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小说网 > 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 二零三章 妇人之仁(求订阅)

二零三章 妇人之仁(求订阅)

  北夏重建虎城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只是分早晚而已,这一点,拓跋诺敏从一开始就知道。

  铁骑背后,二十万人的补给大军加上近三十万人的工匠,已经围绕虎城旧址,开始密密麻麻的修建石堡,石堡落成之日,就是王庭大军撤回之时。

  此番大计,南王庭谋划了八年之久,一应所需早已准备妥当,每一座石堡的布局,包括几十处屯兵大营的位置,都是极为讲究的,不单单能使各石堡间遥相呼应,点缀在其中的骑军大营更是可以第一时间完成穿插支援。

  换句话说,石堡群和虎城一旦落成,相当于插在大同府头上的一柄锥子,你想拔也拔不掉。

  绵延达数百里的石堡群,已经落进了风寒等人的视线,他们皆被北夏这次劳民伤财的浩大工程所震惊到了。

  虽然知晓了此番南王庭的真实意图,但是风寒他们觉得,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石堡已然兴建,有的地方已具雏形,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这些石堡的具体位置、功能、屯兵数量,他们也需要搞清楚。

  几人接头之后,达成一致,一半留下继续查探,另一半火速返回长城通报消息,好让大同府那边早做应对之策。

  .......

  而这边,苏御早就撞上了那两位剑修,准确来说,叫剑仙。

  修出了元婴的剑仙。

  不得不说,剑修杀力与其它修士之间,确实有着本质的区别,如果非要用一种通俗的方式来形容的话,剑修更像是炼气士中的武者。

  话不多说,直接就干,只要开干,绝对是拼尽全力。

  苏御眼下损耗极大,而且根本没有时间恢复,所以他只能是将二人一路往东引,吊着他们。

  庆幸的是,苏御有望气术,可以更早的发现他们俩,而且还有缩地山河,可以轻松的将他们甩开。

  这天夜里,苏御进入一座小镇,敛去全身气息,准备找一个吃完饭的地方。

  刚刚才在一家面馆坐下,一道心语传声传入他的脑中,

  “事情有眉目了,风寒他们决定留下,继续往北查探,我和另一半人分头返回大同,你也回去。”

  是烈开的声音。

  苏御察觉到,对方不便露面,此刻正隐藏在离此不远的一条巷子里。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先跟我说说,”苏御传声道。

  烈开和返程的另一半人约好,谁在归途中遇到苏御,都务必要将他带回去,

  因为苏御此番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敌方肯定有更大的后手来针对他,他们不愿苏御再涉险了。

  没想到今晚让自己给遇上了,正好,他还愁别人说不动苏御呢。

  “具体的路上再说,你现在就跟我走。”

  苏御一口回绝:“不行,我身后跟着两个元婴境剑修,一路上我刻意吊着他们,如果他们失去我的踪影,必然会四处巡视,到时候南返的弟兄只怕要遭殃,没事,你们先走,一天之后我再返回。”

  烈开着急道:“你特么真敢玩,敢和两个元婴剑修捉猫猫?”

  苏御道:“你快走吧,他们俩就快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烈开还是不肯放弃,“一起走吧,有风寒他们就足够了,你这次要是回不去,小姐那边我可怎么交代?”

  苏御突然皱眉道:“噤声,来了一个。”

  烈开心中一凛,赶忙收敛全身气息,一仰头,只见天空上一道剑芒划过,一闪即逝。

  下一刻,苏御的声音传至他的脑海:“从南边走,快!由我来拖住他。”

  烈开不敢迟疑,全力向镇子南边遁去,

  下一刻,他只觉后背一阵发寒,全身气血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到一样,难受至极。

  面馆中,苏御抬手挥出一缕剑气,将锁定在烈开的身上的那道气息一斩而断。

  烈开终于恢复正常,额头上已是冒出一阵冷汗,当下再不敢犹豫,全力逃离。

  一道身影负手进入面馆,长袖宽袍,仙风道骨,背后缚着一柄无鞘长剑。

  “好剑法!”

