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扶天问仙 > 240、横槊立马挡千军

240、横槊立马挡千军

  /

  经荆鸢北提醒,章宗瓒才醒悟过来,发觉是自己上了慕容笙的当,再想追时,三人两骑已不见了踪影,空余无尽的茫茫雪丘。

  慕容笙三人一路狂奔,顺利通过重重关卡,出了霸陵州将近西胜府境内才敢放慢脚步。

  三人两骑行走在洁白的雪地中,只听见马蹄踩踏在雪地上发出的轧轧声。

  司徒栀鸯忽然发问:“笙儿,你怎么会有金刚天槊和阳关的玉佩,莫不是你已为父报了仇?”

  慕容笙稍加思忖才道:“娘,你真的认为咱们的仇人是阳关?”

  司徒栀鸯沉默了。

  慕容笙接着道:“一人独据蛮军三十万三年之久,莫说是我父亲,再给他加十个孔仙胄也未必能办到,是阳关成就了我父战神之名。阳关不但不是咱们家的仇人,还是恩人。三年时间,大渊王朝不发一兵一卒,是可忍孰不可忍,父亲之死的罪魁祸首当是赵元丰这老儿,以及他身旁的诸多奸佞之臣。”

  司徒栀鸯反问道:“西蛮攻伐西胜造下的杀戮,这也不算大仇?”

  慕容笙回道:“算,当然算,等我弄清大渊为何不给西胜派兵的始末,等我杀了那元凶,等我西胜府龙城飞将重掌兵权,自然要杀他西蛮一个片甲不留。”

  沈幽雪惊疑道:“你这是要与大渊和西蛮两国为敌?”

  与她同乘一马,坐在她身后的司徒栀鸯笑道:“大丈夫该当如此,凭一己之力对抗天下有何不可。笙儿,如此说来你并未杀了阳关,难道是他主动将玉佩和金刚天槊给你的不成?”

  慕容笙于是将上回与不夜城众人入西蛮遇阳关出手相助及受赠金刚天槊之事给母亲进行了述说。

  司徒栀鸯叹道:“在西蛮,也就阳关称得上真丈夫!慕容宸一生孤傲于世,也就阳关和谷伯麟称得上是他的知己。”

  慕容笙喜道:“娘,你也知道我师傅谷伯麟?”

  司徒栀鸯惊奇道:“谷伯麟是你师傅?看来最终是他找到了你,他比娘有能耐。二十年前,谷伯麟受你父亲托孤,想将你带离西胜,远走高飞,为娘便在城外拦截,与他争夺你。我二人武功相当,打了个不相上下,遇剑魔凤鸣横剑插入,将你抢走了。我和谷伯麟便追着剑魔争夺你,打斗过程中竟将你遗失了。二十年来,我可是没少暗中找寻你啊。”

  慕容笙问道:“娘,当年爹为什么将我托孤给师傅,而不是给你?”

  他其实想问,莫非你跟爹之间有什么矛盾,或者是强扭的瓜不甜,你二人并非真心相爱?

  司徒栀鸯回道:“我圣府宫历代祖训,宫主必须是童男童女之身,终其一生也不得嫁娶。我与慕容宸结合违反了教规,若非如此,他荆鸢北怎么可能发动教众叛乱。慕容宸怕连累了我,才不将你交给我。谷伯麟现今何在,是否安好,若有机会相见,为娘得好好感谢他才是。”

  慕容笙哦了一声,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暗想这教规还真是奇葩,难怪荆鸢北这人品居然能在圣府宫一呼百应,策反成功,但说到谷伯麟,慕容笙的心情一下就失落了,“我和师傅早在十年前分别,至今未曾重逢,更不知道他的下落。”

  司徒栀鸯说道:“十年前我得到讯息,说是谷伯麟杀了不夜城城主东君,东君的几个传人皆非善茬,莫非他已经被……”

  慕容笙摇头道:“娘,这个你大可放心,我和雪儿已经去过不夜城了,新任城主东凰为人还算正派,他说已与师傅和解了。”

  司徒栀鸯长吁一声,“笙儿,江湖之大,找个人哪儿那么容易,缘分到了,自然相见。”

  沈幽雪附和道:“笙哥,宫主说得对,谷大侠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笙哥?

