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二零八章 小心别人听到(求订阅)

二零八章 小心别人听到(求订阅)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这是规矩,而且是双方都默认的规矩,毕竟值得交换的战俘肯定有其交换的必要,双方都不希望在过程中横生枝节。

  规矩一旦破了,那么就没有下一次了,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

  苏御之所以没有杀掉那名女子,是因为随着两国战事深入,交换战俘这种事情以后还会频繁出现,如果其中一次出了问题,那么势必会影响到两个敌国之间好不容易形成的默契。

  如今宝钗还在自己手上,虽然看起来宝钗这样的九境修士,似乎在北夏地位也不高,但以后说不定还会派上用场,在苏御看来,就算拿宝钗来换一火、一队、或是一旅普通士卒的命,都是划算的。

  我看中的东西你未必看中,你在意的东西我未必在意,这就形成了交换条件。

  等价交换在这里并不通用,否则老孔七品武者怎么交换九境修士?

  苏御和隋棠汇合之后,一句话不说,只是点了点头,便跟随着三千铁骑一同返程。

  关于交换俘虏的过程,隋棠问都没问,因为在他看来,过程不重要,重要的孔渊换回来没有。

  苏御将重伤的老孔交给隋棠之后,后者直接带人奔赴大同府,而苏御,则继续去做他的游弩手。

  几天之后,城墙上传来一则消息,说是北夏那那边颁布了一张悬赏令,

  “杀苏御者,赏金百万,赐王族,封万户侯。”

  顺带着,还在悬赏令上贴上了苏御的画像,穿着游弩手军服的苏御。

  每天都有北夏铁骑沿着长城一线散步悬赏令,这下子,谁都知道苏御长什么样子了.......

  军中对苏御的评价,也是好坏参半,好的,当然是知道苏御能耐很大,似乎还立下不小的军功才会被北夏这么针对,坏的,当然是因为苏御很有可能是上将军未来的孙女婿。

  整个北疆军,惦记秦清的人,比惦记美人榜其她九人加起来还要多,原因很简单,因为她姓秦。

  只要她姓秦,就算长的丑都无所谓了。

  所以,当大家知道秦清已经名花有主之后,顿时觉得日子没了盼头,心里一阵空虚,正如你走在大街上,看到自己一直以来暗恋的女神和一个煞笔从宾馆里抱着走出来的内心感觉是一样的,

  在这些军卒眼中,苏御就是这个煞笔。

  虎城外围的堡楼基本完成,北夏铁骑开始有序撤军,至于他们撤到了哪里,一时间还不知道。

  而辽东临闾关那边,宁牧独自面对北夏东南经略使岳思琮的南淮军,苦苦支撑。

  宁牧最擅守城,但问题是,南淮军足足七十万,而且还是步骑混杂,攻城器械的俱全的完整编制。

  兵力如此悬殊,宁牧就算再会守,也守不出什么花来了,于是他赶忙向北平府求援,结果李晴雪按兵不动,一点北上支援的意思都没有。

  诡异的是,南淮军在攻打临闾关半月之后,突然撤军,走的干脆利落,把个宁牧给搞懵了。

  而压在雄镇府北线的西南经略使赵豖的西陲军也莫名其妙的撤走了。

  再后来,宁牧和陈亭赶赴大同府,参加了太子李元乾召开的军事会议。

  在会议上,众人这才算是搞清楚,北夏此次大军压境,竟然是为了再造一座虎城。

  现在任谁都能看出,大同府将会成为北夏未来的主攻方向,至于是什么时候,当然是虎城落成之日。

  而依照北夏如此兴师动众的赶工速度,两国真正的大战,应是在入秋左右。

  当天,李元乾在大同的临时府邸中,设宴款待陈、宁二人,与会者皆是北疆军方高层核心人物。

  苏御也接到了邀请,

  虽然秦晖不愿意让苏御过早的在众人面前露面,但在李元乾和李晴雪的一意坚持下,也只好同意。

  苏御骑着他的枣红马,穿着那身游弩手军服,在无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一路飞驰进入大同府。

  夜宴倒是其次,趁机会见见孩子们才是正事。

  太子的临时府邸外,一名身穿雪白武士袍的高挑女子,盈盈站立,绝美的玉容上布满寒霜,正一脸不屑的望着站在她对面的另一名女子。

  而那位女子身上穿着极为华贵的大红礼服,袍上绣着彰显其身份的出水芙蓉,头戴精致凤钗,贵气逼人,论模样,似乎更胜一筹。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秦清冷哼一声,自己出来是为了等苏御,那么李晴雪跟着出来是什么意思?这都开始明抢了吗?

  李晴雪淡淡一笑:“小师妹说话可真不中听,难道我去哪还需跟你汇报一声?”

  秦清呵呵一笑:“怎么?腿好了?要不要我给你找根拐杖?”

  李晴雪不理她的讽刺,大袖一拂,转过身去,眺望天边明月,

  “以前小师妹跟我抢任何东西,我这个做师姐的都会让着你,但这次不同了,试问女子一生最大的幸运,莫过于与心爱男子白首与共,所以,姐姐没理由放过。”

  秦清秀目一眯,缓步来至李晴雪身边,冷笑道:

  “我若将师姐另一条腿拧痛,师姐一定不会告我的状吧?”

  李晴雪转过身来,挑眉道:“你试试看。”

  秦清双拳一握,心里犹豫一阵后,还是放弃了,

  同门之中就以眼前此女最是心机深沉,让人捉摸不透,何况其身份贵重,小姑那么做,对方选择隐忍,但换成自己的话,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秦清冷笑道:

  “陈亭和宁牧的那几个儿子也在里面,不出意外的话,其中一个会是师姐将来的乘龙快婿,我跟他们可是很熟,师姐若是拿不定主意选哪个,小妹可以帮忙。”

  李晴雪扭头直视秦清:“我选苏御,师妹也能帮忙吗?”

  “够贱!”

  秦清嗤笑一声,望向街道尽头,那里有马蹄声传来。

  “哟,你怎么在这?等我呢?”苏御策马在大门前停下,直接无视李晴雪,只是笑嘻嘻的望着秦清。

  此时早有下人过来握住马缰,等苏御下马之后,将马匹牵走。

  秦清只是呆呆的看着苏御,一句话不说,清灵秀澈的剪水眸子,此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苏御也这么站着不说话,笑呵呵的看着她。

  李晴雪看到这一幕,赶忙移开视线,独自返回府中。

  留下大门外的一男一女,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数月未见,早已饱受相思之苦的秦清,骤然见到苏御之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目光呆滞。

  苏御忍不住笑道:“你好像........胖了一点。”

  秦清一愣,“那你喜欢我胖一点,还是瘦一点呢?”

  “这个嘛.......当然是胖点好。”

  “为什么呢?”

  “这样的话,不会硌着疼。”

  “哪里硌着疼呢?”

  “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只能你自己领悟。”

  原本泫然欲泣的秦清,闻言噗嗤一笑,凑近过来,小声低骂道:

  “本性难移,你还说你不是老色胚?”

  苏御俯身凑至她耳边,小声道:“你让李姨做的东西,已经做好了,就在我身上。”

  原本秦清还以为他要和自己说什么正经事,结果竟然是这件事?顿时俏脸一红,一气之下,抬手拧在苏御腰上,

  “别说了,小心别人听到。”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