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二零九章 快点叫,别害臊(求订阅)

二零九章 快点叫,别害臊(求订阅)

  苏御跟着秦清,刚刚登上大厅外的石阶,便见到坐在厅内正中央位置的那道人影忽然起身,

  那人一起身,其他人没办法,也只能跟着起身。

  李元乾一身便服,随意而简单,高居主位,脸上挂着和煦的笑,见到苏御进来之后,笑道:

  “我大乾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山南道又出一位少年英才,苏御你过来,坐在本王身边。”

  一句话,既向众人挑明了苏御的身份,又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对苏御的喜爱。

  大厅内,秦晖一系的北疆军自然面有得色,毕竟在他们眼中,苏御是自己人。

  而新到的陈亭、宁牧等人,此刻也正认真的打量着苏御,脸上挂着微笑,他们二人虽然和秦晖不和,但对秦广感情还是深的。

  苏御既然是秦广钦定的孙女婿,论辈分,二人算是叔伯一辈。

  太子妃秦婉就站在李元乾身边,见到苏御竟还穿着那身游弩手军服,颇感无奈,转头瞪了乃哥一眼。

  这时,李元乾的贴身太监冯保保笑呵呵的走过来,引领苏御来到太子下手位置坐下,而秦清则是自觉的返回了父亲身边。

  那么此刻,整个大厅的主位上,一共有四个人,

  太子居中,左侧是太子妃秦婉,右侧是苏御、李晴雪。

  看似不经意的安排,实则李元乾也是在给李晴雪制造机会,在他看来,苏御将来无论是娶秦清还是李晴雪,都是自己人,但父皇那边,很可能还是偏袒晴雪的,所以自己表面上,还是需要顺着父皇的意思来。

  苏御坐下之后,李元乾朝着下方摆了摆手,“大家无需拘谨,但请随意,北疆儿郎该有豪迈之风。”

  他话说完,厅内数百人哈哈一笑,纷纷交头接耳,推杯换盏,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李元乾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苏御,“小苏可有入仕念头?如果有,本王自会为你打算。”

  这已经是赤果果的拉拢了,说白点就是:本王想给你个机会做我的人,你有没有这个想法?

  苏御摇了摇头:“草民一介布衣,于清河县设馆行医,胸无文墨,实无入仕之才,殿下厚爱,草民万担当不起。”

  李元乾微微一笑,不再坚持,刻意扭过头去与秦婉小声说话,给李晴雪创造与苏御独处的机会。

  “喂,你送我的荷包,一直被我贴身保存着,我也送你一件礼物吧?”李晴雪侧身凑过来,小声说道。

  “滚一边去!”苏御面带微笑,心语传声,

  这样的话,他可不敢明着说出来,人家大哥就在旁边呢,

  “你猜秦清看到咱们俩说悄悄话,会做何感想呢?”李晴雪不依不饶的继续道。

  苏御不再理会对方,而是望向下方正朝他看来的秦清,两人嘻嘻哈哈的来回的抛媚眼。

  不过当苏御注意到秦晖也正向他看来时,赶忙收回了目光。

  今晚宴会,大家都是席地坐在蒲团上,身前是一张长几,摆有酒菜,所以当李晴雪故意移至长几左侧时,她与苏御之间的距离已经是非常近了。

  近到完全可以说悄悄话的地步。

  “你觉得我漂亮还是秦清漂亮?”李晴雪小声道。

  这个问题我可得回你.......苏御毫不犹豫道:“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哪点比秦大姐强了?”

  李晴雪不禁莞尔道:“切!我不用撒尿也知道,我可比她漂亮多了,你知道吗?我刚来北疆,就已经被列入北疆十大美人的榜单,而且排名第六,谁比我排名高,我不在乎,我只要比秦清高就行。”

  苏御冷笑道:“把你列入榜单的那些人,只怕眼睛都不好使。”

  “唉.......”李晴雪幽幽一叹:“你啊,既然喜欢秦清,自然哪哪都觉得她好,你若有一天喜欢上我,自然会明白,我比她更好,你难道不觉得,我俩抛开身份不说,我比她更适合做妻子的吗?她的脾气有多坏,你恐怕早就见识过了吧?”

