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 > 第一百零二章 群芳正艳喜争春

第一百零二章 群芳正艳喜争春

  大年初五,雪初晴。

  包正薄裘轻靴,也不乘什么牛车马车,也不用飞行遁法,一路踏雪而行,到了皇城门前,早有管事的内侍接应,引着他直入后花园。

  管事太监一路悄悄打量着包正,这些天包大郎的名字可是灌满了他的耳朵,没想到啊,竟然得到了入席诗会的资格。

  每年的雁池诗会可是出了名的‘登龙梯’,并非什么人都能有资格参加的。

  就连那朝中衮衮诸公、三朝元老,都未必会得到邀请,所请者不是当代出名的才子才女,就是朝廷新贵。

  而且最近十五年来,雁池诗会上就出了三名驸马,七名郡马,不是结亲公主,就是结亲郡主。

  管事太监怎么看包正怎么像是来‘相亲’的,便在心中暗暗算计,‘齐王爷的三郡主、八王千岁的小郡主,襄阳王的二郡主,还有圣上最疼爱的昭阳公主可是都到了适婚的年龄。

  如此看来,这位新晋开封府同知大人怕是很难‘全身而退’了啊......”

  朝廷大员还倒罢了,眼前这位还是位阳神真人,乃是元阳未泄之体,若是得了他的元阳,贵女们个个都能延年益寿、灵慧大开,甚至改良皇室血统,

  所以在管事太监的眼中,包正早就成了未来的驸马爷、郡马爷,一路说不尽的恭谨有礼、曲意相交。

  一路被管事太监明里暗里的马屁拍着,来到御花园艮岳旁的雁池旁,只见一池碧水竟未凝冰,反有袅袅温泉热气飘荡,池岸边四季如春,遍生绿草。

  在这片绿草坪上,搭了一圈长长的锦棚,彼此相连相交,棚下坐定了太子以下的皇子和贵女们。

  赵官家子嗣不兴,所生子女中只有太子赵冕和升王赵受益不曾像五个哥哥那样早亡,另外就只有五个女儿,其中六女儿隆庆公主和老幺昭阳公主还未曾选定驸马。(不是历史文,有些地方是虚构的。)

  包正今日凝练阳神,揣磨成就元神的手段,身为臣子竟然晚到了一步,此刻赵受益和太子他们早就落座,

  几位公主和十几名郡主王子们正在叽叽喳喳吵着要行酒令,见到包正走来,十几双妙目顿时齐齐落在了他的身上。

  大艮朝的阳神真人不算少,可一个个不是老头子,就是老女人,忽然出了包正这么个年方弱冠,容貌也算英俊的年轻真人,云英未嫁的公主和郡主们没办法不看的眼睛发光。

  此刻包正在她们眼中,就是真正的唐僧肉,若非这是雁池诗会、谈笑皆贵胄、往来无寒门,这些个母老虎真是吃了包正的心都有了。

  素安居士李清冥也在场中,见到此状,冲着包正莞尔一笑,娇媚万状。

  群芳正艳,唯此女独得一分春色。

  “太子殿下,升王殿下,各位殿下,今日巧逢立春之时,万物生发之际,包正醉心修炼,来晚一步,还请勿怪啊?”

  包正笑着作礼,将手中提着的纸包递给管事太监:“这是我院中栽种的甜枣,清脆可口,能补中气,尤其禅益女子,请各位殿下品尝。”

  居安小筑的好东西可多了,这些甜枣只能算是中等,可是在生长时也没少了吸收芝仙娃娃的尿;芝仙娃娃乃是天下一等一的灵物,与芝马每日相交更见圆满。

  这些尿液对于芝仙娃娃来说,只不过是从天地精华中剔除的一些‘糟粕’,可是被普通植物吸收后,立成大补之物。

  “哦,竟然是居安小筑中所产的灵枣吗?”

  赵受益哈哈大笑,命管事太监将枣子分下,还没忘记如献宝般向诸人介绍:“包大人府上乃是积庆之家,这才有芝仙来投,我等皇家都无此福泽,却是强求不得。

  我听说这些院中植物多受芝仙灵气,早就成了灵品,大家可千万不要错过了。”

  说完冲坐在自己身旁的昭阳小公主眨眨眼睛:“妹妹,哥哥可没推荐错人吧?包文直立家才多久,这就成了积庆积善之家,可见福泽深厚,他若是做了你的驸马,连带着哥哥都沾光呢。”

  皇子皇女共有七人,他和昭阳却是真正同父同母的亲兄妹,都是皇后刘娥所生,因此最为亲厚,之前还有些顾虑,如今却是生怕包正被这群如狼似虎的公主、郡主抢了去。

  昭阳公主一身粉装,十六岁的花季年龄,却是比身上这袭粉装还要粉嫩几分,接过甜枣吃了口,顿时秀目一亮,迅速将皇兄手中的枣子抢了去,口中哼哼道:“哼哼哼,才拿几个枣子来,这么小气。”

  说着偷眼看向包正,见到哥哥笑眯眯地看过来,就立即傲娇地昂起了小脑袋:“哼哼,人家才没有这么好骗呢,连个桃子、葡萄什么的都不送给人家尝尝!”

  赵受益素知妹妹的性子,也不多说,只是呵呵笑了几声。

  太子赵冕也食了两枚枣子,微微点头道:“好甜的枣子,包卿好心思,来啊,请包卿入座。”

  当下有管事太监将包正请入棚中,他非皇室中人,纵然公主和郡主们目光热切,也不好安排并座,因此刚好与素安居士李清冥肩并肩、日后早晚飞上天......

  嗅着李清冥身上淡雅的香气,包正精神微震,只觉美人如美酒,似是都对修行有益?

  “喂,你还真敢来呢,怎么就不怕被这些天之贵女们喝水吞下肚子里去?”

  多日未见,李清冥还是这么的不着调,一条右腿晃来晃去,粉膝都碰到他的腿肚子了。

  包正摇头道:“居士说哪里话来,你都不怕被皇子和小王爷们惦记,我怕什么?”

  “他们啊,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儿,一个个的不像是男人,而且都是些绣花枕头,本居士能看上他们?”

  李清冥咧下小嘴儿,喷出几片瓜子皮儿:“你就不同了,阳神真人,可助我修行,诗词做的也还行,若是你包大郎有意,本居士不是不能考虑......”

  说着还往包正身旁靠了靠,扬起娇面望着他的下巴,巧笑嫣然,一副任君采撷的俏模样,只可惜包正还是从她的眉梢眼角看出了丝丝狡黠之意。

  估计自己要是稍有僭越,这娘们儿就敢当场高喊‘抓流·氓’。

  包正连连摆手:“打住打住,你可是天下读书人的心上人,我可不想被他们口诛笔伐,还请居士放过则个......”

  李清冥白了他一眼,目光中略有失望:“素安还以为包大郎是什么奇男子呢,原来也不过如此,一样的畏首畏尾,是个假道学。”

  “我是假道学?”

  包正闻言顿时大怒,老子家里养了两房女鬼呢,个个都是狐狸精级别,你特么都没调查过,哪里来的发言权?

看过《从开封府磨刀人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