  慕容笙心中一凛,又喜又忧,回到西胜府母亲肯定要逼着办婚事,婚后该怎么办?就在母亲刚做主为二人定了终身大事之时,垂涎沈幽雪容貌已久的他不知有多高兴,一想到雒阳,再想到罗袖,心中却又不是滋味。

  将要进入西胜府境内,远远可见不远处的矮山之巅伫立着一人,在茫茫白雪中,那身影格外耀眼。

  沈幽雪提醒道:“笙哥,怕是又有麻烦了。”

  慕容笙胸有成竹道:“我看到了。当今之世,除非孔仙胄亲至,否则怕是无人能单挑咱们三个吧!”

  司徒栀鸯说道:“来人气机闲适,内心波澜不惊,绝非敌人。”

  慕容笙笑问:“娘,您连是敌是友都能感觉到?”

  司徒栀鸯笑道:“为娘怎么说也是触摸过逍遥神仙境的,虽然被困这数年跌了境界,但心境不变。所谓武境通心境,其人是否善恶,一察便知。”

  越到近处,慕容笙忽然发现那人身影越加熟悉,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人先开口,笑道:“司徒宫主,久违了!数年前我便听说你阴沟翻了船,没想到还能再相见。”

  慕容笙恍然大悟,“是阳关。”

  三人勒马止步,仰望山顶。

  司徒栀鸯遥遥作了一礼,“阳太傅,久违了。二十年前你相助慕容宸,此番又相助笙儿,此恩德慕容氏铭记在心,不敢忘怀。太傅重回朝堂之日,请务必转告匡辅翼,终有一日,司徒栀鸯要取他项上人头。”

  阳关哈哈大笑:“要的,要的。不管回不回朝堂,只要能碰到匡辅翼,我都替司徒宫主将话带到。司徒宫主这些年为西蛮王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反遭小人暗算设计,老夫支持你报仇雪恨。”

  慕容笙说道:“太傅的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他日兵戎相见,笙必定网开一面,先让太傅三回合。”

  阳关笑道:“好好好,不愧是龙城飞将传人,少将军这份恩情我记下了,彼时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便在此时,隆隆之声传来,万马奔腾,地动山摇。

  慕容笙回身去望,是章宗瓒和荆鸢北率领大批人马追了上来。

  阳关又笑道:“少将军,说好是你欠我三回合,看来我又得帮你一回合了。”

  “不用,此事我能解决。”

  慕容笙一拍沈幽雪和司徒栀鸯的马,让他们先赶回西胜府城,自己横槊立马断后。

  他所在位置,正好是两国交界之处。

  马嘶长鸣声中,万余人马止步于雪中。

  章宗瓒紧急下马,跪地向山顶的阳关作礼,“末将见过太傅!”

  西蛮军队一齐下马参拜。

  荆鸢北没好气道:“他都已经被罢官二十年了,败军之将,有什么好拜的。”

  阳关哈哈大笑,“是啊,败军之将,有什么好拜的。想必这位年轻人就是我西蛮大国新拜的国师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荆鸢北斜着身,随意抱拳作了一礼,“过奖了。”

  阳关冷笑着,驾轻功向远处掠去,只见一个黑影在苍茫白雪中消匿。

  章宗瓒和荆鸢北重新将重心放在了慕容笙身上,被骗的章宗瓒提斧破口大骂:“小贼,居然敢骗爷爷!大家一起上,将他给我剁成肉酱。”

  慕容笙冷哼一声,横槊立马挡千军,毫不动摇。

看过《扶天问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