  苏御不想再说下去了,只盼着这场宴会早点结束,他好和秦大姐一起去瞧瞧孩子们。

  他不肯说话,李晴雪却不肯放过他,像这样独处的机会可不多,而且还是当着秦清的面,只要能让秦清不开心的事情,她就开心。

  于是,她喋喋不休的在苏御耳边絮叨着,几乎是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这时,一道心语传声传入苏御脑海,

  “苏老弟,别跟那位九公主闲扯了,呆会我们小姐会下场给你旁边那位牵线搭桥,你可瞧好了,有热闹看。”

  是风寒的声音。

  苏御循声望去,风寒冲着他眨了眨眼,而坐在风寒身边的烈开,也在嘿嘿的坏笑着。

  牵线搭桥?这什么意思?

  秦清给李晴雪?这是要斗法了?

  不妙啊.......秦大姐可斗不过这位,苏御已经暗暗为秦清担心起来。

  果然,这时候,秦清突然起身离开座位,来至大厅中央,先是朝着太子李元乾和太子妃揖手行礼之后,笑道:

  “太子殿下初来北疆,清儿想为殿下介绍一下我北疆的大好儿郎,还请殿下恩准。”

  睿智如李元乾,此时也不知道秦清这一出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不过他还是哈哈笑道:

  “自当如此,北疆多英豪,此番坐镇边关,本王自当领略下我大乾儿郎的风采,清丫头此举,甚合吾意。”

  秦晖此时却是微微皱眉,显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闺女想干什么。

  秦清再次行礼之后,转身望向对面,

  “陈克礼,出来。”

  对面第三排的一张长几后,坐着一位面貌还算中上的青年,此人乃陈亭次子陈克礼,

  陈克礼此刻骤然听到秦清喊到自己名字,脑子顿时一懵,不过旋即反应过来,清丫头够意思啊,第一个就把我介绍给太子殿下?

  不枉哥哥心疼你一场。

  于是他赶忙整了整衣襟,走了出来,朝着主位上的太子和太子妃行礼,

  “陇右陈克礼见过太子,太子妃,九公主殿下。”

  李元乾见到竟是陈亭次子,心里已经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微笑抬手:

  “无需多礼,从此刻开始,大家随意就好,这里不是朝堂,没有那么多规矩。”

  秦清再次行礼之后,笑呵呵的来到陈克礼身边,说道:

  “陈克礼,大将军陈亭次子,十四岁便随乃父出征,先后参加过庸关战役,草头屯战役,花子海战役,葫芦口战役,杀敌无数,官至游骑将军,刚刚进窥七品远游境,年龄嘛,二十八,算是北疆年青一代中的第一高手。”

  夸的好!清丫头,你继续,陈克礼面带微笑,波澜不惊。

  说着,秦清笑嘻嘻的拍着对方肩膀道:“陈二哥什么时候给清儿娶个嫂子回来啊?”

  我倒是想娶你啊,你不不乐意吗?陈克礼义正言辞道:“北疆未平,男儿岂敢为家?”

  李元乾微微一下,又是一个虚伪的小子。

  “说的好!”秦清拍手道,“陈二哥一心为国,小妹佩服,不过话说回来,在咱们北疆,有一个不成为的规矩,那就是只要儿郎们上阵杀敌,攒够足够多的战功,咱北疆军方会在边关四道当中挑选未出阁的少女,为儿郎们解决一下终身大事。”

  “比如陈克用陈大哥,就是靠着军功娶回了艳盖陇右的谷雨清谷姑娘。”

  说着,秦清环目扫视大厅,大声道:“战功越高,姑娘就越好,儿郎们在前头拼死,没理由回家连个暖被窝的婆娘都没有,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话音刚落,便有人站起来道:

  “没错!我高大山一介屠户出身,大字不识几个,若不是靠着这一身军功,何德何能娶到像我夫人这样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何况咱边关四道的女子,都以嫁给北疆儿郎为荣,上将军二十年前立下的这个规矩,真是造福我北疆子弟。”

  接着又有人道:“实不相瞒,我看上了美人榜排名第九商秀秀,现在正攒着军功呢。”

  秦清像是个捧哏一样,诧异道:“霍将军如此战功,都拿不下商秀秀?”

  “唉.......没办法,竞争对手太多,我要是攒够了军功,清姑娘你可得给我当红娘?”

  “没问题,”秦清一口答应。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霍贼安敢与我抢夺秀秀姑娘?你也不瞧瞧你都什么岁数了?”

  众人哄堂大笑,

  就连主位上的李元乾,此刻也忍俊不禁,北疆的这股风俗,他早就知道,秦广当年专门设立一处佳婿亭,专门为北疆儿郎解决婚姻大事,而且订下规矩,阵亡将士的家中女眷,受军中抚恤。

  听说陈亭的媳妇都是这么来的。

  接着,秦清来至陈克礼身边,“二哥的战功是足够了,就算想要美人榜上的那些大美女,也是绰绰有余,不知二哥有没有中意的,妹子给你撮合撮合?”

