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苍源界 > 第六十一章 黑球暴动

第六十一章 黑球暴动

  “为何要背叛?”离愁仿佛魔怔一般问道。

  面对离愁的再一次质问牙安师没有理会而是转身收起其余的三角能量核心,因为三角能量核心也无法收入到储物戒指中只好揣入怀中。

  “我在问你为何背叛!!”没有得到回应的离愁猛地暴起取出长剑一剑斩向牙安师。

  牙安师本能感觉到危险,一踏地面向右前方一移躲开了攻击。

  “怎么会?我现在可是体劫了,刚刚竟然差点躲避不开,到底怎么了?”牙安师有些摸不着头脑,离愁仅仅九品速度竟快过身穿战甲的自己,难道战甲太过久远出问题了?

  元博等人也是一阵讶异,离愁刚才速度太快了,那怎么可能是九品的速度。

  一击未果的离愁呆着原地,死死盯着牙安师再次开口道:“为何要背叛?”

  确认战甲正常的牙安师看着离愁说道:“背叛,很稀奇吗?想背叛就背叛了,就这么简单,小鬼,再来啊,我倒要看看你玩了什么花招。”

  听闻牙安师的话语后,离愁眼睛完全变为黑色,灵芥空间的黑球飞出无数黑条开始蔓延。

  离愁手持长剑,裹挟蓝色能量潮刺向牙安师,观战的仿佛听见涨潮之声。

  面对离愁刺来的一剑,牙安师顿时感觉脖子一凉,一刹那的走神使得牙安师已经没有时间避开只能一拳轰出。

  “轰”地一声,牙安师连退数步,方才止住,轰击的右拳一阵颤抖,对于离愁刚刚那一剑他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厚重。

  “水之怒涛。”寒夜惊讶不已,惊讶于离愁对于水之奥义的理解。

  “不妙啊,离愁他身体的水分正在快速消失。”元博脸色难看道,他也被现在离愁的强横吓了一跳,但是他知道,如此超越常态的代价必然极为夸张,正如他猜测的一样,刚刚一击便蒸发掉百分之三的水分,至于其他消耗就不得而知。

  “他的状态顶多再打出六击,再强行出手...会死的。必须得干些什么。”元博说道。

  众人一阵焦急,话是这么说,可怎么做?最强战力寒夜连一击都不能接下来,最强也就破天关战力了,如何能够解除危局。

  正在众人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离愁再度发起进攻,面对离愁再度袭来的一剑,牙安师想要暂避锋芒,明眼人都能看得出离愁的状态绝不可能持久。

  正欲躲闪的牙安师却发现无法移动,他所处地面升起两只土石大手牢牢抓住了他的双腿,他连忙调动力量震碎握住双腿的土石,这时离愁一剑狠狠斩击在了牙安师胸口之上。

  感受着胸口处传来的压力,牙安师只觉一闷,嘴角留下些许鲜血。

  “竟然只是轻伤?!”元博惊呼,这一击耗费的代价可是刚刚的两倍,这远古兵器的减伤效果这么强吗?

  面对离愁的这一击,牙安师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之前也是觉得对方能够带来麻烦但是也只是带来麻烦而已,但是如今自己受伤了,这让他感觉到了危机。

  “他飞起来了?!”陆小二惊呼,众所周知,一般情况要想悬浮空中在空中移动是需要心魔劫实力才能做到。

  “竟还有这样的功能!”元博也是惊奇,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远古兵器的作用。

  “哈哈哈,现在看你怎么攻击,在空中你还怎么封住我的移动。“飞在半空中的牙安师笑道,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刚得到战甲的狂傲不可一世,再度小心谨慎起来。

  此刻的离愁依旧一脸阴沉,没有任何言语,牙安师也是发现他没有了理智也就没有用小虎加以威胁,想想也是,这种状态能保持理智那就太不可思议了,此刻离愁的意识正处于浑浑噩噩之中,根本感应不到外界,现实的行动都是依靠本能,灵芥空间中黑球暴动的反应越来越大,离愁体内的力量也在快速流逝,三尊所给的空间沙砾之中的能量也在一点一点的被抽出,如果没有空间沙砾离愁第一剑之后就该无力倒地了,离愁能伤得了体劫高阶的牙安师的力量来源也正是因为这空间沙砾。

  面对空中的牙安师,离愁陷入呆滞,呆呆地看着没有行动,这让牙安师一喜,只要自己掌握先手就算以伤换伤,离愁九品之躯如何能承受自己一击。

  观战的众人也看出来了,离愁能发挥这种超越常态的力量本就是以身体为代价,若是再被击伤那可就不妙了。

  牙安师凝聚力量握紧右拳一拳轰向离愁,小青如同鬼魅一般袭来就欲打断牙安师的攻击,牙安师嘿嘿一笑,左手狠狠一甩,小青瞬间倒飞而出,耗费力量的双刃斩击并未带给牙安师伤害,仅仅让牙安师速度迟缓了一些,倒地的小青昏迷过去,体劫高阶的实力还是渡境难以逾越的。

  “玄武真身!”陆小二的身影来到离愁前,大喝一声,只见一头玄武青影从陆小二身后冒出,罩住了他,牙安师看见这玄武之象也是一惊接着露出贪恋,这种能幻化神兽的秘法绝对是个宝贝,想着收拾完后一定要拿到手,因为不确定这东西是否留有书籍就收了些力,一拳向上击中玄武青影。

  “轰”地一身,抵挡片刻之后便抛飞而去,雷石连忙去接以免陆小二承受二次伤害,尽管牙安师收力,可那对于渡境来说依旧极具伤害,陆小二可是正面抵挡承受伤害,雷石接住陆小二去势不减,双双撞击到了石壁昏了过去。

  此时牙安师一击势尽连忙后腿,就在这时,元博双眼盯住了他,牙安师穿戴战甲并没有让元博的瞳术损耗提升毕竟战甲只是外物,牙安师仿佛被定住一般一时无法动弹。

  而定住牙安师的元博双眼布满血丝,毕竟才刚刚恢复,如今再度强行使用必不可长久,而牙安师也有了余力调动战甲之力冲破元博的瞳术。

  呆立的离愁似乎也发现牙安师无法动弹,握紧手中长剑凝聚力量。

  见状,牙安师惊叫道:“尔敢!”说着挣扎得越发强烈,元博死死盯着牙安师,口鼻耳眼都流出鲜血,终于一阵颤抖后直直倒了下去。

  顿时,牙安师感觉一松,正要逃离原处的瞬间,离愁到了。

  “剑雨.吞天地。”一道低喝,离愁杀来,一剑以万钧之势猛斩向牙安师胸口处,不偏不倚正好是上一记斩击处。

  “轰”地一声,牙安师一声惨叫倒飞而出,胸口战甲被斩出一道口子,牙安师的身体也不能幸免,战甲被染红了。

看过《苍源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