的百姓都知道,南京乌衣巷王谢堂前燕,飞入泰州麻石街巷王谢员外院。”

  蹇义道:“小舍,把这一句记下来,交给庞瑛这草包去琢磨。”

  李侍郎回来了,一见小舍道:“你这孩子也能装,差点信了你。”

  蹇义道:“这帮人没说什么吧?”

  “还真信了,张知县听了医官的话,说张郎中可能在济川河碰到了张士诚的冤魂,最好去城北光孝寺烧烧香。”

  蹇义道:“这个主意不错,下午你和庞瑛就和张知县谈“堂前燕”的事,我和小舍去城北寺庙烧香,我也碰到冤鬼了。”

  李侍郎摇着头道:“大人,什么堂前燕啊?看来你俩真中邪了!”

  小舍便把抄好的句子交给他,笑着道:“这泰州的王谢,指的就是今天陪你们吃饭的王谢两员外,也就是张知县与于县丞的儿女亲家。”

  李侍郎恍然大悟道:“明白了,席上他们介绍过的,我还纳了闷呢,这两员外来干什么?”

  蹇义道:“别忘了,还有于县丞与于提举兄弟俩的故事。”

  李侍郎道:“看来要听好几天了。”

  “有庞瑛啊,有他简单多了,说不定明天就把这帮人带南京去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李侍郎笑了:“锦衣卫干这事比我们快捷多了,说不定人到半路就招了。”

  蹇义道:“这是庞瑛的事,我们不管了,下午我们招魂去。”

  王力来报:“张知县,于县丞来了。”

  蹇义叫一声道:“张郎中,你的魂呢?”

  小舍急忙把头发弄得蓬乱,把菜汁涂了些在脸上身上。

  张知县进门一看小舍的样子,便道:“果然不出下官所料,郎中大人是中了邪,下午我陪他去城北光孝寺,请长老替他驱驱邪。”

  蹇义道:“张知县公事要紧,不麻烦了,正好我也想去,我带他去就行。”

  张知县道:“中中中,那主持法力强大,前几个月下官家小也中了邪,也叫他摩摩顶,开了个光就好了。”

  小舍心里骂道:“你家女人的邪就是你,把你驱了就全没事了。”

  那县官酒喝多了,身体一直在摇晃,李侍郎叫于县丞先扶他下去。

  两人走了,蹇义道:“庞瑛人呢,不会也醉了吧?”

  李侍郎道:“和那女人回房间了。”

  蹇义喊王力进来,吩咐他把庞瑛找来。

  一会儿庞瑛吹着口哨进来了,一见小舍便讪笑道:“小兄弟,真有两下,天衣无缝,佩服佩服。”

  蹇义道:“别废话,下午你和李侍郎与泰州县衙的人谈话,内容李文郁会交代,谈得好不好,就看你的本事了,我和小舍下午去光孝寺。”

  庞瑛道:“大人交代的事我肯定能办妥,不过我想麻烦二位大人也帮个小忙,不知~~”

  蹇义道:“你事也真多,快说,什么事?”

  庞瑛嘻笑道:“也不算大事,张郎中大人知道的,我带了个小女,她一直闹着要我陪她去好玩的地方兜兜,这不,下午我又没空了,嘻嘻。”

  蹇义道:“你放心就好,把她交给小舍了,他会哄女人。”

  不料这厮皮也厚,用胳膊撞了下小舍的胳膊道:“女人嘛,身上的衣服,交给大人有什么不放心的。”

  小舍胳膊又疼了,他忍着痛一口把碗里的萝卜汤全喝了。

  下午杨典史带着钦差大臣和小舍向北门光孝寺去,三月的和风吹在身上无比的舒畅,蹇义和小舍穿着便衣并排骑着马,前后由王力几个护拥着,慧聪一个人坐在最后的轿子紧随着。

  泰州光孝寺始建于东晋安帝义熙年间,刚进入山门,住持知道钦差大臣来了,赶紧披上袈裟出来迎接,这个年间崇尚佛教,蹇义等人接过沙弥点好的清香,撩开袍衣跪拜了佛像,然后进入禅堂。

  杨典史向长老耳语几句,老和尚道:“请这位施主坐下,与老衲一起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为你消灾祈福。”小舍便在蒲团上双盘腿坐定,闭目冥想。木鱼敲起,经声响亮。

  用柳叶蘸着清水洒在他额头身上,这水有股淡淡的清香,凉凉的透入心扉,小舍深吸了二口。

  法师用温暖的大手在他头顶摩挲,划什么字。小舍听到杨典史在告诉蹇义:“刚才叫洒净,驱逐污秽,现在的仪式叫摩顶,祈求地藏王菩萨加持。”

  耳边传来女人羞怯怯的声音......

看过《乡村小吏在大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