  陈克礼笑呵呵的,以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听说妹子也在榜上?那二哥若是想娶清妹子的话,不知够不够格?”

  秦清与对方打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双方之间自然什么话都能说,

  “当然够格!”

  此时坐在右侧第一排主位的陈亭,闻言一愣,心想着清丫头这是要搞什么鬼?你不是看不上我这些儿子吗?

  陈克礼闻言大喜,“真的假的?太子殿下可是听着呢?清儿莫要拿二哥开涮?”

  秦清微笑道:“我当然没有开玩笑,不过嘛,清儿已经有心上人了,”

  说着,秦清似是不经意的瞥了苏御一眼,笑道:

  “而且清儿心里这位,军功也是不小,以一人之力独闯北夏军阵,擒宝山大王麾下九境修士宝钗,杀独孤龙神麾下高手三十余人,连败慕容宝钟、云景宗宗主万柏林、万华宫宫主浣溪三位高手,被北夏南王庭颁下悬赏令:赏金百万,封万户侯,不知陈二哥在北夏的悬赏,值不值这个价?”

  “咳咳......”陈克礼尴尬笑道:“还说不是拿二哥开涮?苏兄事迹早已传遍陇右,二哥早有耳闻,何况秦公他老人家早已默认,二哥刚才都是开玩笑的,妹子出嫁之日,二哥风里雨里都会跑来喝你的喜酒。”

  “你敢不来,打断你的腿!”秦清哈哈一笑,表情忽然诡谲道:“清儿觉得,美人榜上有一位,与二哥特别合适。”

  陈克礼愣道:“谁?”

  秦清笑道:“这位美人初来北疆,身份无比尊贵,按理说,就你陈二哥的出身,再投胎二十回也是配不上的,但是,正所谓入乡随俗,美人榜上的美女们本就是给咱们北疆军功最高的儿郎们留着的,既然入榜,说明这位姐姐心里,也是希望嫁给咱北疆人的,所以,妹子想给二哥撮合撮合。”

  陈克礼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出秦清说的是谁,表情凝重道:

  “清儿莫要胡说,二哥一心守卫边疆,从未想过婚嫁之事,此事休要再提。”

  这时,坐在苏御身边的李晴雪忽然笑道:

  “小师妹是在说我吗?”

  没等秦清回答,李晴雪接着道:

  “妹妹果然最是懂我,没错,本宫确实属意北疆儿郎,将来北疆年青一代中军功最高者,便是本宫的乘龙快婿。”

  说完,李晴雪看向太子李元乾,“太子哥哥可以为我作证。”

  你这是搞事情啊.......我若不同意岂不是看不上北疆儿郎了?李元乾无奈点头:“英雄豪杰出北疆,晴雪自当如此。”

  这下好了,谁也别瞎想了,公主金口玉言,将来谁做驸马爷,就看谁的军功高了。

  而眼下,北疆年青一代中风头最劲者,非苏御莫属。

  李晴雪亲口所述,太子见证,真要拿了最高军功,你敢不娶吗?

  大厅中央,秦清直视李晴雪,李晴雪也微笑望着她。

  针尖对麦芒,任谁都能看出两人间的敌意。

  行!你跟我玩这套是吧?秦清双目一眯,忽然道:“苏御,我爹今晚也在,还不给你未来的岳父大人敬杯酒?”

  苏御和秦晖同时愣住,也同时尴尬。

  但苏御心情清楚,自己今晚再尴尬,也得配合着秦大姐,人家现在正跟某人斗着呢,

  于是他拿起面前酒杯,来至秦晖面前,道:

  “晚辈苏御,敬大将军一杯。”

  这时,后面的风寒突然站起来道:“一家人不说俩家话,什么大将军不大将军的,你得叫岳父。”

  烈开也站起来附和道:“快点叫,别害臊。”

  甲子营其他人也是跟着起哄,一下子,整座大厅都热闹了起来。

  秦晖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阻止身后这帮人凑热闹,举起酒杯看向苏御,淡淡道:

  “以后别跟着清丫头乱来。”

  说完,一饮而尽。

  秦清一脸得意的看向主位上的李晴雪,而后者,则递给她一个“咱们还没完”的挑衅眼神。

  李元乾头都大了.......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