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仙狱问道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信仰之力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信仰之力

  “我等愧对道主,不敢请赏!”

  六位神王汗颜,说实话,应援而来,他们更多为的都是一己私利,现在他们人人带伤,但这伤,可不是助荒陌神城守城而伤的,都是在地宫中争夺资源疯狂的乱战中受的伤。

  “你们不必自责,地宫之事,我也亲身参与了,内中的细情,非常的清楚,不提也罢。我说的壮我道门声威,指的是你们甘愿随九长老洛山河前来洛家。洛山河是我大界天门的界天长老,他的靠山就是我们,你们能追随而来,就是我大界天门的态度!”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不光是九长老,你们每一个人在道门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只要你们在大界天门一天,大界天门就是你们在神界中最大的依靠!”

  忽拉拉,包括六位神王都半跪于地,向炎北施以尊礼,一个个热泪盈眶。炎北的话说的风轻云淡,但真实的打动了每一个人的心,这一礼,是真心至诚之礼,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完全是敬心诚拜。

  “诸位客气了,都请起!”

  炎北受了这一礼,道心微微荡漾。他是真心之言,也完全由心而语,不曾想,众人这一礼,竟然引动天地元气,让他能感受到丝丝缕缕的一种源力涌入身体。

  这种源力很诡异,居然迅速的融入他的神元,令神元力量只增不减,完全化为己用。

  “难道这就是信仰之力?”

  炎北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喜翻了心。这种源力简直是太绝妙了,无形中中直接提升了他的实力,在这一刻,他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提升,在以前,即便有这种源力,他也感知不到。

  “好了,你们相助洛长老光复洛家,务必确保洛家的家主洛丘的安全,同时也要保证自己的安危!”

  “是,谨遵道主吩咐!”

  所有人追随洛山河和六位神王离开,炎北立于高处,思索信仰之力的根源以及带来的美妙好处。忽然,他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看到远方虚空竟然有一人踏空而来。

  莫名的,炎北心中一懔,他隐隐觉得此人是针对他而来的,甚至带有一抹杀意。

  炎北庆幸自己在这一刻已经恢复过来,毫不犹豫的开始镌刻虚空阵纹,勾勒空间困杀神阵。这个对手显然是不弱于罗煌的存在,对方可不会犯罗煌的诸般错误,必须手段尽出。

  那人踏空行步,似乎很慢,但只是数息就已经走到了炎北的面前。炎北的神王气韵根本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阻挡,甚至没有起到任何的威胁。

  炎北没有动,他是不敢动,只要一动,就败势已成,不用对方动手就败了,而且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会一败涂地。

  但他不动,并不是轻松,对方根本不曾有任何的出手,但那种无形的威压,让他两股颤颤,自身的神王道韵规则都扭曲了,如同扛山,压得喘不过气来。

  这人信步而来,个子不高,眉毛浓重,颧骨很高,是位一脸凶相的中年矮个男子,直接走到了炎北的身前,一双眸子冰冷无比,“罗煌在哪里,你杀了他?”

  这人的话一出口,炎北就感觉到死亡的阴影侵袭入心,不管这个人是谁,他的这点实力在对方眼中什么都不是。

  在神界的人族中,居然有这样强大的存在,在以前炎北是不敢想像的,现在这样的人就站在面前,容不得他再有半点置疑。

  炎北汗如雨下,打湿了法衣,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的神元连心络都无法驱使了,身络完全被禁锢,这种手段和之前罗煌的出手如出一辙,但比罗煌高明何止数十倍,现在他真的成为了砧板上的肉,任由此人宰割了。

  “央笑,你这个人总是这样,做什么事都先施莽力!”

  虚空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竟然一副责怪的口吻,“那罗煌是他杀了又怎样,我早就看罗煌不顺眼了。俗话说得好,师父有心事,弟子服其劳,那才叫孝敬,哎,我老葵就是这般好命,收了这么个称心遂愿的好弟子,像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烦透了罗煌,抢着帮我解决!”

  就好像有灵雷在脑中炸开,炎北神魂俱震,眸子里精芒四射,充满着难以置信。

  曾几何时,他一直苦苦搜寻着阵道恩师天葵的下落,但这个人太过神秘,根本不曾有人见过,就算是在九耀星宗有些线索,但追查之后也都飘渺无踪,无法找到任何有关天葵的讯息。

  从九耀星宗惊鸿一瞥之后,炎北再也没有见到过天葵,从仙界到仙城,再到神界,有些时候偶尔想起,甚至在想天葵会不会殒落了,自此再无消息,但内心中总有那么一点盼望,希望自己是错的,希望在某一天,他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如今,这一天,真的来了!

  “葵天,你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事有原委曲直,别老跟我捣蛋!”

  被称作央笑的男子凶眸更厉,“罗煌虽然是我的弟子,但好歹也是九神之一,此子暗算罗煌,我必杀之!”

  他喋喋冷笑,“别给我说什么他是你的弟子,世人皆知,你葵天立道统而无传承,当年批爻的可是你自己,说你的三位衣钵弟子俱是绝命之人,难得善终,必须身历死劫之后,方得轮回转运之机,这可是你当着诸神讲出来的话,现在可别不承认!”

  “承认,为什么不承认,我老葵说出来的话,自然为真,有半句谎言,那可是要遭神道天谴的!”

  虚空中,炎北久违不见的天葵出现,还是当初的那般模样,笑容猥琐,佝偻嘻笑,但总算一身外衣不像以前全是褶皱,容貌也似乎端庄了一些,反正在炎北看来要顺眼了许多。

  “央笑,既然你还记得当年之言,想必也记得我当时还曾补充的几句!”

  天葵嘻笑,朝着炎北眨了眨眼睛,然后才道,“我当时可是说了,大道不绝,必有一线生机,九爻阵算的绝命占算,或许就会着落在这一线生机之上。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我三下凡界方能找到的那一线生机,这小子鬼着呢,我好不容易才哄骗到手的,焉能让你给杀喽?”

看过《仙狱问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