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苍源界 > 第两百二十四章 与树神的交谈

第两百二十四章 与树神的交谈

  枯树族人发现树神确实没有排斥反应,这才安稳下来。

  此时,离愁的手贴上树墩,本能闭上双眼,听见一道苍老的声音。

  “不对,不是雪大人,但是却有雪大人的气息,奇怪。”

  “这是树神的声音?这...,原来是心灵沟通。”离愁心里想着居然就将话语传出。

  “你是谁?居然能与我交流。”树神的声音再度出现。

  离愁心中默念回答道:“你就是枯木树神吗?我是敖怒。”

  “真的能够与我交流,竟然是真的。”树神的声音很是震惊。

  离愁有些不解,能够交流值得这么震惊吗?

  “你怎么会有雪大人的气息?”树神问道。

  “雪亦菲?”离愁试探问道。

  “是,雪大人让你来找我的?”树神猜测道。

  离愁如实说道:”并不是,是许至义前辈拜托我前来的。“同时观察起树神的反应。

  “许大人?!他在哪?”树神显得无比激动。

  “他死了,临死前拜托我将他葬在雪阁附近。”

  树神仿佛愣住没有回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你怎么了?”离愁连忙问道。

  “怎么会,怎么会...”离愁感觉到树神的气息变得紊乱起来。

  离愁被震退数步,一脸疑惑,树神的反应也太大了吧。

  就在这时,离愁发现自己被枯树族人围了起来,盯着自己。

  “敖怒,你虽然救了我们,也不能损害树神大人。”人群中有人出声怒斥道。

  “是啊,太过分了。”

  “...”

  离愁想要解释,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在这时一道柔和绿芒自其脚底散发将人群拨开。

  “这是?”不仅枯树族人就连离愁也呆住了。

  这时,罗天木坚里走了出来,贴手按住树墩,随后对着族人说道:“敖怒恩人并没有伤害到树神大人,不得无礼。”

  “树神大人想要与您再次交流。”罗天木坚里来到离愁面前说道。

  离愁点了点头,再次上前。

  “抱歉,我没有控制住自己。”树神道歉道。

  离愁问道:“你对许前辈逝去的消息似乎很难接受?”

  “接受?我怎么能接受,呵呵,我已经失去存在的意义了。”树神的话让离愁不由一震。

  “千万年的等待,终归还是没了意义,如此苟延残喘,到底还是空,哈哈哈哈...”

  “千万年?!”离愁惊讶道,树神存在千万年,怎么可能?

  “是啊,千万年,树族生命悠长也是有极限的,唯有化灵,才能延续这无数岁月。”树神显得无比颓废。

  “化灵?竟能长生。”离愁好奇问道,化灵这么强大,能活千万年?

  树神苦笑回答道:“化灵即是将自身一切化为一丝灵性,没有了任何的表达,极大减少消耗才得以长生,而且不可逆。”

  “没有任何的表达?”离愁不解道,现在双方不就能交流吗?

  树神回答道:“的确,你我能够交流,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你很特别。枯树族人也需要与我漫长相处才能模糊感应我的情绪而已,千万年来,你是第一个能与我交流的存在。”

  离愁不由很是惊讶,一来照树神的说法,岂不是千万年的时光处于孤独之中,换成自己,早就疯了吧?二来则是自己具备能够与灵沟通的能力,这是天生还是怎么来的,完全没有思绪。

  “能告诉许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吗?咳...咳。”树神的情况似乎很不妙。

  “你怎么了?”离愁问道。

  “就算是化灵也是有极限的,那份执念让我撑到现在,如今终于到头了。咳...”树神以平静语气说着。

  “是因为我带来的消息。”离愁立刻明白,树神的执念是等待许至义的到来,而自己带来的消息,最终让树神执念的意义消失了,失去这份执念也就是吊着的最后一口气要散了。

  树神说道:“我早就该死了,可惜没能将雪大人交代的事情办好,唉。”

  “雪亦菲拜托你等待许前辈?”离愁问道,雪亦菲没理由这么做啊,她早就计划好互换命格,许至义承受尸凤惩罚,根本回不了,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嗯,没错,那时我还是一棵参天大树,有着体劫修为,虽然没有化形脱离大地,但是不像现在动弹不得,浑浑噩噩千万年。雪大人和许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许大人实力高强自然不需要我的守护,雪大人和许大人形影不离,自然也不需要我的守护,所以我扎根雪阁周围守护着他们的居所,那天,尸气遮天,他们前往尸魂墓地后再也没有回来。咳...咳。”树神回忆道。

  “许前辈确实葬身尸魂墓地。”离愁并未将所有事情告知,从对话得知,树神不清楚雪亦菲真面目,就让他们依旧在他心中留有完美印象吧,何必徒生惆怅。

  树神叹息一声说道:“唉,连许大人都...,那雪大人也已经逝去了吧,也对,千万年了,我也早该明白的。”

  “奇怪,树神没有提过许平的存在,难道雪亦菲给他们施展的幻境还不一样?”离愁想到许平的存在,但是树神似乎没有提及过。

  “雪大人在那天出发前将一段话打入我的体内,要我千万不能读取,要我传给许大人,两人一直就没有分别过,我也很好奇为何要我来传话。咳...咳,如今看来这话也失去意义,就和我一样。至于雪阁,早已经不存在了。”树神叹息道。

  “敖怒小朋友,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树神问道。

  “敖怒小朋友?好吧,按照树神的年龄自己可能小朋友也算不上,不过敖怒和树神到底谁大呢?”离愁不由暗道。

  离愁问道:“树神,是什么事情?”

  树神说道:“既然你是代表许至义而来,我想把这段话给你,也算是完成雪大人的委托了。”

  闻言,离愁点了点头同意了,随后,一团白光顺着右手没入体内。

  ”好了,我也该走了。“树神语气中带着解脱。

  “等一等,你要走了?枯树族人怎么办?”离愁看树神这意思是立马就要死了吗?可是树神没了,枯树族一族不就没了吗?

看过《苍源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