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二零七章 交换人质(求订阅)

二零七章 交换人质(求订阅)

  接下来的日子,游弩手被轮流安排出去执行刺探任务,苏御也跟着李大力他们出去两趟,没有走太远,基本上也就是在北夏大军外围晃了晃。

  期间,苏御和白正光接触了几次,这才知道原来白胖子不是厨子,而是什么守备副使,每天的差事就是在城墙上来回晃荡挑毛病,所以堡楼里那些校尉都不乐意看到他。

  本来苏御要将甲子牌还了,结果白胖子让他留着。

  几乎每隔几天,烈开、窦老头等人就会在夜里偷偷来找苏御,然后几人会找一处僻静地方喝喝酒什么的,而苏御也从烈开口中得知了一些最新消息。

  北夏已经在虎城外围三百里的地界内,修建了约数百座堡楼,密密麻麻。

  据恒宣他们带回来的消息,每座堡楼留守士卒约百人,以弓箭手为主,上面还设置有重型弩炮。

  堡楼群中有敌军骑兵大营,每营之间相隔不足十里,一旦哪里出现敌情,骑军大营可以在两刻之间赶到。

  而北夏的真正目的,是在原先的虎城旧址上,再造一座坚城,做为大军的前沿阵地,这样一来,北夏骑军的攻击范围直接覆盖大同府、北平府、阳平关,东阳岭,克州,山阴郡一线。

  这已经是没办法阻止的事情了,敌方大军屯兵六十万,为的便是给身后的浩大工程做掩护,北疆这边偶尔偷袭还行,大规模出击是不切实际的。

  为了得到这份情报,甲子营也付出了代价,除了毛钧之外,还有七人遇难,而这七个人全都集中在西线项翦那一路。

  风寒的东路,由于苏御拖住了敌方大部分高手,而且在暗中多次出手帮忙,才会只损失毛钧一人。

  这天晚上,苏御刚从老板娘那里吃了碗打卤面,返回的路上就被烈开给截住了。

  只见烈开神情凝重的拉着苏御来到一处僻静地方,沉声道:

  “风寒回来了,半死不活,带回了消息,孔愣子被俘虏了。”

  “什么?”苏御震惊道:“什么时候的事?”

  烈开道:“就在刚才,风寒现在已经被人送回了大同府医治,他说北夏那边想要拿老孔交换一名人质,风寒说那个人质就在你手上。”

  多半指的是宝钗,苏御赶忙道:“那就换啊,还等什么?怎么个交换法?”

  烈开道:“明晚子时,黑水池边缘的一座荒村,北夏那边会派人将老孔带过去,他们点名了只准你一个人带着人质去,北夏那边也只会去一个人。”

  苏御毫无犹豫道:“没问题,只要能让我见到老孔,我有信心将老孔带回来。”

  烈开点了点头:“老大说了,到时候,隋将军会带三千精骑护送你过去,交换之后你立刻就走,一句话也不要多说。”

  “没问题,”苏御道。

  “好,明天傍晚,隋将军会在城门下等你。”

  “好!”

  .......

  接下来,苏御度过了极为难熬的一天一夜,

  在北疆,除了秦大姐之外,老孔应该就是和自己关系最好的了,不谈交情,只看老孔经常给自己带孩子的份上,苏御都根本不会犹豫。

  现在想想,当初将宝钗收入乾坤袖真的是明智之举,万幸万幸,这次可是派上大用场了。

  第二天傍晚,苏御早早便在城门下等候,不多时,隋棠带着三千精锐赶到。

  两人见面之后一句话不说,隋棠给苏御牵来一匹战马后,便一马当先,带着大军赶赴黑水池。

  夜深,冷风刮起一阵沙尘,

  黑水池东侧边缘,一座荒村内,最高的一座建筑上,插着一杆白旗。

  应该就是这里了。

  隋棠打出一个手势,分出两千铁骑围绕荒村开始游走巡视,

  苏御坐在马背上,神识将整座荒村覆盖,一应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他的感应,

  “时候不到,村子里现在没人。”

  隋棠点了点头,他也感应道村子里并没有任何气息,眼下刚刚亥时,而双方约好的时间,是在子时。

  “再等等,一般交换人质,双方都不会乱来,介时你进去交换之后,什么都不要多说,直接走人。”

  “明白,”苏御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等了。

  一刻、两刻、三刻........