  苏御呵呵一笑:“嗯!”

  “这里,还是换个地方?”男子说道。

  苏御挑着碗里的宽面,又洒落一点醋,笑道:“能否让我吃完这碗面?”

  “随意!”

  男子不再说话,转身走出面馆,身形一闪来到对面屋脊,盘膝坐下。

  苏御吃着碗里的宽面,只觉味道很不错,如果再能有瓣蒜就更好了。

  他和那两个人已经交过手了,如果不是仗着和光同尘之利,他肯定玩完,说到底,他现在只是龙门境剑修,就算能够越境与金丹境一战,但也不可能是元婴境的对手。

  差距实在是太大。

  他已经想好了,等吃完这碗面,他就溜,反正这俩人也追不到他。

  面才吃到一半,苏御呆住了,因为他察觉到,念峨眉的那座大山正朝着这个方向飘来,

  而温候也来了........

  诡异的是,念峨眉在跑,温候在追。

  好家伙,温候这么猛的吗?

  坐在对面屋脊的,正是北夏青云宗首席供奉高且,他自然也察觉到了上空的异常,只不过,他和念峨眉之间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那个九境大妖,也不是他此番目标,所以他直接选择无视。

  半空上,身披宝甲的温候仿若天神下凡,手中大戟猛然砸在蜀山金顶,巨大的撞击之音响彻四野,却不能损坏那座大山分毫。

  他已经追了山顶那个婊子一路了,可惜对方龟缩不出,他又无法击碎这座应是对方本命物的大山,一时间也无可奈何。

  但是山顶上的那个婊子,他是必杀的,因为那婊子偷袭过他好多次。

  这时,一道狼狈的身影出现在高且所在的屋脊,

  “高仙师,帮个忙吧,咱们先合力将那个大个子妖物除掉。”

  来人正是华安,他奉命前往绞杀温候,谁知与念峨眉联手之下,非但奈何不了对方,自己几次差点被杀,

  实在那妖物身上的宝甲太硬了,自己八品真武境的修为,都无法对其造成任何损伤。

  恐怕,也只有剑修手中的仙剑,才能做到。

  对于他人的请求,高且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滚!”

  徐明达手底的走狗,也敢指派我?你算什么东西?

  华安看得出,人家根本就瞧不起自己,无奈叹息一声,看向面馆里吃面的苏御,

  他已经收到消息,慕容宝钟、万柏林浣溪他们三人,已经在这小子手里栽了,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也就没必要上去找不痛快了。

  一直追着蜀山金顶的温候,在莅临小镇上空时,忽然间脸色大变,几乎不经任何思考,掉头就跑。

  因为他感应到了和光同尘的存在,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和光同尘。

  只见他身形化做一道弧光,转瞬消失在北方的夜空之中。

  这下子,苏御愣住了,

  你别跑啊,你这一跑,都特么针对我了。

  华安也愣住了.......什么情况啊?他跑什么?

  难道,这里有什么厉害人物惊吓到他?华安一脸疑惑的看向高且。

  这时,天空上一道红芒落下,手持一柄深红色仙剑的虞仙芝也到了,再加上停留在小镇上空的蜀山金顶,

  苏御眼下要面对的,是四个人。

  一道紫色虚影落在下方街道,身影婀娜,眉目如画,身上装饰颇有蜀地之风,

  只见她的目光在苏御身上打量一番后,嘴角翘起,“你就是苏御吧?现在整个军阵之中,都在流传着你的名字。”

  “那就好,”苏御笑道:“我就是来扬名立万来的。”

  念峨眉浅浅一笑,“你的相貌很不错,是蜀中人吗?”

  苏御放下筷子,擦了擦嘴道:“不是,所以咱们只能算是半个老乡。”

  念峨眉道:“看在是半个老乡的面子上,今夜奴家不会出手。”

  苏御皱眉道:“你的话能信?”

