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苍源界 > 第八十一章 交易

第八十一章 交易

  "啪"地一声,离愁的房门打开,小青慌忙地逃走了,离愁缓缓走了出来,呆呆地看着小青消失在眼前。

  本以为没戏看的陆小二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不由对着离愁挤眉弄眼调侃道:"老离你这个禽兽。"

  离愁一脸懵逼地看着陆小二,这什么跟什么啊,我啥也没做啊。

  "你们说是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离"陆小二冲着雷石元博说道。

  元博和雷石互相看了眼点了点头一起对着陆小二说道:"禽兽!"说完就各自离开了。

  见状,离愁也回到房间关上了门,只留下陆小二一人唱独角戏了。"额..."

  回到房间的离愁,胸口的小鹿还在乱撞,好一会功夫才平静下来,不过感觉还不错的样子,平静下来的离愁开始思考叶文的话。

  在以前,离愁有种感觉,只要找到乐土村一切就能想起来找回自己,但是小青告诉他在她离开之时,那个世界就开始破碎了,这条线就算断了,本想着加入侠盟有机会能够得到有关乐土村的情报,毕竟只有侠盟才有能力联通整个苍源界获取各地信息,没想到还没加入计划就破产了。

  不过离愁也没有气馁,三年一梦的状况改变了,这段时间内他就梦到与小青的邂逅和白色世界还有自己能够看懂南宫奇的文字,这些都是新的线索。

  "元博就曾经在苍穹塔二层一些记载中看到这种文字,或许可以去那看看这文字来历,说不定有所帮助。"离愁有询问过这方面的内容,元博给出的回答是去苍穹塔寻找答案,不过进入苍穹塔并不容易。

  在元博的介绍下,离愁才知道苍穹塔建立之初对任何人开放,只要够资格就可以一层一层往上走,不过很快就不行了,大量的人参悟不透也硬是不离开死命的耗着,毕竟苍穹塔只有一座,再大也无济于事。

  所以导致很多需要且能获取到知识的人没有机会,甚至出现有人贩卖位置等各种事件,最终由苍穹书院出面制定出规则由书院维护苍穹塔,所以苍穹塔变为需要付出才能进入了。

  不过第一二层依旧无需代价,只是对于停留时间有了限制,第一二层的知识易获取易传播很快就从苍穹域向四方传播出去,所以来的人自然少了。

  元博之所以打算加入侠盟也是为了有更多机会前往第三层,毕竟侠盟的贡献点可以直接使用在这方面,也可以靠侠盟的俸禄过活,至于为何跨越这么远到这里考核元博支支吾吾没有说明离愁也就没有多问。

  "总之,先加入侠盟再申请调到苍穹域前往苍穹塔看看,先朝这个线索找找看吧。"离愁打定注意,之后就停下思考开始睡觉了,这段时间委实累了,不止离愁,其他人也一样早早就入睡了,除了寒夜之外。

  寒夜自从从水华仙子那离开后就一直沉着脸,此时正呆坐在房间的桌前,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业帝都皇宫之内。

  "国师是来劝我的?"宇文靖朝着眼前的湖面撒了一把鱼粮并未转身,只见湖面聚集鱼群,突然一条长约三丈的巨鱼出现将鱼群吞下。

  溅起的水花被宇文靖所称国师的男子一挥手间蒸发,那人披着一件金边长袍,背后印着大业二字,大业二字令人赏心悦目,不过就是所用的绣丝过于粉红了,与一国国师有些违和了。

  这名被宇文靖称为国师的男子,就是大业帝国的国师杨悔,与宇文靖自幼相识,曾经随宇文靖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因此获取国师之位。

  在大业帝国之中国师只能出自杨家,但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担任国师,若是没有本事宁可无国师也不会接受一个无能之人担任国师,大业帝国此前三任帝王均无国师在位,期间出现不止一位心魔劫修为的候选人,但是都没有得到杨家之术的承认,直到杨悔的出现。

  杨悔看着抚摸巨鱼鱼头的宇文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来干嘛。"

  "身为国师却连这般大事也不在乎吗?"宇文靖回身笑着对杨悔道。

  "大事?不过一场交易罢了"杨悔淡淡回应。

  宇文靖眯了眯眼道:"看来你知道了,天心通之术果然不同凡响,朕都有点羡慕你们杨家这份能力了。"

  杨悔依旧没有其他表情:"若是陛下需要,尽可取之。"

  气氛略微有些凝重,片刻后宇文靖哈哈一笑:"哈哈哈,杨家之术怎能易主。"

  "也对,不是什么大事,不用劳烦国师记在心上。三年未见了,最近可好?"宇文靖摆了摆手道。

  "谈正事吧,这是你要的九曲冥石,把血给我。"杨悔拿出一块黑石,没有接过宇文靖的话头冷声道。

  宇文靖背过身子看着天空沉声说道:"整个大业也就你敢当着朕的面取我的血了。"顿时,风雷大作,乌云密布似有龙吟之声。

  杨悔丝毫不为所动直直盯着宇文靖说道:"既然你不想找,就让我来找!"

  此话一出,雷声轰隆作响,这种状况持续片刻便恢复原来面貌。

  “哼。”只见宇文靖大手一挥,一滴鲜红鲜血飘至杨悔面前,杨悔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玉瓶将其装入其内,随后将黑石丢向宇文靖。

  宇文靖没有回头一把接住黑石说道:“值得吗?”

  扬悔没有回答而是微微一礼道:“臣告退。”说完,没等宇文靖同意便转身离开,杨悔的意思很明确,这并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有的人心死终日沉迷于酒色,有的人心死终日执着于王权霸业。前者我们都见过,后者却就只剩我见过了,哈哈哈...”杨悔苦笑着离开了。

  宇文靖自然听见杨悔的话语,抬头看向天空略显苦涩道:“呵呵,是啊,宇文靖已经不存在了,不过...”话音刚落,方才略显低落的宇文靖双眼眼神变得坚毅起来,一股帝王之威升起。

  “不过,朕在就够了!”

看过《苍源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