  临近子时,北面方向却没有丝毫动静,苏御和隋棠都开始觉得奇怪了。

  地方肯定是没错的,插着白旗,说明就是在这座村子。

  可是眼下都快子时了,怎么对方还没有人来?

  突然间,苏御眉头一皱,“人来了,就在村子里,一个修士,离得太远,境界暂时摸不清楚,但不会太高。”

  隋唐冷笑道:“还真是胆子大,想来应是被修士的某种法阵传送过来的。”

  苏御点了点头,一夹马腹,“等我。”

  进了村子,苏御直奔那道气息所在。

  村子中央有座广场,荒草遍地,其中还散落着不少动物枯骨。

  一道窈窕的身影负手而立,笑吟吟望着蹄声传来的方向。

  等到蹄声近了,她才看清楚,来人是一位身着北疆游弩手军服的俊逸少年。

  没错了,应该就是他,这份气魄假不了,就算穿的再寻常,也掩盖不了其身上独特的锋芒。

  “可是苏御?”

  女子声线甜美,清脆如黄鹂。

  苏御勒马停下,居高俯视对方,道:

  “人呢?”

  女子盈盈一笑:“你能下马再说吗?我不习惯别人坐在马背上跟我说话。”

  苏御淡淡道:“我是来交换人质的,不是来跟你废话的。”

  女子耍赖一般,直接在一处土堆上坐下,道:“那你走吧,我不换了。”

  苏御顿时皱眉,这特么.......她还是不是来换人质的?

  “把人带出来,咱们交换之后,大家也能早点回去复命,你只是一个跑腿的,我不会为难你。”

  女子闻言一愣,表情夸张的看向苏御,“你为难我一个试试?人可是在我手里。”

  苏御眉头一皱,动气了,主要是他心急老孔的安危,而对方的态度明显透露着古怪,这让他心里越发的担忧起来。

  北夏怎么派来个这样的蠢货?

  苏御抬起手腕,只见食指指尖冒出一簇白色火苗,被他随手甩在一面山墙上。

  一瞬间,历经数十年风吹雨打仍未坍塌的墙壁眨眼间化为虚无,超高的炙热气浪,使得土堆上的女子赶忙站起来远远跑开。

  “怎么?吓唬我?我可告诉你,本姑娘可不是吓大的,”女子站在远处,一脸不屑的望着苏御,而下一刻,她脸上的表情变了。

  变得狰狞而痛苦。

  她整个人被苏御从背后掐住脖颈,高高举起,体内窍穴仿若针扎一般,痛苦万分。

  “把人交出来,我数到三。”

  “一,”

  女子手指一动,只听嘭的一声,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摔在地上,

  人是昏迷的,但尚有鼻息,只不过苏御察觉到,老孔三魂七魄当中的伏尸魄,没了。

  “你找死!”

  苏御怒极,狠狠将手里的女子抛出,后者重重的摔在一面墙壁上,然后贴墙滑下。

  对方刚一落地,苏御已然出现在她身前,脚踩在对方胸口上,冷然道:

  “把伏尸魄交出来。”

  女子被苏御踩在脚下,一动不能动,张开嘴巴,露出搀杂着鲜血的鲜红牙齿,冷笑道:“我要的人呢,你怎么不交出来?”

  苏御双目一眯,心念一动,宝钗被他从乾坤袖里放了出来,

  可惜宝钗刚一露面,还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缕剑气贯穿她的胸口。

  只见她狂喷一口鲜血,软倒在地,就这么昏迷了过去。

  “把伏尸魄还回来,否则我就杀了她。”

  女子哈哈大笑道:“果然厉害,龙门境对付金丹修士,完全不费吹灰之力,也难怪你能在我大军阵中一路横冲直撞,不过.......从现在开始,你若敢再伤我分毫,他的伏尸魄你就别想要了。”

  伏尸魄主掌人体意识,老孔伏尸魄被抽走,只要对方使用搜魂之术,自然就可以知道自己和老孔的关系。

  既然如此,对方只需针对此点,便很容易拿捏自己。

  苏御双目一眯,

  “吸魂大法。”

  在他看来,只要同样将对方的伏尸魄吸走,搜刮记忆之后自然就能找到老孔伏尸魄的下落。

  但是.......

  他失手了。

  怎么可能?刚才已经查探过对方体内灵气,明明只是六境洞府修士,怎么能抵挡得了自己的吸魂大法呢?

