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二零五章 狗皮膏药(求订阅)

二零五章 狗皮膏药(求订阅)

  苏御和倪坤,此时正坐在城墙内侧的一家馆子里。

  是的,这里还有饭馆,就建在洞窟之中,老板娘是甲子营遗孀,周边村落里的普通人家出身,丈夫在八年前战死之后,自己带着闺女拿着抚恤,在城墙脚下开了一间饭馆。

  后因上将军秦广经常造访,特别爱吃老板娘做的手擀面,上头这才破例,专门腾出一座洞窟,给老板娘经营饭馆。

  这里七十多张桌子,经常坐满。

  满屋子的油灯,像是点缀的星光,映照在那些面容刚毅的男人们脸上,

  一些刚从前线下来的军士,会喜欢在这里就着面汤,吃碗热乎面,当然,还有蒜。

  苏御和倪坤刚刚从一处荒郊回来,他们将毛钧的尸体葬在了那里,苏御返程的路上,专程去了一趟罗浮城,将吊在城门上的毛钧尸体带回。

  毛钧和倪坤是同乡,他们俩年幼时跟着父母逃荒,后来走散了,于是两人为了吃饱肚子,一路乞讨,哥俩当过山贼土匪,干过不少打家劫舍的勾当,后来跟着武师学了一些拳脚,才开始行走江湖。

  他们俩,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死弟兄。

  “倪大个,面好了,”老板娘清亮的嗓子喊了一声。

  “来了,”倪坤起身,自行去将两大碗手擀面端来,又端来两碗面汤。

  在这里,别指望有人给你端面,拢共就老板娘和闺女小青两个人,哪有功夫一个一个招待你们?

  倪坤剥着手里的蒜,说道:

  “我和毛大哥拜入老大麾下时,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其实现在想想,这一天已经来的够晚了,他今年五十四,也算活够本了。”

  “嗯!”苏御淡淡回应一声,生老病死随处可见,像倪坤这样的沙场老将不会看不开,所以安慰的话,没必要说,小家子气。

  倪坤笑道:“苏老弟这次可真是长脸了,听烈开说,你在北夏军阵可是闹翻了好几重天,什么八品九境,都栽你手里了,烈开这小子刚一回来,就急着去找老大给你要军功,嚷嚷着若是不给你个虎威将军当当,他烈开就撞死在将军府门外的石狮子上,你猜老大怎么答他?”

  苏御忍不住笑道:“那你撞死算了。”

  “哈哈.......”倪坤朗声笑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个字都不带错的,不过有一点你肯定想不到,烈开还真就撞了,只不过脑袋没事,石狮子让他给撞的稀烂。”

  这时,邻座几名聊天的军卒忽然转过头来,惊讶道:

  “倪将军?这位难道就是这几天传的沸沸扬扬的混世小旋风,苏御苏兄弟?”

  “不是,吃你的面吧,”倪坤直接否认,上头放话了,苏御的事情不要声张,但即使如此,如今在大同府军中,苏御的事迹早就传遍了。

  这时候,老帮娘走过来,端来了一碟可口的凉拌野菜,笑呵呵的冲着苏御点了点头之后便走了。

  倪坤直接下筷子,就着野菜,只用了三口就吃完了一大碗面,接着,又去要了一碗。

  这时,

  “老板娘,一碗手擀面,加牛肉!”

  一道倩影进入饭馆,顿时让馆子里这些五大三粗,平时连个娘们都看不得的大老爷们看呆了眼。

  多少军功才能把眼前这位姑娘娶回家啊?这也太漂亮了,漂亮到就算她是个瘸子也无所谓了。

  李晴雪一身便服,拄着一根拐杖,慢吞吞的进了饭馆,在苏御这一桌坐下,笑吟吟道:

  “咱们又见面了.......”

  倪坤虽然心里很不爽,但人家的身份搁这摆着呢,他赶忙就要行礼,却被李晴雪抬手压下。

  “不必,我是来找朋友的,”

  苏御低头吃面,从头到尾都没有正视李晴雪一眼,而李晴雪也不再多说,只是手肘抵在桌面,托腮注视着苏御,表情专注。

  倪坤帮李晴雪端来了面和面汤,后者微笑点头,将自己这碗热乎乎的面汤和苏御早已半凉的面汤调换了一下。

  苏御完全不理睬,自己在洛阳可以扇人家耳光,在这里可不行,太子可是在北疆呢。

  吃完了面,苏御擦擦嘴,抛下一句“改天请倪大哥喝酒”之后,直接起身就走了。

  李晴雪见状,也顾不得吃面,赶忙拄着拐杖追了出去。

  “喂!你等等我,”

  苏御走的不快,但李晴雪肯定是追不上的,但这位皇女也是够执着的,走的急促,一连摔了好几跤,一声不吭,站起来继续追。

  皇帝和太子若是看到这一幕,只怕会气急败坏,堂堂公主竟如此卑微?