  念峨眉微笑不语。

  对于念峨眉的出现,高且并没怎么排斥,他心知此女术法多变,精通阵法之道,有她在,也许能避免那小子再次从他眼皮子底下溜掉。

  心语传声交流之下,得知念峨眉已然在小镇布下法阵,高且会心一笑。

  终于不用再被小子牵着鼻子走了,早点杀人,早点回山。

  苏御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念峨眉趁着与他说话之际,悄然在小镇外围布下一座法阵,他发现时已经晚了。

  “何必呢?半个老乡也是老乡,你不是说不会出手吗?这座法阵又是什么意思?”

  念峨眉掩嘴娇笑道,却不言语。

  苏御起身站起,手中仙剑一个潇洒的旋转,掩在背后,走出面馆,

  “你们俩是一起上,还是轮流上?”

  虞仙芝冷笑一声:“无知小辈,高且,本尊时间有限,早点杀了此子回去复命。”

  高且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如果换做平时,高某人不介意陪你小子玩一场,但现在时候不对,所以,你认命吧。”

  苏御深吸一口气,背后和光同尘与他心意相通,猛然离鞘,

  谁知,仙剑才出鞘一半,却被一股异常恐怖的力量给生生按了下去。

  苏御扭头一看,顿时愣住了,

  不是吧.......你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

  原来,竟是秦广突然现身,以双指按在剑柄之上,将仙剑重又按入鞘中。

  秦广微微一笑,将发麻的两根手指悄悄藏在身后,抬步迈出面馆,

  高且一众人纷纷色变。

  秦广双手负后,怎么看都像是一位寻常老者,除了长相英俊之外,周身无丝毫气机外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转告拓跋,如果她继续这么欺负人的话,本人并不介意找些九境十境的修士杀个痛快,”

  高且嘴角一抽,赶忙揖手道:“晚辈必会将上将军的话带到。”

  秦广冷笑一声,“我没说你。”

  下一刻,秦广原地消失。

  高且一颗大好头颅,骤然爆裂,

  苏御完全看不到秦广是怎么出手的。

  虞仙芝见状,哪还敢迟疑?直接御剑就逃,

  半空上,一团血花砰然炸裂,虞仙芝连人带剑,被秦广一拳轰成粉碎。

  下一刻,秦广出现在华安面前,后者赶忙跪地:“上将军饶命,小人什么都没干。”

  秦广面无表情,一脚踢出。

  华安,亡!

  三大高手一瞬间死于非命,原本心惊胆战的念峨眉,此刻倒是放心了,

  总有一个人要活着回去带话,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看来秦广不会杀我。

  果然,秦广一双锐目朝她看来,皱眉道:

  “蜀山剑派着实可惜了,千年底蕴的大派落到你手里,一朝而亡,此后蜀地再无拿得出的宗门。”

  念峨眉颤颤巍巍道:“晚辈会将秦公之言转告拓跋女王。”

  秦广一愣,诧异道:“你误会了,我也不是在说你。”

  念峨眉大惊失色。

  只见秦广手腕高举,朝着蜀山金顶五指一张,半空上,整座蜀山轰然炸裂,漫天碎石落入小镇,

  苏御见状,赶忙朝着半空御出无数朵白色火莲,将碎石全数融化,以免伤及小镇无辜。

  秦广看在眼中,眉头微皱,

  “妇人之仁。”

  只见他随手一挥,念峨眉烟消云散。

  “北夏军屠戮我大乾百姓之时,老弱妇孺皆不放过,老夫的爹娘便是惨死在北夏的铁蹄之下,所以我对夏人向来不会手软,也许你心里会觉得,他们不过是平民罢了,但是他们一旦拿起武器,穿上戎装,手里的刀砍向的,都是你的袍泽,这就是战争。”

  说完这句话,秦广走了。

  苏御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他不懂战争,他只知道,在战场上他不会手软,但面对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也绝不会滥杀无辜。

  这一点,无论是谁都改变不了。

  北夏王庭大帐,

  叶传庭合上手掌,皱眉看向身前不远处的拓跋诺敏,嘴唇微启。

  秦广让传话的那个人,是他。

看过《做太平犬也有错吗》的书友还喜欢