  苏御眯眼注视着仍在冷笑的对方,缓缓将脚掌从对方胸口移开。

  此女绝对不简单。

  女子胸前没了压力,缓缓从地上爬起,取出一粒弹丸送进嘴里,靠坐在墙壁上,淡淡道:

  “事实上,我这次奉命来交换人质,要换的,并不是宝钗。”

  女子微微一笑,一字一字道:“而是你。”

  说着,她从储物法宝中取出一捆金黄色的仙绳扔在苏御面前,

  “当然,在此之前,我会先征求你的同意,只要你肯答应,我才会施法将你绑上,毕竟苏兄那柄仙剑实在可怕,将你绑上之后,我自然会将伏尸魄还给地上那个叫孔渊的武夫,”

  “你如果不答应,那我也没办法了,你乐意将没了伏尸魄的人带走,我也没意见,但你要知道,伏尸魄长时间离体的话,会自主消散,到时候我也没办法。”

  苏御顿时愕然,

  对方的真正目的,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难道是因为前段时间,他在北夏军阵中闹出的动静太大?

  服下丹药之后,女子伤势很快恢复,起身拍了拍身上尘土,说道:

  “时间不等人啊苏兄,我也没办法,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也只是一个跑腿的,看你喽,你若不愿意,我现在就走,最多回去挨罚便是。”

  “对了,”女子指了指自己的双眼,道:“障眼法在我这不管用,所以苏兄就不要拿出来显摆了。”

  苏御沉吟片刻后,皱眉道:“为什么你们会觉得,我会愿意拿自己命来交换他的命呢?”

  女子咧嘴笑道:“从孔渊的伏尸魄中我们知道了很多事情,其中对苏兄这个人,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去研究和分析,得出的结论嘛,苏兄这个人还是很重情义的,换不换得回宝钗,我们其实不在乎,但如果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换走苏兄,我们还是愿意尝试一下的。”

  “拿宝钗,只能换走一个没有伏尸魄的孔渊,但是拿苏兄来换的话,伏尸魄必当双手奉上,如有虚言,必遭五雷殛死。”

  苏御明白了,对方从老孔的记忆中,一定知道了关于霞举洞天的事情,他们想要得到自己,多半是冲着霞举洞天来的。

  “我同意了,你将我绑上吧。”女子一愣:“苏兄这么痛快?你这么干脆,反倒会让我觉得其中有诈。”

  “不信?那我走?”苏御挑眉道。

  “别啊,我只是觉得太突然罢了,”

  说着,女子笑嘻嘻的掐动法诀,只见地上那捆金绳离地飞起,围绕在苏御身上,瞬间将他绑了个结结实实。

  女子围着苏御仔细检查一遍后,点头道:

  “这条绳子乃地品一阶的捆仙绳,绑上之后,十境修士尚且不能解开束缚,所以苏兄就不用徒劳了,不过苏兄放心,我不会毁诺。”

  接着,女子手腕一甩,将一道阴魂打入老孔的灵台穴中,随后来到宝钗身边,将后者也收入储物法宝当中。

  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娇躯一颤,突然愣住了,

  地上的孔渊不见了.......

  女子一脸凝重的看向苏御,心叫不妙。

  苏御冲着她笑了笑,双臂从袖中抽出,整个人游鱼般从金绳的束缚中脱离,而那漂浮半空的绳子,仍保持着原先绑着苏御时的模样。

  只不过渐渐的,绳子中间,开始显化出一件山水盎然的法袍模样。

  “这.......”女子终于明白了,是这件品质极高的法袍,帮对方挡下了捆仙绳。

  混账!怎么没有人告诉我,他身上竟然还有一件品轶如此之高的法袍?只看法袍上山水气运之浓郁,怕不是又是一件天品?

  苏御耸了耸肩,抬手一招,水秀山明袍瞬间脱离金绳束缚,穿戴在苏御身上,衣袂拂扬,长袖飘摇,俨然仙人降世。

  这时,和光同尘出现在苏御手中,一斩而下,直接将那金绳斩成粉碎。

  苏御笑呵呵的伸出手掌,朝着女子招了招手,

  “是你们先玩虚的,所以.......把宝钗还回来吧。”

  女子摇头苦笑,抬手将宝钗扔在了地上,

  “苏兄手段层出不穷,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小女子服气了。”

  苏御将宝钗收走之后,翻身上马,一提马缰,直接转身离开。

  女子在他背后大喊道:“苏兄难道没有打算一并将我抓去吗?”

  苏御没有回应,策马离开村子。

  女子望着一人一骑远去的背影,嘴角微翘,

  “这人还有挺有趣的嘛.......”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