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大明最后一个军阀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剑拔弩张的虎皮驿

第三百五十五章 剑拔弩张的虎皮驿

  猎户的飞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林忠,祖大寿,赵三宝呢?”

  李元坐在马上,声音越发平静,还透着一丝低沉,但是熟悉李元的人都知道,这是暴怒前的先兆。

  “大人你刚刚离开,林大人就被祖大乐请去府邸,说是有要事商谈,末将出城的时候已经无法联系上家父了,至于祖大寿,末将没有见到,赵三宝也已经被祖洪泽牵扯,在内城无法脱身……”

  好一手暗渡陈仓!

  李元怒极反笑:“没想到平日里鹌鹑蛋一般的孟晚安也能找到这个唯一的机会,反戈一击,还真让他给做成了!”

  “大人,只要我们回到辽阳城,一切阴谋诡计都会迎刃而解,辽阳城还是大人的辽阳城,辽东还是姓李!”景茂财倒是冷静异常,没有被这种局面吓到。

  说的也对,只要李元现身城下,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但是景茂财说完之后,李元并没有动,他觉得此次事变总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第一,为什么林忠敢只身前往祖大乐的府邸?数十载为官,李元不信林忠看不出来其中危险!李元出城的时候已经向其嘱咐过,城门要处,不能失职……

  第二,为什么祖大寿在此次事件中置身事外,弟弟祖大乐的所作所为,李元不信祖大寿一点都不知道,但是为什么没有向李元透露半点风声?祖大寿难道还在四处下注?

  第三,最重要的,除了身边这几个人,那些其他的百战旧部为什么在危急时刻没有站到李元一边?都选择了沉默?

  答案只有一个:

  李元没有给出令人无法拒绝的利益,或者换一种说法,这些人看不到跟随李元一条道走到黑的好处。

  其实在京城时候,刘贵和高良某些出格暗地的行为应该让李元警醒了。

  辽东是李元的,但是目前来看,更是朝廷的。

  有时候,朝廷高压之下,李元说话,不一定管用。

  景茂财一把抽出腰刀,怒道:“大人,再不出发,来不及了!”

  “大人,末将唯大人是从!”唐有望一身黑甲,也驭马上前。

  李元扭头看着四周的将官,心中衡量不定:景茂财是自己蒲河一战救下的,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可以信任。薛勇自从蒲河之后也是跟在自己身边的亲卫,没有任何问题......至于唐有望,他的态度很重要,现在李元身边大部分是唐有望所辖斥候。另外,还有不远处一直闭口不言的卢象升,袁崇焕,他们是文官出身,站在孟晚安那一边的可能性更大。

  李元需要一个投名状!

  “大人,前面来了一队人马!一个赵,一个满,两幅旗帜,大约两千人马。”

  正在思虑之际,散布在四周的斥候前来报告。

  “赵率教、满桂,”李元抬眼望向远处,马蹄声已经清晰可闻,上千人马出动,距离近些的话,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大地的轻微震颤。

  赵率教和满桂原属于属于熊廷弼一派,不是辽东本地军阀,近些年才开始深耕,也就是李元发迹的时候......但是他们和李元之间的关系远不如景茂财,唐有望之间那样亲密。

  但是要论在辽东的声望......李元无人能比。

  “等他们过来拜见,吾就在此处等待!”李元翻身下马,走到到路边一处宽大石台前大马金刀地坐下。

  景茂财和唐有望互看一眼。

  “末将去迎一迎,”景茂财带人驭马而去,留下唐有望和薛勇在原地保护李元。

  虎皮驿不算大,南北大约一里地,加上长时间荒芜,四周都是杂草和倒落的院墙,看起来萧瑟无比。

  景茂财刚出虎皮驿,已经看到了赵率教和满桂的人马停在入口没有动弹。

  “两位将军,别来无恙啊,”景茂财没有下马,距离十来米的地方停下,拱手招呼。

  “景大人,”赵率教上前一步,一脸冷峻:“敢问总兵大人是否安全?我等奉命前来,迎接总兵大人回城。”

  看起来,这两个人,是由赵率教为主,满桂为辅。

  “奉谁的命?”景茂财挑了挑眉头:“辽东的人马,除了总兵大人之外,没有人调的动,据我所知,总兵大人并没有要你等前来。”

  “弗朗机炮炮击浑河南岸的消息已经传到辽阳城,人心惶惶之下,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是了,经过赵率教提醒,景茂财心中豁然开朗,对于辽阳城来说,现在李元生死不知,所以辽阳城内一片大乱,几乎所有将校都谨慎站队了。

  “总兵大人自然安然无恙,就在虎皮驿内歇息,要面见大人,”景茂财扫视了一下远处静默的军队,继续道:“两位大人单独去就好。”

  “景大人,你没有听清楚本官的话吧,”赵率教眯起眼睛,看起来异常危险:“我等奉命先来迎接大人回城,这虎皮驿内是否有建州兵马,你景茂财是否投靠建州,我等一无所知,为谨慎起见,还是请大人自己出来吧。”

  “赵、率、教,你好胆!”景茂财勃然大怒,若是平日,他赵率教有胆子这么说话?不知道那孟晚安许了什么好处出来,让这个平日里谨小慎微的副总兵如此狂妄!

  “保险起见,我进去见总兵大人吧,赵将军你在外等候即可,”一直没有说话的满桂开口了。

  曹文昭曾经是满桂的手下,李元微末之时也曾在满桂手下当差过几日。

  赵率教扭头看着满桂,语气不善:“满桂,不该说话的时候不要说。”

  平日里既不站李元,也不依附孟晚安的满桂,此次被孟晚安派来阻击李元,也是为了培养自己的势力......

  但是此刻,在赵率教看来,这步棋也太臭了!

  满桂看起来并不完全倒向孟晚安。

  “辽东还是要依靠总兵大人的,总不能文武之争,坏了社稷江山吧,”满桂叹了一口气,他只是从大局出发,不想事情太难以收场。

  “满桂!”赵率教几乎是指着鼻子打骂:“从你带兵从辽阳城出来那一刻起,你就没有回头路了!如果想让事情还可以挽回,不想辽东生灵涂炭,就按照巡抚大人的话去做,那样一来,辽东还是我大明的辽东!”

  “蠢货......”景茂财看着赵率教的样子,这能成什么事?

  孟晚安挑的是什么人啊!

  正当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虎皮驿内一阵马蹄声响起。

  双方人马立刻抬眼望去。

  只见李元一人在前,坐下是峻黑宝马:“孟晚安下了什么命令,能告诉本官吗?”

  李元出现的一瞬间,不论是景茂财的人马,还是对面赵率教的人马,齐齐下马轰然而跪。

  “末将拜见大人!”

  一时间,尘土飞扬。

  当场,只有一个赵率教呆立。

  一任辽东总兵,数年威势,百战柱石,不是区区几个阴谋诡计能够消减打败的。

  “赵率教,见到本官,为何不拜?”李元安坐马上,看着赵率教。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看过《大明最后一个军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