  饭馆距离苏御所在的营房,路程可是不近,而且城墙上的栈道并不好走,李晴雪身上摔破好几处地上,鲜血渗透衣衫,路上好多人见状想要帮忙,却都被她拒绝。

  足足两里地,苏御终于停下,在一座军械库外的长凳坐下,

  他觉得这样下去不好,毕竟太多人看到了,一旦传出去,对自己影响不好。

  李晴雪香汗淋漓,气喘吁吁在石凳另一边坐下,扔掉手里的拐杖靠坐在冰冷的墙壁,眺望天边的残月,

  “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洛阳运河边上的一条长凳上。”

  苏御转头看向狼狈的李晴雪,皱眉道:“又想玩什么幺蛾子?”

  李晴雪抬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笑道:“晴雪来找你,只为说句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轻易原谅我,但我还是要来,咱们既然做不成夫妻,做朋友还是有机会的,只要晴雪诚信诚意给苏兄道歉。”

  苏御笑了笑,无奈道:“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个狗皮膏药。”

  “第一个是谁?是秦清吗?”李晴雪笑吟吟问道。

  苏御摇了摇头,

  李晴雪笑道:“狗皮膏药就狗皮膏药吧,只要能获得苏兄的原谅,晴雪做什么都可以。”

  “这是你说的?”苏御道。

  “没错,是我说的,苏兄只管开口便是,晴雪如果做不到,以后绝不再来纠缠你,”李晴雪表情坚定。

  苏御嘴角一动,手指向前方,“从这跳下去,记住,别指望我会救你。”

  他们眼下所处的栈道,距离城墙脚下足有十五丈,也就是四十五米,对于李晴雪这种完全没有修为的人来说,跳下去绝对死翘翘。

  李晴雪笑容不变,拿起拐杖站起,来到围栏边缘,山风吹起她秀发,拂过她坚毅的面庞。

  “苏兄知道吗?晴雪并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即使如此,我站在这里的时候仍会害怕,是的,心里很怕,苏兄虽然口口声声说不救,但是晴雪想赌一次。”

  苏御道:“别废话了,跳吧。”

  李晴雪微微一笑,扔掉手中拐杖,翻过围栏踩在栈道边缘,深吸一口气,猛然跃下。

  这娘们是个狠人啊.......苏御不由感叹。

  他会救吗?当然不会。

  下一刻,徐渭南将昏迷过去的李晴雪轻轻放在长凳上,皱眉看向苏御:

  “苏老弟,你俩玩的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大吗?有这位九公主在洛阳玩的大?”苏御冷笑道。

  徐渭南无奈摇头,送出精纯灵气,弄醒李晴雪。

  醒来后的李晴雪一脸茫然,不能置信的看着苏御,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半晌后,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徐渭南说道:“徐先生回避一下。”

  “殿下.......”徐渭南是真不敢走,九公主当初在洛阳就曾跟他说过,苏御敢打她,有朝一日就敢杀她,所以他不放心让两人单独在一起。

  李晴雪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徐渭南无奈退下。

  “我赌输了。”

  苏御笑道:“很显然。”

  李晴雪此刻脸上的表情很奇怪,黯然神伤中又透露着一股自嘲,

  “我原以为,你在洛阳的时候,会为了毫不相识的教坊司妓女和宋家结仇,肯定不会对我见死不救的,我想错了.......那么现在,你肯原谅我了吗?”

  “不肯,”苏御摇头。

  李晴雪愣道:“你说话不算话?”

  “嗯,不算话了,怎么着?”苏御面无表情。

  李晴雪眉角颤动,半晌后,咬牙道:“你怎么能这样?你觉得很好玩吗?”

  苏御点了点头,“是挺好玩的,就像九殿下在洛阳的时候一样好玩。”

  “呵!小心眼,”李晴雪气笑了,掺杂着眼泪道:

  “晴雪也不想找什么借口,当时的做法确实不妥,除了求你原谅之外,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这次来北疆,坐镇北平府,日常军务繁忙,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来与你见面,不过,我会很想你的。”

  苏御无奈叹息一声:“滚!”

  “好的,晴雪这就滚,”李晴雪拄着拐杖站起,笑嘻嘻道:“总之,晴雪是当定这贴狗皮膏药了,哪怕苏兄从这城墙上将我扔下去。”

  苏御皱眉抬头:“我有很多种办法可以让你死的无声无息,保证不会让任何人联想到我身上。”

  李晴雪拄着拐杖凑近一点,俯下身子与苏御直视,笑吟吟道:

  “晴雪保证,以后会尽量给苏兄提供杀我的机会,死在你手里,我认。”

  苏御眉头一皱,一把拎起对方后襟扔下城墙。

  半晌后,李晴雪的声音从城墙下传来:

  “苏兄珍重,后会有期。”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