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偏执总裁的豪宠小甜心 > 第二十四章 沈安安给慕北宸道歉

第二十四章 沈安安给慕北宸道歉

  慕北宸见到她伸出的两根手指,黑眸登时沉了下去,忽然起身大步走过来一把拽住沈安安的手。爱/阅/读

  “沈安安,你真行啊!两天没睡居然还活着?”

  被慕北宸这么一晃,她总算是清醒了些,干涉胀痛的眼睛睁大了看着他,他炙热的大掌紧紧抓着她的手腕。

  她叹口气将手用力抽出来,歪头无精打采的说:“所以,慕总有事就说吧,我这会儿困得不行,午休两个小时对我来说简直是老天爷赐予我的。”

  浪费她的睡眠时间,她很生气啊!

  慕北宸不知道哪儿来的脾气,看着她这幅样子,自然就想到了沈安安下班回去后和叶枫景你侬我侬。

  才上班一天,就这么珍惜舍不得对方?连晚上睡觉的时间都要利用起来是吧?

  他越想越气,牙关紧咬,脸廓因为愤怒而冷硬。

  “沈安安,让你来上班是不是耽误你和叶枫景的夫妻二人世界了?回去不好好睡觉,宁愿熬夜也要跟他做?”

  什么跟什么?

  沈安安被他一句话雷得外焦里嫩,尤其是最后那个‘做’字。

  她和叶枫景结婚三年来一直相敬如宾,从未有过一次肌肤接触,一周前在酒店遇到慕北宸,他要了她的第一次。

  难道他没感觉到吗?

  她本来就很困了,这会儿被慕北宸贬低成这样,心里也是一团火聚集找不到地方发泄。

  说话自然也带着烦躁了。

  “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我现在只想睡觉,你要是没别的事情,能不能让我回去休息?”

  “不行!”

  男人低声冷喝,俊脸上浮着一层彻骨的凉,“你都愿意用睡觉时间陪叶枫景了,来公司就不能陪我?”

  沈安安心底升起不好的念头,她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被点了个炸弹,一下子把她炸清醒了。

  她下意识退后,却又被慕北宸抓住了手。

  沈安安如同惊弓之鸟般用尽全力的想要挣脱,“慕北宸你做什么!你放开我!”

  “做什么?当然是做你和叶枫景熬夜做的事。”

  他的话犹如冬月寒霜,夏日烈阳,落在她身上又冷又热,她面上被染红,浑身却冷的似冰。

  这是在办公室!

  她脑子里浮现出那晚在酒店,被他强行按在洗手台上做的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不行!慕北宸你不能这样......我的手!痛痛痛啊!”

  慕北宸抓着她的手反扣在背后,大掌用力捏着她的手腕,皮肉和骨头摩擦,痛的她眼泪都差点落下来。

  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绕到背后去,将她整个人都禁锢在了他的怀里,双手被反扣,稍一用力,肩膀就跟重锤敲的一样。

  两人身体紧紧贴着,她甚至能感觉到他坚硬的胸肌,鼻间嗅到他身上特有的栀子花香,熟悉的感觉让她抑制不住的沉沦。

  三年前他们热恋时,慕北宸同样喜欢用这样的方式将她牢牢锁在怀中。

  她还记得他俯身在她耳边,温热的气息扫在她的耳廓周围,他说:‘安安,我要这样一辈子抱着你,就算有人在身后用刀子扎我,我也不会放手。’

  可现在......

  慕北宸还是三年前的慕北宸,可他已经不再爱她。

  他只会用强,只会逼迫她,让她无处可逃!

  他咬牙浑身充斥着阴戾,“沈安安,叶枫景的活儿很好吗?有我好吗?他能像我那样让你全身颤抖张嘴尖叫吗?”

  沈安安因为这句话身体止不住的战栗,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低俗秽语会从慕北宸的话里说出来。

  他简直,不可理喻!

  “慕北宸!”

  她咬牙怒吼,双目圆睁气愤的盯着慕北宸,气得呼吸急促连带着胃都跟着难受,忍着身心剧痛,她反问:“你慕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你、你现在是帝豪集团的总裁,你怎么会说出这种下流的话来?”

  “呵!”他冷笑,眼里似关着恶兽:“沈安安,你有胆子跟我说慕家是书香门第?三年前你沈家难道不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才把我关在沈家大门口淋了一夜的雨吗?”

  她愣了一下,眼里波涛汹涌,心里就跟被一只手紧紧拽着往下拉,那种坠痛感,让她快要呼吸不过来。

  “下流?”他俊朗的脸笑得开怀肆意,眼里满是讥讽的睨着沈安安。

  “是,你说的没错,我慕北宸在你沈家大小姐面前就是个下流的人,你沈家是豪门,我攀附不起,但是沈安安,那是三年前。”

  沈安安望着那双熟悉的桃花眼,这双眼睛在三年内,曾无数次出现在她梦中,她想要去追,可就是追不上啊。

  现如今,那双充满着青春朝气的眼里,却充满了厌恶、讽刺、嘲弄。

  她觉得浑身都好痛啊。

  “三年过去了,沈家还是沈家,我慕北宸却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一无所有的慕北宸了!沈家大小姐屈身来我帝豪做我的员工,沈老爷还要给我端茶送水,企图把女儿送给我暖床,沈安安,你说,现在谁才是那个下流的人?”

  她紧紧咬着下唇不吭声,一脸的倔犟。

  谁才是?

  答案不是摆在面前了?

  三年后的慕北宸坐拥几千个亿的身家,名下帝豪集团在M国声名赫赫,他很快就会成为帝国的第一首富。

  而她呢?一个刚离了婚的女人,亲妈去世爹不疼的可怜女人,居然敢在他面前说他下流?

  可耻啊,真是可耻。

  她沈安安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耻,最不要脸的垃圾!

  “说不出来了?”

  慕北宸松开紧紧环着她的另一只手,抬起来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

  那双眼睛此刻冷漠如冰,眼里的嘲笑更加让她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她忽然就笑了,双眼饱含热泪,挂在眼角没掉下来,白皙的脸庞,颤抖的唇瓣,让她看起来可怜兮兮又坚强倔犟。

  “说到底你还是没有放过三年前的事,慕北宸,我承认,你成功了,你很成功,你成功的站在最高点睥睨我们了,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一句道歉吗?”

  看着这样面带嘲讽,却丝毫不反抗的沈安安,慕北宸心头那根线突然就断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他听到她说——

  “对不起,尊敬的,高高在上的慕总,我错了,我沈安安大错特错,三年前是我有眼无珠的看扁了您,我非常诚恳的向您道歉。”

看过《偏执总裁的豪宠小甜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