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偏执总裁的豪宠小甜心 > 第六十四章 被关地窖

第六十四章 被关地窖

  移步到楼下,就看见神色慌张的佣人匆忙从后庭院过来,在看见他的那刻,吓得连连后退。〖爱阅读〗

  看着眼前的人冷汗涔涔,叶枫景脸色一沉,冷冷地发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回大少爷,我就是刚从后花园过来有点害怕。”

  叶枫景有能洞悉人心的本事。

  他自是不信,看向管家。

  老管家沉稳苍老的面容有一瞬崩裂,最终还是道出了实情,沈安安伤得不轻,再拖下去怕是……

  “大少爷赶紧去地窖吧,少夫人她受了点伤。”

  受伤?

  他在离开多久,这些人竟然敢在他眼皮子低下伤人?

  沉冷面容刹那乌云密布,眼里席卷了浓浓的怒气,喊道,“通知医生立刻过来!”

  交代了一句后,老管家立刻联系医生,而叶枫景在佣人的带领下,疾步来到了地窖。

  后花园阴风阵阵,树枝丫摩挲作响。

  这地窖是老爷子用来收藏红酒的地方,里面有着一众名品,走到门前,他直接一脚踹开这彩绘着五彩八仙花觚的木门。

  刺耳的动静在静夜中响起,格外的引人注意。

  怒道,“谁把人扔进去的?!”

  佣人吓得立刻‘噗咚’跪地,吓得满头冷汗,身子哆嗦不停,嘴里还不断的发出求饶的声音。

  “大少爷,对不起对不起,您饶了我吧!”

  叶枫景怒瞪跪地的人一眼,量她有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叶家造次,肯定是受人指使。

  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沈安安。

  叶枫景长腿走的飞快,冲进地窖之中,在尽头看见一团卷缩在一起的身影,心狠狠颤抖了下。

  沈安安像是一只奄奄一息的流浪狗,皱巴巴的靠在墙壁上。

  “芊芊?”

  几乎是半跪,叶枫景庞大的身影将她全方面笼罩,他想要去抚摸她,却被她惊叫一声打开。

  “不要碰我!”

  “是我。”

  叶枫景铁青着脸,语气也显得很是柔和。

  沈安安发觉是他,身体不由一阵哆嗦,随即扑进他的怀里。

  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如何也止不住,她抱住他就像是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生怕眨眼,他就消失了。

  “乖,别怕,我来了,谁也不能再伤害你。”

  男人不停的安抚,犹如安抚一直受伤的小兽。

  回应他的只有细小的呜鸣,他太阳穴直突突的跳个不停,随即弯腰横抱将她抱进怀里。

  正厅,老管家已经让医生就绪了。

  很快叶枫景抱着人进来,将人放在了软皮沙发上,飞快的命令,“赶紧给她治疗,脸上不能留疤。”

  “是!”

  医生熟练的拿出工具开始对沈安安进行消毒。

  这动静太大,很快就惊动了老宅的所有人,叶玫跟秦放一同从偏厅出现,看见这一幕,叶玫疑惑的问,“枫景,发生什么事了?”

  叶枫景犹如一头被唤醒的野兽,嗜血、暴怒也不再压制。

  整个空气里都散发着骇人的气息。

  究竟是被哪个混账东西弄成这样的?

  撞见叶枫景的眼神,秦放收起了放荡不羁,巴巴的望着他笑,“大哥,这事儿真跟我没关系,你可别赖在我身上。”

  叶枫景气急反笑,唇角溢出残忍弧度,“秦放,沈安安若是伤了半根毫毛,你这辈子永远都别想再回H市。”

  “什……什么?她跟我真没什么关系!爸,你说话啊,我可是一直都跟你在一起!”

  饶是秦放再如何抵赖,还是清楚叶枫景说一不二的性子,他要真想将自己远渡重洋,那势必不会再让他回来!

  “枫景,你这是什么话,放儿再怎么调皮他也是你的弟弟,你不向着他就算了还处处针对!沈安安她受伤跟放儿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放儿还会将她打一顿不成。”

  叶二叔毕竟是当爸的,护犊之情情有可原。

  但眼下,所有人对沈安安的印象越来越不好,一是老夫人对沈安安的态度让她心生妒忌,二来沈安安跟秦放又有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缠。

  这样的女人,确实不配留在叶家。

  叶枫景缄口沉默,耳旁又传来一声不疾不徐的话,“大少爷,好了。”

  眼神定在那张受了伤的脸蛋上,眼神阴鸷。

  “秦放,你要是自己跪地求饶,我兴许还能放你一马,你若是再执迷不悟,我敢确定没人能保你!”

  狭长的眼睛,暗色的幽光,令人不寒而栗。

  秦放吞了吞口水,不再嘴硬,却也将所有罪责推卸在沈安安身上,口气急促,“是她恬不知耻先勾引我的!我好端端的去招惹她做什么,大哥你不能将什么事都怪罪在我身上!”

  乔蓝心一愣,扭头看向秦放。

  “妈!真的是她勾引我的,刚才在楼上,是她主动推开我的房门说要和我谈话,不信你问她!”

  说罢,就将矛头指向跪地的佣人。

  “今晚把秦放关进地窖,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擅自将他放出来。”这话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魔在召唤,越发的冷酷无情。

  这和平日温和儒雅的叶枫景截然不同,秦放越发的放肆,叶家人简直将他宠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秦放就读H大,H大是本市数一数二的知名高校,要不是叶氏每年以投资人的身份捐赠物资,凭秦放的资质,他怎么可能读得上H大。

  叶枫景早就看不惯秦放,之前就像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修理他。

  如今机会来了,有得他受的。

  谁人求情都不行,老爷子也晓得秦放这次真的有点过分了,将沈安安打成这样,哪怕她跟叶枫景要离婚了,但毕竟事情还没有到最后一锤定音的地步。

  “不!不要关我!大哥,你不能这么对我,为了一个外人你竟然把我关进地窖,你还是人吗!”

  秦放哀嚎,趁机逮住机会摸黑叶枫景,“我也是叶家的少公子,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一堆烂摊子都没处理好!”

  最终,叶枫景气急之下,亲手将秦放揪进了地窖里锁上门。

  钥匙被他带走,谁也不能将门打开。

  沈安安从昏迷中苏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叶公馆内。

  而叶枫景身边还有慕南栀在,两人手牵手,就这么定定的站在她眼前,叶枫景率先开口。

  “安安,对不起。”

看过《偏执总裁的豪宠小甜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